第六百六十五章 无差别减丁
作者:康帝拉菲   回到明末玩淘宝最新章节     
    施琅见方原全然没安排水师参与这次军事行动,为了争功,在即将成立的新朝廷里占据一席之地,忙主动站出来请缨道,“老大,这一战,水师也能派上用场,攻打天津卫吧!”

    攻打天津卫和攻打京城有什么区别?!施琅还真想得出来!只要郑森老老实实的按兵不动,便等解决了入关的满清再和郑森计较。若他胆敢稍有异动,便是自寻死路。

    对施琅的水师,方原是早有安排计划,失笑道,“老五,水师确实能派上用场,而且还是大用场,却不是去天津卫,而是去山海关,从海路攻占老龙头海城!”

    山海关,顾名思义,就是靠山临海。

    老龙头海城乃是万里长城入海的起点,在山海关卫城以南五公里。老龙头也是当年戚继光驻防北疆时所修建,就是为了防止蒙古人趁着海面涨潮退潮,从海路攻入山海关内,侵扰京畿。

    换句话说,只要拿下了老龙头海城,虽谈不上就攻破了山海关卫城。但水师就有了一块可以随时补给的陆上军堡,便可以自由的从海路逾越山海关,充分的发挥玄甲军水师的优势。

    施琅恍然道,“老大,我明白了,水师就可以绕过山海关,去骚扰关外的鞑子军队!”

    方原双目掠过一丝杀气,反问道,“老五,你真的明白了?!我要水师骚扰的,不是鞑子军队。水师继续北上,趁着满清的主力全来了山海关、朝鲜,从没有冰封的金州、复州、盖州等地登陆。”

    施琅已隐隐的猜到了方原的目的,当然就是侵扰满清的后方,给前方的满清鞑子兵施压,“老大,这一次的目标是攻占多少辽东州县?还是直捣赫图阿拉?!”

    赫图阿拉?太远了!当年的辽东之战,方原是为了立威才去了赫图阿拉勒石东陵。除了有政治上的象征意义,对满清的民生、经济打击全无裨益。

    攻占辽东州县?得不偿失!那些州县占了又守不住,抢也抢不到几个银子,徒费军力。

    这一次方原是和满清正面开战,多尔衮既然倾巢而出,后方必然空虚,这么好的天赐良机,方原当然不会再做那些无用功,而是要给多尔衮一个深刻的教训!

    方原冷笑着道,“这一次不攻一州一县,只杀满人!记着!登陆之后,大兵所过之处,但凡不会汉话的,无论男女老幼,全宰了,鸡犬不留!”

    之前施琅也登陆辽东搞过两次小规模的屠杀,但也秉承了女人、小孩不杀的原则。本是宽厚仁慈的方原,却突然要在辽土搞这种无差别的大屠杀,施琅也倒吸了一口凉气,“老大,这,这是否太残忍了?!”

    方原听了是暗暗摇头,他还没搞清楚与满清之间的战争,和在关内是不同的。关内的都是汉人,都是华夏儿女,方原当然不会滥杀,自损华夏的元气。

    而关外的满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绝不是一两场战争能解决的。

    若只是打得满清投降,纵然收复辽土,也不可能彻底解决辽东的隐患。姓完颜的完了,还有姓爱新觉罗的;再灭了姓爱新觉罗的,说不定又来一个姓叶赫拉拉的。

    这是两个国家之间,甚至两个民族之间的消耗战,只有彻底耗尽了女真人的元气,才能令这帮女真人永不翻身。

    最直接,最有效的消耗法,不是战场上的杀戮,而是仿效女真人给蒙古人减丁的法子,给女真人也减丁。方原在辽东煽动汉人、蒙人起来反抗,也是这一个目的。

    方原淡淡的说道,“残忍吗?那就对了!当年努尔哈赤在辽东屠杀了几十万汉人,就不残忍?!出来混,迟早要还的,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老五啊!其实,我认为还不够残忍,还要更残忍些!我将郝摇旗和五千特战军,还有五千玄甲铁骑,三十门火炮全派给你。攻占老龙头海城后,只留两千特战军守城足以。余下的特战军、玄甲铁骑全派去辽东,这么强大的阵容,不减丁五万满人,就是老五你渎职。减丁五万足数,全军赏银五万;超过五万的,每一个辫子头皮一两银子。”

    方原开出了这次登陆减丁的最底线,就是五万人;甚至还开出了悬赏来鼓励减丁,只要减丁一个赏银一两,前去登陆的玄甲军士,当然也不会偷懒。

    施琅又不是吃素的,会一再纠结残不残忍。既然方原下了严厉的军令,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先杀足五万交差,再多多益善!

    施琅领命之后,景杰突然问道,“老大,将最精锐的特战军,还有五千玄甲铁骑都派去了辽东,山海关正面战场或许兵力不足啊!”

    赤古台也说道,“摄政王,骑兵营本就只有近五万铁骑,派去了朝鲜两万铁骑,又派了五千铁骑去辽东,便只余下不足三万玄甲铁骑。这,山海关这一仗不容乐观啊!”

    方原笑了笑道,“老三,赤古台,我说了如今是科技强军,我自然有对付满清、关宁军的利器。”

    他的目光落在了刘一良的身上,问道,“刘统领,坦克营训练得如何了?!”

    刘一良在私下里早向方原汇报过了,如今方原在军事会议上再问一次,其实不是方原想听,而是在向景杰、赤古台说明情况。

    刘一良忙出来说道,“摄政王,全靠着摄政王的支持,坦克营已扩军了二十五辆坦克,各种与骑兵、步兵协同作战的战法也已训练完成,随时可以上战场。”

    方原对刘一良的成果是相当满意,又问道,“山海关附近的地形,你去侦查过?是否适合坦克集群作战?!”

    刘一良忙道,“禀摄政王,我亲自伪装成商贩,出入山海关多次,从山海关至广宁一线的地形,全都适合坦克营正面作战。只要敌军不挖壕沟,修建工事,纵然下雨,道路泥泞,坦克的履带也可趟过。”

    景杰是陪方原一同去检阅过坦克验收的,知道这种坦克乃是最新式的战场利器。若真的成军了二十五辆坦克,与玄甲铁骑协同作战的话,满清八旗的骑兵占不到优势。

    赤古台从未见过什么坦克,冲方原问道,“摄政王,这,这,坦克是什么啊?!”

    方原令刘一良向他稍作解释,等他见了坦克实物便知晓了。

    方原分派了这次作战的战略目标,为了顾及朱慈焕的脸面,转身冲布帘后的朱慈焕问道,“监国亲王,这次商议的出兵山海关的战略计划,你还有什么补充的?”

    朱慈焕也就是个打酱油的监国亲王,更从来上过战场,甚至军营也没去过。方原能令他来旁听军事会议,已是对他的磨练,培养,他能有什么补充的?只能批准了方原的作战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