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三章:红线断
作者:回明做帝君   回到明朝做帝君最新章节     
    血红色的法阵出现在了朱媚儿身旁,她口吐鲜血说,“只要站在这上面,就可以回到荣城了,允文,这次来八宝山的目的已经达到,就算我沉睡五年那也是值得的,别犹豫了!”

    “原来是你们!”

    雾散了,丰田椿树沉着脸从越来越淡的雾中走了出来,他身后站着五十位重甲骑兵,此时,重甲骑兵们手持着利刃对着他们。

    丰田椿树狠厉的对着朱允文说,“当初在荣西山我就觉得你这人不同寻常,现在看来,你竟然还有这等本事,绕过要塞,进入八宝山,要不是我们及时赶到,还真让你跑了!”

    “嘿嘿。”朱允文摸着鼻子笑道,“怎么样?是不是感觉自己见识短浅,根本没办法理解我们是怎么做到的。”

    丰田椿树活动了一下手腕,“你也不用激我,我不吃那一套,识相的,将占星玉交出来,不对,将属于占星玉的那份力量交出来,不然的话,我们只能自己取了。”他早已注意到了悬崖边上的血红色法阵,不过以丰田椿树的见识,他还真不知道这是干什么的。

    朱允文大笑道,“你真觉得,你能抓住我们?”说着,朱允文对身后的顾晓和秦婧说,“你们先进去!我马上跟上来。”

    听到朱允文同意了进入法阵,朱媚儿松了一口气,她还真怕朱允文为了她一根筋不进去。

    顾晓迟疑道,“皇上,你先进去吧,我来断后。”

    “这是命令!”朱允文说,“快进去!不然我们谁也走不了了。”

    顾晓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走进了法阵,秦婧紧跟其后,每进去一个人,朱媚儿的脸色都要苍白一分。

    丰田椿树就这样看着两个人从他眼前莫名消失了,他意识到不对了,“给我上,不能让他们踏入那个红圈!”

    朱媚儿拉了拉朱允文的衣服,“允文,快进去吧,你进去了,我回到你的脑海中就行。”

    朱允文点点头,“媚儿,也就是说你穿过这个法阵,对你本体是没有影响的对吗?”

    朱媚儿看着逼近的敌人,她急道,“是呀,别说这些了,快!”

    “好。”朱允文突然转身,然后推了朱媚儿一把,朱媚儿就这样被推到了法阵内。

    朱媚儿一脸吃惊的看着朱允文,“允文。。你这。。”

    朱允文淡淡的对朱媚儿说,“媚儿,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我不是不会为了自己牺牲我的女人的。”

    “你!允文!”朱媚儿还没喊完,她就被传走了,而随着朱媚儿的离开,那个法阵也逐渐消散。

    丰田椿树大怒,他从怀中取出一把火枪对准了朱允文,“说!你是怎么让他们走的!”丰田椿树都要气疯了,这到嘴的鸭子就这样飞了?

    朱允文静静的看着丰田椿树,然后慢慢的说出了两个字,“休想。”

    “砰!”

    丰田椿树开枪了,火药弹穿过了朱允文的胸膛,朱允文口吐鲜血,然后朝着山下坠去,丰田椿树走到悬崖边,这次朱允文跟自己上次不同,他可是受了致命伤的,怎么想,他也活不了了。

    丰田椿树冷哼一声,然后带着人离开了,没有收获就没有收获吧,就当来这里玩了一趟。

    --------------------

    徐妙锦挺着肚子,她安静的坐在御书房里看书,不知何时起,她看书的地点也改成了御书房,甚至很多时候,她会跟常青雨坐一起。

    常青雨本来真在翻页,她突然感觉手腕一疼,常青雨惊讶的看了看自己手腕,然后,她崩溃了。

    徐妙锦看到常青雨红着眼盯着自己的手腕,她问道,“常姐姐,你这是怎么了。”

    常青雨说话都颤抖了,“我。。我。。妙锦。。这红线断了,红线断了!”红线别人看不见,也不会受到外物影响,能让它断只有一种可能性,朱允文出事了,而且是生死大事。

    “什么红线?”徐妙锦也被常青雨的表情搞慌了,她问道,“你说呀。这到底是怎么了。”

    常青雨颤抖着说,“我。。我跟允文的红线断了!他,他出事了!”

    徐妙锦不知道这常青雨口中的红线是什么,但从她的表情看得出来,朱允文出事了。

    常青雨就这样看着自己的手腕,红线慢慢消失,最后只剩下一圈缠绕在手上。

    “快!快去请磊公公!”

    没过多久,花惜蕊就被叫了进来,她问道,“常姐姐,这是怎么了?”

    常青雨拉着花惜蕊的手说,“花妹妹,快,我知道你能占卜,你算算允文怎么了,我很担心。”

    花惜蕊一愣,她看到常青雨焦急的脸,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就地坐了下去,花惜蕊刚开始算,一股巨大的冲力直达她的胸口,花惜蕊口吐鲜血,差点昏了过去。

    徐妙锦看到花惜蕊这样她也慌了,她上前问道,“花妹妹,你。。你怎么了?”

    花惜蕊脸色苍白的说,“我。。我刚才刚想算,就被反噬了。。这在以前根本没出现过。。除非。。除非允文遇到了生死大劫,就连占星术都不能看清他的状况。。不过也可以推断,他现在很危险。。或者可以说是命悬一线。”

    常青雨双眼失神的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命悬一线。。能让花惜蕊这样说的,那又怎么可能简单?

    “傻子。。傻子!”常青雨咬着嘴唇说,“你自己跑出去,现在又闹出这样的情况,你这个混蛋!你等着,如果最后的红线都消失了,我就下去找你!”

    徐妙锦也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颤声道,“你这个冤家。。”

    八宝山的浓雾已经散了,驻守在这附近的倭国人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好像这个传说中的禁山一下子变得不那么神秘了。

    丰田椿树带着人离开了,他也曾派人去寻找朱允文的尸体,不过悬崖下地形复杂,最终也没有找到,丰田椿树心想这个年轻人也活不了了,最后再也没有派人去找过。

    八宝山似乎又恢复了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