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新诱惑
作者:千百温婉   妇贵逼人:贫穷小妻来翻牌最新章节     
    “所以一直以来都是我太傻了吗?我到底在做了什么?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也是这个时候,燕茹沁才突然察觉到,顾瑞林的异常,惊讶地转身看着他的时候,看到眼中出现的情景,也是一时让她语塞,不知道该多说什么。

    “对不起,这计划的确没有提前跟你商量,但是你也不至于动这么大的气吧?我保证在这件事情最后得到结果之前,我再也不擅自行动了,可以吗?”

    燕茹沁也不得不承认,当她看到顾瑞林这个样子。有那么一秒,她的确是心疼了。

    所以燕茹沁只能将一切归结于,是自己这样做让对方担心了,是自己先不告诉同伴就私自行动的行为,这样她才能感到有那么一丝抱歉。

    而顾瑞林此仿佛一时之间也失去了所有的理智一般,虽然他早在答应帮助燕茹沁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总有一天也许自己将会看着自己最心爱的人,真的跟岳听城永远的在一起了。

    即便那个时候做过无数次假设,顾瑞林也告诉过自己,真的看到了那个画面的时候,也要努力笑着祝福燕茹沁。

    但是突然发生这种事情,让顾瑞林看到那种图片,看到图片中衣衫不整的人,这次变成了燕茹沁的时候,他是觉得太心痛了。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不知道在我心目中,我不想任何人伤害你,特别是你自己吗?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顾瑞林突然抬起头来,双手有力地放在燕茹沁的肩膀上,并且用力的晃着她的身体。

    燕茹沁因为没有准备,再加上身体比较单薄,被顾瑞林晃得一时间头都快晕了。

    可是听着对方这么说,燕茹沁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其实自己昨晚跟岳听城什么都没有发生。

    因为昨天晚上的情况,最后还是让燕茹沁比较害怕的,如国岳听城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之后,所有的计划也都不复存在了。

    所以燕茹沁在摆拍够了,纠结够了之后,还是拨打了急救电话,将岳听城送进了医院之后,她却没有勇气等着岳听城醒来,灰溜溜的就先溜回了顾瑞林的家中。

    反正岳听城他才住进医院,医院就已经认出了他来,而燕茹也算仁至义尽,帮他把医药费先交了,并且给了医生他们岳听城的名片,上面有他的助理的电话。

    因为燕茹沁不想主动去解释,她跟岳听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最好是以假乱真。所以她也纠结着到底要不要告诉顾瑞林试试。

    只不过看着顾瑞林竟然如此伤心,燕茹一时之间好像觉得自己现在应该稍微语气好一些。

    “瑞林,你别这样,你先别激动。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那么难过,但是真的对不起,你也知道我一开始回国的目的的,也许我这样的做法刺痛了你,但是……”

    说到最后燕茹沁连说话都说不下去了,因为她其实打心眼里就不觉得自己做错了,所以让她现在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安慰顾瑞林,告诉她自己虽然错了,但是你必须原谅自己。这也是比较为难燕茹沁的。

    而顾瑞林此时看着燕茹沁的眼神,也渐渐开始变得无神了起来,他今天的这一个举动,让燕茹沁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燕茹沁现在不得不好好跟他说话,她也很惊讶,觉得这个男的是不是比自己想象中对自己感情还要深。

    “你想啊,我真的很想留在他身边,我们一开始初衷不也是这样吗?虽然我这样的手段也许不算高明,但是我们回不去了,想想前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我们回不去了。”

    燕茹沁盯着顾瑞林的眼睛,其实就是想告诉他,不要再那么单纯善良了,反正现在顾瑞林已经答应帮助自己,那么之前做的事情永远没有办法磨灭。

    前天晚上的那些事情,已经让他们两个人的形象开始不堪了起来,那么自己今天做了这样的事情,应该也不会让顾瑞林太过于为难吧。

    只不过顾瑞林看着燕茹沁如今这样跟自己说着话,他只会觉得更加的痛心,因为她是他心中一直高高在上的女神啊。

    即便跟燕茹沁之前跟自己计划了要怎么去坑害赵青萝,他都能够忍受,但是他真的不能忍受有一天燕茹沁竟然对自己也是用到这般的手段了。

    “可是为什么呢?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我想想好难过,为什么我开始不争气的想要哭,为什么我就不能不喜欢你呢?”

    面对一连串的为什么,燕茹沁这次真的回答不上来了,其实也要感谢顾瑞林对自己用情如此之深吧,不然的话自己怎么可能会找到一个这么好用的棋子。

    虽然用这个形容词听起来是有那么一点无情无义。

    可是燕茹沁想想自己的处境,想想现在必须要做的事情,她也必须让自己变得无情无义起来。

    而且要是燕茹沁真的对岳听城用情至深的话,他又不会做昨天那件事情了,但是事实往往是残酷的,其实她内心深处对岳听城的感情也已经存留没有多少了吧。

    “不对,不是这样的,你一开始不就知道了吗?你知道我喜欢的就是岳听城的对吧?我也在国外等他四年了,四年,他没有去找我,你知道这事什么感觉吗?”

    顾瑞林在刚刚那一连串的为什么之后,再得不到燕茹沁的正面回答之后。就开始了很长时间的沉默,不管后面燕茹沁在说些什么,他都很难再开口回答了。

    就像现在这样,燕茹沁说的如此激动,甚至眼中已经泛起泪光,仿佛这四年中她真的是每一天都在等岳听城来找他一样,但是是真是假,其实也只有她一个人知道。

    “你想想我这次回来,你真的觉得有那么容易吗?我多么努力才说服了我家人那边,让他们准许我回国,我顶着那么大的压力回固始来做什么?我必须要努力留下来,也就只能狠心,不管是对别人还是对自己。”

    可是顾瑞林还是一点没有反应,燕茹沁说完这段话的时候,迫切地想要顾瑞林真的能给自己一个反应,哪怕只是抬头看自己一眼,与自己对视一眼。

    但是顾瑞林都没有,他只是这样吹着头,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般,但是燕茹沁能明显的感受到他的悲伤。

    “嗨,顾瑞林你别这样,真的别这样,我求你了。我现在需要你,真的非常需要你。要是你这个时候退出了,你知道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吗?我可能就再也没有办法回来这里了。”

    燕茹沁急了起来,如果是她刚刚口口声声描绘了自己对岳听城的感情,其实连自己都不足以感动到的话,那么现在她说的这些让她后怕的事情,才是正在让她连语气都已经开始颤抖起来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燕茹沁突然意识到,也许自己一直对顾瑞林不够重视,所以即便偶尔给他一些温情,好像也已经不能完全拴住他了,自己需要作出更大的牺牲。

    燕茹沁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其实他现在只是盼望着顾瑞林能够在沉默了这么久之后,突然表个态什么的,那么自己也不用真的做到那一步。

    “瑞林我求你了,你说句话好吗?你跟我说句话,我现在真的很害怕,我真的怕你不帮我了。我求你跟我说句话,像你以前每一次那样,坚定的跟我保证或者许诺承诺什么一样好吗?”

    在得到的依然是顾瑞林的沉默的时候,也真的让燕茹沁彻底崩溃了,现在她只知道,即便昨天晚上在岳听城那里没有得成的事情,看来今天还是有必要做到那一步的。

    反正最终结果都是把自己的身体给献出去,燕茹沁觉得自己没有那么玻璃心,她并不觉得有多么的严重。

    只不过想到他们要走到这一步,燕茹沁还是觉得有些惆怅的。原本以为这几个月一顾瑞林听话的话,那自己就能轻松很多,所以就没想到原来还挺麻烦。

    既然已经有了这样的决定的话,燕茹沁知道也不必瞒着昨天晚上的事情了,所以燕茹沁努力的让自己的表情变得更加轻松一些,努力的对着顾瑞林露出一个足以达到温柔似水笑容。

    “其实我跟你说,我本来就是想告诉你的,昨天晚上岳听城喝了很多酒,这是事实。但是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因为他酒喝太多了,所以胃病犯了,他现在在医院。”

    燕茹沁说这一段话的时候,好像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着说着,眼角的泪水就流了下去。

    燕茹沁明确的知道自己的心中,真的对岳听城的爱,其实已经存了多少了,但是当她叙述这些事情的时候,还是有种莫名悲伤的感觉。

    直到听到燕茹沁这样说着了,顾瑞林才茫然地抬起头来看向她,而对方此时流着泪对他说话的样子,在顾瑞林眼中,无疑是他见过最美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