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五章 少年之争
作者:三岁半   有花堪折:压寨夫君是祸水最新章节     
    苏榕生对上穆青禾的目光,他长途跋涉后就虚弱不堪的身子一晃,差点摔下去。

    “你怎么来了?”穆青禾声音夹杂了些不悦,这个家伙身子弱不禁风的,往边疆跑,脑子有病?

    “我身为坤云儿郎,为何不能来坤云的战场。”苏榕生袖下的手攥起,渗出了汗渍。

    “喂,姓穆的,你凶什么哦?”齐烈不高兴了,“人家上战场你也管,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杀个敌还要洗个澡的人。这都要入冬,到时候冻成死鱼,没人管你。”

    “嘿,就你说话怎么那么欠呢?小爷洗澡你也管,你是不是想和小爷一起洗?”穆青禾撸起袖子,他真想和齐烈打一架,就算他叫自己师父为嫂嫂。

    “你怎么不说你想和我一起洗呢?”齐烈一百个不乐意,这家伙蹬鼻子上脸,他哪只眼瞧见自己想和他洗澡了。

    虞颖:“……”

    就这么一起讨论洗澡的问题,真的好吗?

    “娘子,其实我们也可以一起洗澡的。”文羡初凑过来在自家娘子耳边低语。

    虞颖一记冷眼,“滚。”

    苏榕生苍白的脸色更白了些,看着穆青禾在军中似乎并不缺少他,而他就是想能够多看看他罢了。“他是丞相的孙子,注定当文官的命,你叫他杀敌?我给你说,他要是出了事,丞相可不得弄死我们?”穆青禾与齐烈这边的话题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溜回到苏榕生上战场,齐烈听到丞相二字,眉头就皱起来

    。“你就是丞相他孙子?”他大步上前,举起一个拳头放到苏榕生面前,“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我跟你说,我最讨厌朝廷来的,尤其是讨厌文官,这群比龙桓狗贼好不到哪里去的臭虫,我见一次要打一次。你

    爷爷没来,要不你替你爷爷受过。”

    苏榕生一愣,就看着齐烈一拳要落下,齐烈说要动手是真动手,而且下手管你好赖人,他绝对一视同仁不分轻重。

    但在齐烈的拳头要砸下时,穆青禾一个箭步,给他踹到一边去了。

    “当着小爷面,怎么地,你欺负我们京城人,地域歧视啊。”穆青禾拳头咔咔响,“要打跟我打,你欺负这个豆芽菜算什么男人。”

    齐烈被踹到倒吸一口凉气,最该死的是穆青禾踹哪里不成,踹他的屁股,这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两人顿时扭打在一起。

    虞颖头疼的扶额,这情况是根本拦不住。无奈的叹息,“算了算了,不管他们了。”

    她看向苏榕生,幸亏苏榕生身子弱跟他们打不起来,要不然这军营就更热闹了。

    而让虞颖觉得省心的苏榕生此时脑子里只剩下穆青禾替他踹过齐烈的场景,就连苍白的脸色都有了红润之意。当然最后苦恼的人与他们都无关系,赌王老儿看了眼自己跟前两个鼻青脸肿的少年,他也不知道现在怎么一点小伤就他出马了,然后他居然还苦口婆心地道:“少年啊,不能冲动,怎么能因为一点口角之争

    就动手呢?多危险……”

    穆青禾与齐烈互相看了一眼,统一翻给了赌王老儿一个白眼。

    “臭小子,你们两个是不是……”

    赌王老儿抽起一旁的马鞭子要甩过去,齐烈往穆青禾身后一躲,幸亏穆青禾跳开的及时,当然也跟赌王老儿挥鞭子不咋地密不可分,这才没打到。

    “老人家,你不能冲动,怎么能因为一言不合就和我们这些小辈计较,多小心眼……”齐烈怅然道。

    赌王老儿记仇是江湖皆知的,可每一个敢直接点出来,齐烈少年犯了大忌,这就导致了后来他的药总比其他人的烈。

    “师父,那个,我先撤了,我老爹等着我吃饭。”穆青禾见状对一旁的虞颖喊了一声,拔腿就跑。

    齐烈望了眼溜得没烟儿的穆青禾,他再瞅了眼恶狠狠瞪着自己赌王老儿,“额,表哥,嫂嫂,我先走了,那什么,我老爹一会儿要来找表哥你。”

    说完,他跑的比穆青禾还快。

    虞颖摇摇头,老成地叹气,“年轻真好。”

    文羡初看着自己愁眉的娘子,貌似,说的有道理。小夫妻两全然忘了自己也没多大年纪。

    赌王老儿觉得自己这个真的老了的,可以两腿一蹬了,他想了想自己还是去找老疯子比较合适。

    在晚饭的时候,虞颖与文羡初围坐在篝火旁边,一个看起来虽是上了年纪可还丰神俊朗的人走来,他的个子很高,又极其有气势,整个人往那里一战,就好似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羡初。”那人走过来,他瞧见文羡初立即哈哈笑起来,“你这小子,也来了,听说还是九皇子,啧啧,唉,真是了不得。”

    “舅舅。”文羡初拱手行了一礼。

    “唉,这可不能乱叫了,什么舅舅,我哪能让你叫舅舅。”那人忙摆手,可看着文羡初的眼神却是长辈见着晚辈的喜悦。

    “舅舅说的哪里话,我固然是九皇子,可也是您的外甥,你总不能不认。”

    文羡初的话让那人笑的更加开怀,“认认认,只要你敢认我这个舅舅,我有什么不敢?”

    那人说着,他再看到一侧乖巧站着的虞颖,“这就是你媳妇?”

    边疆的豪放不羁,让虞颖也是羞了下脸,直接被人说你媳妇,怎么都感觉……她还是要在长辈面前矜持一下。

    “是。”文羡初应着然后冲虞颖眨眨眼,有打趣的意味,虞颖恼地瞪他一眼。

    一番寒暄将该问候的都说了一遍,文羡初的这位舅舅,也就是边疆的二把手,齐战他环顾了下四周,瞧着从朝廷刚来的人,他眉心浮上忧虑。

    “羡初,你认我这个舅舅,那有些话,舅舅我可就直说了。”

    “舅舅您说。”文羡初笑了笑,然后再道:“舅舅不妨去营帐里,外面嘈杂,不宜谈事。”

    “也好也好。”齐战抬脚就往营帐去。虞颖歪歪脑袋,不知道自己要不要跟着一起进去,但想想应当谈的还是军粮之类的,她还是别跟着了。毕竟两个男人谈正事,她去掺合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