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试水而已
作者:velver   重生之苍莽人生最新章节     
    丁羽给京城那边打了电话,安排了两个胸外的专家是不成什么问题的,甚至不需要有太多的花销,丁羽根本就是杏林的一个山头,虽然说这个山头不显山不漏水的,但是谁也不能够忽视了丁羽的存在!

    别说一两个医生了!就算是调集整个医疗团队,对于丁羽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安排了一番,丁羽才跟李富真两个人一同的离开!不过离开的时候,李富真也是要挑选一样礼物,毕竟这些都是丁羽的珍藏!自己空手而归,好像有些不妥!

    不过李富真这么的去做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就是测试一下自己在丁羽心目当中的位置,也是有那么一些小女人,丁羽微微的咬了一下自己的牙,哼了一声,却也没有说其他的,李富真给自己挑选了一块手表之后,也是欣然的离开。

    不过晚上的时候,遭受的报复也是惨烈的,甚至于第二天整个上午的时间,李富真都没有起床,是真的起不来!而不是说李富真不想要起来,对于这样丢人现眼的事情,李富真自然不会说出去的,但是私下的时候也是咬着自己的牙,自己绝对不会就这么的‘认了’!走着瞧!

    说起来养着的几个丫头呢?她们的表现倒是很不错,也应该让她们见一见所谓的世面了!不能够总是留在那里是不是?跟是不是浪费了!这个倒是不相关,但是真的要是过了那个年纪的话,到时候就真的不适合了!

    “九哥!起的这么早?”看到了陈怀,丁羽也是很热情的打着招呼!

    “我看过了你给与的合作方案!咱们兄弟两个人之间呢?也不说什么其他的场面话,究竟是什么原因呢?我不想知道,但是商场之上无父子的,这一点谁都清楚,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要是一点表示都没有,日后恐怕也是无立足之地了!要不然呢?就是你看上了更大的利益,我只能是这么的去想!”

    对于陈怀的感情流露,丁羽也是伸手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两个人分别的落座,“九哥!你都已经来了!而且经过这两天的了解,那么我就说一点实话,你也不要介意!”

    “我洗耳恭听就是了!你说!”

    “你能够过来找我,看着好像是自愿的,但实际上面呢?有人把你当成菜碟了!究竟都是谁?我还真的就不是那么的清楚,倒也不是我不说!”

    看着丁羽的脸,陈怀也是沉默了些许的时间,随即也是苦笑了一下,“行了!这个事情咱们就不说了!大家心里面明白就好了!真的要是都说出来的话,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九哥,有人拿着你来给我送礼,这个事情好说不好听!所以我们两兄弟之间呢?还真的就需要把这个事情给说明白了!我担心九哥你有想法是一个方面,另外一个方面呢?涉及到的事情比较多,涉及到的势力也是错综复杂!”

    丁羽其实已经把这个话给说得很清楚了!这个事情呢?就算是去调查,貌似也调查不出来什么东西来的,甚至于到时候还有可能把自己给折进去的!所以尽量的小心一点!

    别看丁羽现在可以出手帮忙,到时候还能不能够伸出来这个手,就犹未可知了!

    “哎!有的时候大家都是身不由己的!不过能够在这样的时候,你还能够伸出来一把手,我陈怀呢?也不是一个薄情的人,我给你加两个点!不然的话真的就说不过去了!就这么的定下来了!还有,签署了协议,我就要走了!”

    “怎么?时间这么的紧迫?”丁羽有些不解!

    “没事的时候闲人一个,但真正有事的时候呢?脚后跟都不带着地的!”很显然有些话还是不便说出来的,“什么时候回京城的时候,招呼我一声,家里面吃顿饭!顺便把你们家的两个孩子也给带上!他们能够玩到一起去!”

    “我可是基本上都不怎么去管束他们。”丁羽也是笑笑的解释了一句,“不过让客人空手而归,显然不是我的习惯,我让人给九哥你准备了一些东西,都是这么的本地特产,九哥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当回去尝尝鲜了!”

    “这个还真的就可以有!”话说到这里的时候,陈怀突然之间也是想到了什么,“对了,李家的那位大公主呢?怎么没有看见人?”

    丁羽的脸色也是突然的一变,“算了!九哥你也就别挑了!昨天晚上的情况稍微的有那么一些特殊,所以现在还没有起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起床,就算是我本人恐怕也说不清楚!”说到这里的时候,也是颇为无奈的摇头!

    陈怀不由的就是一愣,虽然丁羽跟李富真的关系,自己有着相当的猜测,但是丁羽主动的说出来呢?还真的就是让自己惊讶不已?但随即陈怀也是开怀大笑,冲着丁羽就竖起来自己的大拇指,“兄弟呀!还是你牛,哥哥我自愧不如!”

    “行了!你就别笑话了!不然的话还不知道家里面会怎么样呢?”

    “得!我就不说什么了!至少这位大公主我还真的就有那么一些惹不起!恐怕也就只有兄弟你能够降服得住,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拴住了,绝对有好处的!而且好处是大大的!”

    看着离开的陈怀,丁羽也是摇摇头,这位九哥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不太正经,其实彼此之间的合约呢?就是形式上面的事情罢了!倒也不需要他真的留下来,但是现在他却必须的要离开了!因为有人需要他离开,就是这么的简单!

    “伊丽莎白?”丁羽听着安保汇报的时候,也是活动了一下自己的下巴,这个人选自己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没有想到,换成是任何人呢?自己都能够接受,但是偏偏弄了一个伊丽莎白过来,这倒还真的就是相当的有意思了!

    那么伊丽莎白究竟知晓还是不知晓其中的内幕呢?要是一点都了解的话,她会掺和进来吗?但如果说有所了解的话,那么她掺和进来的话,究竟代表的是哪一方势力呢?这些都是丁羽需要去考虑的问题所在!

    看到丁羽点头,安保也是走了出去,没有多长的时间,就看见伊丽莎白踩着高跟鞋从外面走了进来,从外表来看,显得很是庄重,倒是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的感觉!这个应该是来的时候做了相当的处理,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外表体现!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也是对丁羽有相当的了解,不然的话也不会如此的简练和直接!

    “丁先生,你好!”伊丽莎白并不是第一次接触丁羽,对于丁羽的习性也是有过相当的了解,所以自己倒也不需要表现的太过于惊慌失措!而且丁羽也颇为的不喜欢。

    看见丁羽的手势跟动作,伊丽莎白也是坐在了丁羽对面的位置,但也就是搭了一个边而已!丁羽审视的看着伊丽莎白,微微的有那么一些皱眉,“我倒是有过诸多的猜测,但还真的就没有想到来的人竟然会是你,而且我事先的时候也没有得到任何的消息!”

    “事情可能稍微的有那么一些异样,而且大家对于我可能也不是那么的了解,因为不了解,所以对于我个人的关注,貌似也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多,有些小运气!”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丁羽倒也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在意,“不过既然来了!那么就应该去品味一下,至少这里还是有很多值得去关注的地方!”

    很显然丁羽的这个话意有所指,伊丽莎白也是听明白了这个话语当中传递的意思,丁羽现在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着急,他对于现在的情况有着自己的判断,而且他这个人呢?一向都是很专断!不过这个跟专横呢?还真的就不是一个意思!

    他能够听得进去别人的意见,但需要有用的意见,至于究竟是对还是错,这个倒是无所谓的事情!但问题是自己现在能够提供什么样子的意见?因为自己连事情本身都有那么一些没有搞清楚!就被派遣到这里来了!

    “希望丁先生会有好的推荐!来的时候老佩顿先生让我给你准备了两份礼物!还有就是感谢你这段时间对于泰勒的照顾!家族这边始终都是铭记在心!”

    “我答应过的事情我并不会忘记!”丁羽显然也是意有所指,不过却没有要继续说下去的意思了!伊丽莎白也是站了起来,微微的躬身,表示尊重,随即也是离开了丁羽这里!

    “我听说伊丽莎白来了?”李富真醒过来之后,也是换洗了衣服,才来到丁羽的身边,今天晚上说什么都不在一起了!真的受不了,那个男人会是这个样子的呢?如果没有三五个的话,恐怕没有谁能够承受的住!

    “来了!问候了一声,我就让其离开了!”丁羽显然对于伊丽莎白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有兴趣!“不过我倒是有那么一些怀疑!从她的神色来判断,她就是过来试探一下相关情况的,甚至连具体的内情都不会知晓的!”

    “派遣这样的一个人过来打前站,应该是有着诸多的意思吧!伊丽莎白在某种程度上面来说,不仅仅是你的手下败将这么的简单,她的精神向导还是你找出来的,我就不相信她对此一点想法都没有,现在这个时候恐怕也只不过是碍于情势所限,所以并没有太多的办法,如果一旦找寻到了机会,她是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

    “我对此还真的就不是那么的担心,她呀!没有那个气候,就算是她有这个想法,老佩顿也不会允许她这么去做的,至少现在是不会的,至于日后会怎么样?又是另外一种情况!”

    “你早就有这个方面的准备?!”李富真思量了一阵,也是点点头,“不过这一次让她过来,显然后面的人能够说动相当的势力呀!牵扯到的应该不禁是中国的国内,应该还有着美国方面的势力,毕竟伊丽莎白现在属于老佩顿他们家族的!”

    “利益归利益,感情归感情,对于老佩顿来说,能够赚取相当的利益就有着相当的吸引力,所以后面的人呢?肯定是付出了相当的代价,所以想要通过他打开这个突破口吗?没有必要,同样也不是非常现实的一件事情!”

    “这个纯粹就是所谓的借口吧?说的倒是冠冕堂皇!”

    “给了一个借口,就是让彼此的面子不会显得太过于的难堪!如果说真的要是捅破了!那么大家都会显得异常的尴尬,但凡有可能的话,谁也不会掀桌子的!跟是不是有风度没有任何的关系,那个只不过是大家的表面文章而已!”

    “好像你对此有着相当的看法?”

    李富真也知晓丁羽,有些事情呢?任性的跟小孩子一样,但有的时候呢?又宽厚的像是一个老人一样,根本就捉摸不透,可是仔细的想一想,这些事情好像真的就跟自己没有太多的关系!

    “跟看法还是不看法的没有太多的关系,人呀!总归是这样的!”丁羽微微的摆了一下自己的手,很显然并不想过多的去讨论这个方面的事情,“伊丽莎白来到了这里,她呢?就是想要看一下我们的态度,或者说背后的人就是想要看一下我们的态度,她就是过来试水的!”

    “如果说就是试水的话,没有什么太多的问题!我听说陈怀已经离开了!”

    “对,彼此之间都已经签署了协议,他留下来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如果他不离开的话,想必伊丽莎白也不会过来的,这是一个前后的过程。”

    “实话实说的话?我想应该会引起来他们相当的警惕和反应的?”

    明显这个就是询问丁羽的意思!丁羽则是点点头,“你看着处理就好!把你调任过来,可不就是为了让你陪着我的?那样的话就太过于的浪费你的才能了!”

    “我就知道!我是一个苦命的人,晚上得陪着你,白天还需要当牛做马!”

    这个话也是怼的丁羽哑口无言,甚至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是好了!“好吧!如果晚上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亲自的下厨,感谢你这么长时间以来对于我的照顾!”说完了话,丁羽也是扭了一下自己的嘴,深深的看了一眼李富真,然后起身离开。

    虽然李富真的心里面也是有着相当的担忧跟害怕,但是在这个时候怎么可能低头?了不起的话自己晚上的时候舍命陪君子了!就不相信他还能够继续的祸害自己!但是随即李富真也是打了一个冷战,这样的事情还真的就很难说,自己今天可是有那么一些惹到他了!

    不过既然事情交到了自己的身上面,现在这个时候就不要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约伊丽莎白一起的喝下午茶吧!那倒是一个谈事情不错的时间!

    丁羽这个时候也是拿起来了自己的电话,给自己的母亲那边拨打了过去,“妈,你们那边的情况怎么样?医生已经到了吧?!”

    “嗯!医生今天早些的时候就已经到了!”赵淑英也是感叹的说到,“咱们市里面的这些所谓的专家呢?对付一些小毛病还可以,但是这样的大毛病呢?就有那么一些上不了手!”

    赵淑英才不会理会那么多的事情,“也不能够这么的说,究竟是什么毛病?以前有问题的时候怎么没有好好的检查一番!毕竟也是老爹的老师呀!”

    “哎!总归到底还是给气的!还能够怎么样?孽子不孝呗!不过你师公的问题倒也不是那么的大,主要是老太太那边出了相当的问题!”赵淑英也是没有好气的说到,“我们这些老家伙都已经来了,老院长的个别子女倒是好呀!连顿饭都没有招呼,倒不是说大家就差一顿饭,至少不能够连一个理解都没有吧?”

    “可能是太过于着急的缘故了吧?也可能是太过于的惊慌失措了!你和我爸!还有那些叔伯,都已经是过来人了!何必跟他们这些一般见识呢?根本就没有必要,更何况生这样的闲气,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吗?”

    “就你会说好听的,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陈怀这边跟我签订了合同,他的事情还需要资金上面的调配,同时也需要准备相当的文件,不过大体上面已经完成了!美国那边来人商讨一些新的问题,我让李富真那边去谈判了!具体要谈到什么时候,现在还犹未可知!我不太喜欢,所以就坐等消息了!”

    “小羽呀!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没事的!就是正常的谈判而已!倒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不过这边究竟什么时候会解决,我也不知道,如果真的逼不得已的时候,我到时候再过去!”

    “行!你先忙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