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第799章 799怎么就又走后门了?
作者:肆猫   弑天神帝最新章节     
    “泄露?”墨之妄睁开眼睛看了过来,“我这个样子还会有人猜到是我?”

    东丹甘抬头看向他,很认真地说:“虽然主人与主公在诛仙台的事天下皆知,但是总是会有人有其他的想法。以防万一,我必须确保万无一失。其一,是彻查这些人是不是已经知晓了您的身份,其二,要看这些人属于哪波势力的。毕竟对方得了您的一缕元力气息,虽然这缕元力气息您已经处理过了,但是若是遇高人,还是会泄露出去的。”

    墨之妄思考了一下,然后说:“看来是我嘀咕了这里了,我这几天安心地当伤员吧,不拖你后腿了。”

    东丹甘恭敬行礼叩下,说:“属下定不负主人与主公厚望!”

    时间很快又过了两日,到了九月六日。

    墨之妄虽然之前的确看起来伤得很重,可是他到底是个幻元境时期的兵修,伤得也只是皮肉,两天时间足够他恢复了,他便也不再房间里继续躺着装病了,走出门来在后院散步,然后拿出来了一个小小的木偶一起溜达着晒太阳。

    之前云诗让东丹甘给她的水晶做个肉身,可是东丹甘自己只是个喜欢弹琴的器修,根本不会手艺活,翻遍了整个琴馆也只能找到这么一个看起来要精巧些的小木偶,还是很多年前由盛东行之妻靳无双一代铸剑大师送的。既然是靳无双做的东西,小是小了些,到底也算精巧,四肢也算灵活。

    墨之妄正很小心地擦着木偶,突然看见有仆人很开心地走来,他好了一下,便随口一问:“怎么了?有什么开心事?”

    “不是奴才有开心事,是姑爷有开心事!”仆人很开心地向着墨之妄行礼。

    “我?”墨之妄愣了愣,开着玩笑说,“对,躺了两天了,终于能够出来活动了,当然开心啦。”

    “姑爷真会说笑,既然是开心事,当然是真的开心事。”仆人很开心地说,“恭喜姑爷,您通过初试啦!”

    “啊?”墨之妄微微一惊,差点没拿稳手里的木偶,他回过神来赶紧拿稳了木偶,握在了掌心里,他看了眼面无表情的木偶,佯装很开心地样子看向仆人,“真的是天大的开心事啊。”然后他在身摸了摸,摸出来了一颗金豆子递给仆人,问,“我大表哥在哪里?我要和分享这个开心事。”

    “长老在书房,”仆人开开心心地接过金豆子,恭敬地说,“奴才也是刚刚在书房门口听见了这件好事,所以才特来恭喜姑爷的啊。”

    “多谢。”墨之妄淡淡地笑着站起来,将木偶往怀里一揣便不再理仆人,快步向着书房那边走去。

    才走到书房门口,他便听见里面传来东丹甘的声音:“多谢师兄美意了。”然后便有一个穿着九嶷教派长老服的人走了出来。墨之妄来到这里许多天了,很多人也都认识他,这个人也是,他一见墨之妄,便也恭敬行礼,说:“恭喜姑爷。”

    “啊,同喜同喜。”墨之妄敷衍的回应着,然后快速地进入了书房。他一进书房便看见东丹甘一脸惆怅地跪坐在蒲团,手里正放下一本公。

    墨之妄看了看周围,挥手关了书房的门,启动了这里的隔音法阵,这才开口说:“不是说好了让我落选的吗?怎么又走后门了?”

    东丹甘也很是无奈:“出了点小意外,灵儿觉得你到底是我的表妹夫,可以再给一次机会。”

    “啊?”墨之妄想起第一次到这琴馆时遇见那个小丫头,也是无奈地叹气,随即看向东丹甘,“我说你一条老牛,吃什么嫩草啊?还是颗很有分量的嫩草!”

    “主公切莫胡说!”东丹甘一下子仰头瞪来,眼已有怒意,虽然这怒意稍纵即逝,然后他才缓缓地说,“灵儿是师兄的独女,只不过因为在她幼时师兄和师姐时常外出,都是由我来照顾她的,所以我们之间关系向来融洽。我也很意外,灵儿竟然悄无声息地向着师兄说了你的情况,还说服了师兄给你特赦了一个名额。”

    “你这个意外可是让我头大啊。”墨之妄无奈地走到了桌前盘腿坐下,把怀里的木偶放到了桌子,摆了个很舒适的坐姿,“行啦,现在我们又来合计合计,接下来怎么办?”

    “之前的落选是顺理成章,”墨之妄很随意地拿起桌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会集在包括我在内的这六个人的身,我只要稍微有点不注意,我的这深藏不露全露了。”

    “这事是我考虑不周,”东丹甘叹着气说,“我原本想着现在去给师兄说说,让他收回成命。可是我师兄向来是个说一不二的人,这放出来的话,肯定是不会收回去的。为今之计,只有我先打探打探一下接下来的试是什么,然后我们再商量新的计划。”

    “初试都这么惨烈,复试不是更加惨烈?”墨之妄无可奈何地耸了耸肩,“我只担心,连苦肉记都不好走啊。”然后他抬头看向东丹甘,“对了,你们这次是要招多少个门客呀?”

    “我不知道。”东丹甘摇了摇头。

    “这你都不知道?”墨之妄有些纳闷地看着东丹甘,“果真是个闲散的长老啊。”

    “非是我不尽心打听,而是我们教派历年以来都不会定下名额。”东丹甘缓缓地解释着,“你想,这前来投奔我们的各路散修都是身怀绝技的,若是一下子把名额定死了,那些有着真本事的人若是落选了,我们又怎么挽回呢?若是直接改了名额数量,我们五宗之一,显得太过轻浮了。所以他们是不会定下名额的。不过根据往年的情况,至少也是三人。”

    “三个,还会更多?”墨之妄摸了摸下巴的胡渣,“照你这么说,若是你那个灵儿真的想要帮你走后门,我这复试落选了不也有机会被选吗?”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