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0.第450章 夜
作者:林彦一   英雄联盟之战役最新章节     
    恕瑞玛,你们的王回来了。

    贝泽瑞,也是现在的阿兹尔,手握锡杖,直接穿破这个空间芥子,飞云霄,他浑身冒着金色的光芒,希维尔远远的看去,在他的身后,仿佛矗立着一座高耸的楼塔,这个楼塔是由魔法制造而成的,面有一个悬浮球,在悬浮球的面仿佛有一双眼睛,在四下看着它的周边,如果有人敢轻视它,它怕是会直接落下一道镭射光,将人直接溶解。

    他真的是阿兹尔。

    希维尔看着这个离她越来越运的人,最初的怀疑,现在的肯定,不过是一会儿,她是真的没有想到过,那几百年前的人会复活过来,她的脸挂着一丝苦笑。

    不过她也明白一件事,关于阴霾之气的祸乱,到了现在应该是完全过去了,这算是唯一令她感到欣慰的事情吧。

    身体里面的力量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剥离出他的身体,而后他只觉得自己越发的虚落,平躺在这个漆黑的空间里卖弄,看着越发遥远的光影,她不知道是那一个人在飞翔,还是她在坠落。

    或许都有吧,希维尔只觉得自己的意识越发的模糊,整个人恍恍惚惚,像一张从天飞落的薄纸任由风吹得凌乱,又像是在水里面的小扁舟,没有一点的主导权。

    阿兹尔重新获得新生,哪怕这种新生是他并不希望的,但是他已经走到了一条绝路之。

    刚才如果没有希维尔的夺命一击,让阴霾之气王变得异常的虚落,他也不可能夺取这副身躯,然而他却没有时间呆在这里,在锡杖落到他手的时候,从前的里面不断的涌入到他的身体里面,即便是没有回到鼎盛的状态,但是已经足够让他突破这个芥子的束缚。

    在飞翔的路,他看了一下,慢慢沉下去的希维尔,微微叹息。

    “现在,至少你可以觉得自己在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哪怕只是一个梦,但是这里,无非是让这一个梦诞生的最好的地方。”

    守陵人一族的使命,阿兹尔这些年来一直都看在眼里,当然原本的他并不是那么的清楚,但是这些年化作幽魂的这段时间里,他并不是一个人独自生活的,在他被关起来的第十个年头,有一个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那个人对他说,他叫岚。

    阿兹尔现在还念着那一段初遇,他为什么会化作魂体,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在他成为魂体前的最近记忆是泽拉斯将他化作石像,并且困在这里,泽拉斯的力量,直接刺穿他的心脏,让他的心脏停止了动作,即便是他的身体保留了下来,并且制作成了石像,但是已经完全没有复苏的可能性了。

    但是这样的情况下,他的灵魂却离开了他的身体,成为了独立的存在,但是这其却有一个限制,那是他的魂体不能离开过这个石像两米之外,不仅如此别人不可能看见他,而且这个地方,还会不断的蒸发掉他的魂体,虽然很慢,但是每时每刻他的魂体都在被削落。

    如果不是他本身的魂体足够的强大的话,怕是在岚找到他之前,已经魂飞魄散了。

    但是即便是在看到岚的时候,他的样子也已经很虚弱了,随时都会消散一般,意识也格外的模糊,然而即便是意识很模糊的那个时间段,岚带给他的惊讶也足够让他吃惊。

    这个世界,除了他自己以外,竟然还有人有如此强大的气质,在看到岚的一刹那,他喜欢了这个人,因为看到岚,像是看到了他自己一般。

    岚浑身带着圣光,他从视线的阴影处过来,哪一双金色的眼眸,闪烁着异芒,明明是在行走,却看起来完全没有动作,直到到了他的跟前,才反应过来,原来人已经到了。

    “没有想到,恕瑞玛的王,竟然被困在这里,只剩下一个虚弱的魂体。”

    岚的声音听起来是如此的雄厚,落在耳畔,如同暮鼓晨钟一般。

    “你认识我?”阿兹尔好的看着这个人,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而且这些年过去,即便是恕瑞玛的人也会将他存在的记忆抹去,更别说是外面的人了。

    “认识,也知道怎么回事,有人想要打开通向虚空世界的大门,而你变成了那个人的棋子。”岚站在他的面前,双手合在一起,构建成一个黄色的小屋子,将他的魂体安放在这个小屋子里面。

    现在的阿兹尔很喜欢这个小屋子,他感觉到周围的那些温热的气体在不断地滋润他的魂体,原本脱力的感觉慢慢的消失。

    “我知道,是我自大了,以为自己是恕瑞玛的王,并且可以掌控所有的事情。”

    “谁都一样,无论是你或者是我,我们都是命运的棋子,但是你海英有更重要的使命,恕瑞玛还需要你,而曾经让你变成棋子的那个人也还会卷土重来,在皓月星辰来临之时。”

    岚慢慢的说出这些话,当初他听得模棱两可,但是今天他终于明白了怎么回事。

    岚找到可以成为守陵人的一族,并让他们立下祖训,永远守护恕瑞玛一族。

    他的时日已经不多了,当初在被他的母亲强行传送走的时候,他在路遭遇了一次劫难,那一次劫难让他强行穿越到未来的世界,看到了所有的未来,但是那一次他并不能一直留在未来,而是被一道闪电强行给拖回了即行的轨道。

    而面对未来的状况,他却无法用言语向他人表明,不仅如此,作为他强行穿越时空的惩罚,原本他们龙之一族的永恒生命,前行被削减了,那时候,他的生命只剩下了五十年,而这五十年的时间,他必须要为整个未来埋下伏笔。

    所以他将龙之一族的神器皓月星辰送出,强行改变守陵人一族的体质,让他们获得可以对抗虚空生物的力量,并且找到阿兹尔。

    不仅如此,在找到阿兹尔以后,他强行运用剩下的生命力,为岚的魂体保持活力,而在他死去的那一刻,还将自己的魂体交付给阿兹尔魂体吸收。

    虽然他的口不能将未来的事情说出去,但是他的记忆会在他的魂体里面永远的存在下去,并被阿兹尔所吸收,所以现在的阿兹尔知道着即将发生的所有的事情。

    所以现在他顾不得暂时失去力量的希维尔,而是朝龙之力的所在地而去。

    他必须要获得龙之力,因为整个恕瑞玛在动荡,这种动荡并不是欢迎他的苏生,而是在为另一个人的到来而哀嚎。

    泽拉斯会在他复活的一个小时之后复活,而这个时间段,恕瑞玛这里的整个沙河逆流,天地陷入真正的黑暗之,而现在除非他恢复自己所有的力量,要不然根本无法打败泽拉斯。

    而能让他快速恢复力量的,只有岚留下来的龙之力,也只有它才有这种效。

    因为岚的关系,他很清楚的知道了现在龙之力的所在地,而在那个地方,他还感觉到一种熟悉的气息,以及一个极为的气息。

    一个应该是龙之一族的气息,而另一个则是该死的虚空生物身传来的气息。

    沙兵现身,流沙移形。

    人还未到,沙兵已然出现,这是他的力量,可以催动所有的流沙,化作他的沙兵,并且借由沙兵,进行强行的位移。

    而后狂沙猛攻。

    卓木阿拉到死的时刻后,也不明白,为什么一到金色的光芒过后,他觉得自己透心凉了,而且自己的身旁多了一个泛着金色光芒,拿着锡杖的一个人。

    盖伦从濒死的状况下,活了过来,愣愣的看着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人。

    看起来轮廓是如此的熟悉,但是从他身传递出来的力量,却让盖伦不能相信,这个人是贝泽瑞。

    “你是贝泽瑞?”盖伦将信将疑的问道。

    “你觉得是,那我是了。”阿兹尔开口说道,他见过盖伦,在金字塔里面的时候,他能知道,这个人是真心帮助贝泽瑞的,所以他来到这里以后,并没有选择对付盖伦,而且从盖伦的身,他也感觉到了一种和他极为相似,或者不是他,而是和岚相似的气息。

    “你是龙之一族的人!”

    盖伦摇摇头。

    “那你的身为什么会有龙之一族的气息,这不是一个普通人可以拥有的气息。”阿兹尔将龙之力慢慢的放在心口,这颗龙之力,看到阿兹尔的出现,像是离家出走多时的小孩子看到了父母的出现之后,欢声雀跃的跟在他的身旁。

    “你能感受到,难道?”

    龙之一族的气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轻易的感受到的,至少何在在一起有将近20天的希维尔,从来没有提起过这个名词,所以他料想,这个很像贝泽瑞的人,身也应该拥有龙之一族的力量,要不然又怎么可能知道呢。

    “我和你一样,都有这龙之一族所赋予的力量,而富于我力量的那个人叫做岚,不知道赋予你力量的那个人是谁?”在岚的记忆里面有一段永远不可能舍去的回忆,在他临死的时候,这段记忆尤为的深刻。

    他真的好想,好想,在和他的妹妹艾思水玲珑,弟弟费尔炎,二哥风飓,大哥安以及他的母亲再生活在一起,哪怕只是一天也好,可是,这个愿望已成为了绝唱。

    “你是说龙之吐息吗?将龙之吐息赋予给我的人,她的名字叫做水玲珑。”盖伦并不能从这个人的身感觉到一丝一毫的恶念,所以他对说出水玲珑的名字,并无太多的纠结。

    “你只拿了龙之吐息。”阿兹尔很明白既然盖伦说出了龙之吐息,他明白了,盖伦应该很明白龙之力的构成。

    龙元和龙之吐息是可以分割的。

    “你也想获得龙之力,对吧,我能从你身体的能量波动,感觉到,你有一件事情要去做,而做这件事的前提,是要获得龙之力,而刚才你说的话,你应该更想要获得龙之吐息对吧。”

    盖伦并不否认,“如果你不太需要龙之吐息的话,能否将龙之吐息给予我。”

    盖伦不喜欢绕弯子,直接对着眼前这个酷似贝泽瑞的人说道。

    因为刚才阿兹尔是直接飞进这个屋子的,以他穿行的巨大力量,可以直接掀飞这个地方,所以现在外面的金色,盖伦一览无遗。

    这一个夜晚,盖伦原本以为会是一个很美丽的夜晚,明月松间照,清水流淌,水声如歌,却不想,现在落在他眼底的只有无尽的黑暗以及一直在触动的地面。

    而偏偏他眼前还立着一个如同金甲战神一般的存在,活脱如一个神。

    “如果我拒绝你,你会怎么样?”阿兹尔慢慢的说道,随着这个世界越发的黑暗,阿兹尔也越发的耀眼,周围他的族人,因为在黑暗寸步难行,却在看到他所释放的光芒以后,慢慢的汇聚到了他的面前。

    “我不知道能怎么样,所以只我想恳求你,因为我真的很需要龙之吐息。”盖伦做不到硬强,尤其是这个人还救过他的生命。

    阿兹尔拿出龙之力,从刚才龙之力接触到他的身体以后,从龙之力面不断的有一道道气慢慢的冲进他的身体里面,这些气,不断的充斥在他的身体的各处位置,而后,他能感觉到自己变得越发的强大起来。

    他还真的只需要龙元,而不需要龙之吐息,对于他来说,龙之吐息的作用只是为了让龙元不至于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减少,而且盖伦本身对他有恩情。

    无论是他带着贝泽瑞进入金字塔,还是随着希维尔歼灭阴霾之气,可以说没有盖伦,也没有他归来以后的反击。

    “龙之吐息,我可以交付给你,但是我有一个请求,只有你答应了,我才能将它托付给你。”

    天下没有白费的午餐,而且现在,还有一件他做不来的事情,而这件事情,或许盖伦可以代为他去做。

    “什么事情?”盖伦问道。

    “让内瑟斯复活。”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