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3: 苦苦支撑
作者:钓人的鱼   官路青云梯最新章节     
    “见了一面,也问到了你,她说你对和许弋剑合作一定是非常反感,她呢,对去不去北原都是一个无所谓态度,你也知道,她去北原,主要还是为了帮我”。丁长生说道。

    “我知道,所以,我没法拒绝这个合作,对吧?”司嘉仪问道。

    “不不,你可以拒绝,我们自己建厂的话,也可以,只是周期比较长,还可能面临许弋剑他们的陷阱和攻击而已,就这么简单,而且我在北原也待不了多长时间,一旦北原的事情解决的差不多了,我也该功成身退回来陪你造车了,我对汽车制造还是很有兴趣的”。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说了这么多话,就这一句让司嘉仪感觉到一些安慰。

    丁长生看她情绪不是很高,说道:“要不然我们换个地方吧,出去走走”。

    司嘉仪点点头,于是两人出了门,丁长生开车去了水天一色度假村。

    “到这里来干嘛,她们都还没回来呢,周红旗就住在前面的那一栋别墅里,我们经常回来聚餐”。司嘉仪说道。

    “是吗?看来你们合作的不错”。丁长生说道。

    下了车,没想到别墅的门换成了指纹锁,丁长生正想给周红旗打个电话问问密码呢,司嘉仪的手指按上去,然后门就开了。

    房间里一切照旧,只是凌乱了很多,三个女人生活在这里,不弄成猪窝就不错了。

    “喝点什么吗?”司嘉仪问道。

    “喝点咖啡吧,和你爸聊天耗费了我太多精力,这老爷子还是不减当年,说话做事杠杠的”。丁长生说道。

    司嘉仪没吱声,去厨房煮咖啡了,丁长生跟了过去,她能感觉到他就在身后,也知道他说换个地方就来到了这里是什么意思,所以身体有些僵硬,可是依然保持着现在的姿势,直到丁长生的手臂从她身后环住了她的腰肢,她才象征性的扭捏了一下。

    “我怎么感觉你和我生分了很多?”丁长生问道。

    “我和你熟也好,生分也好,对你很重要吗,你有那么多的红颜知己,也不少我一个吧,再说了,我们最多就算是合作伙伴而已,算不得知己吧?”司嘉仪故意说道。

    “我们这还不算知己啊,那要到什么程度才算是知己,我知道了,一定是要上了床才算是知己,对吧”。丁长生笑嘻嘻的加大了力度,到最后她都能感觉到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被他挤爆了,连连求饶,情绪也好很多。

    “其实吧,从那天夜里在路上救了你,我就一直想着怎样才能把你搞上床,但是后来一直都是阴差阳错,各种障碍,好在是你一直没结婚,我想等我这次回来从政,应该是有机会了,可是居然又发生了一件更加麻烦的事”。丁长生自言自语道,同时也松开了她。

    “想得美,你呀,我算是看出来了,以前是色胆包天,现在是有色心没色胆了吧?还是身体被掏空,不行了?”司嘉仪揶揄道。

    丁长生很认真的看着她,问道:“问个事,你和艾丽娅到底是什么关系?不会是一对百合吧,我就是算是瞎子也能看出来,所以,我不敢再接近你,保持距离是最好,因为我们俩一旦逾越了红线,势必会对她造成很大的伤害,到那时,这车还造不造了,你想过没有,技术,是在她的手上,不是在你的手上,一旦你们俩因为这事搞僵了,她能做出什么事来,你能控制吗?”

    丁长生的一席话,就像是在乌云密布的天空里炸裂了一声响雷,虽然看不到光明,可是依然能给她震撼。

    “我和她……”

    “你不用解释,我知道你可能觉得和她也可以,和我也没关系,但是她可能不是这么想的,女人的爱恋有时候会更加的极端,所以,这件事你处理不好,我们就是有再多的想法,都是空中楼阁,根本不可能实现,当然了,你要是完全不在意她,也不在意生意,你想什么时候都可以,我随时奉陪,随时都可以为你宽衣解带”。丁长生低声笑笑说道。

    “你给我滚蛋,谁要你宽衣解带了,想得美”。司嘉仪说完这番话时,语气里有一丝的苦涩,丁长生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所以,艾丽娅是个内向的人,所以如果她真的不认可自己和丁长生的关系,那后面的事的确是很危险。

    就在此时,丁长生听到了外面汽车刹车的声音,于是步出了厨房,刚刚坐下,就看到了艾丽娅推门进来了,看到丁长生在这里坐着,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的神情让丁长生感觉自己猜对了。

    “艾总,这么早下班了?”丁长生问道。

    “丁先生,你怎么在这里?”艾丽娅脸色有些不自然的问道。

    “我和司书记谈了谈合作的事,后来司总也来了,外面太冷了,就到这里来了,喝点咖啡,噢,她在厨房煮咖啡呢,你要不要来一杯?”丁长生问道。

    “哦,不了,谢谢”。艾丽娅说完就去厨房找司嘉仪了。

    司嘉仪早就听到是艾丽娅的声音了,也能猜到她为什么这个时候回来但是有些事不点破对大家都好,点破了就会让大家都下不来台。

    “姐,你没事吧?”艾丽娅进了厨房,问道。

    “嗯?有什么事?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司嘉仪问道。

    “生理期提前了,忘了带卫生巾了,回来处理一下,身体不舒服,想躺一会”。艾丽娅说道。

    “是吗,我待会给你倒杯红糖水,你先去客厅坐吧,丁长生来谈合作的事,我觉得这对我们来说是个机会,本来是想等到晚上一起说的,你早回来了,那我待会先和你说一下,晚上再开会”。司嘉仪脸色如常的说道。

    艾丽娅哪是什么生理期提前了,她只是想回来打个突然袭击而已,想看到这两人到底在背着自己做什么,司嘉仪的三心二意她早就知道,一方面无能为力,一方面各种努力苦苦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