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陷阱
作者:有梦不怕痛   我的合租情人最新章节     
    我无奈的苦笑。就像别人所说的那样,当你说出一句谎话,之后,你将编造更多的谎话来为之前的话圆谎。

    “钱总,您是做代理的,肯定知道,扣点就相当于利润。欧贝妮品牌确实比我们高端,也就是因为这样,他们的扣点很低。而我们雪影品牌也并不是那么差,这个想必您最清楚。可我们的扣点却比欧贝妮高两到三个点。谁会跟钱过不去,您说是吧?”

    听完我的这番话,不但钱守义频频点头,就连姜雪影都向我投来赞许的目光。

    “这位小兄弟贵姓?”

    之前,姜雪影虽然给钱守义做过介绍,可这家伙根本就没在意,也就没记住我。现在却在我的一番胡诌后,想起问我的名字了。

    “季凡。姜总的助理。”我自我介绍到。

    “好名字。人也不错。还真是英雄出少年啦!”钱守义笑着对我夸赞道。

    我的名字哪就好了?之所以有今天这样,我甚至都觉得跟这个名字有关,太过平凡了。

    “是呀。小季人聪明机灵不说,还勤劳肯干。”姜雪影也出声附和着。这是她第一次当着别人的面夸我。

    “来,为了姜总的好助理干一杯。”不知什么时候,钱守义又为姜雪影杯里倒满了酒。

    也许是真的为了我,姜雪影这次没有丝毫犹豫,就干了杯中的酒。

    当钱守义再次为姜雪影倒酒时,姜雪影却用小手盖住了酒杯。只见她双颊通红,显然是不能再喝了。

    “姜总,这是最后一杯。这杯酒,你无论如何都得喝。因为,这杯酒是祝我们能继续合作的。”

    “如果我没有记错,这话,钱总刚才已经说过了。”姜雪影似乎还没喝多。至少,她还记得之前钱守义说过的话。

    钱守义有些为难,看着姜雪影不肯拿开的手,说道:“我知道姜总在担心什么。这样吧,我这就去车里去合同,等我们签完合同,我们再喝。”

    “钱总不用麻烦了,我这里就有合同。”姜雪影拿过放在一旁的手提包,从里边取出了两份早已拟好的合同,放到钱守义面前说:“只要钱总签完合同,我哪怕是喝趴下,也放心了。”

    看到这一幕,我不禁感叹:这女人,为了签份合同,也是豁出去了。

    这次,钱守义倒是没有犹豫,拿起笔在那两份合同上爽快的签下了自己的大名。然后,掏出手机,当着我们的面拨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接通后,钱守义对着电话说道:“把预付金给雪影服饰打过去。”

    “对。就是现在。”钱守义提高了嗓音,再次说道。

    听得出来,可能是电话那头的人提出了质疑,毕竟,现在已经是夜里九点多了。

    钱守义有些生气的将手机拍在了餐桌上,当发现我们都看着他时,这才觉得自己失态了,连忙换上一张笑脸。

    “姜总,您看这合同也签了,预付金我也让他们给打过去了。这酒,我们还要不要继续喝。”钱守义一改之前的作风,降低姿态说道。

    他这样的反应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现在合同已经签完,预付金也打到了公司账上,他已经失去了主导地位。

    原本以为姜雪影会拒绝,没想到,姜雪影点了点头,道:“钱总这么爽快,我又怎么可能驳您的面儿。”

    “好!人都说姜总是女中豪杰,巾帼不让须眉。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听到姜雪影答应,钱守义脸上立即堆满了笑容,胡乱的一通夸赞。

    虽然钱守义说的尽是夸赞之言,可却听得姜雪影只皱眉。很显然,她不太喜欢这种虚伪的奉承。

    “姜总,这饭菜都凉了,我们也吃得差不多了。不如,我们去ktv唱唱歌,接着喝。”钱守义建议到。

    “唱歌?”听到这两个字时,我都不禁想笑。也亏这家伙想得出来,你看姜雪影这样,像是会唱歌的人吗?

    “钱总。你看这酒也喝得差不多了,今天就先这样吧。俗话说:来日方长。我们可是合作伙伴,也不愁以后没有机会不是?”不等姜雪影回答,我便替她说道。

    “小季,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虽然说,我们以后相处的时间还长。可毕竟这是第一次跟姜总谈合作,是件值得庆祝的大事。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我不知道这个钱守义有什么计划,但我这话显然是让他不高兴了。

    可能是怕姜总被我说动,连忙说道:“姜总,您这也难得出来一趟。就当是去放松放松嘛!”

    “好吧。既然钱总都把话说道这份上了,我要是再拒绝,那就显得我不懂事了。”我以为姜雪影会拒绝,没想到她居然答应了。

    “姜总……”

    我的话还没说出口,姜雪影便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好了,小季。既然钱总有心,咱们就别扫了钱总的兴。虽然我不会唱歌,但我可以听你们唱。”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是见过猪跑。我也知道,这是商场交际,不可避免的应酬。

    “好吧。既然姜总这么说,那我就舍命陪两位老总。”既然姜雪影都答应了,我也没什么好扭捏的了,便点头答应了。

    “什么叫舍命陪我们。我这是让你去放松,搞的像是上刑场一样。”听到我的话,钱守义有些不悦的说道。

    “就是。你也难得出来一趟,趁这个机会,你也好好放松放松。”我没想到,姜雪影居然会顺着钱守义的话说。

    钱守义脸色一喜,率先站起身,对姜雪影做了个请的手势,“姜总,那我们现在就移驾南国豪情。”

    “南国豪情?是什么地方?”姜雪影问。

    “哦。就是一家ktv。以前胡总来深圳时,我们也经常去。那里的环境各方面都还是不错的。”说完这话,钱守义觉得自己说漏嘴了,连忙解释说:“当然,我们也只是去唱唱歌。”

    我心道:你不去解释还好,这一解释,反倒是容易让人误解,简直就是越描越黑。

    当然了,我甚至觉得,这个钱守义就是故意这么说的。目的就是为了胡志忠和姜雪影之间的矛盾。

    可姜雪影是何许人也。她又怎么可能轻易得而上套?假装没有听出其中意思,笑着说:“那就有劳钱总带路了。”

    “姜总,您没事吧?要不,我扶您回酒店去休息吧?”可能是真的有点多了,姜雪影起身时,身体不受控制的一个趔趄。

    姜雪影推开我搀扶的手,感激的看了我一眼,淡淡的说了句:“我没事。”

    “小季,你多虑了。就这点酒,对拥有海量的姜总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刚刚走出没两步的钱守义,冷笑着对我说。

    我皱了皱眉,并没有去理会钱守义。

    不过,我对这家伙倒是留了个心眼。因为,我总觉得他对姜雪影有所企图。

    两位老总走在前,我不紧不慢的跟着后面。虽然此行的工作目的已经达成,可我的心里却还是不踏实,那种不好的预感还越发明显。

    由于南国豪情离临富酒店并不远,我们在钱守义的带领下,有说有笑的向那家ktv走了过去。

    进入大堂后,钱守义跟大堂经理简单的交涉了几句,那名经理便亲自带着我们去了二楼。看得出来,这一切都是钱守义早安排好的。

    越是这样,越让我心里不踏实。总感觉有一个巨大的陷阱,正等着我和姜雪影跳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