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第110章
作者:雪丽其   娇宠八零最新章节     
    陈红梅气得眼睛鼻子都快要冒烟了, 她愤怒地冲进了屋子里, 一眼就看到六娃把被褥整个弄湿了,正在床上画地图。这可是她前天刚洗过的床单,就等着好过年呢, 才刚过一天就被弄脏了,她瞬间想把六娃直接扔出去。

    她把六娃从床上抡起来, 粗手粗脚地把他的裤子尿布扒了个精光,丢他在凳子上坐着,鼓起眼睛凶五娃:“看着你弟弟, 他要摔下来小心我踹死你!”

    五娃压根没当真, 等他妈背过身去,他还怪模怪样地做了个鬼脸, 逗得六娃咔咔直笑,连鼻涕泡都流下来了。

    五娃别看小,但也知道美丑, 看他弟这邋遢样, 他心里就先嫌弃上了,鼻涕娃,尿床娃,一点也不好,他喜欢大伯家的妹妹。一想起大伯家,五娃就想到了那肉的香味儿, 这肚子就咕噜咕噜地叫起来。

    他踮起脚尖, 看他妈还在那里磨磨蹭蹭, 顿时不乐意了,“妈,你快好了没有?我快饿死了,我要吃饭,我要吃肉。”

    “催催催,催命鬼呀你!一天到晚就知道吃吃吃,我看你一准儿是个饿死鬼投的胎,还想吃肉?也不看看你有没有那个命!”一说到肉,陈红梅心里就生气,嘴上就跟那连珠炮仗似的。

    五娃特别不服气,睨着六娃说:“弟弟也要吃饭,弟弟也是饿死鬼。”

    “你还敢顶嘴!”陈红梅气得快炸了,扯过五娃狠狠地给了他一下子,揪住他后背上的衣服说:“我问你,你那么想吃肉,当初为啥不把虎子带回家?你把虎子带回来了,咱们现在就有肉吃了,那么多肉,都是咱们家的。”

    要是把虎子捡回她家,虎子就能给他们弄来肉,那肉的滋味老香了,这个世上咋就有那么好吃的东西?她这一辈子光吃肉的次数,十只手指头就能数得过来。那么多肉啊,能把一整间厨房都给占满了,这个机会竟然被她白白错过了,陈红梅只要一想起来,就悔得肠子都要青了。

    她使劲地点着五娃的额头,把他的额心都给摁红了,“你说你一天到晚都在想啥?咋就不明白要给自家捞好处呢?”

    五娃特别皮实,还知道给自个儿说话:“妈,那虎子不是我捡的,那是妹妹……”

    “妹妹妹妹,你成日里就想着那个赔钱货,你看六娃都饿成啥样了?妈都饿成啥样了?你咋不想到我们?”要说这老冯家还有谁不喜欢萌萌,那她陈红梅绝对要算上一个。不就是个赔钱货么,凭啥大家对她那么好?她在娘家都没得娘家人那么好呢。

    五娃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他的小脑袋想不明白,只好改口说:“那我不想吃肉了行不?”

    “吃,你必须给我吃!”陈红梅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她自己不好出面,但五娃可是老冯家的人,让他去要点肉算什么事儿?那压根不算事儿,都是应该的。

    她把五娃放开,捋直了他的衣服说:“你去隔壁讨块肉,就说是给六娃吃的,要大块一点儿,嫩一点儿的,听见了没有?讨不回来我揍死你!”

    “知道了知道了,”五娃一点不当回事儿,他早就不想在屋里待着了,“妈,那我走了啊。”

    五娃出了院门,走出去几步就到了隔壁大伯家,一进门就看见他奶站在院子里,立马蹬蹬蹬地跑过来,仰起头说:“奶,我妈让我来讨肉,她让我说是给弟弟吃的,要大块一点儿,嫩一点儿的。”

    “我呸,哪儿来那么大的脸,咋不美死她算了?”冯老太一听,两条眉毛瞬间立了起来,跟点了炮仗似的,火就往脑门上冲。

    五娃缩着肩膀很无辜地说:“是我妈让我说的,她还说讨不着就要揍死我。”

    “我看谁先揍死谁!这个没脸没皮的蠢货,她把别人都当成傻子了。”冯老太气过之后反而笑了,这个又贪又蠢的小儿媳妇,她还会不知道她那副德性?要不是看在五娃六娃的份上,她才不会把肉给她送去,现在倒好,倒吃出埋怨来了。

    冯老太笑得特别瘆人,让五娃禁不住抖了一抖,他奶看见了,拍着他的脑袋说:“不关你的事儿,我是在说你妈。”

    五娃一听就放心了,他从兜里摸出个弹弓,东张西望起来,“奶,妹妹呢?我给妹妹带了弹弓玩。”

    “她在屋里,你自个儿进去吧,不许把弹珠给她玩。”冯老太交代了一声,就雄赳赳气昂昂地去到了隔壁老三家。

    陈红梅背对着房门,正在给六娃包尿布,冷不丁光线暗了下来,她回过身一看,她婆婆黑着一张脸恶狠狠地瞅着她,那眼神像要把她给吃了。陈红梅心里一哆嗦,差点儿没把六娃给甩出去,拍着胸口说:“妈,你咋吓人呢?”

    “把六娃放下,我有话跟你说。”冯老太不想让这败家娘们坏了她老冯家的名声,她转身关上门,就堵在门板前面,跟个黑煞神似的,让陈红梅心惊肉跳。

    陈红梅把六娃放在床上,站起来局促地捏着衣角,对这婆婆她有种发自内心的畏惧,支支吾吾地说:“妈,你这是要干啥呀?”

    冯老太冷笑了一声儿,眯起眼睛就说:“老三家的,我问你,你是不是不想过了?”

    “妈,你这是咋说呢?我没干啥事儿啊?”陈红梅立刻就着急了,她心里本就虚,现在就更虚了,连看都不敢看她婆婆。

    “你没干事儿?你干得都不是人事儿!五娃去他大伯家讨肉不是你支使的?你自个儿丢人也就算了,还把我老冯家的孙子也教得跟你一样丢人。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想过了就滚回你娘家去,咱老冯家供不起你这号人。”

    冯老太一口气说完,连看都不想看她一眼,对这老三家的她还真看不上,眼皮子浅的,没啥本事还学人家挑尖掐酸,她打开门就想走出去。

    没想到老三家的在她背后就嚷嚷开了:“妈,我没有,就是六娃饿了想吃肉,我才……”

    “甭找借口了,你们仨已经分了家,没有大伯还要养侄儿的道理。别他家有一口肉你就惦记着,这么大个人了,得要点脸。”

    冯老太要是能被她这鬼话糊弄住了,那她就不是冯老太了,早知道她私底下就把肉给五娃六娃吃了,也好过送进这老三家的嘴里,还听不到她说一声好。

    “你要再这样就给我滚回娘家去,看你娘家管不管你。”瞥见老三家的脸色刷地白了,冯老太懒得再搭理她,头也不回地走了。

    她回到家里,看着那满厨房的肉,在心里想着,肉留得太多也招人惦记,索性就快过年了,干脆拿一些到山外卖了,也好置办点儿年货。现在山路修通了一半,剩下那一半也好走多了,她自个儿就能出去,她还想着把萌萌也带去。

    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冯老太就把这个事儿跟家里人说了,冯益民第一个反对:“妈,快到年关了,村里的事儿太多,我实在走不开呀,这几天大家都歇着了,路都没人去修,你一个人出去还带着萌萌,这咋成?”

    冯老太给自己夹了一块香喷喷的肉,丢进嘴里一边嚼一边说:“咋不成?我只是告诉你一声,没问你同不同意。你爸跟你媳妇儿也要跟着去,你在家给大娃二娃煮饭吃,就这么说定了。”

    “妈,我咋不知道呢?”冯益民说完才发现他爸跟他媳妇儿的脸色,原来他俩也不知道啊。

    冯老太瞥了他俩一眼,见他们都笑了这才满意,“那你们现在知道了,今晚早点儿睡,明天一早咱就出门。”

    第二天天还没亮,冯家人就起来了,吃了一顿饱饱的早饭,冯老头挑着两个担子,冯老太也背着个箩筐,肉都是昨晚收拾好的,就放在这些担子箩筐里。

    萌萌还没睡醒,冯老太把她包在一块棉布里,打了个结儿斜挂在苏婉胸前。冯益民把他们一直送到了山路边上,还在依依不舍地挥手呢,一转眼虎子也跟上去了。

    “哎呦,虎子你也要去呀?”冯老太一低头就看见虎子跟在苏婉边上,笑得特别慈祥地说:“那行,你就待在那里,可别乱跑啊。”

    苗玉凤站在院子里一通喊,转身进了萌萌的屋子。萌萌刚吃完奶,苏婉让她趴在自己的肩头上,轻轻拍着她的背,有些不确定地说:“妈,要把萌萌也带去吗?”

    “那当然了,家里连个大人都没有,怎么能把萌萌留在家里?”见萌萌打出了一个奶嗝,苗玉凤把她接了过来,摸了摸她的小脸儿说:“萌萌乖,奶奶带你去赶海,咱坐小木车去。”

    今天是赶海的日子,桃源村的人都出动了,就连三四岁的小娃娃都提着小竹篓跑了出来,渔民都是靠天吃饭,渔民家的孩子也从小就学会帮忙。

    苗玉凤给萌萌加了件衣裳,给她戴了顶小草帽,就把她放在一辆小木车里,推着她走出了家门。在她的身后,跟着老冯家的女人和孩子们,苏婉也趁着上课前的空档去赶海。大家都包着头巾,戴着草帽,全身上下包裹得严严实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