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娜仁托娅假扮士兵
作者:鄱阳湖居士   招魂经最新章节     
    王后及布日固德率领众人在都城前排队迎候。娜仁托娅在认真地搜索着地父王率领的部分人员,原来大部队并未停下,而是快速地向翁牛特赶去,因为情况紧急。

    “大王!粮草已准备充分。王爷前几天就带着援军向翁牛特进发了。据发来消息讲,他已令翁牛特四周的百姓尽快向西迁移,以免被雪魔鬼怪所咬。至于翁牛特城怎样,他只说了雪魔鬼怪在不断地增多,情况万分危急。”布日固德说:

    阿古拉木点了点头说:“此次非常同寻常,我把胡和鲁留下,万一我有不测,希望你能尽力辅佐他,让他成为一代明君。”

    阿古拉说完后,与布日固德紧紧地拥抱了下,又走向王后,见王后双眼含泪,安慰她说:“别怕!雪山神及鹰神会保佑我们的,你看我征战不是安全回来了。”

    “你在外面,多注意添加衣服;管事别太细,具体的就交给下面的人做就行。”王后哽咽地说:

    大王看了看旁边,未见娜仁托娅,就说:“娜仁托娅,人呢?”

    “刚开始还在这。”王后说完后,向四周看了看,仍未见踪迹。

    “算了!她那么大,不会有什么事。我得走了。”

    娜仁托娅趁父王与布日大人讲话时,悄悄地找到那日松,并把他拉在一隐蔽问:“我有一事想问,这是我母后让我问的。你得如实回答。”

    “公主!你问吧!我绝不说谎。”

    “也不许装作不知道。”

    “好!公主!你问吧!再不问,你父王可得马上走了。”

    “你们找到杀我大哥的凶手阿古拉吗?”

    “被我们抓了。”

    “人呢?”

    “大王想收卖他,但他不忘旧主的恩,难归顺大王。因此,大王想带着他一起去杀雪魔鬼怪;让他知道,他是怎样抵抗外敌入侵,保护哲国的子民。”

    娜仁托娅听后非常高兴,但见那日松神情紧张。

    “公主!你问的我已回答,我现在得立刻回去,否则大王会责怪我的。”

    “我有一事相求,你不答应我,我就不放你走。”

    “你说说看。”

    “你先答应我。”

    “好!我答应你。”

    “我想在你手下当个小兵,我得看着那个凶手阿古拉。”

    “大王一旦知道,我可要人头落地。”

    “没那么严重,不过,你不答应我,你照样会人头落地。”

    娜仁托娅说完后,就解开她的上衣,逼着他说:“你不答应我,我就喊了。”

    那日松无奈,令人找来了一件兵服,让公主穿上,随着他跟着大王一起去追赶大军。

    两个时辰后,大王一行人赶上大军后,正恰他们吃中饭;那日松在娜仁托娅再三请求下要求去见阿古拉;马上要见到阿古拉时,娜仁托娅心情还是非常激动。

    那日松向前指了指,见一囚车,其内一人,头发虽有点凌乱,但仍不失英雄之气概。娜仁托娅想单独去找他,就说:“那将军!你去吃你的饭,我去去就来。”

    正当娜仁托娅快靠近囚车时,忽见一人带着几个士兵走近那囚车,阿古拉顿时非常激动。

    “你这个叛徒,我要杀了你。”阿古拉厉声说:

    “我好怕,非常怕,有本事,你过来杀我啊!看看你这熊样,天生就是个乞丐。”那人笑着说:

    “叛徒,当叛徒又怎么样?看看你!多可怜,没饭吃,没自由。走,我们去吃饭去。”那人紧接着又说:

    阿古拉气得连打囚车,想把囚车弄碎出来,亲手宰了他。

    “阿古拉!你受苦了!”

    阿古拉见到含情脉脉的娜仁托娅,一时说不出话来,只呆呆看见她。

    娜仁托娅用手摸了摸他的脸,说:“你的生,你的死,让我十分揪心,真是雪山神保佑,你还活着。你饿吗?我给你弄点吃的。”

    阿古拉抓住她的手,紧紧握住,深情地看着她说:“我不饿,想多看你一眼;之前,我无惧死亡,做了很多不光彩之事,很想早点死去;但当见到你,我开始害怕起来。尽管我还在漆黑的海上航行,但你是我的指明灯,有了你的指引,面对任何风雨,我仍信心百倍。”

    “我不走,让你看个够。”

    “这里到处充满风险,你如何来到这里?”

    “我是公主身份,我想做的事,有谁可以挡?”

    “听说雪魔鬼怪十分凶恶,被他们咬到了,也会变成雪魔鬼怪。你还是回都城吧!你在这,我的心非常忐忑。”

    “你关在这个死囚车里,这个让你失去自由的囚车,这个阻隔我们在一起的囚车,我恨死这个囚车,我怎么有心待在都城里?我一定会把你救出去。尔后远走高飞,从此不过问人间世事。”

    “你别冒险,我十分怕你有任何伤害。我宁愿呆在这巴掌大小的囚车里,也不愿你这朵花遭受任何风雨。”

    “见到那人你为何那么愤怒?”

    “他是个十恶的叛徒,为了个人的荣华富贵,竟然连养自己的人都要杀死。我一定要亲手把他宰了。”阿古拉坚定地说:

    之后,娜仁托娅经常送东西给他吃,陪他聊天,帮他梳发;两人的感情愈加深厚。

    很快,大军终于到了翁牛特,只可惜来得晚了;天上彤云密布,似乎要下雪了;风正吹得紧,只见城墙倒塌,城门破败,十分荒凉;进里一看,阴森森的,没有半点生气,街上屋内皆一片狼藉,几乎找不到任何人,像是被十恶不赦的强盗洗劫一样。

    “大王!可见这帮鬼怪十分厉害,而且已有一定规模。”

    一信令兵跑来汇报:“大王!布日大人有信。”

    大王拆开信一看,才知翁牛特之城在前一天被攻破了。王爷的将兵损失过半,也未能阻止那些鬼怪攻破城池,吸取人血。死了人反倒扩大了鬼怪的规模。王爷逃出后,未完全离开,而是带着剩下的人远远地跟踪他们,并汇报他们的一举一动。大王看完后,就传给了格日乐图。

    “大王!他们向南走了,那边可是梅城,那城可十倍于此城,一旦它被攻破,后果不堪设想。”格日乐图说:

    “我们得赶快通知守魔城的人,让他们做好准备,而且这翁牛特处还得重建,这可是我们哲国的东大门,东大门一破,便可长驱直入,百姓一定会死得很惨;一波雪魔走了,但不排外还有雪魔向这冲来。因此,这门我们必须得守,而且还得排重兵。”

    “不如让我二儿子暂时来防。”格日乐图说:

    “正合我意,待与弟弟阿拉坦仓会师后,他比较熟悉这里,还是让他继续来守此处,你二儿子当助手;你赶紧给布日固德发信,告诉我们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