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上任!撞未婚妻,又要打脸
作者:沉默的糕点   太监武帝最新章节     
    次日,一个名叫左昂的四品武士在杜变面前躬身拜下。

    “拜见大人。”

    他曾经是青龙会的弟子,后来离开百色府成为了桂王府的护卫。

    桂王不放心杜变去百色府,所以将左昂送给了杜变,至少他对百色府有一定的了解。

    杜变问道:“当日你为何离开青龙会?”

    左昂道:“因为犯错,被驱逐出来。”

    杜变道:“犯了什么错误?”

    左昂道:“没有将敌人家眷斩尽杀绝,留下了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所以被抽了一百鞭子,赶出了青龙会。”

    杜变眉头一皱,这左昂也谈不上做错,从中可见青龙会之跋扈了。

    “季青主在百色府地位如何?”杜变问道。

    “帝国西南武道领袖,地下皇帝,一言九鼎。”左昂道:“他敌视朝廷,与厉氏土司井水不犯河水。”

    杜变点了点头,又问道:“百色府很乱?”

    “表面很秩序,比帝国其他地方都要有秩序,百姓安居乐业,商人大发其财。”左昂道:“但是如同表面平静的水,地下黑潮汹涌,每天都有许多人神秘死去,三任知府,五个知县全部死在任上。现在留下来的官员比狗都要听话,包括梧州参将,他手中的几千军队其实已经属于厉氏。”

    杜变道:“除了那几千军队,厉氏在百色府还有什么势力?”

    左昂道:“除了百色府的文官和武将之外,厉氏依靠三个组织统治整个百色府。”

    “第一个红河会,帝国西南最大的商会,每年的贸易额超过几百万两。不止是百色府,乃至整个西南土司联盟所有的生意都要经过红河会的同意。所有土司在里面都有股份,红河会最高掌权者是厉如海的妹妹,厉如枝。”

    “第二个是圣火教,不止是百色府,整个西南土司联盟的几百万人口都要信奉,否则日子就过不下去,会有灾难降临。”

    “第三个是天道会,西南联盟最大的武道组织,几乎在每一个土司领地都有分舵,总舵就在百色府,总舵主是北冥剑派高手李道嗔!”

    真是哪里都有北冥剑派的身影啊,毫无疑问这个所谓的天道会,就是厉氏土司和北冥剑派结盟的产物。

    这个北冥剑派和厉氏的关系比想象中的更加亲密。

    “这个李道嗔和李道真是什么关系?”杜变问道。

    “孪生兄妹。”左昂道:“李道嗔是兄长,娶的是厉如海的妹妹厉如枝,也就是红河商会的会主。”

    杜变听出来了,厉氏在百色府的经营完全是密不透风的,金钱、武道、官场、神权、兵权,如同五根手指一样,将百色府死死抓在手中。

    难怪李文虺派出三任千户,两个死在任上,剩下的一个已经成为了厉氏走狗了。

    走正常渠道根本无法在百色府立足,更别说发展了,好在杜变走的不是寻常路,完全是一条歪门邪道。

    “明白了,你先退下。”杜变道。

    接下来,杜变要见的是他要带到百色府去的第五个人,梧州东厂百户林启年,杜变之前在梧州的时候,他的马屁拍到了极点。

    这是个人精,却又心中有所坚持,越是复杂的地方他应该越混得开。

    “林百户,你愿意跟我吗?”杜变问道。

    林启年直接跪下道:“拜见主人。”

    杜变道:“你跟着我,官职不但不上升,反而要降职为总旗,这也愿意吗?”

    林启年道:“别说总旗,只要跟着主人,就连小兵也甘之若饴。”

    他说的是真心话,只要跟对人,暂时的官职根本就无关紧要,未来鸡犬升天的时候,那升官跟飞一样。

    杜变道:“我要去的可是百色府,那可是最危险的地方,你也愿意?”

    林启年脸色这才微微一变,他也是东厂之人,百色府那边有多危险他当然清楚,已经有两个东厂千户死在那里不明不白。

    猛地一咬牙,林启年道:“富贵险中求,主人千金之躯都愿意冒险,更何况我这身残躯?奴婢愿意追随主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杜变道:“好,那你就成为我班底一员了。”

    林启年激动得喜不自胜道:“愿为主人效死!”

    杜变和姐姐杜萍儿告别。

    “梧州知府自身难保,不敢来找你们麻烦的。”杜变安慰道:“还有杜禹,他更不敢来欺负你,杜江很清楚地知道,如果他的儿子再敢来招惹你,那他这个儿子就死定了。”

    杜萍儿没有说话,就只是抱着杜变哭。

    她此时的内心的情感真的是很复杂,她很爱很爱这个弟弟,是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之前都是她这个姐姐在保护他,而现在弟弟长大了,开始保护姐姐了,这让她又幸福有难受,因为保护别人也是一种幸福,但是弟弟长大了,不需要她这个姐姐的保护了,以后只会越飞越远。

    “我会再来看你的。”杜变温柔道,然后稍稍挣脱了一下。

    但是杜萍儿依旧紧紧抱着她,好一会儿才将他放开。

    杜变来到吴正道夫妻面前,道:“桂王府,梧州东厂都会保护你们家的,请放心。”

    吴夫人眼泪汪汪看着杜变,之前只觉得眼前这个少年很了不起,而通过昨夜之后,她反而减少了几分敬畏,多了更多的亲热。

    “好孩子,你保重。”吴夫人道。

    吴正道父子则躬身拜下道:“多谢大人救命之恩。”

    杜变带着一行人离开了梧州,返回桂林,前往广西阉党学院,因为这里有他要带走的第六个人。

    毕业大考结束了,唐严走了,返回广东行省。其他大部分学院也都已经分配了工作,成绩好的去了御马司,矿务司,市舶司,盐运司等等。

    成绩最差的则留在了阉党学院,成为了杂役太监。

    曾经杜变在学院几乎唯一的朋友,毫无存在感的张玉仑成为这群杂役中太监的一员。

    虽然他的算术考了75分,但是其他学科一塌糊涂,不管是国学还是武道,又或者是杂学,都接近零分的那种,他还真是超级偏科啊。

    所以,他的最终成绩还是倒数几十名,每天在阉党学院打扫厕所,洗衣裳,总之脏活累活全包。

    而且就算是底层的杂役太监也是分等级的,那些体格健壮,比较凶悍的人在这群杂役太监中也会作威作福,天天不干活,指使那些懦弱的太监去干脏活,动则打骂。

    而张玉仑就是那种最好欺负的懦弱太监。

    他从小就容易受欺负,出身于贫苦家庭,因为生性柔弱沉闷,家中偏爱弟弟,就把他送去做太监了,父母也就少养一个人。

    “张玉仑,快去把所有的粪桶都清理干净,否则不惜吃饭。”一个凶悍的杂役太监在后面踢张玉仑,催促他干活,而他们几个则坐在边上吹牛打屁。

    反正这个张玉仑太好欺负了,不管让他做什么都乖乖去做。

    杜变重新回到阉党学院的时候,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欢迎,几乎所有的学员都纷涌而出看他,拼命地喝彩和鼓掌。

    此时的杜变,已经成为广西阉党学院的一个传奇。别人可不知道百色府的东厂是何等的危险,他们只知道杜变一毕业就成为东厂试百户,朝廷的六品官员,是他们不敢仰望的存在。

    此时的杜变,已经成为了所有阉党学院学院的偶像。

    杜变来到最底层杂役太监干活的地方,那些原本正在吹牛打屁的流氓太监见到杜变后眼睛一亮,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冲了过来,连滚带爬跪到杜变的面前,拼命磕头道:“奴婢拜见杜大人。”

    “奴婢给杜大人请安了。”

    “杜大人万福金安。”

    其实这些人有一半都是杜变曾经的同学,甚至曾经还欺负过他,只不过他们现在看杜变真的如同看天上的人一般,都已经不是用偶像来形容了。

    杜变朝着他们点了点头,然后朝着那边埋头洗马桶的张玉仑走去。

    “张玉仑。”杜变喊道。

    张玉仑一愕,抬起头看到了杜变,先是一喜,毕竟他曾经是杜变的好友。但是很快他明白此时两人已经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顿时他完全跪伏在地,叩首道:“奴婢拜见杜大人。”

    阉党的世界就是这个现实,哪怕曾经是朋友,但一毕业之后可能一个是人上人,一个是最卑贱的奴婢。

    杜变道:“我就任百色府东厂千户所试百户,身边缺一个算术很厉害的人,你愿意来吗?暂时不能给你东厂的编制,只能是我私人的助手。”

    这话一出,张玉仑顿时呆了。

    前所未有的幸福感瞬间在他的心中爆炸,使得他再也无法抑制自己,跪伏在地上颤抖哭泣。

    他用尽所有的力气叩首道:“奴婢愿意生生死死,为主人效死!”

    眼前的杜变,轻轻一抬手,就将他这个可怜人从地狱抬升到天堂,这也是权力的魅力。

    杜变道:“你漱洗一下,然后去广西东厂镇抚使府找我。”

    说罢,杜变离去。

    他走了之后,张玉仑稍稍犹豫,要不要把剩下的马桶也刷洗干净。

    但是之前欺负的那几个流氓太监立刻冲了过去,朝着张玉仑拼命地磕头,然后拼命自打耳光。

    “张大人,请恕奴婢之前有眼无珠,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您尽情打尽情骂,奴婢要是躲一下,那就是狗娘养的。”

    这五个太监以前多凶啊,对他张玉仑不是打就是骂,此时却比狗还要谄媚,这就是权力的魅力。

    张玉仑成为杜变的手下后,只要稍稍提一嘴,这几个曾经欺负过他的太监基本上就死路一条了,他想要报仇太简单了。

    但是张玉仑却没有这样做,而是将这五个欺负过他的太监一一扶起,道:“师兄,只求你们以后再遇到柔弱的太监不要欺负得太狠,他和你们一样,都是可怜人。这个世界上的可怜人如果还不抱团,而是互相欺负,那真的就没有活路了。”

    尽管陈双双眼圈通红,一再表示她不怕危险,但杜变还是将她留在奶娘家中。

    告别了奶娘之后,杜变向李连亭告别。

    李连亭也要回京城了,而杜变则去百色府上任。

    “孩子,如果你死在百色府我会很难过,但决不后悔!”李连亭道:“既然效忠陛下,在艰难之世,就要做好为国捐躯准备。”

    这话颇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味道。

    但是李连亭把他从小养大的干孙子李元送去了抚顺府,对抗建州女真的最前线,几乎是比百色府更危险的地方。

    杜变躬身道:“是。”

    李连亭面孔微微抽了一下,道:“但你一定会活下来,而且为帝国在百色府建立功勋,会成为一把尖刀刺入厉氏最柔弱的地方,是吗?”

    “是。”杜变道。

    李连亭望着杜变良久,最终还是说出口道:“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喊我一句干爷爷。”

    杜变跪下道:“孙儿,拜见干爷爷。”

    李连亭抚摸杜变的头顶道:“爷爷相信你,不久之后你不但会成为你父亲的骄傲,也会成为我的骄傲。”

    然后,李连亭翻身上马,朝着北方而去。

    杜变朝着他离去的方向,深深叩拜。

    杜变骑着野马王,带着陈平,李三,李四,李威,左昂,林启年,张玉仑离开了桂林府,前往百色府走马上任。

    大宗师宁宗吾一人一骑,暗中跟随杜变保护。

    杜变这个东厂百户官,前往百色府这个龙潭虎穴上任,就带这么区区几个人。

    赶路两日,杜变来到了宣化县驿站。

    这里已经是大宁帝国控制的最后一个县了,明日就要正式进入百色府境内了,也正式要进入龙潭虎穴了。

    宣化县驿站的官员对杜变这个东厂千户谈不上亲热,只不过今日驿站并没有什么大人物,所以杜变这个六品武官成为驿站官职最高之人,住进了最好的房间。

    杜变刚刚歇下不久。

    忽然,外面传来了轰鸣的马蹄声,掀开窗户一看。

    好大的阵势,整整有上千人!

    几百名武士,几百名奴仆,几十名书生幕僚。几乎每一个人都衣甲鲜明,真正称得上是鲜衣怒马。

    中间拱护着一辆华丽无比的大马车,竟然用四匹骏马拉乘。

    杜变不由得一愕,这是谁啊?这么大排场?

    只怕一省巡抚,也没有这么威风吧!

    “清场,把驿站里面所有人全部赶走。”马车里面传来了一声命令。

    “是!”一名武道高手应喝。

    然后,他骑马进入了宣化县的驿站道:“我家主人要借宿驿站,所有闲杂人等,全部离开!”

    杜变一愕,这到底是谁啊?

    这么大的威风,不管不顾,竟然直接要把驿站内所有人赶出来?

    主辱臣死,前梧州东厂百户林启年当然不会等到杜变出场,他立刻走出大声喝道:“广西东厂少主在此,尔等何人?竟敢造次?”

    顿时,对方一阵寂静。

    然后,从那个华丽无比马车里面传来一声不屑之极的笑声。

    “广西东厂少主?夫君,真是冤家路窄啊,我们遇上了那个不详的天阉兄长了。”方青漪娇媚的声音响起:“你说该怎么办呢?我可不想和他住在一片空气下,那样也辱没了我的身份。”

    还真是冤家路窄。

    杜变同父异母的弟弟,那个夺走他一切的庶子杜炎,带着新婚妻子方青漪正要去百色府上任,之前一直没有遇上,没有想到在进入百色府前最后一站却遇上了。

    杜炎朝方青漪道:“娘子稍候,我这就去将他赶走!”

    然后杜变这个便宜弟弟从马车下来,走入驿站,大声道:“里面可是阉党杜变?”

    杜变走出房间,见到下面院子那个英俊挺拔的少年公子。

    还真是冤家路窄啊!对方和杜变相貌相似,但是却比杜变想象中长大还要英伟逼人,绝对充满了少年英才的魅力。

    没有想到还是和杜炎,方青漪这对冤家撞上了。

    不过既然撞上了,就不要怪我打你们的脸了!

    杜变望着杜炎的面孔,寒声道:“何事?”

    这个夺走他一切庶弟杜炎道:“朝廷驿站建设初衷是为了服务朝廷命官的,你东厂百户谈不上什么正经朝廷命官。所以这驿站不是为你们准备的,我们要住,你这就走吧,把所有房间都让出来!”

    注:第二更送上,写完这更上午十点,我要去睡觉了。兄弟们,拜托月票了,拜求支持了,叩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