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是你吧?
作者:有狐   怎奈你倾城最新章节     
    她知道……但是……如果可以的话……

    好吧,没有但是。徐飒到底跟随傅如深住进了一间房。

    傅庄主的表情是很正经的,但这并不耽误徐飒紧张。洗完热水澡,吃完晚膳,一直没能和她对话的顾元坤盯了她一眼才回自己的屋子。徐飒后脚踏进她和傅如深的屋子……屁股刚坐在床边,傅大庄主回来了。

    “辛苦你了,今夜好好休息。”

    傅如深关上门,抬手就要解开自己的领口。

    只是动作一顿,他又把目光落在了徐飒身上:“我忽然想起,你还从未替我更衣过。”

    徐飒恨不得傅如深瞧不见她,就在那悄悄的坐着呢,忽然被他叫到,她抬起的脸上几乎写了对他的回答:还要给你更衣?

    傅如深抿唇:“只能做十日夫妻了,不打算替我更衣试试吗?”

    有什么好试的啊?徐飒不明白,又不是他替她……也不用他替她!

    心底纠结了下,徐飒硬着头皮上去,抬起右手抓在傅如深的领口上。

    “这领扣单手不……”

    傅如深的话还没说完,徐飒就把他领口的扣子解开了。

    傅庄主低笑出声:“你倒是厉害。”

    皮笑肉不笑的冲他咧了咧嘴,解腰带扣的时候,徐飒才用上两只手。之后又是右手替他把衣裳从肩头褪下来,转身挂去屏风上头……回头发现傅如深正定定的看着她,徐飒无辜的眨了眨眼。

    “您有什么不满意吗?”她写在他手心。

    手掌微拢,轻轻攥了一下她瘦长的手指,他沉声:“没什么不满意。”

    徐飒心头一跳,飞快的缩回手,改去妆台前头傻坐。

    老天爷真是偏心啊,怎么可以把世上所有的美好全都塞到了一个人的身体里?长得好看,身材矫健,声音蓦然低沉下去,听得她骨头都酥了一下……她差点就被美色迷惑了!

    “你怎么了?”傅如深的呼吸在她耳边轻轻吹动。

    徐飒蓦地跳起来,摇了摇头,一时间连手脚该往哪放都不知道。

    傅如深又笑了:“你紧张什么,我们同住,只是做给外人看的。”

    “噢。”徐飒胡乱的点点头,脱下披风就爬到了床上。

    “你不脱外裳?”傅如深挑眉。

    今天这人怎么这么奇怪啊?笑的次数多便罢了,说的话也让人不安。徐飒紧靠在床里侧,又不敢拿左肩朝下,只能缩着身子面对傅如深,眼神很坚决:不脱,反正上次在船上也没脱。

    傅如深没为难她,只是穿着中衣躺在她身侧,问她:“你没什么话想对我说么?”

    乍一听这话有点耳熟,再细想徐飒心里“咯噔”一声。

    砸吧了两下嘴,她借着窗缝透进来的皎皎月色在他手上写:“您是指哪方面?”

    “你还有很多事情瞒着我?”傅如深音调隐隐提高。

    “啊!”惊乍一声,徐飒摇头,赶紧写,“没有,我说,我有话要对你说!”

    最后一个字写完,指尖颤了颤,徐飒重叹,从袖子里抽出了一张字据。

    “这是什么?”傅如深敛眉接过,对着月光扫了一眼……脸色黑了。

    “哈哈哈。”干笑几声,徐飒抬起爪子想把字据拿回来。

    可惜她的手没有傅庄主的长,伸了那么一下,没够到。

    “万两雪花银?”低沉的声音又出现在她耳畔。

    这次不止骨头酥,徐飒浑身都要麻了,只能用笑声掩饰尴尬,然后使气氛变得愈发尴尬:“哈哈…嗯…哈哈哈哈。”

    所以这人是怎么发现她有问题的?她也没拿看元宝的眼神看他啊!

    半晌的寂静之后,傅如深把字据还给了她:“衣衣拿不出这些银子,回去之后我兑给你。”

    “诶?”听见他这么说,徐飒倒是惊了一下。

    她还想说,不行就算了呢,毕竟命要紧,或者她敲诈的少一点也可以。

    结果傅庄主这么财大气粗的吗?

    “睡吧。明天会很折腾。”财大气粗的傅庄主道。

    “噢。”徐飒应下,平躺在床,手脚规矩的没有一丝逾矩。

    原本她是想多撑一会儿的,等着傅如深睡着了再睡。可赶了两天一夜的路、又骑马又狂奔的是她,闭上眼没多久,徐飒就睡了过去。

    傅如深转头看了她一眼,改将右臂枕在头下,双眼静静的望向月色。

    “徐飒。”

    轻飘飘的呼唤散落在皎洁的月色里,身边的人呼吸匀称,没有回应。

    眸光动了动,傅如深转头,又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月色把她明艳的面容镀得柔和了许多,略带英气的眉弯下来,使她看着愈发恬静。

    和先前噩梦时紧皱着眉头流泪不同,这次她应该是做了个什么好梦,嘴角都微微翘着,让人内心升腾出一股欲望,想要尝尝味道……

    “徐飒。”他抽出手,向左侧过身子,与她面对面的再次轻轻唤了一声。

    心跳开始一下下的变快便沉,傅如深抿了抿唇,终于目光一凛,抬起右手,伸到她的左肩旁。

    “傅如深,危险!”

    那日他被突袭,若非临街茶楼有人向他高喊一声,或许他连第一支射箭都来不及躲开,就会被射成箭靶。

    情况紧急,他躲避着箭雨,来不及去看太多,只注意到喊他的人似乎是二楼那个戴着猪脸面具的人,还有后面,他看见,戴着猪脸面具的人似乎攀上茶楼顶端,又摔了下去。

    后来他在收拾残局的时候,发现茶楼顶端躺着一个弩箭手的尸体。

    并着一个剩下九支弩箭的十箭连弩,和那个中了弩箭跌倒在地的姑娘。

    原本他就觉得,提醒他的声音有几分熟悉。加之结果蹊跷,他就一直留了个心思,也曾想过当日主楼的血迹和徐飒有关……但他当时实在矛盾,想不通徐飒为什么会出现在那,穿着一身古怪的衣裳,带着更古怪的面具,还有,叫出了他的名字。

    直至今日,林子里远远传来女子的声音,虽然模糊的很,但他隐约听得出来,她是在叫谁往哪跑……这个熟悉的声音一直在他脑海里,就从来都没忘记过。

    “是你吧?”

    几乎是肯定的语气,傅如深将手落在她的衣领,动作轻柔的拨开上面的料子,拇指落在她的肌肤上,越过肚兜带子,缓缓向里摩挲……

    “唔……”

    身边的人忽然动了动,傅如深条件反射的收回了手,一双眼睛直直的瞪着她,心脏几乎跳出喉咙。

    “啊昂。”

    也不知道是嘟哝了什么,香软的身体往前挤着,徐飒将额头抵在他的胸膛,左手顺势抬起,落在了他的腰间。

    稍微低下头,就能闻见她发丝间淡淡的香气。

    胸膛的震感一次较一次强烈,傅如深屏住呼吸,想把身子往后蹭。可客栈的床实在不宽,他浑身僵硬的反手往后摸了摸,发现再后退可能就要掉下去。

    不是第一次与面前的人亲昵接触,甚至不是第二次,可这一次,他竟然比前面都要紧张。

    被复杂的情绪不断冲击着神经,傅如深终于低叹一声,拉开徐飒的手臂放在她身侧,而后飞速起身,落地穿衣,开门走了出去。

    “主子,怎么了?”恒远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我……出去看看夜色。”傅庄主答。

    之后,门外便安静了。

    床上的徐飒这才敢睁开眼,惊疑不定的裹紧身子往床铺里缩了缩,同时无声的轻吁一口气。

    如果不是今天逃命时扯到了伤口,现在一碰附近都疼,她刚才险些被傅如深发现了……他的指头离她的伤口就差那么一寸!

    “太可怕了,你不知道,当时真是太吓人了!”

    第二天拉着顾元坤出去,徐飒说的最多的就是这句话。

    空无一人的树林,隐约有虫鸣鸟叫从头顶划过。徐飒坐在大石头上,手里的枯枝已经被她折成了二十多段。

    “你都想不到,这一晚上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啊我现在困死了,你说傅如深怎么就那么警惕啊,啊啊啊!”

    烦躁的丢掉枯枝,徐飒捧着头嚎叫了几声,又郁闷至极的看向顾元坤:“你就不知道安慰我两句?”

    “我能安慰什么?”顾元坤靠着树斜她一眼,“你自找的。”

    “你!”火气瞬间涌了上来,徐飒叉着腰走过去,伸手就拧他的脸,“什么叫自找的,你会不会说话?想气死为师吗?气死我你有什么好处?你以为把我气死,你就能继承我的美貌和智慧吗?”

    “等一下。”顾元坤忽地拧眉打断她。

    徐飒瞪眼:“干嘛?”

    顿了顿,她又后知后觉的收敛了表情,看看四周,小声问,“附近有人?”

    顾元坤摇头,抿唇道:“有点反胃,你停下,我缓缓。”

    徐飒:“……”

    “你……”气的发笑的摇了摇头,徐飒点点他的脚尖,“你就站在这,别动,你等我,等我拔棵树来锤死你,我现在就找树去……”

    顾元坤挑眉:“满地都是,你自己选。”

    “啊啊啊!”徐飒崩溃大叫,抱起一棵树就真要搬,顾元坤却叹着气过去掰开了她的胳膊,“别闹了,会扯到伤口。”

    “我生气!”徐飒委屈的扁嘴,“本来心情就不好,你还气我,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么气人的徒弟啊?我把你丢林子里算了,让你再也走不出去,饿死在里头!”

    低哼一声,顾元坤转头眯起眼往远处看:“心情不好,不妨去那边看看,听说是座清心寺。”

    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林子深处还真有一座佛塔在树冠之间冒了个尖尖。天刚亮没多久,距离安排出发的时间还有一会儿,徐飒想了想,点头道:“那就去看看吧。”

    突地,一只小兔子从他们面前跳了过去。

    徐飒笑了,蹦蹦哒哒的跟过去,顺便招呼身后:“快跟上,免得你又走丢了!”

    “我不会走丢,我只是随遇而安。”顾元坤正色道。

    “呵呵,哦。”徐飒给他一个“随便你怎么解释”的眼神,转身继续追着兔子和佛塔的方向跑去。

    顾元坤往兔子跑来的方向看了一眼,眼神有些警惕,顿了顿才跟上徐飒。

    须臾,在他看过的那一片区域。

    傅如深从树干后面走出来,墨色的眼眸里像是沉着一片深渊。而那深渊里头,有暗潮汹涌。

    说是出去看夜色,傅庄主出门之后,就真的坐在屋顶上面看了一夜天色。

    然而头顶有月,远处有星,都不及屋里女子怡人。月光不及她睡颜柔和,星芒不及她五官夺目,这夜傅庄主本想出去考虑一些事情,可他竟然就脑内一片混乱的坐到了天明。

    终于捱到天亮,傅如深带着恒远出去买了马匹和早饭,结果回来听见镖师说的话,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夫人出去了?”

    “是啊,”镖师道,“夫人问了我们的出发时间,说还早,就带着顾护卫出去了,说是上街买点干粮,早饭也不用等她,她直接在街上吃。”

    有那么一瞬,傅如深脑内兴起了不好的念头,设想过徐飒会不会发觉了他的疑心,就带着她的护卫跑了。

    恒远也在低声嘀咕:“这阵子就一条街上卖东西,属下没看见夫人啊。”

    “许是走错了路。”傅如深转身便往外走,“我去寻她。”

    去寻徐飒的路上,傅如深终于想到了一些事情。

    似乎除去侯府的外室女这个身份,他对徐飒几乎是一无所知。那她嫁过来,会不会是藏了什么不好的心思?

    她会不会……藏着一个繁复的计划在等着他上钩?

    镇子不大,傅如深很快便把所有徐飒可能进去的铺子都看了一遍,最后却是从卖菜大娘那得到了线索,他才往镇子后面的树林子里寻。

    没想到,入眼的却是徐飒被气得跳脚,转眼又对别的男人笑弯了眉眼——对那个顾护卫,她叫他徒弟。

    一个哑巴,在和别的男人……一时间,脑子里竟只有“打情骂俏”这个词,复杂的情绪升腾成怒火,傅如深几乎想冲出去,拉住她,质问她,究竟还骗了自己多少!?

    或者说,除了身份,她有哪样事情是没骗他的?

    胸腔里像有蚂蚁在攀爬撕咬,就在他迟疑的时候,徐飒已经和人渐渐走远。

    傅如深稍稍迟疑,抬脚跟了上去。

    清新寺外。

    大门刚被两个小沙弥推开,看见徐飒站在门口,小沙弥还愣了一下,行礼问:“两位施主等了许久了?”

    “没有啊,我刚到。”徐飒好奇的打量起这座清心寺,“可以进贵寺看看吗?”

    “自然可以的。”小沙弥道,“只是这一清早,还未有香客上门,寺内比较冷清,师兄们还在扫地。”

    徐飒毫不介意的一笑,摆摆手道:“我不打扰你们,我就是路过此地想来看看……啊对,这里可以上香吗?”

    被她随意的语气弄得有点反应迟钝,小沙弥半晌才道:“可以的,可以的,寺里有菩萨像。”

    “噢,好。”徐飒点点头,回身想拉顾元坤一起,然而顾元坤却没跟着,只道:“你自己去吧,我在外面等着。”

    古怪的看他一眼,徐飒没强迫他。只是一个人进寺里怪怪的,她进去逛了一圈,就又出门了。

    “这么快?”

    抬眼看他一下,徐飒撇嘴笑笑:“算了。”

    不知道她在想什么,顾元坤也没多问。跟着徐飒往前走了一段路程,他却忽然开口:“你还没忘记,你与傅庄主只是暂时结亲的事情吧?”

    “嗯?”徐飒无辜的眨眨眼,“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顾元坤转头看她。

    “我怕你忘记。”

    徐飒默了默,拖着尾音“啊”了两声,又咯咯的笑起来:“你就别瞎操心了,我没忘,一直记得呢,这事你催我也没用。”

    “我没催你。”脸色不大明朗,顾元坤道,“我只是觉得,你和他在一起就没遇见过好事。先有哑毒后有春药,你替他挡那一箭的伤还没好,昨日又险些出事……他那个人,可能是与你八字不合。”

    “噗。”徐飒乐了,“我怎么觉得你对他敌意好重啊?”

    语气陡然冷下来,顾元坤转眼看他,一字一句的问:“你为了他,险些丧命,他却根本不知道这件事,可能还要怀疑你,你不委屈么?”

    又眨了眨眼,徐飒耸肩:“还好吧?我都说了,救他是因为……”

    “别跟我谈什么大义。”顾元坤冷着脸打断她,“我不信你能在一瞬间考虑那么多,也不信惜命如你,在换成是别人遇险时,也能不顾一切的去救。”

    “你……”徐飒欲言又止的跺了跺脚,末了抿唇问他,“你想让我怎么回答你?说了真话你又不信!”

    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话有些重,顾元坤转回头去,声音渐低:“……罢了。”

    徐飒撇撇嘴,和他并肩无言的往前走了一段路,才道:“你和傅如深的脾气还挺像的。”

    迎着顾元坤转来的冰冷目光,徐飒翘了翘嘴角:“不过呢,其实也挺不一样——可能是因为年龄?他给我的感觉相是一只沉稳低调的雄狮。”

    “那我呢?”

    “小狼狗。”

    “什么?”

    “小狼狗啊!”徐飒揶揄的笑起来,“虽然也有獠牙,也凶巴巴的,但是,可能因为是狗吧,你就比较好让人接近……接近了又觉得可爱,感觉就像我弟弟长大了的模样。”

    顾元坤听得脸色发黑,咬牙憋了半晌,憋出一句:“你才是狗!”

    “汪?”徐飒毫不介意的回他。

    顾元坤:“……”

    “哈哈哈哈!”笑的花枝乱颤,徐飒摆摆手,“行啦,回去啦,再晚一点傅大庄主该怀疑了……哎呀不过今天说了这么久的话,我心里倒是舒畅多了!还有不到十天,阿弥陀佛,马上就过去啦!”

    白她一眼,顾元坤一言不发的往前走了几步……然后想想,又退回了徐飒身后。

    徐飒回到客栈时,镖师们已经整装待发了。

    见徐飒回来,恒远往她身后看了两眼,却只看见顾元坤一个:“主子呢?”

    “嗯?”徐飒方才话说的有点多,下意识就想说自己没看见,生生才忍住,她一脸莫名的摇头。

    恒远纠结了:“主子去找你们了,还没回来……夫人你们没看见他么?”

    话音刚落,傅庄主便一脸阴沉的出现在了众人视野中:“你去哪了?”

    含着怒气的声音直对徐飒,被针对的人咧嘴笑了笑,后背当即冒了一层冷汗。

    “我刚出去在街上逛了逛,然后在后面的林子里散了会儿步。”她小心翼翼的在他掌心写。

    扫了她两眼,傅庄主阴沉依旧:“经我允许了?”

    “……我想出去的时候不是没看见你么?而且我没敢远走的,你看我也及时回来了,别生气嘛?”徐飒做服软状,一双眸子里面写满了委屈巴巴。

    真是和方才那个笑容明媚的人一点都不一样。

    一腔心绪五味杂陈,傅如深深吸一口气,转身去问镖师:“东西都检查过了么?”

    “检查过了,货物、马匹、干粮和水都已经备足了!”其中一个镖师道。

    “可以。”傅如深转身,“那就再等一刻钟。”

    众人微愣,没明白大庄主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一刻钟后,有辆马车停在了客栈门口,众人就懂了。

    “女眷坐马车。”

    原本走镖时,众人都是骑马或者坐在镖车车辕上的。徐飒还设想过,自己大概要跟傅如深共乘一骑,没想到他给自己弄了辆马车,里面还铺了挺厚实的垫子……

    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徐飒弓腰钻进马车里。

    然后。

    就看见傅庄主也进了马车。

    “昨夜没休息好,我补个觉。”他向她解释完,又打起帘子对外面道,“有情况立刻叫我。”

    “属下明白。”

    车帘被撂下。

    这一方世界陡然世界安静了。

    外面有马蹄踏地、车轮滚滚,马车里却静谧的有些诡异。徐飒还记得傅庄主说过他喜静,看账本、坐马车、走镖的路上……眼下三项占了两样,徐飒连大气都不敢出。

    主要是昨夜发生的事情实在让她心惊肉跳,她到现在也没想通傅如深在怀疑她什么。

    尤其那句“是你吧?”着实被他问的意味深长……他指的“你”是谁?救他的人?

    那时她都戴着面具、换过衣裳了啊!

    一个人想要猜透另一个人的心思实在太难了。徐飒想了半天,最后干脆也闭上眼睛开始假寐。

    算了吧,管他呢,不死就行,装傻吧!

    龙行镖局名声在外,又常给朝廷办事,黑白两道都很少会来招惹。

    这次运送的别国贡品,镖师们也是拿了与平时无异的箱子装着的,不像有些镖局,运送贵重物品时恨不得让自己的镖车闪着光,摆明一副“老子很厉害,等你们来劫”的样子。

    故此,往前的一路上格外太平,徐飒睡得也安稳,等她醒来时,傅如深告诉她:“马车马上便要驶进汉州内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