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大风呜咽过
作者:山顶道人   荒漠树人最新章节     
    随着黑云越来越近,郑文楼凭借过人的视力也目睹了黑云的真面目。

    漫天的黄沙石砾狂舞在苍穹黑暗之中,与天空大地的颜色几乎融为一体,远远瞭望,高达数百米,就仿佛看到一条卷起的蛮荒巨龙,那沸腾翻滚的声浪喧天响彻,时而如龙吟、时而如虎啸、时而如牛吼,这那里是下雨,分明是一场向着树人谷方向席卷而来的巨大沙尘暴!

    如此场面,震撼人心,让生于南方的郑文楼不禁陷入短暂的失神状态。

    “靠!”

    郑文楼暗骂一声,随后迅速把婴儿床搬到房间里,此时谷内的q版园丁们已经乱成了一团,有的更是躲在岩缝里瑟瑟发抖,当郑文楼进来的时候,它们就仿佛找到救星一般,争先恐后的跑到婴儿床边,挤在一起,似乎小彤的存在能给它们带来安全感。

    郑文楼没有理会受惊的小园丁,而是探头在工作间里看了一眼,当他发现异兽们早已躲起来的时候,不禁吐槽道:“你们躲得倒是挺快。”

    “嗷呜!”狼嚎还在,郑文楼想了想后,也把霜狼氏族引到房间里。

    “呆在这里,别给我捣乱。”

    郑文楼也不管狼群能不能听懂,嘱咐一句后他便冲到堆放木材的地方,搬起几块已经拼装好的木板顶到房间内墙上。

    房间分内外墙,外墙面对大荒漠,由十几根粗树干组成,结实耐操,而面对工作间的内墙反而就不那么结实了。

    当初设计建造之时,完全是当围栏使用,后来小彤乱爬他才加上一层木板,上面还留有窗口,完全禁不起风暴的考验,不过还好,他存有很多木材,上百颗钉子下去,快速把窗口和围栏的一些缝隙封住,缝隙太小太多封不住的就用窗帘棉布盖住!

    如今沙暴来袭,已成定局,但树人谷还没做好相应的准备,或者说,郑文楼在装修的时候从来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不会把树人谷埋了吧。”

    郑文楼忧心忡忡的看着谷顶上宛如一线天的巨大裂缝,如此大的沙尘暴伴随着的是海量的沙子石头,一旦狂风灌入,必将淹没整个树人谷,别特是那些田地。

    情况棘手,却又无可奈何,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护住房间,尽量把灾害降到最小。

    “真是糟糕,我这田才刚种起来,唉…”他叹了口气。

    加固加强后,郑文楼又马不停蹄的收拾谷内的东西,沙尘暴已经越来越近了。

    ………

    ………

    “现在插播一条晚间新闻,位于浑善克达沙地西部地区,突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气象卫星拍摄到中心地区一股强大气流正在形成,扩张,请看这里…”

    “专家称,这是一场罕见的特强沙尘暴,俗名黑风,中心最大风速大于25米,水平能见度小于50米…”

    “预计沙尘暴今天夜间到明天白天将经过或擦过乌尔干达东部,后期向巴力格尔地区一带靠近,会出现短时的强沙天气,气象台已经发布红色预警信号,请巴力格尔附近的民众做好防尘防沙的准备…”

    新闻主持表情严谨的对着镜头念完后,不禁笑了笑。

    “虽然是特强沙尘暴,但仅限于沙暴形成的中心地带,那里属于无人区,专家预计抵达乌尔干达和巴力格尔地区时风力已经削弱,影响不大,最后提醒该地区的游人旅客和居民注意安全,如果有正在前往浑善克达沙地西部的朋友,请立即通知返回…”

    与新闻主持最后的轻松相比,一队正在火速前往浑善克达沙地的气象检测研究队伍正用一种严肃却又激动的态度面对这场位于荒漠无人区中心的沙尘暴。

    “黑风,不,这比黑风更强!博士,预计风速已经超标了!您的猜测对了!这真是一场跨世纪的大风暴!”

    领头车辆内,一名中年男子手中端着一台专业接收仪,屏幕上面显示的数据让他不禁大声叫了出来,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此时,这辆看不出型号的专业车辆内放满着不知名的专业器具,另外还有几名人员乘坐其中,当他们听到中年男子的叫声时,瞬间侧目。

    其中一名女子正好奇的打量着车窗外远处正在急剧变化的天气,是所有人中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听到声音时,她立即转身探头看了过去。

    “我看看,给我看看,天啊,真的是!”

    女子惊呼出声,嘴巴张得大大的,但她似乎又觉得不淑女,急忙捂住了嘴巴。

    女子名为唐娟,今年二十五岁,别看她年轻,作为一名特殊气象研究所的人员,她除了资历不够外,学识理论并不比同一车队的人员差多少,当然,除了那些专家级的博士。

    在这支非常专业的研究队中,她打打下手还是可以的,甚至比后面车辆上的同事做得更好,看她能和老专家们同一辆车就明白了。

    “很好!很好!通知下去,计划改变,照这速度,我们要抵达最初的位置已经不可能了,太危险,重新寻找可以发射的位置…”

    从老博士的表情中不难看出他此刻兴奋的心情,一通布置下来,整个车队的人员都兴奋不少,甚至还有人感慨起来。

    幸好风暴位于无人区,不然可就麻烦了。

    对于他们来说,一场惊天动地的沙尘暴正在荒漠中酝酿,但是对于位处中心区的某人来说,这已经不是酝酿了,而是正在遭遇!

    ………

    ………

    树人谷中,郑文楼紧紧抱着呼呼大睡的小彤,眼睛却透过房间外墙的缝隙打量着正在接近的沙尘暴。

    此时外面蒙蒙一片,沙尘暴的范围覆盖极广,已经从原先的一团黑云变得几乎看不到边际,在黑暗中,荒原上,在看不见的地方,沙尘暴铺天盖地地撕扯着黑暗中的一切,令得无数动物仓皇而逃,或是躲在地洞里瑟瑟发抖,天地间正仿佛演奏着一场哀歌。

    近了。

    近了。

    郑文楼心中默念,不免有些紧张。

    该做的准备他已经做了,剩下的只能看运气了,不过听着外面震耳欲聋的轰响声,他心中也是没底。

    自己建造的房屋,真能顶住这恐怖的风暴吗?

    作为一名南方沿海人,从小到大可没少遭遇过风暴,不过都是在外围,比起面前的风暴,已经是超出了他的想象,比他见过的任何一次都恐怖!

    恐怖十倍,不,上百倍!

    连生长在荒漠中数百年的古树都被拔了起来,还有比这更恐怖的吗?

    “太背了,老子这是在风暴中心吧!”

    一副世界末日的景象,让郑文楼的心都揪了起来,突然,一股强劲的气流猛的从缝隙灌入,狠狠击打在他的脸上。

    来了!

    郑文楼只觉得眼前一黑,再也无法透过缝隙查看外面的景象。

    如果有人从高空往下看,就会发现非常震撼的一幕,连绵的山峰和沙陵被一团黑云压了上去,而位于中心的树人谷,更是如同遭遇来自地底深渊的蛮荒巨兽一般,一口吞掉,再也看不到踪迹…

    轰!

    轰!

    轰!

    天地间,仿佛剩下的,只有声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