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就是这么奇怪
作者:山野荆棘   九娘诡事录最新章节     
    “这么说,贡院里是真的出大事了?”李九娘问。

    “是。”魏东明看了李九娘一眼,说了句:“郡主您不是已经都看到了吗?贡院里鬼气冲天!”

    “情况到底到了哪种地步?”李九娘急问。

    魏东明叹了一口气,难过的说:“已经然有少数生员死去了,还活着的都是昏睡不醒怎么叫都叫不醒,还时不时的惊叫一声,像是被梦魇住了一样,我是一路考出来的,这些事也是经历过的,知道进了考场就是这样。但是,我看得出来,这次与我们之前经历的不同!,靖王也失了一会儿神,应该也是出了事。他一直都是支持今上的,一直都说今上仁孝、睿智、大度能容、知人善任,最是英明神勇仁义的!可是,在出来和那些鬼魂纠缠的时候,他竟说了一句看来是要再换一位皇帝了。临出龙门的时候,他竟直接拉拢我,要让我与他一道易主!”

    李九娘静静的听着,然后问:“那依大人之见,人们对皇上的猜疑到底是因为什么呢?是皇上真的哪里有做得不够好,犯了众怒?还是就是因为现在的异象?”

    “当然是因为异象!”魏东明毫不迟疑的回答。

    李九娘又点了点头,说:“也就是说,解了眼前异象,宫闱危机就可以避免了?”

    “郡主果然有办法解决此事?”魏东明惊喜的望着李九娘,激动万分:“如此,郡主您可就是我朝的大功臣了!”

    真不忍心让他失望。

    但,李九娘还是不得不说:“暂时没有。”

    魏东明的脸上果然露出了失望、寞落的神神来。

    李九娘又道:“不过,我想应该是可以找到办法的。”

    对李九娘说的“可以找到办法”的话,魏东明是不怀疑的,但他还是觉得很失望,他摇头叹道:“恐怕是来不及了。如果我没有料错,靖王府现在应该已经是高朋满座,在议着宗室里哪个子弟可甚大任了!靖王这个人,看似人畜无害,其行事风格却是雷厉风行,打定主意便会立即付诸实行。他,不会等我们慢慢的找办法的。”

    “那么,魏大人刚才急急忙忙的要走,又是去做什么呢?”李九娘问。

    “当然是联络人一起和靖王对抗,死保皇上了!”魏东明激动的回答。

    李九娘一声冷笑:“也就是说,贡院里的人你们是不打算管了?”

    “皇上安危,乃是江山社稷之根本!”魏东明看着李九娘语重心肠的说道:“郡主的心情下官能够理解,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郡主与郡马又是素来恩爱,郡马陷在贡院里生死难料,郡主自然是难过的了。但是,郡主,您别忘了,您是朱家王朝的郡主,你的尊荣,你的享俸都是朱家给您的!你,首先是个郡主!”

    李九娘又是一声冷笑,望着因为激动而站起来浑身颤栗的魏东明,慢腾腾的吟道:“孟子曰: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是故得乎丘民而为天子,得乎天子为诸侯,得乎诸侯为大夫。诸侯危社稷,则变置。牺牲既成,粢盛既洁,祭祖以时,然而早干水溢,则变置社稷。”

    魏东明一怔,立时答不上话来。

    “听说都都宪大人一向自诩是圣人门徒,最是遵循圣人教诲的,不知道可听说过我刚才念的这一段?”李九娘饶有趣味的看着魏东明冷笑:“关在贡院里的难道就是民?魏大人您这么忠君忠社稷,就这样把他们弃之于不顾了?您就是这样当圣人门徒的?”

    魏东明两目发直,根本就说不出话来,看得出来他很纠结,很痛苦。

    这个人实在是太令人喜欢了,李九娘到底是不忍逼他太多,叹了一口气,缓了语气说道:“咱们且把圣人教诲先放在一边,只说当下。刚才你也说了,引起这场宫闱危机的根本就是在于眼下的这场异事。所以,要解除皇上的危机,就必须解决贡院里的这档子事。”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魏东明终于回过了神来。

    李九娘没答,顿了顿,突然问道:“我来这里半天了,怎么连一个钦天监的人都没有见到?”

    魏东明说:“有能耐又有良心的都在贡院里了。”

    这话讲得很有水平,有能耐又有良心的都在贡院里了,在外面的要么是没能耐的,要么就是没良心的!

    “那中法寺的高僧们呢?还有擎天观的人呢?”李九娘说:“不是有什么十圣么?”

    魏东明说:“在京外的是远水解不了近渴,解得了近渴的也有钦天监的情况一样。”说罢渴望的望着李九娘:“郡主也是修道之人,可否寻来高人相助?”

    “就算是寻得来,那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啊!”李九娘两手一摊。

    “唉!”魏东明并不意外,但听了李九娘的回答后还是愁得要死。

    哎呀,看他那剑眉颦得,真让人心软啊!

    李九娘终是抗不住魏东明的魅力了,叹道:“其实我本来是不想理会的,只是郡马还陷在里面,也罢,你去办你的去吧,这里我来解决。”

    “郡主!”魏东明气愤地瞪着李九娘:“您竟是有办法,为何不早为?何苦要逗耍下官我呢?”

    李九娘眨了眨眼,真的很冤枉啊,但是实不忍告诉他真相啊!

    魏东明倒也不是真要与李九娘生气,瞪了李九娘几眼后就解气了,如此反而有些担忧起李九娘来:“您真的可以吗?”

    “可以的,可以的,去吧,去忙你的事去。”李九娘不耐烦的挥手,看他还是一副担心的样子,便摘了腰间挂着的“鱼骨剑”,托在手里:“放心的去吧,我有此宝相助,万事无虞。”

    魏东明不由得惊奇的打量着短剑,只觉它奢华无比,实看不出有什么威力来。不过,李九娘说它“威力无穷”他是毫不怀疑的。就是这么奇怪,之前并不相识的两个人,在第一眼相对时就这样建立了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