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抉择(二)
作者:夜五秒   不存在的异世界发生了什么最新章节     
    那道身影的背后,背着四把武器,他头发顺势披在身后,那张满是伤疤的脸上,嘴角的胡须微微翘起,双眼凌厉的目光盯着叶白。

    随后用着有些不可思议的语气说道:“……叶白!?”

    “怎么样光智,我出来很意外吗?”叶白手中的长剑指向后者笑道。

    “哼,我道谁在我门前撒野呢,原来是你这个家伙,居然舍得出来了?还是和以前那般不讨喜,老规矩是吧?”苍白的脸色笑了起来。

    “老规矩?”灿梁疑惑道。

    叶白解释道:“呵呵,这是我和这家伙以前定下的规矩,不管他找我还是我找他,都必须用剑与之打上一场,打完再谈事。”

    “叶导师你和这位前辈认识的吗?”灿梁看向光智,若隐若现的悲伤气息似乎在他周身环绕,他的错觉吗,灿梁下意识揉了揉眼睛。

    叶导师点点头,不再理会灿梁,而是集中起精神对付眼前之人。

    也就是此时周围的温度猛地开始降低,甚至开始超越了零点,本该是燥热的温室,却在这时的东门飘起了大雪。

    温度的下降并没有停止的意思,只是降温的速度却缓了下来。

    叶白嘴角一动,人影在这已经开始堆雪的地面呼的向光智冲了过去,速度快速的同时脚踩在雪面之上,却是没有半个脚印。

    踏雪无痕?灿梁看到叶白不由惊叹,不愧是用冰的高手,如此软绵绵的雪,这么快的速度硬生生没踩出一个脚印来。

    光智眼神依旧如剑一般凌厉,想起当初对手只要是叶白,他从来都没现在这样的眼神过他,但每次感觉到那道来自叶白的灵气气息,却如何都无法控制自己那种身体内的情绪。

    光智冷哼一声,快速拔出背后第一把剑,放在身侧,剑尖着地,灿梁可以清晰的看到那是一柄很古朴的长剑,剑宽长与叶白那把冰晶长剑相差无几,只是剑身之上有着一道非常可怕的裂痕,就像触碰一下就会断裂一般,这把剑真的能用吗?灿梁想着。

    就在下一瞬,光智证实了灿梁心中的疑问。

    “唉,叶白你堕落了五年变弱了很多。”

    话刚说完,握着剑的手微微上调过他的头顶,一道无形的剑气,猛的对着叶白的身影飞了过去。

    “大话别说太早。”

    叶白轻笑一声,面对这家伙的冷嘲热讽,他根本无动于衷。

    手中冰晶长剑用力一甩,一道附带冰寒的剑气迎了上去。

    砰!!!

    两道同样的剑气触碰在一起,在一阵爆炸声之后双双抵消,掀起地上的积雪,扰乱视觉。

    叶白身行也在此时借助这般迷惑视线的飞雪,消失在了光智的眼前。

    “真是幼稚的做法,踏雪步第三重的匿雪么,要是在战场上你已经死了。”

    光智闭上眼睛感知周围起来,随后握着剑的手架在胸前摆出一副挥刀的姿态。

    叮!!

    灿梁一愣,那声音分明是武器与武器相互触碰才会有的声音,这是怎么回事?

    而刚刚凭空与雪化为一体的叶白就在这时显露了出来,脸上似乎不太好看。

    叶导师?怎么回事?这前辈是如何知道叶导师会从那个地方出现的,灿梁刚刚可是连气息都无法感知到,果然是实力差距太大了吗。

    “你变了,光智。”叶白说道,他此刻已经没有战斗的欲望了。

    “也许吧。”

    光智睁开眼,甩开叶白,感受到失去战意的叶白后,收起了他手中那把裂痕的剑。

    “是因为那个任务么?”叶白收起灵力试探的问道,他想知道到底是什么让这家伙和以前那剑痴性格变化如此大。

    光智没有回答,淡淡的看了眼灿梁,眸中顿时散发出一丝惊疑和恐惧,缓过神才转回来对着叶白道:“这个小子是?”

    “他,是我今日来找你的原因。”

    “哦?”光智疑惑,“什么原因?”

    灿梁也是被叶白说的懵了,他怎么不知道叶白带他来这里是为了他自己?也是将目光看向了叶白。

    “这里不安全,万一隔墙有耳,那就麻烦了。”

    叶白有些谨慎的说着,可如果你站在他的角度去想的话,那不谨慎才有鬼。

    光智点点头将剑心殿的门打开,然后自顾自的走了进去。

    叶白叫上灿梁两人也跟着进入,顺手还将那门给关上了。

    “灿梁你先在这大院等候,我和这家伙先去里面谈点事情。”

    叶白拍了拍灿梁的肩膀,便丢下他一人在这大院之中,随着光智进入了那大殿之中。

    灿梁无奈,只得在大院里面闲逛。

    “说吧,为何而来。”光智从胸前拿出一张隔音符丢在关上的门上面道。

    “你应该知道学院为什么对于有天赋的学生优待极高吧。”叶白很严肃的说道,“毕竟曾经的你我也都从那时过来。”

    “为了争夺上古遗迹增加强者然后夺回属于我们的世界。”光智冷冷的说道,“但这和那小子有什么关系。”

    “关系还是有的,主要是因为我和大长老达成了协议,条件是帮他控制住他体内的能力。”

    “为了苏炎?”

    要说这个世界上谁最了解叶白,那么无非就是眼前这人了,一语便道破了他的想法。

    “所以呢?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叶白叹息一声道:“我想你教他剑术,让他在两个月之后的选举赛出头。”

    “哦?为何你不帮他控制住能力,反而要我去教他?”光智抓住问题的关键说道。

    “他是变异冰能力。”

    “变异冰?”

    “没错,听起来很强大的能力,但不过是多余罢了,本是能力者,却无法使用那个能力,这就是他现在的处境。”

    “原来如此,教可以教,既然是你的困难,我自然不会推辞,不过……”光智大概明白了,但有个疑惑还是让他开口问道:“刚刚我用灵气感知这小子……”

    他语气突然停了下来,脸色不太好看,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欸?我说你这家伙倒是说完啊。”叶白听到这家伙同意了原本还是挺高兴的,但又听到一个不过立马急着追问道,“不知道说话说一半就好比脱光衣服的美女不让你上一样难受吗?”

    “行行行,我说我说,你能别大喊大叫行吗?”光智想了想,还是打算坦白,将那自己隐藏起来的事情说了出来,毕竟那是唯一的朋友,也是唯一一个在他最需要倾诉的时候,出现的家伙。

    “这是关于之前我接到的一个任务。”

    果然是死胖子说的任务吗,叶白继续认真听着。

    “那个任务是一个s级最高指令的任务,而我便是担任那个任务的队长,小队成员加上我总共六人。”

    s级任务!?他为何没有消息,那可是学院之中最高指令,只有事态到了要毁灭异能学院了才有可能发出的,而且以他曾经冰宗第一门徒也应该会被通告的啊。

    “任务的条件……是要……”这时的光智头一疼,一把靠在了他身后的柱子之上。

    叶白赶忙上前扶住他道:“你没事吧?”

    他慢慢站起来,推开叶白继续说道:“我没事,任务的条件是调查阴埋之地的悲鸣洞穴,据说那里出现了非常异常的恐怖波动甚至影响了整个学院的地脉。”

    “悲鸣洞穴?波及地脉!?”

    叶白前者从没听过,但后者如雷贯耳啊,毕竟那可是整个异能学院的能源核心啊,包括一切灵气制造、光子的能源消耗、以及杂七杂八的消耗都必须有着这东西的维持啊。

    “嗯,我和炎家的赤城、冰宗的寒风,以及我们曾经三班的风行者孙杨、水玉龙张晴、金恶者王俊一同前往了悲鸣洞穴。”

    “没想到的是,那个地方,里面充斥着一股极致阴暗的气息,甚至可以看到那些误入其中的生物,被那股气息化作的残骸。”

    “所以在进入那里之前我们做足了充分的准备,带着有十二名长老以最强灵气制作的隔绝阴气的斗篷进入了其中。”

    “可是,我们还是太大意了…那最底层的宽大洞穴之中……居然存在着能控制人精神和扭曲人肉体的巨大虫型怪物,并且实力至少有着地灵级!”

    “然后除了我和赤诚之外的四人因为中了那怪物的埋伏……全部变成了行尸走肉……他们很痛苦……连人的模样都不是了……却还坚持用意识传话哀求着我给他们一个解脱……”

    光智说着说着甚至能感受到他的憎恨、懊悔和心力憔悴的感觉,毕竟那是他的战友,陪伴他走过许许多多任务的生死战友。

    而他却是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突变却无可奈何的人,唯一的做法只是让他们解脱,而无法挽救他们。

    叶白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现在能做的也只有如此。

    “对不起……或许不该让你说的。”

    “没事,既然已经道出,那便让我全部说完吧,我和赤诚两人无法接受这种事情,最主要的问题是地灵级的怪物怎么会在这一个周围都是d级异者的地方呆着呢。”

    “地灵级的怪物换成人类的等级,除非院长和十二长老那一层次出手,否则根本不可能存在灭杀的可能性,就算是当初学院的最强霸天去了也拿那只怪物没任何办法。”

    “但我们逃跑那只地灵级的怪物却是没追来,而唯一的线索被我猜到了,很有可能是……它在守护着什么……”

    “只是我和赤诚在好不容易击败了寒风他们四个之后,回来的路上都是浑浑噩噩的,连我自己在说什么都忘了……直到昨天才回过神来……”

    也难怪死胖子说光智是疯子,这样旁人不知道前因后果还真容易误会。

    “那怪物是什么样子的?”

    不过他似乎也知道自己不该在这个时候问这么多的,毕竟光智自己都还没缓过来,自己却来了,这家伙还装出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跟他来老规矩,真是…

    光智摇了摇头,他已经不想去回想,但根据他的语气和描述可以断定,那只怪物虫型,巨大,而且狰狞,令人看起来毛骨悚然。

    既然知道了他的情况现在拜托他,叶白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开口道:“抱歉,今天来打扰你。”

    光智挤出一个难看的弧度道:“什么时候不一样,你这家伙真是变得太弱了。”

    “嘿嘿嘿。”

    两人很牵强的笑着。

    “现在我便接着刚刚断开的话继续跟你说,”

    “嗯。”

    “其实我在门口用灵气感知过你说的那小子,他身上散发的气息,与那个怪物的气息很贴近。”光智回复一点情绪,道出了没说完的话。

    叶白眼神一凝,眉头紧皱:“你是说这小子跟这件事有关系?”

    光智则摇摇头:“没有,只是感觉到那股气息比较相近罢了,但并不是这件事的相关人员。”

    “原来如此,那我拜托的事?”

    “由他自己抉择吧,天赋适不适合你自己应该已经想好了吧。”

    “嗯。”

    “那就好。”光智不多时,去除隔音符便打开门走出了剑心殿。

    叶白也走出了殿中,只是心又再次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