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作者:降山鬼   魔女难求最新章节     
    “留下人来!”

    二皇子此刻已经晕倒了,由于他的大半部分人都被黑衣人留在了醉仙楼里边,此刻只两三人扶着他,面对眼前着一拨平民模样的人,稍显力不从心。

    “走!”

    他们自知打不过,双双对视一眼便要溜,可哪里溜得过?

    一群人包夹过来,显然一幅誓不罢休的模样。

    旁的路人自然注意到了此处的暴动,纷纷四散开来,不少人却站住了脚步,看热闹了。

    “一定要把殿下带离此地!”

    其中一人将手中昏迷的二皇子递给身旁一人,紧接着便抽出剑来,一幅以死相搏的模样。

    对头的几平民穿着之人相对视一眼,纷纷从腰间抽出软剑,寒光一闪,旁的行人顿的一惊,呼声四面响起,紧接着便往后退去。

    这刀剑无眼啊。

    “捉住二皇子便走!”

    某一平民便服穿着的领头人冲身旁几人道一声,便飞速冲了上前去。

    此刻在醉仙楼里头,地上双双昏迷着两人,一男一女,其余几人还在打斗。

    拾锦瞥了一眼那茶壶,随即猛地抽剑向前,“贼子留下命来!”

    那几黑衣人便抽了一人出来,冲她奔来,期间不料掀翻了桌子,引起轰然大响。

    桌上茶杯瓷器都摔破了,茶水流了一地。

    “贼子,看你们今天还走得了!”

    拾锦再次大喝一声,只听两剑交响之间,寒光刺眼,那黑衣人竟急速向后一退,眨眼之间便同那几人又站到了一起。

    “撤!”

    他低声喝一声,便破门而出,身后的几人同他一行,也飞快离开。

    剩几个二皇子的人纷纷对视一眼,“追!”

    片刻他们便下定了决心,如离弦之箭,随着领头那人朝黑衣人逃跑的方向追去。

    拾锦转头。

    “小姐!”

    她声音虽是悲痛的,可面上竟带了些笑意。

    而季寒蝉却仍然昏迷倒地不起。

    “是谁!竟然如此歹毒!趁此机会下药!”

    她快步走近季寒蝉,两三下抱起季寒蝉,却不料碰上了左肩,她感觉到怀中的人抖了抖,忙松手护住了怀中人的肩膀。

    “这里太危险了,我要先带我家小姐离开,你们也快快离开罢”

    她对着守着世子那人道,说完便飞身出门,紧接着从醉仙楼后门离开了。

    那人自然也不傻,谁会觉得此刻的醉仙楼安全?他思虑片刻,便也抱起倒在毯子上昏迷不醒的靖道君,飞身随着前方两人,也离开了。

    此时二皇子这头便没这么美好了。

    他已经被那群平民截到手了。

    二皇子的人皆是面如土色,不过还是拼死厮杀,显然没有放弃的念头。

    这时,一波黑衣人从醉仙楼里头奔了出来,二皇子的人顿时一喜,是自己人!

    领头人手中捏着的信号弹顿时一松,毕竟在洛阳城里最繁华的地方叫二皇子的影卫还是太冒险了。

    “快救殿下!”

    这时候,从远处而来的侍卫军也近了,这群平民模样的人显然很难再造次了。

    “走!”

    平民领头人大喝一声,紧接着便飞身而起。

    “走!”

    其中某人正捉着二皇子在其手中,他趁人不备,伸手进二皇子的腰中不知摸了什么。

    紧接着面上的一阵紧张情绪顿时缓和下来。

    “溜!”

    他大喝一声,随即提着二皇子便跑。

    身后的人自然不可能就这么让他如意,紧接着前方的侍卫军也在快速地靠近。

    “有缘还会落入我们手中的!”

    他眼见不妙,伸手一甩,手上用了力。

    肉眼可见二皇子从空中飞起,直直地飞向一个不知名的方向。紧接着那贼子便脚尖点地,飞速地朝前而去了。

    二皇子!

    身后的人心是一紧,纷纷朝着空中那人冲去。

    路人皆是躲在屋子里,伸出半个头来看热闹。

    人们虽不知空中那人是谁,不过还是心中紧了紧,尤其是那些听到了侍卫叫二皇子的人。莫不成上头那人真是二皇子?

    紧接着大街上便上演了一场追击战,不过前方的人大多是平民穿着,此刻便使得整个追击上升了一个难度。稍不注意拐个弯前方便少了几人,片刻之后前方之人皆是消失不见了。

    剩下二皇子的人阴郁着脸色,立在原地不动了。

    “小姐”

    此刻在季府的别院,两男子相拥在某小姐的闺房,其中一男子叫道。

    “到了?”

    他怀中那男子猛地睁开眼睛,随即便坐直了身子。

    此人正是季寒蝉。

    “小姐,你可不知道,当真是一切顺利进行,只是不知道他们得手没有”

    “不得手才奇怪了”

    季寒蝉冷冷一笑,随即坐到了凳子上,哪里有方才晕倒的架势。

    原来季寒蝉是特意上演了今天这一出戏,就是为了拿到二皇子的钥匙,如此才能打开地下室那扇铁门。

    “小姐,那药效究竟有多久啊,二皇子会不会错过明日下冬节啊”

    “不会”

    眼前季寒蝉则是摇摇头,这药是书童所谓的得意之药,她怎么能不信信呢?

    “那小姐,我们现在该做什么呢?”

    “等”

    季寒蝉微微一笑。

    稍后她将昏迷之中被抬回季府,此事也会“碰巧”传到二皇子耳中。今日二皇子昏迷到半夜,醒来之时也正是阮时瑾被劫走之时。

    “小姐”

    这时候,清欢从窗外跳了进来,他手中举着一小串钥匙,“小姐,一切顺利,无一伤亡”

    “很好”

    季寒蝉点点头。

    “你安排代替我的人到了吗?”

    “到了”

    清欢答一声,随即侧头朝窗外清呵一声,随即一红衣女子飞身而入,蒙着面纱,但隐隐露出的部位别说,同季寒蝉还真的挺像的。

    “弄诗”

    她大喊一声,随即弄诗便推了门进来,眼见这阵仗,这一群人环绕,一时间还没回过神来。

    “看到这人了吗?一会儿你就把她当我,别露馅了”

    “是,可是小姐您”

    “我有事要去做,她一会儿是昏迷的,知道吗,千万别露馅了,我可是很相信你哦”

    “是!小姐放心!”

    弄诗猛地点点头,随即看向那红衣女子,面上露出一丝惊讶。

    显然,这女子同季寒蝉还真相差不多。

    “好好做,知道吗?”

    “是,小姐”

    随即几人面上皆是出现了丝丝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