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除了楠楠我还有你
作者:影歌   米兰最新章节     
    今晚上海的夜幕依旧光彩照人,数万计的车辆在夜色中组成了一条美丽的银河,米兰现是这条银河中的一员。

    魔都的司机师傅都很懂,一个在高档会所边哭边跑的女孩子只有一种情况,就是失恋。所以守在会所门口的出租车师傅从不会问这样的女孩子去哪,因为你得到的回答百分百是千篇一律的:“去哪都行…”

    但是当这个师傅第一眼看到米兰时他犹豫了,作为一个从事出租车行业二十几年的元老级人物,从会所哭着跑出来的姑娘见多了,但穿着如此脏兮兮的从会所哭着跑出来的姑娘他还是第一次见,出于对司机这个职业的严谨性,司机师傅还是问了一句:“去哪?”

    米兰回答到:“去哪都行…”

    提起外滩,这里是每个人必去的地方,当夜幕降临时,外滩的万国建筑就披上了靓丽的外衣,霓虹的闪烁的灯火长龙在夜色中尤其美丽。而外滩,也是失恋者的聚集地,曾有人说在这里自拍不能选远景,因为当你洗出来照片后你总是会在照片中莫名其妙的角落找到一个或者一个一个的失恋者的身影。

    这里的建筑构群有一个美丽的名词“万国建筑博览”,哥特式的尖顶、古希腊式的穹隆与欧洲国家典型的巴洛克风格群体。但是这些美丽宏大的景物却让米兰感觉那么的不真实,就像一流的赝品,但始终是赝品,并不是真实并合理的存在于这里的事物。而米兰,她也感觉到自己是那么的不真实,她毕竟只是一个外来的普通大学生,她并不属于这里,就像她并不属于今天那个奢华的会所一样,如果将来毕业后没有一个好的工作,她也会选择离开这里,唯一能带走的只有她真实的回忆。

    张成楠的电话终于没有再打进来,米兰关闭了手机上显示的19个未接来电,打开了电话簿,她突然发现自己除了张成楠以外,再没有一个可以去倾诉的对象,这段时间以来她过于依赖张成楠,所有开心与难过的事都与他分享,以至于当需要有别的人陪时,竟不知道该去联系谁。米兰在电话薄里翻了很久,最终按下联系人:金月。

    “金月,我…呜”听到金月声音的那一刻,米兰没有忍住。

    “那个小妖精欺负你了,对不对?”金月想都没想直接问到。

    “嗯…”

    “你发现自己除了我以外找不到别人说话了对不对?”

    “嗯…”

    “你现在不知道去哪里对不对?”

    “嗯…”

    在金月的眼里米兰过于简单,她只需要看一眼米兰就知道会有什么事发生,一连串的三个对不对问的米兰哑口无言。

    “让司机到望江阁餐厅,来了报江叔的名字。”金月说话从不拖泥带水,她知道米兰现在需要的是什么。

    米兰依照金月的指示,准确的在十分钟后到达了望江阁的电梯口报了江叔的名字,服务员带领她坐电梯直达7楼,通过了长长的走道长廊,来到了正厅,金月一晚上都在那里。

    米兰的到来没有阻止金月的指头在笔记本电脑上飞快的游走,金月甚至眼睛都不抬一下。过了许久,金月拔出u盘,对一直站在她身后的员工说到:“ecu的改动就这么多,关于风阻与冷凝方案暂让设计部先出个方案给我,两天之内。”

    “好的,金小姐。”

    “还有。”员工立即回头,等待金月下一步指示。

    “告诉我爸爸不要以为把电脑的摄像头堵上我就看不见了,他的雪茄藏到了鱼缸、字画、保险柜、跑步机的夹缝里,他如果实在想抽,一天只许抽8厘米。”

    “好的,金小姐。”

    “你怎么还站着啊?”金月终于合上电脑,抬起头看着米兰。

    “这不是你没叫我坐么……”

    “那我叫你别去方远的话剧社你不是也照去了?”金月支着下巴,无奈的看着米兰。

    “我…”米兰此刻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你今天去外滩搬水泥了吗?衣服怎么脏成这样?”

    “我…”

    “好了好了,坐下吧,先吃点东西。”金月已经安排好了宵夜,她对于食物与衣服的品味属于偏执型晚期综合症,就连米兰该吃点什么她都一并做了主。

    金月安排的宵夜很对米兰的胃口,而米兰也很给面子,狼吞虎咽吃的像个山顶洞人,而金月微笑着看着米兰,眼里充满了疼爱。

    “chanel、cartier、dior、vancleef”金月突然说着一些米兰听不懂的东西。

    “你在说什么啊?”米兰把食物塞进自己的半边的脸上,鼓起了一个大包。

    “那个小妖精身上的牌子。”金月淡淡的说。

    “很贵么?”

    “全部加起来…一百来万吧。”金月依然淡淡的说。

    “嗷…!”米兰受到了惊吓,喝了口水说到:“原来江南那么有钱啊!?”

    “她有个屁!一看就是方远买给她的。”

    “你怎么知道的?”米兰对这种八卦新闻向来充满了敏感。

    “你看她那张脸。”

    “很漂亮呀,声音又好听。”米兰还是不懂。

    “我说你是不是猪啊米兰,你看她脸和脖子皮肤的地方,至少要用三年的劣质化妆品才会成这个样子!那请问,连高档化妆品都买不起的女人能买得起一百万的珠宝吗?”金月一语道破。

    “金月你好厉害,看一眼就能分析出来这么多!”米兰一脸的崇拜相看着金月。

    金月摸了摸米兰的头,帮她的杯子里又填满了热水。

    “那你是不是今天都看出来了我会悲剧?”米兰边吃边看着窗外的风景,与金月在一起她的心情好了很多。

    “我和方远说话的时候那个小妖精一直在盯着你。”金月说到。

    “为什么要盯着我啊?我又不认识她。”

    “我猜她应该是被你和张成楠的话剧节目比了下去,所以对你怀恨在心吧,而且这种女人应该是吃定了方远,但她的内心不够自信,所以这种女人通常要让你当众出丑才能稳固她在社团那些小女孩心里的地位。”

    经过金月的这一番分析,米兰终于想明白了今天所有的一切,从福娃拉着自己弄脏衣服开始,一直到最后江南勾引张成楠的舞蹈,都是她预先安排的一场羞辱自己的计划,当米兰想明白了这些以后,她更害怕江南了。

    “今晚她让你出丑了对不对?而且还当着你面勾引张成楠了对不对?”金月继续补充到。

    “你怎么都知道啊?你跟着我呢?”米兰现在觉得金月简直就是一个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福尔摩斯。

    “这不废话么,不让你出丑你能哭成这样?不勾引张成楠你会和他生气?你不和他生气你会给我打电话?”金月的这个思维确实万中无一。

    “金月啊!”米兰现在对金月的崇拜值达到了人生的顶点。

    “呵呵,女人啊。”金月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

    “你不也是女人吗?”米兰反问金月。

    “我是金月,不是女人!”

    吃完了宵夜,米兰拉着金月又回到外滩散步,米兰的心情好了很多,一路上都在和金月说今天的法式蜗牛好吃,面包又脆又甜,以至于忘记了告诉金月今晚江南是用何种卑鄙的手段来折磨自己,但这也是金月安慰人的一种方式,她不需要米兰的诉说,她只需要让米兰重新变得开心,那么一切都会过去。

    两人走了一会,金月让管家江叔先回到车内,突然伸手把米兰的头按在了肩膀上说到:“过了今晚如果你再哭的话,我就把你扔到海里去。”

    米兰在挣扎,慢慢的,她放弃了抵抗与矜持,她也抱住了金月,放声哭了起来。

    “呜呜呜……我好讨厌江南啊!”

    “女人为了钱都是这样。”

    “呜呜呜……我好舍不得楠楠啊,他怎么一点自制力都没有啊!”

    “男人为了女人都是这样。”

    “呜呜呜……我也好讨厌方远啊,江南那么坏他还对她那么好!”

    “男人为了女人都是这样。”

    “呜呜呜……你为什么总说这句话啊!”

    “我只是让你哭,有说让你哭的这么难看吗?”

    “那我不哭了。”米兰擦了擦眼泪,把头离开了金月的肩膀,留下了一滩鼻涕与口水的混合物。

    “明天搬来我房子住吧。”金月突然说到。

    “那我期中论文怎么办”米兰眼角带着泪,任何时间都不忘记自己的论文。

    “我房子桌子多得是。”

    “宿舍那边我怎么交代?”

    “她们会在乎少了一个怨妇?”

    “但是你房子那么大,我住哪里啊?”

    “你到底来不来!”

    “你花那么多钱租的公寓,就让我这么占便宜啊?”

    “我有说让你免费住了吗?”

    “那你还让我搬来?”

    “你得交房租。”

    “好吧……妈”

    “谁是你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