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强闯惊雁宫
作者:牵牛喂大将军   穿梭时空的侠客最新章节     
    离寅时只有一个时辰。

    六月二日丑时初,整个留马平原开始刮起大风,蒙古军营灯火较早时稀少,间中传来马嘶的声音。

    丑时末,羊角声起,蒙古军奉大帅思汉飞之命,撤去所有封锁,开放了通往惊雁宫的道路,除了留守几个扼要的重点外,蒙古军迅从宫外移入宫内。

    转瞬间连直通惊雁宫大门的庞大石桥亦杳无人迹。

    惊雁宫除了正门烧得作响的两个火把外,全无灯火,整座行宫像一双狰狞的猛兽,虎伏在黑夜里,正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形势。

    惊雁宫的主殿雁翔殿高约八丈,毅然耸立於整个建筑组群之上,左右两偏殿左雁翼和右雁翼,虽较雁翔为低,亦高出其他建筑物两丈有多,各由一二十丈的长廊走道连接主殿。

    三座建筑物一主二副,自成一个体系,气象肃森。

    除主殿有正门和两道偏门外,左右雁翼都只开两道偏门,其中一道通向主殿的长廊,与另一道门遥遥相对。

    大门由精钢制成厚约一尺的两扇铁门组成,中分而开,高两丈阔四丈,每扇门须壮汉十人,始能推动。

    现时除了雁翔主殿的正门外,全部偏门均已打开,杳无一人。

    八大高手一路通行无阻,直抵腹地,正是进来容易退时难。

    这八人代表了当今武林的精锐,成功失败,对当前的局势,有决定性的影响。

    此时横刀头陀在大还丹的帮助下已经完全恢复,还提升了十年的功力,一身实力已不在蒙古国师八思巴之下。

    其它几位高手、韩公度、凌渡虚、碧空晴、田间客、传鹰、直力行,也已经在虎君山庙将精神状态调整好了。

    陈浩更是准备充分,为了这次应敌,他将从药神岛得到的玄冰剑都拿了出来,只不过剑上被其贴了一张符箓,让那冰冷的寒气不至于外泄,因此看在韩公度几人眼中,陈浩手中的玄冰剑也就和普通长剑没什么分别。

    陈浩面上很轻松,其它七人却大感不妙,他们来的也太容易了,要知若是蒙人实力薄弱,则必须利用惊雁宫的天险,力阻众人於石桥之外,再以威震天下的骑射,杀敌於平原之上。

    现在却敢让他们长驱直入,不问可知是心怀不轨,意欲待他们开敞秘道後坐享其成,这样说他们必是自信有将他们一打尽的实力。

    当然也可能是蒙古人低估了他们,不过只是那上万的蒙古精锐,已是可怕的力量。

    众人来时已经商量好了布局,冲入左雁翼殿内,众人依分配,碧空晴、直力行和传鹰守着通往主殿连接长廊的偏门,陈浩与横刀头陀和凌渡虚守住相对的偏门,韩公度和田过客则往殿心进行开启秘道的程序。

    原来秘道的机关虽在此,秘道开启後的入口却远在右雁翼殿内,这对陈浩一方和蒙古兵一方均有不利。

    如果没有陈浩在的话,对韩公度等七大高手来说,他们动机关後,必须通过左雁翼殿的偏门,进入往主殿的二十丈长廊,通过主殿,穿过偏门,再经过另一道二十丈的长廊,才能进入右雁翼殿,这是相当远的距离,在蒙军威震天下的勇力前,可说是九死一生。

    其实这种布局也算是可以了,原着中他们便是这般做的,虽说横刀头陀、韩公度、二人身死,却也杀了将近两千蒙古精兵。

    陈浩也很满意这种安排,但是他不会服从,因为他这次来不光要得到战神图录,还要杀了蒙古三大高手之一的思汉飞,顺便宰了这些蒙古精兵。

    左雁翼殿内一片漆黑,却难不倒这些目能夜视的高手,只要凭借一点微光,他们便能如同白昼般看视。

    这时思汉飞在离此不远的一座建筑物内,运起天视地听大法,默察众人的行动。

    陈浩自然察觉了思汉飞的观察,他的一举一动都在陈浩的神识范围之内,他却蓦然不知,还以为自己牢牢掌控了全局!

    韩公度将心中盘算过千百遍的方法再整理一次,运集全身功力,向地面按下。

    只见平时全无异样的地面,突然陷下寸许整整齐齐约方尺大小的一块。

    韩公度继续依照特定的序列按下。

    原来开启的方法,虽循某一原理,但仍须按当时天上二十八宿的行度来推演,因天空星宿运转不停,是故在不同的时刻,开启的序列便不一样。

    转眼间,其中八块先後沉下寸许,形成了一个奇怪的图案。

    韩公度向各人打个手势,低声喊:“成了!”

    就在这一刹那,突然轰轰之声传来,偏门外点起成千上万的火把,照亮了半边天,八大高手立即陷入重重围困,蒙军开始以重兵器如长矛戟、铁棍、铁斧等抢门而进,声势惊人。

    众高手也不打话,陈浩与横刀大师、凌渡虚弃守他们那边的偏门,飞鸟般横过阔达十丈的大殿,与殿心的韩公度会合,撤向碧空晴三人守卫的偏门,一齐杀进通往主殿雁翔那条二十丈长的长廊去。

    长廊其实是以石柱架起上盖的长长走道,两边是大花园,亭台楼阁,好不雅致,这刻密布蒙兵,火把通明,整条长廊光如白日。

    这时韩公度说道:“我们在这里拦住蒙古兵,龙公子和传鹰俱是又大气运之人,你们两个进迷宫去吧,将来驱逐鞑子,为我们报仇!”

    碧空晴大笑道:“韩大侠说得对,两位好兄弟,我们若是侥幸不死,待下次一定要喝个痛快。”

    横刀头陀几人亦是点了点头,他们要用自己的生命为陈浩和传鹰铺路,让他们进入惊雁迷宫,拿出岳册后重拾汉人的旧河山,他们也算死得其所了。

    陈浩不禁有些感动,这些爱国志士为了国家,不顾自己安危做出牺牲,着实让人可敬可佩。

    传鹰却仍是一脸淡然,他的一颗心都在武道之上,凡人的生死乃因果自然,他从来没有为谁而难过,就算他爹娘死的时候,他也没流下过一滴眼泪。

    此时数千蒙古精兵距离他们已不足五丈,殿外仍有精兵在不断涌入,望着那不断涌入的精兵,碧空晴他们都做好了慷慨赴死的准备。

    陈浩却哈哈大笑道:“诸位前辈你们先进迷宫,待我诛杀了这些鞑子,再与你们同入惊雁宫!”

    韩公度:“”

    碧空晴:“”

    传鹰等人:“”

    一个人对付上万蒙古精兵,你特么没被吓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