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灯下人如玉
作者:然籇   权倾南北最新章节     
    灯火下佳人如玉、半醉半醒,一时间看的李荩忱有些出神。

    萧湘伸手在李荩忱面前晃了晃:“夫君想什么呢,是不是又惦记哪个良家女子了?”

    和李荩忱相处日久,萧湘当然也不再是当初那个见到李荩忱就胆战心惊的萧湘,和李荩忱玩笑还是开的出来的,这些恩爱的小动作更是信手拈来,完全是发自内心。

    李荩忱一把抓住萧湘的手腕,微笑着说道:“当然是看你看的出神了。西施沉鱼,洛神凌波,都比不过我家湘儿半醉之姿。”

    萧湘心中一暖,不过还是俏生生的翻了个白眼:“找借口!照我看啊,是不是想远在天边的公主殿下了?”

    自己和乐昌那点儿事,李荩忱并没有瞒着萧湘的意思。萧湘是自己的女人,而且在他和乐昌之间还没有什么实质性关系之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所以李荩忱并不打算隐瞒或者欺骗。

    喜欢就是喜欢,惦记就是惦记。

    或许也是因为李荩忱如此光明正大的承认,所以萧湘对此至始至终都没有评论过什么,当听到李荩忱讲述他和乐昌在山谷下几次生死挣扎的事情时,还曾经几次湿润了眼睛。

    所以现在萧湘直接拿这个来调侃李荩忱。

    李荩忱哼了一声,不过萧湘说到乐昌,也触及到他心中柔软的地方,一时间沉默不知道该说什么。

    自己和南陈朝廷之间的矛盾已经日益尖锐,只是苦了夹在中间的乐昌。当然对此李荩忱也无奈,毕竟他和陈顼的关系并不是他主动去破坏的,陈顼心中不容他,他就算是想要对南陈肝脑涂地,恐怕陈顼都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因此与其到最后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还是和南陈朝廷保持一定的距离来的比较好。

    “夫君,别想那些烦心事了。”萧湘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李荩忱身边,轻轻捏着他的肩膀,“今天可是除夕夜!”

    李荩忱微微错愕,旋即笑着点了点头,回手揽住萧湘,而萧湘也顺从的倒入李荩忱怀中,伸手勾了勾萧湘的鼻子,李荩忱郑重说道:“是某在胡思乱想,对不住了。”

    萧湘嫣然一笑,还不等她说话,外面突然传来婢女的呼喊声:“下雪了,下雪了!”

    李荩忱和萧湘一怔,片刻之后呼呼的风声就伴着雪花拍打窗纸的声音传来。李荩忱伸手推开窗户,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黑漆漆的天穹下,白色的雪花漫天飞舞。

    树梢上、屋檐上、庭院中,很快就铺上了一层白色。

    这一场雪是来的如此之快、如此之大!

    萧湘激动的伸手抓住李荩忱的衣袖,南方到了冬天也不是不结冰,但是如此飞雪的场景却是少见,所以萧湘不激动是不可能的。

    而李荩忱只是深深舒了一口气,这一场雪来的真是时候。

    正所谓“瑞雪兆丰年”,现在这一场大雪下来,浸润了土地,等到来年自己应该就不用为粮食的事犯愁了。毕竟随着巴人的陆续下山,现在李荩忱太需要粮食了,哪怕是远水解不了近渴,至少也能够让李荩忱不用为还需要预留出来粮食应对明年有可能的饥荒的担心。

    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本来现在就是除夕,而这一场大雪下来,更是让尉迟迥率军南下变得不现实。

    巴蜀不是中原,李愬雪夜下蔡州这样军事史上的经典战例当然很难在巴蜀这样的地方上演。如此大雪只要下几个时辰,就意味着剑阁外的蜀道会湿滑难以通行,更不要说当初尉迟迥曾经依仗平定巴蜀的阴平小道。

    因此这一场雪在短时间内封锁了巴蜀和汉中之间的兵力调遣,或许尉迟迥可以派遣一支精锐部队冒险进入巴蜀,但是绝对不会带领大军直接开拔,那样不过是在自找苦吃。

    李荩忱还巴不得尉迟迥这么做呢。

    所以就算是尉迟迥南下,也要等到雪化得差不多,蜀道可以通行的时候再说。现在对于李荩忱来说,最紧要的就是时间,他需要时间来安顿巴人、需要时间来等候新的粮食从荆州运送过来,也需要时间来训练士卒······

    这一场李荩忱期待已久的大雪自然给了他这样难得的机会。

    将手伸出窗户,感受着雪花落在手上的凉意,李荩忱强忍着不放声大笑。

    因为前几天天一直阴沉沉的,所以李荩忱直接让骆牙、唐正良等人做好了应对下雪甚至是雪灾的准备,城中迎风面的房屋全都做了加固,而城中的大多数寺庙和道观全都报备准备接收受灾百姓——有了上一次收纳流民的教训,这一次城中的寺庙和道观都格外配合工作。

    至于城中需要的粮食,李荩忱早早地着人从南部郡调拨过来。毕竟这一场大雪下来,降温是肯定的,保不齐大江也会结冰,所以到时候来往运输必然会受到阻碍。

    而相反的,尉迟迥率军抵达汉中没有多久,在城外没有固定营房的地方安营扎寨,想必感觉并不怎么样。而蜀郡等处北周守军因为去年收成欠佳的缘故,必然也会缺少粮食,偏偏主要赖以运送粮食的蜀道被大雪切断,所以估计他们也不好受。

    此消彼长之下,对李荩忱,甚合心意。

    而萧湘也注意到李荩忱脸上的喜色,伸手端起来酒杯,盈盈躬身:“妾身恭喜夫君。”

    伸手端过来酒杯一饮而尽,李荩忱伸了一个懒腰。

    今年可以过一个好年啊!

    片刻之后,窗外传来爆竹声以及下人们的欢呼声。

    李荩忱端起来酒杯:“满上,满上,今日不醉不休!”

    这些天李荩忱的忙碌和担心,萧湘也是看在眼里的,她知道自家夫君干的都是顶天立地的事情,而且李荩忱从来都不将自己的担忧表现在外面,他总是用笑容和信心来鼓励着手下人,但是只有萧湘知道,自家夫君经常眉头紧皱、盯着那舆图一直到天亮!

    现在李荩忱开心,她当然也乐得见此,笑盈盈着又倒了一杯酒。

    窗外爆竹声更加密集。

    李荩忱就在这爆竹声中迎来了自己来到这个时代的第一个新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