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插曲
作者:安沫芊雨   穿越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最新章节     
    清晨,天刚亮,街上没有什么行人。

    这个时间是凌晨五点上下,路上只有几个驾驶着龙车的商贩经过。

    周围唯一热闹的地方就是身后的餐厅。

    “早上好,弗尔洛斯大人——”

    一边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夏凡一回头,只见一位拄着拐杖的老人颤颤巍巍地走了过来。

    面前老人恭敬地行了一礼,这位老人家白须飘飘,穿着一身粗布衣服,相貌老态。

    “您是?”

    “回大人,老夫名叫迦罗,一个普通的老花农”老人说道。

    “您现在是去花地里看花?”

    “不不……”老师摆了摆手。

    “我这把老骨头动不得了,在家里浇浇花还行”

    “那您老人家起这么早做什么”

    “哈哈……刚一出门就见到大人您了,想要过来打声招呼”

    夏凡看向老人来的方向。

    在旅舍旁三间店铺外的地方,有一间小木屋。

    远远地看去小木屋的样子纯木建成,样子很普通。

    “您住的地方在那里?”夏凡指了指那边。

    老人回头看了下。

    “是的大人”

    “看来是我打扰到您了”

    “没有没有,是我这老头子自己要过来的,大人莫见怪,今天能见到大人本人已经是非常荣幸了”

    “我送您回去吧,不要因为我打扰到您了”

    “岂敢让弗尔洛斯大人亲自送啊,我自己回去就行了”老人笑了笑。

    “没事,走吧”

    “那谢谢大人的好意了”

    老人说着转过身向着木屋慢慢走去,夏凡跟在了后面。

    跟着老人来到房屋前,木屋的门旁立着一个座地牌『花圃』。

    “小小一家店,也算不愁衣食了”

    老人伸手扭了扭金色的门把手,打开了门。

    “大人要不要进去喝杯茶?”老人回头问道。

    “我就进去看一下吧”夏凡说道。

    老人笑了。

    “这可真是莫大的荣幸啊,大人请进”

    夏凡走了进去。

    一进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座立式木柜台,柜子后面是一面靠墙的木格架子,几乎每一个格子里都是盆栽植物且种类各不相同。

    屋子四面墙上也都是这种木质格,格子里同样都是植物,屋子的中间是三座并列着的木架格。

    这些摆放在格子上的植物在柔和的黄色室内光下有些一种别样的生机。

    夏凡坐在了柜台前的高椅子上

    “这些植物都长不大,最长也就手臂的长短”

    “大人好眼力,的确这些都是盆栽都是长不大的,这些主要都是摆在室内用作装饰的”老人说道。

    “这些植物的盆都不一样,为什么这么做?”

    眼前植物的盆都做的非常精致,上面的浮雕刻纹非常精细。

    “哈哈,这些都是我做的,有些植物待在这两年了都还没卖出去呢”

    老人慢慢绕到柜台,倒了一杯茶递到了柜台的另一边。

    夏凡注意到老人的手掌虎口处有一块看起来硬硬的茧。

    “老人家请问您多大岁数了?”

    “回大人,到今年为止已经活了七十四个年头了”

    夏凡晃了晃茶杯,喝了一口茶。

    “您是来自北国的人吗?”

    老人一怔。

    “您的鼻管修长这是重点,加上脸型瘦削这是典型的北国人的特征”

    “您的腿受过伤,因为没有及时接受治疗然后受寒导致肌肉冻伤坏死”夏凡缓缓说道。

    老人听了一段话后敬佩地点了点头。

    “大人真的好眼力,我年轻的时候是一位公家的伐木工,一次砍树的时候,树朝着这边倒下压断了腿,被同伴送下山后没救过来,唉——可惜了”

    “后来呢”

    “腿坏了就干不了活,家里也就没了钱那段日子呀……唉,真的苦啊,还是多亏了乡亲们的帮助……”

    老人抚摸着杯子陷入了回忆。

    “后来干不了活,只能做点零碎补贴家用,慢慢学了些木活然后就种上这些盆栽了,嘿,这些小玩意是我做给孙子的”老人笑了笑。

    “那为何搬到卢克尼卡这个国家?”

    “搬了几次家了,这里人来人往,过来玩的留宿的人也多,这里能活下来”

    “您在这里住了多久?”

    “三十年了……”老人凝望着这些植物就像看自己的孩子一样。

    夏凡看了看四周。

    “你家人呢?”

    “一儿一女都出去工作了,儿子出息了些当上了这里的财务官,女儿在东边的学堂做教员,都有了新家就在对面”老人眯着眼睛笑着说着,然后指了一下放在木架格上的一副画。

    “这位是我的妻子”

    夏凡抬眼看过去,是一副油画,画上的一张女性的油画头像,尺寸要比八开大一些,用黑木画框架着,整幅画一尘不染。

    这个女性笑着,相貌贤惠,年龄三十岁左右,眼睛非常有神。

    “四十多年了,我还好好的……你看见了吗莉莎……”

    老人伸手想拿起画框但手在空中停了一刻放了下来,轻轻摇了摇头。

    “我妻子莉莎在我出事后一直照顾着我和儿女们的生活,挑水,砍柴,烧菜烧饭,很多很多……但她从未抱怨过。现在想想真的感觉很对不起她呀,还没来得及感谢就这么走了……”

    老人深呼吸后咳了两声。

    “您的妻子在这幅画中很年轻……”夏凡说道。

    “也就是这个时候没的”老人叹了口气。

    “四十年前那一天我妻子早上和邻居上山砍柴,到了冥日时都没回来,我就求人去找去的人没回来,等到第二天来了一群王国骑士和一些长袍的人,然后开始封山……”

    木屋内气氛突然变得沉默起来,夏凡抬头看了看那幅画,画上的女人贤惠地笑着。

    “晚上我的妻子和那个去找的人回来了,我看了我妻子,说她是被咬死的,被魔兽——咬死的”老人摇了摇头淡淡说道。

    “说什么是魔女教的活动……呵,罢了罢了……”

    这句话后是短暂的无言。

    “弗尔洛斯大人……”老人看了过来。

    “我这把老骨头活不了多久了身下只有一儿一女,女儿在今年成了家,我……想冒昧问一下,听说最近要发生大灾难,是这样吗?会死很多人的吧?”

    “这我不能告诉您”夏凡说道。

    听了这话,老人默默喝了口茶开口道:

    “周围的人都是这么说的……安德里斯再次出现,世界将会有大灾难出现,大人,原谅我的无理,那个……灾难会来到这吗?”

    “我不能告诉您”

    “这样啊……”

    “不过有您在的话一定会没事的,您和剑圣联手一定可以解决这些的,我们都是这么想的”

    夏凡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魔刻结晶后一口气喝完了茶,站了起来。

    “我要走了,再见”

    “大人,请等一下”老人急着说着,从柜子里一个黑色的小方盒子。

    打开盒盖,里面是一件银白色的挂坠。

    挂坠的外形像一个倒挂的问号,在这个问号的内圈嵌着一枚蓝色的宝石,整体造型非常优雅。

    “这是我太太的挂坠,一直待在这儿放了四十年,现在送给您了,大人”老人缓缓说道。

    “为什么要给我?”

    老人轻轻笑了笑:

    “我希望大人能够找到适合这个挂坠的人,这个是我们这些人的一点期望”

    “期望吗……”

    夏凡盯着挂坠看了良久,伸手接下了。

    老人笑了:

    “嘿,这辈子能有幸跟大人说这么久话真的是太幸运了,不管如何,我和大家都相信您”

    “谢谢”

    夏凡收好挂坠后扯了下帽檐走出了木屋。

    来到街上,只见小薇现在旅舍门口看了过来。

    “早上好,弗尔洛斯大人”

    小薇弯腰行了一礼。

    “起这么早?”

    “小薇习惯早起,想不到大人也是”

    小薇说着少女似的笑了起来。

    夏凡眼睛扫了扫小薇的身体后看向了远处的十字路口。

    “昨天定好几点出发?”

    “昨夜和菜月大人定好是阳日三刻出发,大人意下如何?”

    “我没意见”

    “是,小薇明白了”

    随后又是一段无言,小薇看着路口表情看起来像是在回忆着什么。

    “弗尔洛斯大人……”

    “怎么了?”

    “为什么之前发生的这么多大事,安德里斯都没有出现呢?……真的死了很多人啊……天灾,战争和饥荒,很多……”小薇回头疑惑地看着夏凡询问道。

    “很多东西都在变,安德里斯也不例外,四百年前的毁灭改变了太多的事请,这也有我们的原因……”夏凡回答道。

    “大人,还有其他的猎人在这个组织吗?”

    “你见过有第二个人以安德里斯之名在行动的吗?”

    “唔……”

    小薇嘟囔了下后看向了远处。

    ——————

    九刻时两辆龙车准点出发,驶上了大路。

    “大人,要到冥日三刻才能到下一个小镇”

    小薇坐在夏凡对面说道。

    此时的紫发女仆减轻了初次见面时的那份拘谨,显得轻松了不少。

    “知道了”

    夏凡说完转眼看向了窗外。

    眼前的景色突然模糊了一下,原本空无一人的道路一侧出现了陌生的人。

    老人,小孩,男男女女似乎是在送行。

    『虚像』

    回想起来,这种安德里斯顶级精神系魔法自己也还没学会,这种可以强制将施法者的记忆植入生命体的精神系魔法哪怕是专职魔法使也未必学的如此熟练,但他做到了。

    夏凡任由眼前陌生的人们略过车窗——这是唯一可以接近他的方式。

    那扇门里的记忆很有限,他只想给我看到他想让我看的。

    夏凡注视着眼前过往的人,仔细看着这些不存在于这个时间的物象。

    『记忆溢幻』是『虚像』的施法者在输送记忆时潜意识输送的无关记忆碎片,无法避免。

    回想起这个关于『虚像』的注释,脑海中回忆起了和他的唯一一次见面。

    那种与冷静眼神相违和的话语,他在克制着,他明明有数不清的问题想要去问但是他忍住了,即便他知道这是他最后的机会。

    不知何时眼前的『记忆溢幻』消失了,又过了一段时间龙车停在了一片视野宽阔的平地上,透过窗外可以看到远处的树林。

    眼前的平地上出现了一高一矮的两个人。

    “啊——终于可以下车了,累死我了……”

    菜月昴揉着腰长舒了一口气。

    “对呐,腰都酸了”贝蒂附和着锤了锤自己的腰。

    “哎,你还说呢……你睡的最香了,把我手臂都靠麻了”菜月昴甩了甩手。

    “嘿……你没反对哦”贝蒂调皮地眨了下眼睛。

    “弗尔洛斯大人,要下车吗?”小薇询问道。

    “嗯,走吧”

    夏凡打开车门跳下了车。

    “嘿——弗尔洛斯!”菜月昴说着走了过来。

    “昴,对待他要有礼貌些……”艾米莉亚走下车小声说道。

    “嘿,没事的都是朋友,再说了还没道谢呢,对吧?”

    菜月昴说着走上前行了一礼。

    “弗尔洛斯谢谢你在圣域救了我,谢谢”

    夏凡微微点了点头。

    “话说,为什么你总是戴着兜帽呀?在车上都戴着不觉得不方……”

    话未说完,艾米莉亚拍了下菜月昴的肩膀。

    “呦!最强猎人让我们来较量一下吧!”

    一旁加菲尔一下跳下了车,走到跟前。

    “算了吧,坐了这么久的车,让让人家休息下”

    “别嘛大将,坐久了就应该要活动下嘛,再说了我也想见识下安德里斯最强猎人『神光雷行』的力量”

    加菲尔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刻意加重的语调。

    “你也知道是他是最强猎人,就不怕被干趴?”菜月昴问道。

    “我可是有信心不会一下就被干趴下”

    小薇向夏凡投向了询问的眼神。

    夏凡点了下头,小薇和雷纳多点点头走开准备座椅。

    “哈,大人同意了”加菲尔笑了笑。

    “你自己小心些”

    一会儿后——

    菜月昴拉着贝蒂和艾米莉亚坐在了准备好的椅子上小薇和雷纳多,奥托站在后边看着这即将开始的战斗。

    夏凡和加菲尔面对面站在地上,相距五米,观战者坐在了十米外。

    加菲尔露出了狡猾的一笑。

    “弗尔洛斯大人,您要认真对待哦”

    “我会的”

    夏凡看着加菲尔慢慢收起了短剑,随后身子一抖突然一下从原地蹿到了自己右手边。

    手随之打了出去。

    啪——!

    “额!——”

    伴随着一声闷哼,加菲尔飞了出去,摔倒在了右边的菜月昴脚边痛苦地弓着身子捂着下巴。

    “喂……那,那个没事吧?”菜月昴愣了愣问道。

    “我有……加护,没事……再来!”加菲尔掰了掰下巴站了起来。

    “别打了,今天到此为止”

    “什么?这么快”加菲尔瞪大眼睛问道。

    “这样就够了”

    说完夏凡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去。

    “那怎么行?我还没够呢!”加菲尔叫道。

    “好啦,明天还有机会,吃点东西吧……”菜月昴摆了摆手。

    加菲尔摇摇头还是不服气,菜月昴又劝了一会才消停了下来。

    吃了些东西后,菜月昴开始了闲聊。

    “哇,弗尔洛斯,你的伙食真不错,坐车还能吃上这些”

    “昴,我都说了多买些吃食嘛”奥托说道。

    “你有酒就够了,嗯”

    奥托被呛了一下。

    “东西和酒……还是吃的重要”

    “得,回去后叫雷姆做给你吃”菜月昴回道。

    “好嘞!”

    “那两个女仆?在圣域的那两个?”夏凡开口问道。

    “对对”菜月昴点点头。

    “记得很清楚嘛,唉,这次拉姆雷姆陪罗兹瓦尔去开领主会议了所以没跟来”

    “嗯……”夏凡晃了下杯子喝了口茶。

    “唉,话说弗尔洛斯老兄,那时候我求你跟我一起去罗兹瓦尔新家的为什么不去嘛?你在的话艾尔莎和魔兽都可以以最轻损失搞定了”菜月昴问道。

    “我那个时候有比你很重要的事要去做”

    “这样啊,嘛,反正都过去了”菜月昴打了个哈欠。

    “大家都累了就回车里休息一下吧,过一会儿再出发”艾米莉亚说道。

    “嗯,那收拾东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