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孤独是一种常态
作者:左丹   单身无公害最新章节     
    1

    寒露之后,霜降之前,途径的每辆车上都落着一层薄薄的水雾。于傍晚时分,于昏黄灯下,于人群脱离寂寥处,拖着疲惫的身躯和休眠的梦想独自回家,不去记住或忆起那些水雾上的姓名。奋笔疾书记录别人的故事,忘却那些生根覆灭在秋天的情缘。

    北京的秋,最萧瑟也最迷人,万物皆在静默中蕴藏悸动,万事皆在绝境处滋生希冀。可惜,未必每人都有幸寻觅到能够分享欣喜、懂得赏阅忧愁的人。

    李健仁离开后,任君爽和白晶晶退掉了以前合租的房子,在各自公司附近暂时租了廉价合租房。在拥挤堵塞的大城市相隔两端,与异地的天各一方其实并无差别。开始分居时,任君爽与白晶晶还会周末相约小聚,李健仁刚到异国他乡时,三人也还会经常在微信群里聊近况、扯闲篇,但随着时差与交集圈的隔阂,各自工作的繁忙疲惫,群热度逐渐冷却,甚至沦为朋友圈的点赞之交。

    长大之后,好朋友都不是某个瞬间不欢而散,而是渐行渐远,不知不觉就淡了联系。

    而任君爽全情投入于工作项目,也习惯了一个人生活的节奏,没有精力去谈恋爱或认识新朋、维护旧友。不仅过了喜欢长不大少年的季节,连温柔体贴的暖男都顿觉腻歪烦闷,任何赴约只想早点回家。每天淡泊寡欲、吃斋念佛,电影都一个人看,火锅也一个人吃。

    年岁渐增,对工作以外的事越来越没耐心。懒得去顾及别人的仰慕或解释别人的误解;懒得费脑子、花心思,与自己没那么喜欢,又好像没那么喜欢自己的人聊天;懒得回复让人无语的信息,哪怕是无需翻找的表情包;懒得去纠结我说好忙好累时,对方的反应是否走心;也懒得关心对方是否好忙好累。这不叫社交恐惧症,只是懒得再爱了。或许没耐心,是因为不在乎吧。

    2

    任君爽终于熬到实习身份转正,但却在来到这家公司的第一个项目落地完成后,毅然决然地递交辞呈。当初坚持是现实所迫,是赌一口气,是希望自己有所资历与增益,如今圆满,激流勇退,没理由再在此浪费青春。老板和同事们诧异并不舍,虽然也存在嫉妒与看不惯,但论工作能力、专业水平,论能扛事、有胆识,无人可与她匹敌。在老板一度挽留未果后,只得放她走,在离职当晚,任君爽与同事们来到ktv最后一聚。

    觥筹交错之后,她开始讨厌酒精的辛辣苦涩。讨厌红灯绿酒,讨厌震耳音响,讨厌彻夜堵车的工体西路,讨厌喝醉酒撒酒疯的人,讨厌生活糜烂随随便便的人,讨厌认识了有钱人富二代就千方百计想搞定的人。牛x的未来是自己努力打拼下来的,不是靠爸妈给你铺路,也不是傍着谁人给你埋单。那种生活,既不羡慕,也不屑一顾。

    散场后,任君爽与大家一一告别,酒醉的她却清醒得反常。她内心明白,今日一别,便后会无期,多数人可能就是永别。打不到车的她,脱掉并提着磨脚的高跟鞋,徒步沿着工体西路向回家的方向走。她数不清有多少次,她踩着这双磨脚的高跟鞋,一瘸一拐地挤地铁、赶公交、在写字楼间奔波,甚至不得不扶着路边的园艺植被才勉强能支撑。

    林宥嘉的《想自由》里唱道:“只有你懂得我,就像被困住的野兽,在摩天大楼渴求自由。”听到这里总会感到心疼。我们都少了那个一边泪流一边紧抱的臂膀,穿梭于摩天大楼间,再难的路也只能一个人走完。并不是高不可攀或冷若冰霜,只是外表长了刺,心里驻了防。毕竟,谁又能懂得或在乎另一个人的难过呢?

    孤独对我们来讲,不是无可奈何的状态,而是怡然自得的常态。

    3

    辞掉工作的任君爽,顾不得宿醉后胃里的翻江倒海,忙不迭地找新工作、新房子。就在她如无头苍蝇一般投简历时,之前项目的合作甲方公司联系到她,合作过程中,甲方公司的领导便对她赞许有加,得知她离职消息,立即来询问她是否有意愿来工作。任君爽毫不犹豫地接受职位,马不停蹄地投入新一断征程。

    原地踏步就是在退步,可一旦跑起来,玉皇大帝都拦不住。

    就在任君爽斗志昂扬地准备上战场厮杀时,大学同学群里一阵骚动,系里最默默无闻的女生发来婚礼喜帖,大学期间她一直苦于找不到男朋友,毕业后竟然成为全系第一个步入婚姻殿堂的。她邀请所有同学参加,一呼百应,大家想借此机会一聚。本来从来不参与群体活动的任君爽,也并不想回应,把手机丢到一边,继续在电脑上打字。但群里信息震动不断,就在她想把群设置为“消息免打扰”时,却突然看见潜水的李健仁冒泡,李健仁刚好即将回国休假,可以参加婚礼。

    串场般谈整天工作,能在正经事和八卦中间切换自如,能踩着高跟鞋带着重感冒挤地铁,能满脸笑意应对语中带刺被噎话,能面无表情回复哈哈哈与么么哒,能撒掉半盒纪梵希散粉心疼却不慌不忙地收拾残局,却不能阻止听见看见你名字时心脏漏半拍。

    就像九月一号再不是开学,却依然莫名紧张又兴奋,高考那两天还会做噩梦,听伤感情歌往事还会般般应,想起亲人去世、朋友离开眼泪还会无知无觉难以抑制,路过曾经一个人踏着星辰与烈日、混着孤独与心酸走回家的街道还会无助害怕。成长教会我们如何成为内心强大的混蛋,却没告知怎样治疗软弱与心结的后遗症。

    于是,任君爽也在群里回复二字:“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