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海王类巢穴(四)
作者:清风扬雨   海贼之浪子先生最新章节     
    看了一眼手表,晚间7点多钟。离平时睡觉的时间还有3个小时。那么,就熟悉一下心网和剑气吧。

    剑气是宋知航以后主要锻炼的能力,修炼起来肯定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解决的事情。所以他并没有着急去体验剑气,而是打算先熟悉一下心网的能力。

    心网,或者说是加强版的见闻色霸气。需要宋知航主动去开启才会产生效果,开启方式就和开关电灯泡一样简单,只要心里想一下就可以了。

    宋知航开着心网测试了一下能量消耗。嗯…怎么说呢?好像开不开都没什么区别?几乎没有消耗。

    开启心网对他最大的影响是需要集中注意力来处理它带来的信息,不过哪怕宋知航再怎么耗费心神也只能处理大致的信息或某一小块区域的详细信息,又或者还可以完全过滤掉这些信息,这取决宋知航如何去使用心网。

    换句话说,心网的能力大小和宋知航处理信息的速度是成正比的。他处理信息的速度越快,从心网中得到信息就越多越全面。

    当然,心网不仅仅只有这一种使用方式。

    宋知航还发现可以设置一些关键词作为过滤信息的道具来使用。

    比如说他设置了关键词“你”字之后,心网范围里只要有人说出这个字,宋知航立马就能听见并确定是哪个人在什么位置说的“你”。

    而关键词可以包含并不限于语言、图像、气味、能量。也就是说,只要有足够的想象力,可以设置任意东西为关键词。

    宋知航震惊了!心网完全就是一个扫描半径200公里的超级雷达。不同于雷达只能探测出空中的物体,心网全方位覆盖了200公里内的所有地方,能扫描的东西也完全不受限制。除了受限于他的大脑这个硬件之外,没有任何缺点。

    天啦噜,这是什么概念?这就相当于开了全图和透视啊!太变态了吧。

    难怪漫画里艾尼路能够完全的控制住空岛。有了心网的帮助,除了不能控制住人的思想,其他所有东西都在他的监控之中。试问在如此强大的情报网下,谁敢做出反抗的举动?

    “太变态了,这种东西还是少用为妙。”宋知航感叹了一声,随手关掉了心网。

    那么,现在就该轮到剑气了。心网有多厉害他并不怎么关心,在他眼里最重要的还是剑术。

    闭上了眼睛…他并没有着急去感受风的痕迹。先是平复了心中的激荡,去除杂念,慢慢的,慢慢的,宋知航的内心平静了下来。

    现在,集中注意力,去感受风。

    和前两次不一样,他没有再闻到风的气息,而是直接就窒息了。

    宋知航感觉到有股气流停留在的面庞,让他难以呼吸。尝试着把刀拔出来,却觉得身边的气流实在是过于强大。不要说是拔刀这种动作了,他连拇指都无法动弹。但是他并没有因此而感到焦虑,而是细细的开始体会它,了解它。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四分钟…实在憋不住了…

    闭着眼睛站了四分半钟,他睁开了眼睛,大口的呼吸。

    宋知航有了一丝明悟。他把刀拔了出来,欲像平常锻炼一样往身前砍出一刀,却发现不论是用什么招数出刀都觉得无比的别扭,这一刀他没法砍出来。

    他把刀收了回去,恼怒的吐出一句“破刀”。

    是的,宋知航砍不出来就是因为这把刀。如果说是之前那种程度的半成品,那当然是没问题。但是真正的剑气,他还没有能力用这把刀使用出来。

    原因特别简单,那就是刀太钝了。要知道这是一把连棉裤都砍不断的刀,指望用它来砍出剑气,省省吧!

    不过倒是有办法给它开刃,但是宋知航并不打算这么做开刃之后他拿什么砍人?

    “系统,给刀起名:木刀·柔水。”

    “获得木刀·柔水”

    “完成任务:作为剑豪怎么能缺一把名刀?获得奖励:固化·锋锐,1次。需求:强化金属锭1/1。”

    柔水和咸鱼号一样,是把特殊的武器。特性只有一个:无法损坏。

    曾经宋知航也想过再买一把名刀,毕竟柔水比起说是把刀,还不如说是个玩具更合适一些。

    那他为什么没买呢?其一是因为他作为二十一世纪的现代青年对杀人还是非常抗拒的。他尊重生命,并不想杀人。所以买一把利刃对宋知航来说意义不大。

    其二就是钱不太够啊。他要是有个几千万贝利那肯定二话不说当场拍板买一把二十一工级别的刀。问题是宋知航目前只有1200万多一点的贝利,倾家荡产买把玩具这种事情他暂时还做不出来。

    但现在他需要一把利刃修炼剑气,就很尴尬了。只能先放弃剑气的修炼,等到了城镇再做打算。到时候去找几个倒霉蛋拿去换钱,攒钱买一把岂不是美滋滋?

    宋知航想开了,不能修炼剑气还可以继续修炼剑术嘛也不急这一时。再说了,除了剑气不是还领悟到一种剑法吗?那种自带雾气的剑法也很帅好不好?

    想到了就做。宋知航闭眼入定开始领悟。虽说这种状态下领悟的剑气是半成品,但剑术可不是啊!

    很快,他就进入到了状态。跟平常一样,修炼起了剑术。不过和往常不一样的是,这次他砍出来的刀上附着了一层白色的雾气,随着刀的轨迹忽隐忽现。现在看起来不是刀上的雾气不是很稳定,但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他能熟练的掌握“雾剑法”,每一刀都能砍出逼格,砍出风采。

    不过现在嘛还是老老实实的先练着吧。

    ……

    良久过后,已然是深夜了。银白的月光洒在了床上,照在咸鱼眼角溢出的泪水略感凄凉。

    “矫情!”

    顺手帮咸鱼擦掉了眼泪。练剑归来准备睡觉的宋知航如是说道。

    他皱着眉头叹了口气。对自己的准备不足感到气恼,也对咸鱼的多愁善感感到无奈,更对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心伤。

    “算了,多想无益,下次做好功课就是了。睡觉!”

    宋知航把咸鱼抱入怀中,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