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紫水晶
作者:陆鱼蛋   与贵族一起去冒险最新章节     
    女魔法师抬起头,她的眉毛拧在了一起。她看上去要比格里加诺斯要年长几岁,格里加诺斯抬眼望着她的脸,注意到她的右眼上带着一个皮制的眼罩。女魔法师满脸怒容爬起了身:“走路不带眼睛吗?蠢货!”接着便快步接着朝原来的方向走远。格里加诺斯则是被突然的责骂弄得有些错愕,等他回过神来时,发现已经看不到女魔法师的身影了。他悻悻地爬起身,暗暗咒骂了一句,便继续沿着卵石路走去。

    此时,莱昂纳尔和索路克尔的杂货店里,埃德埃利斯正在和索路克尔闲聊。“昨晚莱昂纳尔在外面逛时看到了倒在地上的你,就叫我去把你带回店里了。”“这离冒险者工会可不近,他怎么叫的你?”“他把你拖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然后吹了我们的暗号笛子。我就带着它去,把你给驮回来了。”索路克尔瞟了一眼趴在地上的座狼。埃利斯没吱声,沉默在空气中弥漫开来。“我不是很喜欢这座人类的城市。在这里过活总觉得束手束脚的。”索路克尔垂着眼睛看着手里摆弄着的小玩意开口说。“那你们原来住的地方呢?”埃德埃利斯问道。“都并进地精王的地下都市里了……我们俩跟地精王身边的一个大红人有点过节,在那边待不下去了。”索路克尔依旧在摆弄他的小玩意,看似漫不经心地说。“地精王……我怎么好像刚刚知道有这么个东西一样?他做了什么?”索路克尔在手里的玩意上的某个部件用力一按,发出了“咔哒”一声,又把那玩意拿起来查看,只见是一个做工精细的挂扣。索路克尔开口道:“人类不知道也正常……地精王在十年前率领一支军队扫荡了附近的其他五个大部族,把那些地精都汇集到一起,建起了一个地下大都市。那不只有地精,很多其他种族也会去那里进行交易,甚至定居。但我从来没在那里看到人类或是和人类关系近的种族。精灵,侏儒,矮人,一个也没见过。”“将地精聚集到一起,并且还对其他种族开放贸易?这个地精王,听起来……”埃德埃利斯的手不住摸着下巴,“不对,那里兽人多吗?”索路克尔稍稍怔了一下,“不少。”他说道。“看来,这个地精王野心不小啊。”埃利斯的眉毛皱在了一起。这时,道具店的门被粗暴地推开,看起来疲惫不堪的莱昂纳尔步履蹒跚地走了进来。索路克尔忙跑过去迎接,埃德埃利斯从身后的水桶里舀了一碗水放在柜台上。莱昂纳尔端起水碗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用力地抹了一把嘴巴,水珠顺着他的胡子流了下来。他盯着索路克尔和埃利斯说:“出事了,紫水晶被人盯上了。”索路克尔大吃一惊:“这不可能!谁会知道我们有紫水晶?”莱昂纳尔摇了摇头,说:“我自觉这几天比较谨慎,没道理会被人看出端倪。可是昨晚在一条漆黑的巷子里,几个人类出来把我围住了,管我要紫水晶,手里都有武器。我只好给了他们其中一块——我肯定不会把所有的都带在身上——他们就放了我,我一晚上加今天一早上都在躲着,既不敢回这里也不敢去藏紫水晶的地方。”索路克尔有些慌了,他急切地说:“那这么说的话,我们在这里会不会不安全?我们怎么办?”莱昂纳尔也有些不安神了,他的眼珠不住地转动着。“埃德埃利斯,”他忽然抬头盯着埃利斯,“如果那些人发现我们还藏有其他紫水晶,我们就过不了安生日子了。我们那些紫水晶绝对不能放在我们的店里,你能帮我们保管吗?”埃利斯点了点头:“不错的考量。这样的话即使是店被那些人闯入,他们也发现不了什么东西,你们还可以申请被盗赔偿。”索路克尔开口了:“如果他们真的敢来,就让他们有来无回!”他恢复了平日的气焰。

    莱昂纳尔和索路克尔领着埃德埃利斯走到了藏紫水晶的地方,莱昂纳尔把紫水晶装进麻袋藏在了垃圾堆里。埃利斯把装紫水晶的袋子扛起,向两个地精告别,走向了旅馆的方向。

    格里加诺斯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他从其它房间里把自己的队友叫了过来,跟他们讲述自己刚刚遇到的事。格里加诺斯是个大嘴巴,他把自己从去地精的店里到回来的路上撞到的女魔法师的事情都说了。他的一名队友,亮钢级别的游侠开口了:“埃德埃利斯嘛……他什么时候也到亮钢级了?他不是个整天混日子的人吗?”另一个他的队友,一个同样是亮钢级、职业是牧师的男青年说道:“他最近身边不还多了两个小孩吗?听说是一个什么领主的孩子。这就是常说的那个,有钱能使鬼推磨吧?”坐在背朝着门的方向、从刚才开始还没开过口的一个梳着短发、身形纤瘦的青年女子皱了皱眉头,他不太喜欢总是从这个牧师嘴里出来的轻浮而又刻薄的话语。她身上穿着轻便的布甲,她是一名亮钢级的弓箭手。女青年终于在三个男人不断的嘈杂声稍稍减弱时开口了,她说:“我听说埃德埃利斯是杀死了地精祭司晋升到亮钢级的。”空气安静了,三个人盯着她看。“地精祭司哦?你打得过吗,诺阿?”游侠对格里加诺斯发出了笑声。他在心里一直看不上格里加诺斯靠杀掉那个虚弱的不死者法师升上了白银级,他觉得这根本就不公平,他在队里的作用比格里加诺斯大多了,根本就是工会的评判标准有问题,如果队里有一个白银级的话,也应该是自己。尽管他跟格里加诺斯之前还是关系非常紧密的好朋友来着。格里加诺斯满脸通红,他不敢相信那个看上去远远不如自己的颓废男人实际上强于自己。人类是很有意思的动物,他们在不敢相信某样东西时,就在想象中把那样东西不断地往自己愿意相信、喜欢相信的方向上靠拢,然后就会对自己想象出来的东西深信不疑。格里加诺斯说道:“有什么了不起的?肯定是个剩一口气的地精祭司被他捡了个漏,我看他一辈子都只能是个亮钢级了。”他在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想到他的其他队友都还“只是”个亮钢级。女弓箭手再次皱了皱眉头,她的队友在互相熟络了之后变得越发令人不适,甚至令人生厌。她开始对埃德埃利斯的队伍感兴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