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路
作者:东风花   孰识孰非最新章节     
    云珠刚迈进房门,呆在了这,这是被抄家了吗东西翻的到处都是,之前摆放在架子上琳琅满目的古董玉器现在空空如也床边小星正往一个大的包袱皮里面倒她的首饰,旁边放着一个已经捆好的大包袱"小星,您这是在干嘛呀"云珠战战兢兢的靠上去"我要逃走,这个地方不能待了"欧阳云头低着,手不停往包袱塞东西"什么逃,小星您不可冲动啊,您忘了您的卖身契还在夫人手里呢"云珠急了,之前发生这种事时,小星只是打骂下人出气,这次怎么连逃跑都说出口来云珠拦住欧阳云不停歇的手,注视着她的眼睛道:"奴婢知道,这次郎主太过分,打哪也不能打脸啊,伤了您的脸面可再生气也不能说出逃跑两个字啊大利国对私逃的人惩罚很重,是重罪!一旦被官府抓到男的一律罚为苦力修城墙,年轻女子则罚为随军妓女奴婢村里有个女子罚去当军妓不到三个月就死了,死相惨不忍睹并且死后还不能入土为安,最惨的是家里人被村里人看不起"云珠急切的想说服欧阳云一直以来云珠接受的熏陶就是好的女子绝对不会给家里蒙羞,必须事事听从家里男性长辈的安排,这样的女子死后才能投为男胎过上自由自在的日子,自己虽然是被家里卖到千喜楼的,即使不是出于自己的意愿,还是给家里带来不好的名声自己是有罪的而要是成为军妓那真是罪无可赦,死后要下十八层地狱折磨,永世都只能投女胎太惨了,自己绝对要打消小星这个可怕的念头果然在她不断劝说下小星手停下来了,云珠刚要松口气,就被眼前的人紧紧地抓住手臂,"钱,我有很多钱啊只要逃出宋府,卖了这些东西,我就随心所欲了啊!"突如其来的大嗓音,要不是亲眼所见,云珠死都不会相信平日里连骂人都是温言细语的小星居然能发出这么大的声音,而她说出口的话更让人无语云珠从包袱里随便摸出一件金器,指着某个地方说道:"小星,您房里的东西,尤其是贵重的物品上都刻有宋府的标记,并登记在府里的账本上一旦丢失府里报到官府,这件物品就不能在市面上流通因为在市面上买卖带私印的物品同样是重罪银票需要身份证明银楼才给兑,而且没有身份证明连城门都出不去,更不要说住的地方了,大利国是很注重身份证明的""我不信,有钱能使鬼推磨,难道就没有胆子大的人"我的好小星啊,您想想,如果那人都敢跟官府作对,那他在您把东西拿出来那一刻就会抢走没有身份证明的人是不受官府保护所以,小星您这次就大人有大量再原谅郎主一次,之前几次您伤的更重您不也原谅郎主了嘛"欧阳云无力的瘫坐在床踏上,怎么办逃不了,难道就这样忍受下去吗牵扯到嘴角,又麻又痛如果只是身体的痛,自己咬咬牙还是可以忍的,毕竟之前的病也是会让身体疼痛不已,但病痛你可以做心理准备,而且它是有可能痊愈的可是家暴是未知的,而且它是从身体、精神、性等方面进行伤害和摧残的行为在自己的时代,婚姻是神圣且难得的,要是爆出谁家暴的话,那都是条大新闻,要接受惩罚的而在这个古怪时代的人对于暴力习以为常,完全不当回事云珠话里的意思让欧阳云久久不能回神,即使是这个未知的时代居然还是男尊女卑大男子主义思想为主体,还有原来这个郎主经常会暴力这个身体,而云珠一点都不觉得郎主动手是不应该的事,在她看来面子比什么都重要这种三观太不正了吧欧阳云觉得自己一刻都不能忍受下去了,好想回去啊,即使回去后要受到比之前发病时痛十倍的程度,自己也愿意"哇~"的一声,痛哭起来,为什么是自己遇到这么惨的事情啊,自己一辈子从来没有害过人,违过法,没有做过亏心事,只有因为受不了痛决定放弃自己的生命这一件事难道我不能自己决定什么时候死吗,我生的时候没有选择权,死也不能吗,上天你太霸道了!"哇~"越想越委屈难过,哭的更大声,"太不公平了!"不过这句鼓足劲的呐喊声被云珠死死用力捂住没有发出来,"唔唔唔"压到脸上的伤口了,欧阳云瞪着眼睛抗议着云珠虽然害怕欧阳云发火,但是手一点劲也不敢送,劝道:"小星,女子可不敢这么大声哭,会给家里的男人招来祸事的,万一传到太夫人耳里,会被家法处罚的"说完看到欧阳云点点头,安静下来才慢慢松开手"你劲可真大,疼死我了,我以前打过你,这次算给你还礼了哈,以后不能记恨我了哈"哭过发泄了,欧阳云绝不吃亏的个性又冒出来了"奴婢刚才也是情急,而且奴婢从来没有记恨过小星要不是小星把奴婢从楼子里带出来,奴婢早死了"云珠跪倒在地,着急解释着解释了下自己是开玩笑的后,在云珠的帮助下梳洗完毕,在淡淡的药草香气中,欧阳云疲惫不堪的闭上了眼睛当蜡烛熄灭,室内安静时,从欧阳云紧闭的双眼缝隙中,泪水成线打湿了枕头

    ------题外话------

    漏传一个章节了哈,现在补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