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血的力量
作者:水一千   李家大院之七星棺最新章节     
    那个老人家又开口:“你的太爷爷是我的救命恩人,你身上自然流淌他的血液,当你靠近我的时候,我已经感觉到了,但是不能确定,而你进屋以后我又仔细辨别。真的是我救命恩人的血脉。当年我刚刚成为人形,虽然我是妖,但是从来不做恶,每天吃斋,就想着能够有一天得道成仙,我被一个比我道行高深的妖抓了去,让我替他卖命,被抓的还有其他的同类,他逼我们吃下毒药,他定期我们解药,如果不听他的命令,将会毒发身亡,他命我们偷金银财宝,那时候我是有点姿色的,用自己的姿色来蛊惑男人的心智,用男人的血供他炼药。突然有一天来了一个道士,将那个坏蛋杀死,而我们这几个小妖在逃窜之时,也不幸被道长打伤,那个道长就是你太爷爷的同门师兄弟,等你太爷爷出现的时候,看我们遍体鳞伤,有一半的妖已经被打回原形,当时我求你太爷爷出手救我,也讲了我的遭遇,因为我心存善念,从未作恶,你太爷爷从那道士手中救下了我,将一滴血存到我的身体当中,以保存我的人形。将我带在身边,我花了很多时间的疗养之后才保住了性命,保存了我千年道行,你太爷爷多次做法之时我都与他相助,以报答他的救命之恩。也看到他结婚生子,你太爷爷告诉我,当他离世之刻,就是我死亡之时,因为他的血液我才能苟活于世,一旦他不在了,我将人形俱灭。我一直跟着你的太爷爷,虽对她有爱慕之心,但是绝无非分之想。你太爷爷去世以后,我神奇的活了下来,我又多活了十年,这十年我就一直在这个小村庄里生活,认识了一位我终身难忘的人,跟他结婚之前我就告诉过他我是妖,他并没有害怕,反而对我关怀备至。就这样,十年以后,在一个夜晚,我安静的离去,离去之时,有鬼差来捉我,我用妖法护住了我的身躯,又将损失了一半的妖法和魂魄融合,变成现在半鬼半妖的状态,逃过了鬼差的抓捕,只是为了留在人在,每日看见他即可,别无他求。”看的出已经很久没有人陪老人家说话了,她说了很多,似乎要把陈年旧事无所保留地全告诉救命恩人的后人。陈枫问:“既然如此相爱,为什么她没有住在这里?这样你们就可以日日相伴了。”老人家又继续说:“跟我很相爱的那个人,在我死后一直非常的思念我,他终身未娶,只是跟我短暂的过了不到十年的光景,我们好像过了一辈子那么久,我也会常常在梦中与她相见。睹物思人,他后来领养了一个孩子,就听身边人的劝说,离开了这里,终究还是把这里保留了下来。”陈枫又问:“那你说的这个人现在应该还是在这个村庄里吧?要不然你也不会待在这个地方,你完全可以去闲游了。”“是啊……我现在在这,就希望每天能够看他一眼,看他一切安好,我便安心了,再过几年,他的阳寿将尽,到时我们便可以在阴间相遇一起,步入黄泉,在黄泉路上也算有一个伴了。”陈枫静静地看着老人家,心里面对老人家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原来世间有如此伟大的爱情,也许是遇见对的人,哪怕是短短的数十年,也可以用一生去珍惜和守候。

    陈枫听老人家说自己太爷爷用血救了老人家一命,那自己的血能不能帮助到到老人家,让她和相爱的人共度晚年。陈枫还没有开口,老人家已经看穿了陈枫的心思:“你有一颗慈悲之心,你的血液不能帮助我,只能让我神形俱灭,你与你太爷爷的血液还是有所不同的,他心存善念,心无杀戮,所以救了很多心存善念的妖怪和鬼祟,而你不同你,有一颗正义之心,对待坏人你不会心慈手软。”陈枫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血液有如此的功效,他开口问:“奶奶,如果您说我的血液可以将别人打神形俱灭,那么我的血液还有别的用处吗?”老人家说:“所有的符箓滴上你的血则可以通天达地。”说完以后陈枫桌子上吃的碗筷已经被收拾得干干净净,也是这老人家用一蒲扇的功力。紧接着陈枫低头一看,看到桌上有一个符纸,老人家说你可以是一下,将你的血在这个上面,你会看到和平常你见到的符纸不一样的效果,陈枫在桌子上发现了一把小刀,他朝自己的食指轻轻的扎了一下,挤出来了一滴血在了符纸上,这时候老人家朝后退了几步,只见这个符纸发出了金色耀眼的光芒,陈枫看着符纸慢慢的上升,上升刚到过了陈枫的头顶,符纸一下子在空中燃烧了起来,灰烬飘飘散散的落了下来,陈枫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血有此等功力。老人家开口说:“可惜啊可惜,无人教导,你一身天赋算是白白的给浪费了。”

    这二人正在聊天,突然听到门“嘭”的一声被人给踹开了,钻进来一个长着狐狸尾巴和狐狸耳朵的东西,旁边还站了一个凶神恶煞,看不清模样的男子。陈枫往后退了两步,他觉得来者不善,这时候老人家从黑暗中出来:“休得放肆,你们是不可侵犯的。”这二人见到老人家以后迅速行礼:“我们是闻到了血腥味来的。这个味道消失很久了。”老人家缓缓的开口:“他的太爷爷是我的救命恩人。没有我的救命恩人,你们这等鼠辈还能幻化成人形?”那两怪物跪在地上求老人家的原谅。老人家嘱咐:“近日你们无需乱跑,全程护送着孩子。如果这孩子有一点闪失,我唯你们是问。”听完训斥那两个怪物“嗖”的一下就没有了。

    陈枫好奇的看着老人家问:“您是狐妖?”老人家说自己并不是狐妖,是一只猫妖,问陈枫想不想看一下老人的真身?陈枫说:“不用了,我觉得一只巨大的猫肯定会把我吓得半死。”两人笑了起来。见天色已晚。老人家将陈枫留宿在自己的家里,陈枫去跟客栈老板娘打了一声招呼,然后自己去寿材店买了一些元宝、蜡烛、纸钱、还有纸衣什么的到了老人家里。其实陈枫还是想多住在客栈一晚,可是他更想听老人家说一些神话,便想留在这位老人家里。陈枫在老人家里找到一个空的花盆,将刚买来的寿材焚烧了起来,边烧边跟老人家聊天:“这是孝敬您老人家的。”老人家笑嘻嘻的说:“其实这些我现在暂时用不着,就当是在下面给我存起来的吧,等到我跟我爱人下去的时候也可以用到,不过这衣服倒是挺合我心意的。”陈枫将那件纸衣烧完以后,就看见老人家身上衣服一变,十分的好看,“都这把年纪了,还穿的这么红,真的是也不怕别人笑话。”她自嘲。“您这个年纪了就应该穿的花哨一点,要不是因为你曾经受过重伤,您现在的容貌也只是二三十岁的小姑娘吧?”陈枫笑着说。老人家说:“我这个年龄我多大年龄呀?你还说我老!”陈枫说:“您都千年的道行了,还不是老人家是小姑娘啊?!”说完两人哈哈大笑。老小孩就是这么好哄,老人家也是喜欢陈枫这孩子的,你仅仅是因为他是是恩人的孩子,更多的是陈枫懂事,招人怜爱。

    老人家又给陈枫讲了很多很多关于陈枫太爷爷的故事,也讲了好多神话,陈枫听得入迷,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在老人家的要以扶手上睡了过去。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是躺在了一间厢房的床上,这房间里充满古代的气息,房子里一尘不染,房子里的家具看着似乎很眼熟。老人家笑嘻嘻的迎上来说:“醒了?饭已经准备好了,洗漱一下就开饭吧。看看这里这个村子里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便去走一走吧。现在有人给你‘护驾’,你也不用担心了。”陈枫说:“我特别想见一下你的爱人。”老人家说:“其实你已经见过了……”陈枫才来这个村子两天,见过的人也不多,实在对不上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