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番外五
作者:梅花六   反派辞职之后最新章节     
    本文设有防盗,跳订过半影响观看, 作者码字不易, 千字只拿一分五  留仙镇就是处在三不管地域的附近。

    好在蓬莱仙斩妖除魔的名头太过响亮,魔道颓势之下, 也不敢去随意触犯。

    综于以上原因,留仙镇偏僻得很,往日里能路过一个外来人都算是新鲜事, 不用说是来的这么辆显眼的马车。

    这街边买菜的小贩,拎着菜篮子的妇人,梳着两条麻花辫的少女, 全都停下了脚步,张望着这辆马车。

    还没等马车到面前, 嘴碎的人已经开始交谈了起来。

    “也不知道里头坐着的是什么人。”

    “许是哪家的少爷。”

    “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气派的马车。”

    一群人为了多看一眼这辆马车,个个都探出了头, 打算将马车的样子牢牢的挤在心中,到时候等有了后代, 都可以说上一说。

    前头拉车的三匹白马并没有要停下脚步留宿的样子,直直的就要走出留仙镇。

    但就要离开的时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马车一个转头又停在了客栈的门口。

    留仙镇的客栈是最没生意的一处营生了。

    这里极少有外人,更不用说是住店了。

    老板娘懒散的坐在里面看着话本, 直到客人走到了面前才反应了过来。

    “是打尖还是住店?”老板娘先是问了一句, 才抬起了头。

    周思危回道:“住店。”

    老板娘呆住了, 她在留仙镇待了三十几年, 见过最俊俏的小哥也是蓬莱仙的仙使,就算是仙使都比不上面前这个男人英俊。

    老板娘只觉得那一颗年纪不小的芳心又开始砰砰乱跳了。

    周思危等了一会儿,在没得到回应后,又重复了一边,“住店。”

    “好、好的。”老板娘恍如大梦初醒,涨红着脸,连说话都说不清楚,“请、请问要几间?”

    话刚一说完,老板娘就想打自己一嘴巴子,面前明明只有一个人,问要几间岂不是多此一举?

    可没想到男人的身后又探出了一个人,“两间。”

    周思危瞥了眼身后的江容易,将他遮挡在了身后,“一间。”

    还好江容易只是昙花一现,没有让老板娘看清他的样子,不然又得愣上好一阵子。

    “一间够了。”周思危补充道。

    老板娘递出了门牌以及钥匙。

    等两个人上了楼后,老板娘急忙拿出了镜子。

    镜子中照映出的是一名年华逝去的妇人,依稀能够从眉眼中看出年轻时候的美貌。

    老板娘叹了口气,若是再早十年遇上这样的人物,她非舍了脸面缠上去不可。

    可现在都是半老徐娘了,哪里还会有人瞧得上她呢?

    老板娘想着想着,掏出了一盒脂粉,对着镜子掩饰去了代表岁月流逝的皱纹,她抹得认真,都没有发现外面弥漫起了一层雾气。

    雾气由淡转浓,好像是从什么东西里面喷涌而出,如万倾波涛卷来,但又悄无声息的,由飘渺雾气织成了一笼帐子,结结实实的将整个留仙镇笼罩了起来。

    外头就已经是云雾缭绕,连个阳光都见不着,天空也变得阴沉沉的。

    就这一会儿子功夫,留仙镇上已经见不到一个人影。

    “奇怪。”老板娘终于放下了手中的镜子,嘟囔了一声,“这时候该来送豆腐了。”

    她这才发现外面那连绵不绝的雾气,惊叹道:“怎么这么大的雾。”

    这小声的自言自语,在安静的留仙镇内显得格外响亮,好像是惊扰了什么,雾气一点点的飘入了客栈中。

    等老板娘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客栈一楼已经被雾气所包裹,瞧不见老板娘的身影。

    过了许久,雾气才渐渐消退。

    老板娘依旧保持着被迷雾包围前的姿势,一动未动。

    她的脸上还敷着厚厚的一层脂粉,显得面色苍白,嘴唇不自然的嫣红。

    老板娘动了动手脚,动作间透露着僵硬的感觉,她又尝试着走了几步,这才完全适应了这具身体。

    灵马的脚程很快,他们花了三天两夜的时间就来到了留仙镇。

    但距离目的地还有很长的路途。

    无尽海域在乾元大陆的东侧,需要离开蓬莱仙,穿过摘星楼和白玉京的属地,最终才能抵达无尽海域。

    周思危本不想在留仙镇停留,但即将出镇的时候,一直昏睡的江容易突然提出要在留仙镇睡上一宿。

    他虽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听从江容易的话,转头又回了留仙镇。

    修真之人本就无须睡眠。

    周思危双手放在膝盖上,正襟危坐。

    江容易已经躺倒在了床上,将自己的身体埋在充满了阳光气息的被褥中。

    他在床上等了一会儿,几乎都要睡着了,都没见周思危要过来的意思。

    “喂。”江容易一手托着下巴,转身朝向了外面,“你在想什么?”

    周思危难得的陷入了沉默。

    江容易伸出了食指,朝他勾了勾,“过来。”

    周思危好像身体不受控制,听从着江容易的话,掀开被子乖乖的躺到了床上。

    只是他躺得极为笔直,和衣而睡,连身边人的边都没沾上一下。

    江容易就没周思危这么安分了,他的手按上了身边人的胸膛,借力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

    “借点灵气。”

    他这么说着,然后凑到了周思危的嘴边。

    周思危一动不敢动,眼前所看到的一切好像都放慢了。

    江容易的嘴唇很薄,也没什么血色,就像是褪了色的胭脂纸,又有另一种的风味。

    他的睫毛颤了颤,如同蝶翼翻飞。

    然后江容易亲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