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0章 老三的提议
作者:安家夏小姐   左苏最新章节     
    胡蝶的眼底气愤的喷出火蛇,zreo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她的底线,左浅汐近在咫尺,自己却不能了结她的信命,这份耻辱,她誓死都要讨回来的。

    秦晴的死,让浅汐满脸震惊,心底说不出对这个女人复杂的情绪,或许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但她口中诉说出的秘密,转眼看向那个已经昏厥过去的孩子,他竟然不是简陌的亲生骨肉

    想当初,因为这个还在简陌又是背负了多少

    太多的一切,已经容不得追溯,仿佛上苍编织了一张无形的大网,将他们彻底束缚,这样的命运,所有人好像都被迫接受了,可是又凭什么,为什么

    “亦夏,我们要怎么做”

    浅汐不再让心底的愤恨蛊惑,眼下的情形他们当真能脱身吗

    简陌算计好了一切,谁料会半路杀出个秦晴,一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竟然改写了一切。

    “别怕,往后退,退到快艇上。”

    苏亦夏目光灼灼,警惕的望着眼前的一切,全然不给的人任何机会,只要这次能逃脱,他们就不会再陷入如此的被动。

    “zreo,你以为你们跑的掉吗你要敢杀我,早就动手了不是吗”

    胡蝶疯狂的挑衅,她深知zreo绝不会让自己双手沾上血腥,毕竟他还奢望着光明

    浅汐咬住了下唇,余光停留在那个倒在雪地里一动不动的小身躯上,她仍旧担心那个孩子,但却不敢说出口,怕反而提醒了胡蝶。

    深深提了一口气,冷眼撇向那个张狂无比的女人,手中紧捏着简陌之前的那把尖刀,恨意的迸发,情绪已然到了临界点。

    “杀了你,也是为民除害,你当真以为自己是神了”

    胡蝶的聒噪,加上她肆意的屠杀,有些事似乎已经无法忍耐。

    女人忽而一笑,像是释怀了所有,“胡蝶,即使我今天和亦夏死在一起,也是幸福的,你呢客死异乡你不是将众生都踩在脚底吗今日即便敌过的所有人,但有你陪葬,我们似乎也不亏。”

    经历了那么多,生死早已看淡,只要能和亦夏在一起,就足够了不是吗

    胡蝶愣住了,望着浅汐的笑脸,脸上又多了一抹阴骘。

    “zreo可舍不得让你死zreo,只要你现在放过我,我答应你,不再追究左浅汐。”

    她似乎搞不明白自身的立场,脸上还是高傲的神情,瞬间的刺痛,让她咬住了牙关,怒不可遏的瞪向了浅汐。

    女人依旧微笑,轻飘飘的将扎进胡蝶大腿的尖刀拔了出来,鲜红的血液,顺着刀尖,一滴一滴的落在雪地上。

    “疼吗醒了吗”

    浅汐向来都怕杀生,而这一刀她刺的眼睛都没有眨一下,胡蝶连牲口都算不上,她是魔鬼。

    “左浅汐我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胡蝶疯狂的怒吼着,谁料又是一刀扎入了同一个伤口上。

    已经避开了要害,但至少要让胡蝶明白她此刻的处境,也在告诉她自己的决心。

    “我劝你,还是省点力气,你有再多的人又怎么样呢他们还不是眼睁睁的看着你流血的人,对这种画面都司空见惯了吧或许此刻他们也是不痛不痒。”

    浅汐始终表情平静,但内心早已波涛汹涌,只把此刻当做生命的最后一天来看待。

    说罢,她无视了胡蝶那张扭曲的脸,转头就是一脸温柔的望向了苏亦夏,“亦夏和我死在一起,你会后悔吗”

    目光交汇处,省略了千言万语,彼此之间根本就不需要解释,一个表情,就能懂得对方的所有。

    “小浅,我们不会死的,相信我,还有,我说过,不管天上地下,只要能与你在一起,我就永无遗憾了。”

    画面像是定格了,周遭的一切仿若消失,两双澄澈的眸子里,只映着彼此的笑脸,藏不住的情意,似乎要融化这冰雪的天气。

    人群之中,一个男人皱了皱眉头,一手遮挡住自己的眼睛,这两个人也太不知收敛,当是在演言情剧吗不过转瞬他又半提嘴角,扯出一抹笑容,他们之前的感情,连生死都无法撼动了。

    深邃的眸子随即扫过周边的建筑物,周围的掩体一目了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胡蝶所吸引,一心想着如何救她。

    “小浅,你先上船。”

    “不,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

    浅汐坚定的拒绝了苏亦夏的提议,这样,就算自己能脱身,没了亦夏又有什么意义呢

    男人微微眯眼,“听话,我不会死的,你安全了,我才能无所顾忌。”

    是这么个理没错,浅汐心底也是明白,原来在电影中看到类似的画面,都会吐槽女主拖泥带水,害的男主无法脱身。可是事情安放到自己的身上,就不是定论那般了。

    她心底已经承受不了一丁点的万一了,哪怕是死,也一定要死在一起。

    “亦夏,求你,不要撵我走,无论如何,我都要和你在一起。”

    女人拼命的摇着头,眼泪簌簌的留了下来,见她如此泪眼婆娑,苏亦夏心头一紧,深吸一口气。

    “小浅,别哭,我们一起走。”

    说罢,他开始往后退,忽然响起的轰鸣,所有人皆是愣了一下,浅汐转头一看,之前跟着简陌的保镖,竟在他们毫不知觉的情况下,偷溜上船,驾着快艇,飞速离开了。

    “zreo你们无处可去了想我陪葬话怕是说错了,老三,开枪,打死那个女人”

    失了血色的胡蝶,并未失了骨气,咬牙切齿的瞪着苏亦夏,陪葬就算死,也要让左浅汐那个贱人死在自己前面

    “小姐”老三满脸紧张,这时候开枪的话,那小姐定然必死无疑。

    “我让你开枪听见没有”女人用尽全身力气,声嘶力竭的吼着。

    “小浅,站到我身后来”

    苏亦夏立马明白了胡蝶的企图,三人站成直线,将胡蝶放在最外面做成了靶子,这种射击角度,对教父来说都十分有难度,更不要说老三了,他休想射击浅汐。

    场面便的焦灼,老三始终不敢进攻,一群人只敢这么围着,若是胡蝶有什么三长两短,他又该如何交代呢

    “zreo,放了小姐,我让你们两个走”

    老三思量再三,做出决策,不管如何,他定要先保住胡蝶的性命。

    “你给我闭嘴,你敢违抗我的命令”

    “小姐,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您别和他们死磕啊现在的情况对我们不利啊”

    男人焦急的解释着,想要胡蝶改变心意,而女人早把答案写在脸上。

    老三心一横,也不管胡蝶的想法了,“小姐,事后我再向您请罪,今天的事,必须听我的zreo,你觉得如何只要你放了小姐,我立马放你们离开”

    说完,他朝着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黑压压的人群,面面相觑了片刻,很快让出了一条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