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真相只有一个
作者:懒牛头   我的技能下载器最新章节     
    马飞咕嘟咕嘟灌下了一整杯沸水,身体才不再哆嗦。范良跟刘潇潇都看呆了,他们瞠目结舌道:“你……你没事吧?”

    “好……好多了。”用被子死死裹住身体的马飞紧紧了被角,长吐口气,面露惭色道,“刚才的事是我不对,我的态度太恶劣了。”

    刘潇潇的心思却全不在性别歧视上了,她眼神怪异的看着马飞,“你真的没事?”

    “没事啊。”马飞觉得奇怪,他反问道:“我该有什么事?”

    “你喝的是刚刚烧开的水,你……身体都没有感到……不适吗?”

    “对了,这就是我要说的事。”马飞道,“最近我身边发生很多奇怪的事,我的妻子,不,不止是我的妻子,整栋楼的住户都觉得燥热,可我明明感觉天气很冷,他们是不是……”

    “是什么?”

    “有什么问题?”

    “噗……”范良的口水都喷了出来,他一脸纠结的说道,“我说,马先生,说别人之前,你可不可以先看看自己。”

    “我怎么了?”马飞双臂张开,“我很正常啊。”

    “哦~我的上帝,正常的人谁能把刚烧开的水喝下去。”用这种腔调说话的除了范良没有旁人了。

    “而且,你的身体竟然还结霜,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的正常人。”

    “我想,你得听我解释。”马飞的口音被范良带偏了。

    “我得了病。”马飞面露苦涩道,“我是个货车司机,工作就是到各个区去跑。半年前,我被一家海产品公司雇佣了,在5区待了大半年的时间,回到家不久,我就觉得身体出问题了,常常怕冷,后来越来越严重,就发展成了你们看到的这个样子。

    我有到医院检查,但身体很健康,没有任何问题,除了前列腺……”

    范良忙摆手打断,“前列腺什么的我们就不需要了解了。”

    “好吧。”马飞答应一声,接着道,“医生给我分析了一下,他们觉得可能是我在一年四季都是冬天的5区待久了,寒冷引起了我异能的觉醒,而我控制不住这股力量,所以……”

    “你没想过修炼?”范良没有从马飞的身上感知到异于常人的气息,这说明他是个连一天修炼都没有过的普通人。

    “你是想说通过修炼抑制我体内的力量吧?”马飞无奈道,“我当然想过了,可是我根本摸不到窍门,在少年时期,我就在学校被认定没有修炼天赋。”

    听到这话,刘潇潇有意无意的看了范良一眼。

    “你们得帮帮我。”马飞不再像之前那样嚷着要走了。

    “帮你解决身上的问题?”

    “能解决当然最好了,但麻烦的事情不止这一件,我的妻子还有楼里的住户为什么每天都燥热难忍呢?

    出门情况就有好转,回到家里她就狂躁不安,她几乎都要发疯了,你们说,是不是那栋楼里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那栋楼里曾发生过火灾,烧死过很多人,我认为……”

    范良跟刘潇潇对视一眼。

    “我觉得需要去你那里看看。”

    ……

    这次的委托金让刘潇潇比较满意,有一万蒙太钞。抱着你睡必须将钱赚到手的想法,他们来到了马飞居住的小区。

    小区很陈旧,每栋楼的楼道里都贴满了小广告,防盗窗栏杆满是铁锈,手一抓,满手的锈灰。

    进入灰暗的楼道,范良便闻到了一股焦糊的味道,同时,他感到空气中的温度有着明显的变化,的确热的不太正常。

    到了三楼,马飞来到左边的房间掏出钥匙捅进锁眼里,回头对身后的两人道:“这就是我家……”

    “啊呀!”

    门一开,屋里的人便惊吓到了,她穿着内衣裤,几乎是把风扇抱进了怀里。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范良忙背过身去,很尴尬的连道歉。

    “你带人来我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

    马飞的妻子程霞没有急着去穿衣服,,怒气冲冲的埋怨。

    “我怎么知道你在家会是这副德行,快去把衣服穿上!”

    “穿不穿还有什么关系,都被人全部看到了!!”程霞气的咬牙切齿。

    马飞立即火道,“你干脆光着身子好了!”

    “行啊,那有什么不行?

    只要你忍受的了,我现在就脱光跑大街上跑几圈。”

    两人争吵的越来越起劲了,刘潇潇只好出声打断,“我们来不是为了听你们吵架的。”

    “夫妻吵架你插什么嘴!”性格泼辣的程霞转移目标,横眉竖眼道,“你是想进这个家做女主人还是怎么的?有你说话的份吗?”

    刘潇潇默默挽起袖子,冲范良道:“我可以打人吗?”

    “冷静啊,我们要以德服人,砖头要不要我借你用用?”话说着,范良掏出了板砖。

    “好了,好了。”马飞立即打起圆场,把程霞往卧室里推,“快去把衣服穿上,有什么话我们等下再说。”

    马飞终于把骂骂咧咧的程霞劝进卧室里去了,刘潇潇无奈的叹气,她果然对这家人喜欢不起来。

    ……

    程霞走后,范良打量起屋子来。客厅里摆着一个非常大的冰柜,然后桌椅都是很老的那种,电视机被一层布盖着,电风扇也很旧了,扇叶吱呀吱呀的转,吹出来的风一点都不凉爽,反而热的更厉害,让范良有种回到小时候的感觉。

    “你看。”

    刘潇潇用手肘捣了捣范良的腰,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墙上挂着日历。时间是6月24日,年份居然是三年前。

    “你想到什么?”刘潇潇目光闪动,好像看到了真相。

    于是范良反问道:“你想到了什么?”

    “来喝口茶吧。”

    在两人观察时,马飞去倒水了,茶叶当然不能太好,喝下去还有一股子塑料味。

    “你想到了什么?”刘潇潇的视线从茶水上移开,目光灼灼的看着范良。

    “你想到了?”

    马飞奇怪道:“你们在打哑谜吗?”

    “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真相只有一个!”

    范良仿佛听到了柯南破案的bgm。

    “你们都死了。”

    “哈?”

    从卧室里出来的程霞瞪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