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2章
作者:听雨问雪   带着商场重活一世最新章节     
    因为知道她的父母都是为国牺牲的大英雄,所以,格外的热情,给她测了体温之后,又去食堂给她打了小米粥。

    小护士有些怜惜地安慰道“别想太多了,以后还得过日子呢。”想了想又解释道“你吃吧,住院费和吃食的钱票,部队都给付了。”

    跟小护士道谢之后,乐冬稍微洗漱之后,端着这满满的一茶缸子小米粥,里面还有两个煮鸡蛋,这真的是一顿不错的伙食了。

    按照原身的记忆,别说鸡蛋了,就是这小米,那也算是精粮,要是指着户口上的供应粮,一个人一个月也就三斤精粮。

    看着这粥的浓度,不用说也知道,这是特意给她弄得。

    可能是之前发烧生病的原因,吃完饭,漱了口,乐冬竟然靠在枕头上就睡了过去,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天色大亮了。

    因为已经退烧了,现在的药物实在是紧缺,所以,也就没再给她打针,倒是昨天的小护士,又给她打了一缸子小米粥,里面仍然放了两个煮鸡蛋。

    刚吃完饭,乐冬起身收拾了一下,就进来了三个人,都是当兵的,因为现在的军装和后世的不太一样,而她本身又不是军事迷,所以,并不知道这些人都是什么级别。

    但是,看身后的人都叫前面的那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首长,乐冬也就跟着这么叫了。

    那首长道“我是你爸的政委,你就叫我陈伯伯就好,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尽管来找我,我肯定尽全力帮你解决。”

    乐冬从善如流的叫了一声陈伯伯,这陈政委眼睛通红的答应了一声。

    稍微叙旧之后,陈政委强忍悲痛的说道“老乐两口子去了,我们原本商量了一下,让你去工农大学读书,回头接你母亲的班,留在四六五医院。”

    “只是你不乐意,跟你爹一样倔,那也就算了,不过,你这回是伤了身子,回去干农活肯定是受不了的,所以,我跟你们大队书记商量了一下,你就去村儿小学教课吧。”

    又怕乐冬再拒绝,陈政委虎着脸道“不行推脱了,你们家可就剩下你一个了,再说,这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就算是为了好好革命,也得先养好身子再说。”

    乐冬这个感激陈政委啊,之前还犯愁这做农活的事儿,现在哪里会推脱赶紧点头道“我听陈伯伯的”

    陈政委看乐冬听话,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又继续道“另外,你父亲的房子因为是部队的,所以,现在就给你按照你父亲的级别,在医院家属楼给你分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属于个人财产。”

    “还有,这些是你父母的抚恤金,你收好了,以后有什么困难,也可以直接跟组织提,肯定会优先给你解决的。”

    这些待遇,已经是极为优厚的,而且,这个年代,也没有人敢跟上面要更多的补偿,所以,在陈政委问她是否还有什么要求的时候。

    乐冬道“这些已经是极为优厚的了,若是再提要求,那就是得寸进尺了,只是,因为我父母是在烈士陵园安寝,以后必然无法常去为他们扫墓,所以,我希望,将我的一套衣服跟他们一起合葬,也算是一家团圆了。”

    这个要求并不过分,只是,陈政委有些迟疑,这样把活人的衣服送到墓穴,这不是咒人死呢吗不过,现在早就破除封建迷信了,也就没有那么多讲究了。

    所以,稍微迟疑了一下之后,陈政委道“将你的衣服送进去,留个念想倒是无所谓,但是,那毕竟是烈士陵园,进去的都是为国牺牲的烈士,你的名字却不能留在纪念碑上。”

    乐动点头道“这是自然,只是想要一家团圆罢了,自然不能留下我的名字。”

    因为这时代没有人举行什么葬礼仪式,就算是烈士也没有,但是,因为这次牺牲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所以,部队还是统一的为这些烈士们送行了。

    乐冬回到原身父亲在部队的房子里换了一套黑色的衣服之后,又拿了一套她母亲亲手缝制的一套衣服,跟着陈政委来到父母残破的尸体躺着的棺材处,放入了父母的中间。

    乐冬心中默默地说道“希望你们一家三口,能在天堂重逢,然后幸福快乐。”

    伴随着四周烈士们亲属悲痛的哭声,一个个棺材被埋在这座军营的后山上,每埋下一口棺材,站在最前边的师长就带头敬礼,然后说道“xxx,跟着兄弟们回家了”

    然后,陈政委就在一块儿大石碑上,忍着悲痛郑重的写下这人的名字,等待结束的时候,让人凿刻上去,留待后人敬仰。

    尽管乐冬并不是这具身体的亲生女儿,仍然被这样的气氛感染的泪流满面,尤其是乐家三口的棺材下葬的时候,更是勉强撑到陈政委写下父母的名字,就被来自心口的剧痛痛的晕倒了过去。

    这次醒来,她是在部队的医务室,而且,晕倒的也并不只她一人,部队也早就料到了,所以并没有送到医院去。

    乐冬醒后,跟医护人员打了声招呼就回了家,开始打包东西,毕竟,她并不是部队的人,是不能长时间留在军区的。

    她开始打点自己现在的身家,因乐家父母级别都不算低,所以,单是抚恤金就有四千多块钱,再加上家里原本就有的将近五百块钱的存款,可以说她现在在这个年代是个不折不扣的有钱人。

    另外,还有不少的各种票据,部队怕她花不完过期,还特意将大部分都换成了没有时间限制的全国粮票。

    又因为原身父母的工作特殊性,虽然没有布票,但他们家是不缺衣服的,只是,乐冬实在不愿意穿别人剩下的衣服,尤其是内衣裤,可是有没有办法,只能等回去看看能不能换到布票了。

    趁着还有几天时间,乐冬决定至少也要先将自己要穿的衣服好好洗一遍,起码能够让自己的心里舒服一点儿。

    当要烧水的时候,乐冬又遇到了难题,那就是,现在的房子,你甭管是楼房还是平房,那一律都是要烧火的,所以,现在的楼房,又叫火炕楼。

    好在,她是有原主记忆的,总算是磕磕绊绊的把那蜂窝煤给点着了,这才把水给烧开了,然后盛到大盆里。

    但是,当她按照原主的记忆,找到一块儿被称为胰子的肥皂的时候,那股特有的怪味和油腻感直接让她赶紧扔下了东西去洗手。

    她不知道为什么以前看的时候,会有人说这人身上带有着肥皂特有的香味儿,反正,她现在只想哪怕不给她洗衣液,也给她来块儿透明皂啊

    刚刚这样一想,没想到手里竟然不仅多了一块儿带着包装的雕牌透明皂,还多了一桶洗衣液。

    稍微愣了一下神儿,乐冬的眼睛亮了,那么多的可不是白看的,自己怕是带着金手指重生的吧

    于是,她试探地问道“系统”可惜没有反应,继而,她又有些兴奋地想到,难道自己人品大爆发,竟然带着能修仙的空间来到这里的

    按照套路,她冥神的想着进去

    果然,一阵眩晕感之后,她转换了地方。

    只不过,跟她想的那有着灵泉、能种植、能修仙的空间不同,她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她十分熟悉的那座爸爸留给她的商场顶层的办公室。

    就连她当时签完字之后,放在桌子上的文件的位置,都一点儿也没有变。

    乐冬苦笑道“这倒是也挺好,至少不会便宜那些人了。”

    乐冬一如出事的那天晚上那样,从上走到下,所有的一切都和之前她看到的一样,包括地下室那几辆还没来得及搬运的,打算开业大酬宾的粮食车。

    只是,地下室的出口,似乎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给封住了,她不能从那里走到外面,而那正门,大概是因为之前没有摘掉封条,现在根本打不开。

    不过,乐冬已经知足了,这么一个大商场,已经足够她逍遥自在的存活一辈子了。

    但是,当她将一楼大厅的灯拉开的时候,她看到了自己前世的身体静静地趴在外面,随着灯的拉开,自己的身体就这么慢慢的消失在了空气中。

    乐冬用手扶着玻璃墙的墙壁上,就这么静静地送自己的身体消失,乐冬很感谢老天给自己一次送别过去的机会。

    从此以后,她便是这个生活在七十年的女孩儿乐冬,过去的一切,已经完全过去了,她只要好好地活在当下就足够了。

    稍微平静了一下之后,乐冬出了空间,这时,乐冬惊奇的发现,那放到木盆里的水,和自己倒进去的时候,温度似乎并没有改变。

    可是,就算是走马观花的从顶楼走到地下停车场,那也不是一两个小时能解决的,这水又如何能在兑了凉水的情况下,还保持着温度唯一的可能就是,进入空间后,外面的时间是静止的。

    这对于乐冬来说,实在是太好了,因为这样的话,她进出空间的时候,只要注意四周没有人,就不会被人看到自己进入过空间。

    只是,为了证明,到底是进去之后,这便是流速慢还是静止,乐冬将要洗的衣服带进空间之后,盯着座钟的指针归零之后,快速进了空间商场。

    将衣服送进接好电源的洗衣机中清洗之后,她自己先是来到卖卫浴的楼层,用展示品好好地泡了个澡,换好睡衣之后,又到办公室附属的小厨房给自己做了吃的。

    当休息的差不多了,她起身之后又发现,自己剩下的饭菜,竟然也还热腾腾的,这就证明,空间对物品是有保鲜的作用,自己也就用不着对它们的保质期担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