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第8章
作者:听雨问雪   带着商场重活一世最新章节     
    乐冬给付账的时候,六嫂子又问道“妹子缺不缺帘子,老哑巴那屋的窗户,可是玻璃的,嫂子这儿有些薄的布,上面还秀了花,也不知道你能相中不。”

    一听六嫂子这话,乐冬才想起来,自己这边儿是临时决定的,还真的没有窗帘儿,于是感兴趣儿地说道“嫂子能让我看看不”

    六嫂子爽朗地说道“这自然得瞅瞅了,就是捡东西还得看看不是”

    说着,她去了儿子那屋的炕柜处,拿出来个包裹,打开后,是两块儿绿色的布,大约是一米二x一米那么大,上面绣着竹子,挺漂亮的。

    六嫂子有些自得的说道“这是我自个儿染得,寻思着过几年俺家虎子就快到了成亲的年龄,这不就趁着闲着的时候,给琢磨出来了。”

    乐冬回忆了一下,她家虎子也就是她儿子,今年才十来岁吧这想的真长远不过,这布是真和她的意,于是就问道“嫂子这手艺真不错,那嫂子是怎么个换法”

    其实,乐冬不知道,六嫂子说是给她儿子准备的,其实就是那么一说,她坊土布没事儿,但做这样的就会引人注意了,不过若是自家用,匀给了急用的人,这就不算什么了。

    所以,这其实就是一种夹带私货的说法。

    六嫂子道“这两块儿布三块钱,你看中不”

    乐东知道,这价钱在现在算不得低,都比的确良稍微高些了,但是刺绣真的是个费眼睛活,这是加了辛苦钱儿了。

    想了一下,乐冬说道“这家也行,但是得劳烦嫂子给这边上折过来逢一道,能穿过去木头竿儿,到时候好能挂上去。”

    六嫂子笑着一拍大腿道“这个没事儿,一会儿就能完活儿,你也不用管木头杆儿,我房后有现成的,一会儿直接让我弟弟再给你送过去的时候,直接钉墙上,你啥也不用操心。”

    乐冬一听,很高兴地说道“就劳烦刘嫂子了费心了,那我先走了”

    六嫂子乐滋滋儿收好这将近二十块的巨款,然后说道“乐家妹子客气了,以后有事儿你就过来,嫂子肯定给你弄得板板整整的,让人挑不出毛病”

    乐冬回去的时候,顺道从油坊那边儿买了些干豆腐和大豆腐,只不过这边儿买东西都得自己带盆子。

    显然,乐冬不能凭空弄出个盆子来,好在这边儿离着六嫂子家近,她只好又去了一趟六嫂子家借盆子,等晚上六嫂子跟她弟弟给自家送被护的时候,再还给六嫂子。

    庄稼汉的手脚都是麻利的,乐冬回去的时候,不仅院子里的杂草都清理干净了,房上的瓦片儿也都串好了,一时半会儿绝对不会漏雨。

    招待了大伙吃饭之后,将吃饱喝足的众人送走,乐冬开始收拾屋子,天黑下来之后,六嫂子和她娘家弟弟将乐冬的东西送了过来。

    六嫂子因为乐冬的爽快很是热情,在她弟弟帮着钉窗帘的时候,帮忙收拾了屋子,干活很是麻利。

    这老哑巴原来屋子里的东西,都被帮忙发送的人家给分了,就剩下灶眼儿这跟灶房连着的左右两间屋子里的两铺炕是完好的。

    乐冬问六嫂子道“嫂子,我看院子里的井吊着的木桶都烂了,打算打些家具,还得整两个桶打水,你知道谁家的木工活做的好不”

    这农村几乎家家都会木匠活,又因为在外边儿就算是想买张桌子都得用工业票,所以,家具什么的,都是自家做的。

    当然,这说是都会木匠活,可是手艺却有高低,原主跟村里的人都不是太接触,所以肯定是不清楚谁家的木匠活好。

    六嫂子眨了眨眼睛,然后问道“妹子觉得我屋里的炕柜啥的咋样”

    乐冬回忆了一下,中肯地道“看着样子很不错。”

    六嫂子道“那还是十年前,我嫁给俺家你大哥的时候,我哥他们做的,用了这些年都不带走形的。”

    果然是做生意的人,这脑子就是灵活,话说到这儿了,乐冬自然也就是明白意思了,于是问道“那能不能劳烦嫂子家人受累给做套家具,我这儿有粮票或者钱,您看”

    六嫂子拍了一下乐冬的手道“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正好俺家有上好的红松,保准儿跟我屋里头的家具都是一个料的。”

    “妹子要是着急用,正好家里还有些给我弟弟留着成亲的,不行就先匀给你用着”

    乐冬有些窘,合着这家人给孩子提前备着结婚用品,这都是祖传的但她还真就需要,便点头道“那感情好了,我这儿需要两个屋的炕柜,还有那边儿屋得要一张床,一个书桌,一个炕桌,几把椅子和小凳子,还有两个水桶,要是能有个碗架柜儿就更好了。”

    六嫂子是越听眼睛越亮,然后跳下抗去找在东屋正钉着窗帘的弟弟嘀咕了一会儿,然后回来说道“妹子要的东西,我娘家都能凑齐,不过,有些东西可真不是我家做的,是当初杨家沟打地主的时候,我们家分到的,还有看人家的好,给买来的。”

    “但我跟你保证,那些东西都是好材料的,绝对结实还好看。”

    乐冬垂眸,然后说道“那行,不过,要是材料不好我可不要。”

    六嫂子拍着胸脯道“妹子就放心吧,嫂子可是从来不带坑人的,要不是妹子也是个实在的,嫂子可不敢帮着搭拢。”

    然后,六嫂子又搓着手说道“这些东西,我兄弟说,得二十块钱,因为那个床听说是黄花梨的。”

    乐冬道“要真是黄花梨的,倒也值这个价儿,但这要不是,咱们可说好了,我不要,咱们也不能翻脸。”

    六嫂子眯着眼睛道“这买卖不成仁义在,嫂子哪会是那样的人”见乐冬认可了,六嫂子继续道“正好今儿晚上看着是阴天,外头黑,不惹人注意,等半夜就给你送来。”

    正好这会儿六嫂子的弟弟也收拾完了,窗帘儿板板整整的帮着挂好了,乐冬很满意地送六嫂子离开。

    铺好炕之后,乐冬看灯碗里的蜡烛快熄了,赶紧又换了根儿蜡烛,然后拿出一本书,边看边等着六嫂子。

    不知不觉的,乐冬就睡了过去,后来被六嫂子的叫门声给惊醒,看了一下手上的腕表,都已经是凌晨了。

    顺手拿出个手电筒,乐冬趿拉着拖鞋过去开门,就看到六嫂子身后跟着六个汉子,其中一个就是六嫂子的弟弟,他们推着三辆三轮车,全都挤得满满的,一看就是自己要的东西。

    这会儿乐冬彻底确定了,六嫂子没说实话,这些东西怕是有些来头,突然,乐冬从原主的记忆中想了起来,好像是传言说,六嫂子的娘家三哥是镇里废品收购站的。

    要是这样的话,这些东西是哪里来的也就不难猜了。

    不过,这深更半夜来了这么些陌生男人,乐冬还是紧张的,她知道自己鲁莽了,不过,想到自己空间里还有铁架子什么的,到时候借着时间差,砸也砸死他们了。

    稍微放心些的乐冬,也没敢声张,让这些人鸟悄的进去,几个人按照乐冬的指挥,将东西放到了指定的位置,六嫂子还勤快儿的直接帮乐冬把炕上的脚印儿给擦干净了。

    乐冬仔细看了看这些东西,心里基本有数了,除了那两个水桶还有四个小凳子以外,其它的几样应该都是“打地主”得来的,绝对比红松做的那四个小凳子要好的多。

    而且两个水桶用的是什么材料不知道,但是特别沉,好像是从整段木头里分成两半儿然后掏出来的,还一点儿木头的怪味儿都没有。

    乐冬很满意地给付了账,六嫂子点了一下钱道“妹子是个爽快的,嫂子看着你就高兴,也是咱们投缘,这油灯就当是嫂子给你舔的暖锅礼了。”

    “正好刚才我去找我哥的时候,看到他那儿有个油灯,看着不错,就给你拿来了。”

    接过油灯,乐冬就知道这应该也是“打地主”来的,因为这灯要是没弄错,怕是用玳瑁做的上下底儿,中间是金子做的立柱隔着六块玻璃,中间一个碗是用来装油的,点起来肯定亮堂。

    乐冬知道自己不能平白收下这东西,否则以后要说不清了,就道“嫂子,这油灯可是个好物件儿,我不能收。”

    “您要是愿意,我就花钱把它买下来,这样给我,我可不敢要。”

    六嫂子笑道“妹子是看这几个柱子是金的所以不敢要吧,其实这灯不值几个钱儿,后天大车过来的时候,这些玩意儿就都砸吧了。”

    看乐冬的表情,六嫂子想了一下说道“知道妹子是个不差钱儿的,我这给你你是不敢要的,这么的吧,你就给我两块钱,俺们几个就当是明早上喝粥的钱了。”

    乐冬这才笑道“那就多谢嫂子了,不过,几位大哥五更半夜的帮我忙活,我这儿连个烧水的热水壶都没有,连口热水都没递过来一碗,心里怪过意不去的。”

    “这样,你们也别嫌弃,这两瓶酒给你们拿去,就当是晚上暖和暖和身子了。”

    都攥了乐冬这么多钱了,又想着拉个长期的,六嫂子倒也不扭捏,接过去之后笑道“那就谢谢妹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