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第11章
作者:听雨问雪   带着商场重活一世最新章节     
    水里摸摸这东西很脏,要是没让它们吐好埋汰东西,吃起来还很牙碜,尤其是,肉特别少,一般是没有人吃的。

    有的人家会让孩子们弄些回家喂鸡,吃了这些的鸡下的蛋又大又多,不过,乐冬倒是挺喜欢吃这个的。

    主要是她想吃海螺蛳,可这年代没有,她空间商场也没有海鲜,干脆就没鱼虾也好的弄点儿这个打牙祭。

    乐冬看到小溪里有鱼,可惜她没那本事抓不住,干脆也不惦记了,摸了小半筐的水里摸摸就干脆回去了,还顺道挖了不少马蛇菜。

    这马蛇菜酸溜溜的挺好吃的,回头用开水烫一下,加点儿糖和盐之类的调味料,就是道不错的凉菜。

    而且这东西特别容易活,在院子里种几颗不管它,没多久就能长成一片,开的各色小花还挺好看的。

    她也不用像现在的人那样算计着每一处土地,恨不得房顶上都放些土种两个地瓜到时候填肚子。

    之前因为大队长他们帮着她翻了院子里的土,她回头已经将买来的几样蔬菜种子都种上了。

    不过也就是些常见的菜种,你想要些特殊的也是没有的,不过,她给合作社的刘桂云塞了一包绿豆糕之后,对方已经承诺这几天帮她弄两颗果树了。

    乐呵呵地乐冬眼看着快要到家了,结果被张旭凤给拦住了,乐冬心里一阵腻歪,很是厌恶地问道“有事”

    张旭凤道“乐同志,你快去知青院看看吧,郑志军高烧都烧糊涂了”

    乐冬打断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张旭凤理所当然地说道“怎么会没有关系他可是一直叫着你的名字呢”

    乐冬冷笑道“那他要是叫了主席的名字,是不是主席还得坐着飞机过来探望他真是把自己当回事儿了,纯属惯得”

    张旭凤涨红着一张脸,气道“你这人怎么这个样子哦,人家男同志都给你递了梯子,你怎么不直接下来也不怕架子端得太高,最后真的让男人凉了心,不要你了”

    乐冬挑挑眉道“你是不是有病啊我怎么样关你屁事儿啊告诉你,我跟郑志军没有任何关系,他别说高烧,就是直接糊了,老娘也没心情看一眼。”

    “至于你,老娘看你就想起贼,恶心的受不了,赶紧给老娘有多远、滚多远”

    旁边传来一声嗤笑声道“怎么会没有关系呢人家郑同志可是答应了,只要事成就给张同志五块钱的”

    乐冬看向说话的马红梅,然后笑道“莫不是我家屋后这儿是风水宝地今天这一个个的都上我这儿来报到了”

    马红梅双手抱胸地道“这不是大队长他们带着人收拾大库那边儿,后个儿村小学就成立了,而我是教四年级的老师,所以今天跟你一样休息,正好遇到热闹就过来看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当初郑志军之所以为了马红梅甩了原主,原因就是马家的条件实在不错,所以,马红梅成为五名小学老师中的一名,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乐冬不讨厌马红梅,当然,也不喜欢就是了。不过跟张旭凤比起来,这马红梅就怎么看怎么招人稀罕了。

    于是,乐冬笑道“这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这会儿是怎么看你怎么顺眼了,要不要跟我进屋歇会儿,然后去县城溜达溜达”

    马红梅点头道“我发现咱们还真是心有灵犀啊,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这一对比,矮子里面拔大个,你这人真就不错”

    “哎,乐冬,你说咱以前也没发现彼此默契这么好啊”

    乐冬想了一下,很是认真地说道“大约是吃了同样的亏,被同一个人给恶心的,然后就臭味相同了。”

    俩人哈哈一笑,说也没再看一眼眼睛通红的马红梅,径直朝乐冬的屋子走去了。

    后面的马红梅当即着急道“乐冬你不能这样,你必须得去”

    乐冬回头上下打量了马红梅一眼,然后皱眉道“不会是那郑志军发高烧传染了你,让你这会儿也烧糊涂了吧”

    想了想,又很认真地建议道“有病记得吃药”

    看着气的咬牙切齿,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的张旭凤,马红梅嗤笑一声,一边跟乐冬往回走,一边儿说道“你知道人家为什么这么紧张不”

    乐冬挑眉道“她可是出了名的爱占小便宜,再加上下个月的补贴都赔给我了,她只能干巴巴的吃那点儿粮食,肯定吃不饱,对那渣儿承诺的五块钱肯定眼红啊”

    想了想又自嘲道“还别说,那渣儿还真大方,这一个月的补贴就这么给人了,你说这货是缺心眼儿还是太自信”

    马红梅耸耸肩道“这个我不知道,但是人家之所以着急,可不是害怕什么下个月清汤寡水,而是害怕之后的几个月都得清汤寡水儿。”

    这时候五块钱真不算少,知青们每个月的口粮加上五块钱的补贴,确实不能天天大鱼大肉,但是想要吃饱绝对不成问题。

    要是节省一些的,比如江秋花,每个月给家里寄回去四块钱之后,因为没事儿就会去后山挖些野菜充饥,也是勉强能填饱肚子的。

    另外,虽然这时候因为北方还没有因为老大哥的身份,打肿脸充胖子的,把资源都转移给南方。

    再加上北方物价虽然比南方高,但是北方因为是重工业地区,人挣得也多,又是粮食高产区,所以,粮食的价钱并不贵。

    而张旭凤家里并没有要求她跟别的女孩子那样,挣了钱给家里邮回去,这样,每个月五块钱都够农村人省俭着用上一个月了。

    所以,张旭凤吃不饱这事儿,真的让乐冬有些想不明白。

    马红梅有些八卦地说道“哎,你之前不会是光顾着跟那个渣谈情说爱去了,以至于两耳不闻窗外事儿,连某人养小白脸儿都不知道吧”

    乐冬斜了一眼马红梅然后叹气道“做为你未来的领导,说实话,我真害怕你要误人子弟啊,你这数学怎么样不知道,但这语文明显不过关啊。”

    “先不说这两耳不闻窗外事后面本该是一心只读圣贤书,是句褒义词,就说本人这情况,通俗来讲那叫做不喜欢八卦,不爱做长舌妇。”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本该算是自己情敌的马红梅,却意外的合了乐冬的眼缘,两人颇有些损友的意思。

    马红梅啐了一口道“呸,谁长舌妇了整个知青院儿,怕是就你一个不知道的了。”

    乐冬搜寻了一下原主的记忆,有些不确定地问道“我恍惚记得,那货不是跟村里的尿裆裤好了的吗不说那家条件好像还不错,就说尿汤裤本人跟小白脸儿也扯不上关系啊,或者说,你对小白脸儿这个词有些误解又或者,你眼睛有问题”

    尿裆裤是村里一个姓杨的年轻人,一家子七、八个壮劳力,还都挺能干的,所以这日子过得很不错。

    但是杨家一大家子除了老二是个傻姑娘之外,其余的都是爷们,这家就乱糟糟的,锅台一摸一手油。

    尿裆裤本人长得又黑又矮,小眼巴查的,哭和笑一般分不清,再加上这人除了知道上工挣钱,从来不拾掇自己。

    而且这人性子有些软,也或者说是好欺负,从来不敢跟人打仗,逼急了就抹眼泪儿,一点儿男子汉的气性都没有。

    这人的形象,在当地就称为水裆尿裤,后来不知道是怎么的,大家伙就给人家起了这么个外号。

    马红梅翻个白眼儿道“那都哪年的老黄历了知道后山坳子老冯家那个三儿子吧开春那会儿,人家就踹了尿裆裤跟冯小三儿好了。”

    乐冬愣了一下才想起来这个冯小三儿是谁,然后了然道“这小三儿倒也养眼,美色面前饿肚子也不算是亏。”

    这冯家不是她们大队的,成分是地主,但其实也没有太多的土地,但谁叫他家还顾了长工的。

    好在这边儿因为本就是游牧民族的发源地,民风比较彪悍,向来有东北虎之称,对于那些批d之类的,都没有太高的兴致。

    所以这冯家除了刚开始红、小兵横行的时候,后来那除了革委会过来检查,也就固定地初一十五的时候,例行过去批评一顿也就完事儿了。

    又因为都是乡里乡亲的,人家冯家当初就算是有钱,也没抢别人的,当初冯家的老爷发现事情不对,也当机立断地带着妻子跟自己的孩子们划清了界限。

    冯家兄弟也以打土豪、斗地主、分资源的借口,将冯家的院子“霸占”,把冯家老爷、太太撵到了长工房。

    这当然是应付红小兵和革委会的人做戏,这事儿也都跟他们大队长和村长打了招呼,又把家里的粮食都平分给了本村儿的村民,让所有人都得了好处。

    所以,冯家除了按照黑五类的待遇划工分儿之外,也再没有其他了,比起这时候的其他地方,应该算是很不错了。

    这冯家的几个孩子,别的不说,脸蛋儿都长得很不错,再加上虽然是地主的后代,却也是积极跟坏分子划清界限的,想要靠拢革命队伍的好同志,很是让一些男孩儿女孩儿们动心,只是这家为了保命,真的除了房子之外,什么都没有,整个家都是一贫如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