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12章
作者:听雨问雪   带着商场重活一世最新章节     
    乐冬撇撇嘴道“好日子烧的,那小三儿可是个纯正的好吃懒做的公子哥儿,不过也好,至少不用祸害老实人了。”

    说来也好笑,张旭凤先后选择的两个男人,那尿裆裤是只知道干活挣钱,不知道收拾门面,把自己弄得灰头土脸的寒碜像。

    而这个冯小三儿则是正好相反,那就是个面儿上光的家伙,可能是本身出身富贵,养成的少爷习性,这人可以说是懒得令人发指。

    当然,冯家也不是光他一个这样,而是他们兄弟几人都是这样,插秧喊闪了腰,割稻子说是伤了脚,反正是找着机会就会偷懒儿,没有机会也会自己创造机会。

    因此这冯家每年到了年中和年底分粮分钱的时候,除了能拿到按人口给的那部分以外,其余的就别想了,通常还会倒欠大队不少。

    不过,他们却不管什么时候,就是累的眼睛都睁不开的时候,那也是会把自己捯饬的人五人六的,破旧的衣服也会洗的干干净净的。

    乐冬推开院门儿走了进去,跟进来的马红梅哼笑一声说道“真是搞不懂了,泛着能干的好人家不要,非得跟那样的人家扯连连。”

    这是这年代人的通病,无论做什么,都得先看出身然后再说能力,出身不好,能力再出众也白搭,这就是为什么有的人出去介绍自己的时候,挺着胸脯自豪地介绍自己家是八辈儿贫农。

    而冯家这情况,兄弟姊妹几个,虽然说是主动与坏分子划清界限,积极向革命队伍靠近的好同志。

    那也只是靠近过来的外边儿人,并不是革命队伍内部认可的,所以,有什么好事儿的时候,还是会被排挤在人民内部之外,其他根正苗红的人更是对他们不削。

    乐冬有些好笑,也不知道这些人的优越感是哪来的,说句不好听的,你家八辈儿贫农,那弄不好祖辈儿还是看着人家脸色吃饭活命的。

    另外,通过原主几次看那冯家人,那冯小三儿应该是真的好吃懒做的小白脸儿,但是冯家老大绝对不简单。

    还有,她也不相信,能当机立断做出那样弃车保帅的人家,会不给自己家留后路。

    虽然不赞成马红梅的观点,但是大环境如此,她也没有闲心去跟人掰扯这些有的没的,跟她又没关系,只是淡淡地说道“那这是把钱都补贴给那冯家了打算跟冯家定下来”

    马红梅耸耸肩道“这个谁说得好就看他们是不是情比金坚吧,不过,这俩人儿都不是能吃辛苦的,说不好能不能走到一起去,不过现在她可是包养了人家,每个月都给冯小三儿买不少吃的穿的,听说上个月还给买了一袋儿苞米面呢。”

    乐冬顺手将水里摸摸用井水好好的搓弄了几遍之后,又装到盆里,放上盐水等着吐泥,顺便问道“那下个月没补贴,就不补贴冯家一个月,那冯小三儿为了长远的软饭,也不可能踹了她,何苦急赤白脸儿的,吃相怪难看的。”

    提到这个儿,马红梅乐的噗嗤噗嗤的,半晌才说道“你要是不过去,那货损失的可就不是五块钱了。”

    也不等乐冬问,她自己就嘚吧嘚吧地说了出来“昨个儿张旭凤找到郑志军儿,给出主意说让他演一出苦肉计,博取同情。”

    乐冬挑了一下眉问道“苦肉计针对我”

    马红梅在房檐儿底下找了个小马扎,一边儿帮着乐冬挑马蛇菜,一边儿说道“原本是针对咱们俩,只要成功一个,他就攥了。”

    说着,她耸耸肩膀道“可惜,很不幸地是,他们研究实施计策的时候,正好赶上我去上茅房。”

    乐冬笑了,这算计人的时候,跟被算计的碰上了,这就尴尬了,于是幸灾乐祸地说道“苦肉计听说是发烧都开始说胡话了,那不会是大晚上的去洗冷水澡之类的吧”

    马红梅翘着大拇指道“虽然没对,但也差不多,那张旭凤为了效果好,可是帮着打了半夜的井水,打上来就兜头浇下来,那把郑志军冻得,啧啧啧”

    乐冬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人家浇水浇了半夜,你就站着看了半夜您可真有闲心我算是服了你了,不过,被撞破之后,他们还能当着你的面儿执行下去”

    马红梅一听,乐道“你傻不傻啊,我当然是等他们收工的时候,才出来说,让他们努力一下,再加三桶凑二十桶。”

    乐冬乐得直捂肚子道“你损不损啊全程观看,还帮着数数。”

    马红梅不在意地说道“他们喝出来死了,我自然不介意帮着填点儿土帮着埋了。”

    乐冬忍笑道“管杀还管埋,这操守值得称赞”

    这话听着就不像好话,马红梅皱皱鼻子说道“我可是只管埋不管杀,他们那是自己作死”

    乐冬打上水来清洗马蛇菜,有些敷衍的说道“好吧,你说是就是吧,可是这跟我去不去也没啥关系啊”

    马红梅道“怎么没关系那本来郑志军挺惜命的,并不同意这馊主意,说你这回态度挺坚决的,而我压根儿就是个泼妇。”

    乐冬点头道“这倒也算是实情。”

    马红梅吧嗒一下嘴儿,这才反应过来乐冬是什么意思,当即嗷的一声不干了,扑过来挠着乐冬的痒痒问道“你什么意思,说谁是泼妇”

    乐冬怕痒,赶紧讨饶道“我错了,我是说,他说我的态度很坚决是实情,绝对不是说你是泼妇,真的。还有,您继续说,为啥后来又干了这缺心眼儿的事儿”

    出了气,马红梅这才出了一口气,然后继续说道“这不是那张旭凤,忽悠郑志军说,你的性子软,而我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只要他病的重了,咱们至少有一个肯定会回心转意,不至于让他鸡飞蛋打。”

    “看郑志军不放心,还跟郑志军保证,等他发烧了之后,至少帮他忽悠过去一个,事成之后只要给她五块钱就行,要是一个都不成,她倒给他十块钱,还帮着他看病。”

    “当然,张旭凤那家伙也没傻透腔,什么都敢承诺,反倒跟郑志军说好,人到了,她的任务就完事儿了,至于怎么哄着人回心转意,她是不管的。”

    “估计那货是对自己有信心,或者是以为咱们对他肯定是有真感情,于是就答应了下来。”

    “可惜,昨个儿我就在现场,所以我这边儿是没戏了,而你也拒绝的话,对张旭凤来说,那不就是寡妇死儿子,没指望了。”

    站在院门外边儿的张旭凤自然是听到了她们的对话,抹着眼泪儿就进院子说道“你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就不能去一趟”

    “就算是不愿意,去看一眼也不耽误什么事儿,要不我哪有十块钱陪给郑志军,还有他的看病钱,这不是要逼死我吗”

    说着,她一屁股坐在了乐冬家院子的地上。

    乐冬板着张脸道“你死活跟我有啥关系还有,你要是敢在我院子里撒泼,我立马就找大队长说道去。”

    转头又对马红梅说道“他们估计还想着,咱俩不管谁被忽悠过去了,这医药费都有着落了,反正都是不差钱儿的。”

    马红梅点头道“肯定得,估计郑志军还打主意,这五块钱也从咱们手里出吧要不,就他家那些吸血鬼,每个月都把他的钱划拉的干干净净的,他拿什么给这货工钱”

    乐冬点点头,然后说道“他们这个先不说,那你能跟我解释一下,你今天出现的原因,别跟我说,你不是本着看戏没看过瘾,这才今天起大早上我这儿的。”

    马红梅摸摸鼻子道“这不是看看你的选择,确定一下咱们是不是一条道上的人吗”

    乐冬冷笑一声道“看来结果还算和大小姐的脾气”

    马红梅点头道“那是自然,要不我连现身都懒得现身,哪里还会跟你分享这些有意思的事儿。”

    乐冬端着洗好地马蛇菜起身准备去灶房,淡淡地说道“那我还得谢谢你喽”

    马红梅不在意的挥挥手道“没事儿,你不用放在心上”这脸皮厚的。

    乐冬深吸一口气,对这种脸皮比城墙拐角还结实的货,她也懒得计较,直接边走边说道“看戏买票,你这好戏看完了,那就麻烦你把这货清理出我的院子去”

    说完,也不看呆住的马红梅,顺便加了一句“我去做荤油挂面,要是出来的时候,这人还赖着这里,那你就看着我吃吧”

    马红梅咽了一口口水,二话不说,撸着袖子就奔着张旭凤过去了,乐冬是不管她用什么办法的,反正只要能把人清理出去就行。

    不过,这边儿的人,实在是没有几个有素质的,基本到谁家都是直接推门就进,不把自己当外人儿。

    他们是觉得这样显得彼此亲近,但是来自后世文明世界的乐冬,却受不了这种自来熟的人。

    再加上,她自己生活,晚上要是被那些二流子盯上,也是麻烦,看来,她应该去问问谁家有狗卖,养两条看家护院也是好的,反正她也不缺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