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第14章
作者:听雨问雪   带着商场重活一世最新章节     
    乐冬将两人找出来的课本和白纸整理好,借着马红梅去买面条的机会,又给看门的女人一块钱,求她帮着买些草绳。

    女人拿着一块钱很高兴,要知道草绳不值钱,两毛钱能买一堆,更何况,她家就有不少老人没事儿的时候搓出来的,这等于她平白攥了一块钱。

    于是,她让乐冬看着门,她快步回家去取绳子,乐冬自然答应,等人一走,乐冬赶紧跑了过去将那些要烧毁的书收进了空间。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乐冬还是把之前她和马冬梅翻得那些没啥用的宣传书,利用空间给运了一部分过去,反正等天黑的时候去烧毁的人,也没有心情查看到底烧的是什么书。

    因为收的书多,怕大小差异引人注意,乐冬还将自己空间的几个办公桌放在了下面闯堆儿,然后就又回到了大堆儿的废品堆里挑拣课本儿。

    女人回来后,发现自己不仅白捡了一块钱,还混了一大碗带着肉的面条,那是别提多高兴了,还又跑回了一趟家里,她可舍不得自己全吃了,家里还有老人孩子呢。

    乐冬趁着吃饭的时候,对马红梅说,咱们倒是找了不少课本儿,但是那里还有那么大一堆,左右今儿个也没啥事儿,要不下午再多找找

    马红梅自然没有意见,那看门的女人因为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再说,这本来就是公家的事儿,她更没有意见了,还特意过来帮着翻捡有用的书。

    二人磨磨蹭蹭,眼看着太阳快落山了,这才捆好了书、纸,骑着自行车往回返。

    这时候就看出来二八大扛的好处了,马红梅那车载着二百来斤的东西跟玩儿似的,乐冬的车却半道上直接歇菜了,车胎爆了

    没办法,只能慢慢推车,马红梅要陪着她一起推,被乐冬拒绝了,只好快骑几步回村儿找大队长他们赶着牛车过来帮忙。

    要说人倒霉的时候,那真是喝口凉水都倒霉,就在她推着车,踉踉跄跄往回走,路过苞米地的时候,就听到里面吚吚呜呜的声音。

    前世她可是听说过,这个时期,农村苞米地里那些不得不说的事情,从来没有近距离观看过野外爱情动作片儿的乐冬,很想去悄悄地观摩一下。

    更何况,她现在是实在推不动车了,左右马红梅已经回村儿去找人了,她干脆喝点水儿,顺便学习学习,全当歇气儿了。

    但是,顺着声音找过去的时候,她就发现不对劲儿了,穿越后,她的五感强烈很多,她清晰地闻到了一股血腥味儿。

    害怕之下,她想要退出去,但是,她被脚下的一个软软的物体绊了一下,差点儿直接摔到,强忍恐惧地低下头,发现自己脚下竟然是个孩子。

    从体型来看,大约应该是不到十岁的男孩儿,男孩儿的头上流着血,乐冬觉得有些眼熟,应该是原主见过的孩子。

    但因为天黑,孩子的面容又极狼狈,乐冬没办法知道这孩子到底是谁,只是,她也不敢再往苞米地里发出声响的方向去了。

    乐冬强忍着恐惧,蹲下身子探了一下孩子的鼻息,发现还有呼吸才稍稍地松了一口气,赶紧脱下自己的外套包住孩子,抱起来往外跑。

    显然,她忘记了苞米地里都是快要成熟的苞米和苞米叶子,这么一转身,叶子沙沙的声音就很清晰的传了出去。

    立即有个凶狠的男人声音传了出来“谁”话音落,乐冬就听到身后有声音,应该是男人起身往她这边儿赶过来了。

    乐冬第一想法就是进空间,只可惜,手里抱着孩子,她竟然进不去,又想起来,就算是进去了,时间静止也是没有用的。

    毕竟只是个十九岁的小姑娘,到了这个时候,就开始麻爪了,立即一边跑,一边呼救,几次险些跌倒的乐冬,终于跑出了苞米地。

    乐冬使出了吃奶的力气,闷头抱着孩子跑,可是,女人的体力先天就弱于男人,再加上她怀里还抱着个孩子,很快就被后面一个一看就是二流子的男人追上了。

    眼看着自己就要落在男人的手里,乐冬正在脑海中快速的想办法,嘴里也不忘喊着救命,就在乐冬打算不顾一切从空间中拿出一把刀,出其不意给这人来一刀的时候。

    身后突然传来自行车的声音,然后,就听到自行车倒地的声音和那男人闷哼的声音,再然后就是厮打的声音。

    乐冬剧烈的咳嗦两声,稍微喘了一口气,回头发现竟然是知青院儿的男知青李中华,也就是马红梅借车的李大哥。

    直到这时候,乐冬才发现自己竟然跑的是反方向,是往县城跑的方向,想来这李中华应该是得了信儿过来借自己的。

    没有时间给乐冬想东想西的,乐冬放下怀里的孩子,直接跑到路边儿,捡起了一块儿石头,跑到两人扭打的地方,瞅准机会,对着那个二流子就是一下子。

    二流子嗷的一声惨叫,因为乐冬没有留手,那石头直接在二流子的脑袋上开了个血窟窿,二流子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吓得,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打人的时候,没想太多,这会儿意识到自己可能杀人了,乐冬吓得浑身发抖。

    还是李中华先回了神儿,抹掉崩在自己脸上的血,将压在他身上的二流子推下去然后探了一下那二流子的鼻息,起身来到乐冬身前安慰道“乐同志,乐同志,别怕,那人没事儿,还活着呢。”

    听到人活着,乐冬这才回过来神儿,赶紧蹲下去摸了摸那人的颈动脉和鼻息,知道李中华没骗她,这才放松下来,哇的一声扑进李中华怀里哭了起来。

    她倒是没有别的意思,主要是自己一抹异世之魂,稀里糊涂的来到这么个人生地不熟的世界,举目无亲,又遭遇这样的事情,又惊又怕,这时候稍微一放松,自然也就受不了的大哭了起来。

    李中华却有些尴尬,这年头的男女大防被看的很重的,也许私下里那些腌臜的事情很多,但表面上绝对是注意的。

    再加上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被个大美女这么投怀送抱,小伙子的脸红的快烧起来了,心脏怦怦跳,但两只手却赶紧牢牢地背在身后以示清白。

    哭了一会儿,乐冬缓过劲儿,想起自己放在路边儿的孩子,又想起自己扑在了并不熟悉的男人怀里这事儿,赶紧也红着脸跑了出来,去看了一下孩子。

    这会儿有了时间和精力,乐冬仔细看了一下小孩儿,小孩儿有些营养不良,这是这个时代孩子的通病,并不意外。

    而小孩儿头上的伤口并不重,应该是因为之前受伤流血有些多,这才昏迷不醒。

    李中华稍微缓解了一下自己尴尬和隐隐的不舍之后,跑到二流子那里,撕了一条自己背心儿的布给二流子简单的包扎一下就问乐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听完乐冬的话,李中华赶紧跟乐冬往回走,也不知道苞米地里的女人是谁,如今怎么样了。

    李中华扶起自己的自行车,让乐冬抱着孩子坐在后座上,至于地上的二流子,暂时没工夫搭理,等一会儿大队长赶过来的时候再说吧。

    二人很快赶回了原处,就看到六嫂子衣衫不整的迷迷糊糊、晃晃悠悠的从玉米地走了出来,显然还是有些眩晕的,直到看到乐冬怀里的孩子,才稍微清醒些地喊道“虎子”

    看到六嫂子,乐冬和李中华自然也就知道怀里的孩子是谁了,正是六嫂子的孩子虎子,乐冬赶紧紧走两步道“六嫂子别急,虎子就是晕过去了。”

    六嫂子忍着眩晕的难受劲儿,仔细看了看乐冬,这才瘫软地坐在地上叫了一句“乐家妹子。”

    没等乐冬说话,一阵嘚嘚的声音,村长赶着牛车也赶了过来,看到几人的情况愣了一下,问是怎么回事儿。

    乐冬把自己看到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下,李中华也点头附和,自己看到的跟乐冬说的没有什么区别。

    然后六嫂子补充说了一下,自己傍晚去邻村儿接儿子放学回家,路过苞米地的时候,虎子说想要上厕所,六嫂子就等在一旁路边上。

    结果不知道怎么的,就被人捂着嘴往苞米地里拖,她自然是挣扎的,但是,女人哪有男人的那份儿力气

    可能是两人挣扎的声音惊动了拉粑粑的虎子,虎子顺着声音过来,用书包砸了男人一下之后,娘俩拼命挣脱了男人的桎梏。

    但是,很快又被男人追了上来,并且,男人恨透了虎子,以至于下了狠手,六嫂子自然不能认着自己儿子被打死,只能继续跟男人周旋。

    最后又一次被男人拖进了苞米地的深处,六嫂子拼命挣扎,男人死命地捂着六嫂子的嘴,顺便儿撕扯六嫂子的衣服。

    就在六嫂子绝望的认为,自己这回算是在劫难逃的时候,男人听到了苞米地那边儿淅淅索索地声音,当下也没有跟六嫂子成好事儿的心思了,直接掐住六嫂子的脖子,看六嫂子没动静了就去抓乐冬了。

    好在六嫂子当时只是闭过气去了,并没有真的死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