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15章
作者:听雨问雪   带着商场重活一世最新章节     
    这会儿的人,法律意识都很单薄,倒也不愿百姓没有法律意识,主要是现在的公安局是名副其实的清水衙门,完全被革委会给架空了权利。

    另外也是因为这时期的法律并不健全,还讲究连坐,要是谁家出了一个坐牢的,那这一家子也就都别做人了。

    当然,反过来像原主家里出了英雄烈士的人家,那是亮出身份,谁都得敬着你。

    这时期的革委会牛b吧但是,除非乐冬做了什么天大的伤天害理的事情,或者有了实在的叛国证据,否则,就是革委会的领导也不会去找乐冬的晦气。

    所以,在知道乐冬打伤了那个二流子的脑袋之后,村长根本没有报案和送那二流子去医院的想法。

    村长赶着牛车跟李中华去那边儿把人带了过来,人也是刚刚清醒,见到这么老些人,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开始求饶。

    乐冬提醒道“村长,咱们是先去公安局报案,还是送他们去医院啊”

    六嫂子赶紧道“我这儿没啥问题,用不着去医院,就是虎子这儿也不知道有事儿没。”

    村长看着已经醒过来,不哭不闹,乖巧的抱着六嫂子胳膊,靠坐着的虎子,想了想说道“先去村里的卫生所给孩子看看吧,完了再说。”

    看到六嫂子感激地答应一声,乐冬咽下了到嘴儿的话,直到这时候,乐冬才想起来,这年头,对女人,尤其是离婚或者寡妇,那是及其不友好的。

    遇到这样明显是奔着强、奸而来的坏人,人们一般只会有两种态度,要么是嘴里说着可怜,心里看着热闹。

    要么就是那些卫道士,巴拉巴拉地说着,女人不自重之类的,惹得爷们起了兴,活该遇到这样的事儿,谁叫女人不正经呢。

    其实,这样的事儿,便是在现代,那也是有很多的,真希望说这样的话的人,可以替受害者遭遇这样的事情。

    而六嫂子本身的寡妇身份就很尴尬,又自己织布什么的,不可能真的完全没有人眼红,一但因为这事儿坏了名声,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村长经历的事情多了,自然也就知道轻重,这事情,只能尽量不声张的解决,这就是六嫂子感激村长的原因。

    把自行车上的东西连着自行车都搬到牛车上后,再加上六嫂子母子,车上就显得有些挤吧了,所以那个二流子就只能被原本用来绑着书的麻绳子拴着,跟在牛车后面走。

    本来六嫂子想要抱着孩子给乐冬让出点儿地方的,结果李中华却先开口,让乐冬坐到自己的自行车后座上,然后慢慢骑。

    真的是慢慢骑,那速度就跟牛车差不多,真的白瞎了这二八自行车的大个子,只是李中华害怕他骑得快,先到了村里,剩下的老弱妇孺不是那个二流子的对手。

    刚到村头,乐冬就看到他们大队长和马红梅正等在前边儿,马红梅看到他们一群人,愣了愣,赶紧看向有些狼狈的乐冬,想要让她给自己解释。

    没等马红梅问出声,村长先说道“哎,七队长,你赶紧去把另外几个队长叫大队部去,这边儿有事儿要说,但是告诉都先别声张,悄悄地啊。”

    大队长也不问是怎么回事儿,直接答应一声就去了。

    村长又对乐冬和李中华说道“李知青,你自行车快,麻烦你一会儿去叫一下村卫生员儿,给老六媳妇儿和儿子瞅瞅,看看要不要紧。”

    见李中华点头之后,又对乐冬说道“乐同志今天忙活了一天,又受了惊吓,就让马知青先陪你回去歇歇吧,这边儿也暂时没啥事儿。”

    “你的东西等明天早上,我让人给你送回去,至于收据票子什么的,明天再说。”

    乐冬自然没有意见,赶紧道谢就打算先走了。

    李中华叫住乐冬道“乐同志,那个你的自行车先放我那儿吧,等我给你修好了送回去”

    乐冬有些惊喜地问道“李知青还会修自行车”

    之前她还上火,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也不知道是该推车到县城再找人修理好,还是从空间再换一台好,主要是不想用脚步走道,又害怕露馅儿。

    李中华挠挠脑袋傻笑道“自行车多贵啊,我哪有那老些钱,更别说自行车票了,你看这个可是我从废品站慢慢攒的零件然后自己组装的,这贼结实”

    本身李中华长得浓眉大眼儿的挺帅气的一小伙,结果这笑的一口大白牙,再加上晒得黢黑的皮肤,那真是要多傻有多傻。

    乐冬压下笑意赞赏道“你真是个天才,那就麻烦你了,到时候费用我会给你的。”

    李中华摆着手道“不用,不用,就补个胎,用不着啥钱,要是快的话,明儿天就差不多能完事儿,应该不耽误啥。”

    乐冬想了一下,人家帮了她这么多忙,而修车胎应该也确实不用多少钱,自己执意给钱反倒不好。

    于是,乐冬说道“那成,就让李大哥受累了,不过明天晚上下工的时候,你可得上我家吃顿饭,算是我对救命之恩的一点儿感激。”

    一听乐冬叫自己李大哥,李中华那是大嘴咧的更大了,就连原本挺大的眼睛都挤得就剩一条缝了,还直点头道“放心吧妹子,我到时候肯定去”

    旁边儿的马红梅啧啧两声道“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当哎呦”

    最后一声是因为乐冬一脚踩在她脚上了,这些男男女女的小青年们闹着无伤大雅的玩笑,村长就倚在牛车一边儿笑着看,还顺便点上了烟袋锅。

    乐冬有些挂不住了,跟村长说了一声自己先回去了,就直接红着脸往回跑了。

    其实,乐冬并没有那么纯情,都打算看现场了,哪能因为一句话就这样,主要是她知道马红梅有点儿人来疯,怕她把真纯情的小哥哥给吓跑了。

    另外一个就是,今天的经历,让她实在是有些疲惫了。

    没有乐冬挡着视线,马冬梅也就看到了牛车上六嫂子被扯坏的衣服和脸上的伤,还有蔫蔫的虎子脸上的血迹以及后面捆着的男人。

    再联想到村长的话,马红梅隐隐约约的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当即再也没有探究的心思,权当自己什么也不知道,跟着疯疯癫癫的跑了过去。

    见她没有追问下去的意思,乐冬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儿,自然也不应该跟不相关的人说,即使那是自己的朋友。

    跑了一会儿,乐冬就慢了下来,马红梅追过来,两人慢慢地往回走,马冬梅道“小冬,你今天累了,明天早上我就先不去你那吃了,反正这边儿的粮食我可都给到月底了。”

    乐冬摆摆手道“行了,别在那计较那仨瓜俩枣的,多了都给人占了便宜,真没必要在这儿丢份。”

    通过原主的记忆,不用想,乐冬都知道,依照马红梅听风就是雨的性子,怕是早就跟人家说自己不跟着插伙的事儿了。

    阻止马红梅还要说的话,乐冬道“明天早上咱们吃好吃的,你早点儿来,正好吃完了还能整理一下白天找的书。”

    “还有,今天找的那些白纸,咱们明天给裁成本儿,我那还有订书器,到时候分给孩子们。”

    马红梅很高兴地点头道“那太好了,我明天一早就去找你。”想了想又道“我今天还跟村长说了,想要租你家旁边儿的房子,实在不行,干脆给那房子买下来算了,正好咱们做邻居。”

    乐冬一转眼睛就知道马红梅说的房子是哪个,那个茅草屋据说早先是个要饭的,走到他们村儿之后病倒了,村民看着这要饭的可怜,就七手八脚帮着建成了这个茅草屋,好让他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

    后来这要饭的家人找来了,据说是个有钱的人家出来的,后来走的时候,特意让家人给这个一拉溪村弄了两头牛表示感谢。

    牛,无论是什么时候,都是很值钱的,这样,一拉溪村有了一辆共用的牛车,而七队独占一辆。

    也是因为这人发话,一拉溪村真的没有遭到过太多的折腾,就算是别的地方谎报粮食产量的时候,一拉溪村不愿意打肿脸充胖子,上面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的过去了。

    要不这里也不可能有这么多类似原主以及马红梅这样出身的人,在这里下乡插队做知青了,毕竟,家里考验孩子不假,但都是亲生的,哪里舍得真让吃那些不必要的辛苦

    不过,就算是条件好,那也只是相对于那些今天文斗,明天武斗,后个儿再来个什么大会的地方,算是个安生的好地方。

    至于吃苦,却是无法避免的,要不原主也不至于趴在被窝里偷哭好几次了。

    乐冬想了一下说道“那屋就一间茅草屋,现在归村里,你要是买,估计三四块钱儿就能给你,但是那屋子住不了人啊。”

    都这么多年了,那么个破茅草屋,早就烂的不能再烂了,乐冬知道,还是因为之前大队长帮着收拾院子的时候,乐冬指着趴下的屋子说“队长叔,那是谁家的柴禾堆在那啊”

    大队长顺着她指的地方看去,这才笑着解释那是废弃下来的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