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第16章
作者:听雨问雪   带着商场重活一世最新章节     
    马红梅一听说道“小冬,你要是愿意,直接收留我几天儿呗我就是买个地方盖房子,咱们不是村里的人,不给批宅基地,只能买个这样的房子重新盖。”

    乐冬想了一下,自己的空间是时间静止的,暂时注意点儿,收留她几天并没有什么问题,于是点头道“你愿意来就来吧,旁边那屋暂时也是空着的。”

    马红梅乐得一蹦然后说道“太棒了,小冬放心,我就盖个两间的泥瓦房,这几天还是大晴天儿,估计有个天也就盖好了,再放两天潮气,一个礼拜就差不多了。”

    乐冬点点头道“倒也不急那一两天儿。”

    正好两人也走到岔路口了,乐冬道“那你明天找人帮你搬行李吧,我就先回去了,没有几步远,你也别送了。”

    马红梅点头答应之后,又说道“我上午过去给你定煤的时候,顺道搁邮局给我妈打了个电话,我妈知道咱俩搭伙,说是明天让人给送些腊肉和腊肠,另外我爸那里分了袋儿富强粉,明天也给咱们送来些。”

    乐冬道“我那儿不缺粮食,咱俩够吃,面粉也不缺,别让叔叔阿姨破费了。”

    马红梅撇撇嘴道“有什么可浪费不浪费的,我跟我妈要是不吃不花,攒下来的东西也早晚得到了老马家那些蚂蟥嘴里。”

    得了,别往下说了,这又是个家家都有的难念的经。

    乐冬不问,不代表马红梅自己不说“呸,那一家子都他妈的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那个老不死的看我爸就我一个姑娘,立即撺掇我爷死劲儿给另外两房扒拉。”

    “小时候不行,这大了我可不惯着那两个老杂毛,还敢欺负我妈真是惯出来的毛病”

    想到什么,马红梅有些解气,又有些郁闷地说道“我爸我妈就是想得多,哪就到了非得让我下乡避难那么严重了”

    之前乐冬以为,这人跟原主一样,赶上中二时期,一心过来报效祖国呢。合着这里还有隐情啊,也对,马红梅这家伙跟原主绝对不是一个性情的,否则乐冬也不会想要交好。

    要是原主的性子,乐冬一定会选择离得远远地,因为人是好人,可这实在是太单纯了,真怕被殃及池鱼啊

    于是,乐冬有些好奇地问道“你干了什么啊”能让副院长的母亲和政府干部的父亲都兜不住了,以至于她需要战略性转移。

    马红梅摸摸鼻子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二叔上我家跟我爸耍赖要二百块钱,说是给我奶看病。”

    “他要是折腾我爸,我都不带管的,谁叫老马家那些人的脾气就是他惯出来的,脚泡自己走的,根本不值得同情。”

    “但是吧,他竟然闹到我妈他们医院去了,还把我妈推下楼梯,脚腕儿肿的那么老高”说着,她比划了个很夸张的高度。

    乐冬自然不能拆穿她,她妈的脚腕儿要是肿那么高,估计都得赶上大象腿了。

    马红梅显然也知道自己夸张了,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然后继续道“我这不是气不过,又知道这是一准儿又欠了赌债,直接叫了我几个朋友,将人捆了扔到总跟他耍钱的那些人那里。”

    “然后跟那些人说,如果下次他要是还因为赌债跑我家折腾,我就直接找革委会的把他们都拉去斗。”

    “另外又说了一句,要是不帮我出气,这次的事儿也没那么好过。”

    “我在我家那片儿,可是从小打仗斗殴起来的,加上我爸的位置,我虽然名声不好,轻易还真就没人往我这儿找不自在。”

    “那些人一听我这么说,直接开始给我二叔一顿胖揍,也不知道那些人是故意的还是怎么的,竟然直接把人的两条腿给打断了。”

    “这我奶知道之后,哪里愿意,那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什么撒泼地手段都使出来了,不敢跟外人使横,就想逼着我家给拿钱赔偿不算,还得给养伤的钱。”

    “老杂毛还真当我跟我妈一样能忍她那说句不好听的,认她是我奶,那是看我爸的面子,不认她也是应该应分的,反正也不是我亲奶。”

    “于是,我就告诉她,再敢上我家折腾,来一次我就打断她儿子一条腿儿或一条胳膊,反正她有两个儿子呢,够她霍霍好几回呢,实在不够,她不是还有孙子吗。”

    “老杂毛寻思我吓唬她呢,我直接就带着人,去她二儿子家里给他一顿揍,没成想给老杂毛吓得直接从楼梯上折了下来,摔得挺重。”

    “我爷之前装聋作哑的,那老货摔了,他倒想起来主持公道了,我爸后来掏了二百块钱,算是了了这事儿。”

    “不过因为这事儿,也不知道怎么就传成了我打断了我奶的三根肋骨,是大不孝的人,名声彻底坏了,这才被打发过来躲避风头。”

    乐冬一龇牙,这事儿没法说谁对谁错,反正,依照她的性格,肯定也直接打回去了,于是说道“倒也没毛病,你二叔本来就是找你爸妈给你奶要看病钱,这不是让他的话实现了吗”

    马红梅吧嗒一下嘴儿,半晌,一拍大腿道“对呀我咋就没想到这点儿那等我过两天去邮局给我妈打电话的时候,我就跟她说说。”

    乐冬推了推她道“行了,赶紧回去洗漱一下准备睡觉吧。”

    其实这会儿也就不过是晚上八点左右,只是这时候晚上没有什么娱乐项目,又舍不得点灯熬油,所以都是天一黑就准备睡觉。

    不过回到家的乐冬却睡不着,干脆把窗户帘一拉进了空间,洗漱之后喝了杯牛奶,穿着浴袍就到了存储那些书的地方。

    看着堆得跟小山似的书籍,乐冬有些头疼,好在她还是个有耐心的,再加上空间时间相对于外边是凝固的,她又都是时间慢慢磨。

    从库房里搬过来几个闲置的货架,开始给书籍分类,至于这些书籍是不是古董什么的,这就不在乐冬的考虑内了。

    于是,乐冬在空间里过上了吃了睡,醒来分类书籍放货架,然后做饭,或者因为货架满了,再去库房搬货架,然后吃饭分书这样无聊的生活中循环。

    一直坚持了一个多月,乐冬终于彻底完成了,乐冬看着跟个小型图书馆一样的房间,竟然有些自豪。

    这些书上的字,乐冬大半都是不认识的,更不用说理解了,乐冬觉得自己就是个文盲,所以,她的分类其实就是书跟书放在一起,画跟画放在一边儿,其中竟然还有不少竹简。

    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顶多也就是把散了的纸张给放好,把压褶的地方铺开,就用了这么长时间,可想而知,这是多少书。

    不过,也就因为时间的漫长,乐冬之前的彷徨和害怕的情绪倒是直接消除了,所以,饱饱的吃了一顿,又泡了个澡,乐冬就出了空间。

    而县城废品站的小肖,听说让他去烧违禁品,就点头答应了,他跟门口看着的女人是两口子,就让女人看门,他自己拿着火柴向那边儿走去。

    不过,乐冬显然是想的简单了,小肖一走进,就觉得这里的东西不太对,大小也不对,就走到近前。

    结果发现这里的书本好像都是报纸那一类的,再一扒拉,就发现底下是几张漂亮的桌子,明显是贵重的家具,想要买,那说不定得用外汇票呢。

    小肖赶紧跑回收发室叫来妻子,女人眯着眼睛想了一下说道“老胡六嫂子二哥说让烧了这边儿东西,那些东西估计老吴早就给烧了。”

    “这些桌子估计就是老吴倒货暂时放这儿的,这几个一看就值不少钱,加起来没有五十都不给你,要不咱们给密下来,然后你看看谁家要,偷摸卖了,卖不了放家也是个玩意儿。”

    小肖有些迟疑道“那老吴下回过来的时候,要是问起来咋整”

    女人一撇嘴儿道“那有啥咋整的他干倒爷还敢大声嚷嚷是咋的这眼瞅着到了年中,上面要是检查,咱们违禁品没烧,那跟谁说去”

    “至于东西,谁知道那底下是东西啊,黑灯瞎火的,一把火烧了,这也怨不着咱们,可是老胡让的,有事儿找老胡去。”

    小肖想了一下道“行,咱们半夜就给拉回去,这边儿我把这上面儿的烧烧,做个样子。”

    女人一边帮着把四张办公桌抬到一边儿,一边说道“老胡就是个傻b,那老吴精的跟猴子似的,就他还屁颠屁颠儿的跟着干呢,人家可是啥都背着他,他能跟着喝口汤就不错了。”

    小肖笑道“能喝口汤就是好的,咱们这样的,可是也就跟着舔舔味儿。”想了想又道“小菊啊,我可跟你说,你可不能去劝老胡防着老吴,好赖不计,人家那是他大舅哥。”

    小菊翻了个白眼儿道“瞧你这话说的,整的我跟四六不懂的一样,这事儿咱们哪能去说”

    小肖道“就是白嘱咐你一句,这不是怕你脑袋一热,再上来个虎劲儿。”

    夫妻俩快手快脚把东西收拾好,害怕灰堆儿太少,还又添了一些废纸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