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第17章
作者:听雨问雪   带着商场重活一世最新章节     
    早上起来,乐冬熬了一些苞米糊涂粥,又烙了四张饼,其实,她原本是想要贴苞米面饽饽来着,只是光凭原主的记忆,她根本做不出来,只能干脆加水变粥。

    幸亏是实验,又不知道好不好吃,所以乐冬和的苞米面并不多,改成苞米面粥也只是有些稠罢了。

    听到院儿外马红梅的声音,乐冬想了想,又进了空间,找到咸鸭蛋的位置,拿了二十多个咸鸭蛋出来,懒得做饭的时候,就把它当菜。

    出了空间,就听马红梅嚷嚷道“小冬,过来帮我一下呗。”

    乐冬走出灶间儿,就看到马红梅跟逃荒的似的,身后背着行礼卷,两只手里还各拎着一个大包。

    接过一个包,重量到算不得太沉,就是不好拿,乐冬帮着拎包往空着的屋里走,边走边道“你这怎么整了这么多东西”

    马红梅得意的指着乐冬手里的大包儿说道“这一大包,可都是好东西,都是我从临近的村民那换来的,你直接拎到灶房吧。”

    说完,把身后的行礼卷摔到炕上之后,又扯过来手里的大包说道“这里除了我的换洗衣服,可还有咱们的零嘴儿呢。”

    边说边将口袋打开,从里面拉出两个布袋儿,小心翼翼的打开布袋儿招呼乐冬道“小冬你快尝尝,这地瓜干可哏揪了,还挺甜。”

    “还有这辣椒瓢,老冯婆子拿苞米面裹着炸的可香了,要不是这玩意儿愿意哈拉,我肯定多买点儿。”

    乐冬接过两样尝了尝,味儿道是真不错,尤其是炸的酥脆,辣中带着咸味儿的辣椒瓢,真的是太美味了。

    不过,乐冬拦下还要往嘴里送地瓜干儿的马红梅道“先别弄这些了,咱们赶紧洗手准备吃饭。”

    乐冬这儿没有下饭的咸菜,所以她们一人一个咸鸭蛋,也不切开,直接磕掉底部的皮,用筷子窝着吃。

    这要是换了其他人,又是白面饼,又是咸鸭蛋,就连苞米糊涂粥都这么粘稠还加了白糖,肯定是又心疼又惊喜。

    可是,轮到马红梅的时候,这家伙竟然说道“小冬,这咸鸭蛋谁腌的啊看着也出油了,咋不香呢”

    乐冬自然知道毛病出在这腌制的鸭蛋上,但却没法儿说,只能说道“我也不知道啊。”

    马红梅以为乐冬说的是也不知道怎么腌成这样的,于是说道“你阉了多少实在不行,我帮你找人折腾出去,然后咱们再重新腌一批吧。”

    “我是不会做饭,但腌鸭蛋、酸菜什么的,手艺还是不错的。”

    想了想又安慰道“虽然我是看不上你这手艺,但是外边儿的人可都拿这个当好玩意儿呢。”

    “对了,你阉了多少要是就几个,咱俩将就将就也就吃了,也犯不上折腾了。”

    乐冬一听,想到空间里二百箱的咸鸭蛋,每箱六十个,这老些蛋真的吃不了,还不如拿出一些换钱呢,只是不能太多,否则解释不清。

    于是说道“腌了不少呢,有五十个呢。”

    马红梅愣了一下之后骂道“你个败家娘们,练手就敢祸害这老些蛋,白瞎这个头了,怕是弄到的时候,是一等的吧”

    现在没有饲料,一般不管是鸡蛋还是鸭蛋,都比现代肥料催起来的鸭子下的蛋要小上一些,不过,吃起来的味道却差的远了,营养上就更不用说了。

    也没等乐冬说话,马红梅叹气道“这鸭蛋被你霍霍了,还白白糟蹋那些盐,一等的鸭蛋也就能卖上五分钱,跟二等一个价。”

    乐冬不在意道“你要是能卖了这些再换回来些蛋,咱们腌好的吃,那就太好了,至于差价,咱俩谁差那仨瓜俩枣的”

    马红梅一拍自己额头道“可不是咋地,这一共才两块多钱,我真是让你气糊涂了。”

    乐冬心里话,我气你什么了你咋不说你自己就是个吃货,一碰到跟吃的有关,立马就开始较真儿呢

    过了一会儿,马红梅又道“那你一会儿吃完饭,把那袋子里的萝卜条啥的,都挂到厨房去,我去叫人过来看看蛋,然后让人弄走,咱们再买些新的。”

    乐冬点头答应,等她出门之后,立即拆开一箱子咸鸭蛋倒进了一个塑料桶里带了出来。

    收拾东西的时候,乐冬挺佩服这货的,这什么干蘑菇、辣椒串儿、干豆角丝儿、土豆片儿、黄瓜钱儿反正农家有的山货、干货,她几乎都掏登了一些,品相什么的还都是极好的。

    最让乐冬惊喜的是,在袋子的旁边,竟然还有十来串儿林蛙干儿,这可是好东西,真不知道这丫头是怎么摸到的。

    这边儿是林区,能抓到林蛙并不奇怪,但是,今年的林蛙可还不到时候呢,这只能是头一年的。

    但是这东西一般人家是留不到第二年的,或是家里来客人的时候当做硬菜端上了桌,或是给家里的老人补身子、给孩子增加营养打牙祭,再不济,男人疲了累了,这就是个下酒的好菜。

    至于说这货是去年换到,留到现在的,那打死乐冬,乐冬都是不信的,依照乐冬对马红梅的了解,这货只会东西到手就找个村民家或者什么地方,给人家点儿辛苦费,帮她做了吃掉。

    不过,这几天的接触下来,乐冬也知道这马红梅是个门路挺广的,这丫头真的是三六九等没有她不联系的,凭借着自身的不拘小节还有阔绰的身家,人缘其实还挺好的。

    只是因为她的性格,一般是喜欢她的真喜欢,讨厌她的,那也真是膈应的受不了。

    看到这些东西,乐冬想了一下,从空间又拿出了一些鸡蛋把坛子装满,往米缸里倒了一袋子大米之后,又搬出一坛子荤油以及几块儿腊肉和腊肠。

    这主要是因为,之后一段时间,马红梅借住,她的空间虽然能让时间凝固,但为了以防万一,又不想降低伙食标准,还是将东西提前放在明面吧。

    还有就是,乐冬不愿意占便宜,她想要跟马红梅交好成为朋友,既然相交,自然需要给出诚意。

    人家拿出肉,你天天跟着吃,然后回头补上的都是白菜土豆,其实你还并不缺钱,这时间长了,谁也不是傻子,怎么可能还有人跟你成为朋友

    看着厨房墙上,六嫂子那个弟弟帮着钉的铁丝儿上挂着满满登登的,乐冬这心情实在是不错。

    没等她感叹完,刚刚跑出去的马红梅又风风火火的跑了回来,乐冬奇怪地问道“这是怎么了这么快又回来了,没找到人儿”

    马红梅着急地道“小冬,你还有多少肉票,快找出来刚才我听大队长正听着消息,咱们村儿的养殖场塌了,砸死好几只猪。”

    “就是这猪都是半大儿的,没有太多的肥油,要是拉收购站也是不值钱的,村长就说,这回为了减少村里的损失,就先可咱们村里的先买,剩下的再送收购站。”

    “咱们村儿的每个人都可以有二斤不要票的平价肉,剩下的要票的,也全按照二等肉卖,至于头蹄下水都不要票。”

    说着,这丫头又跑进屋扒开自己的行礼卷儿,在枕头里掏了掏,掏出个手绢包着的小包,从里面查出了不少钱票。

    乐冬有些震惊,这地方也能藏钱这么长时间住在知青院儿就没被人发现

    马红梅一抬头就看到了目瞪口呆的乐冬,有些奇怪地问道“你怎么了还发什么呆,赶紧准备一下,咱们好走啊”

    乐冬指着她的枕头道“你就把钱放进枕头里幸亏你们屋里没有张旭凤,不然你这钱早就不姓马了。”

    马红梅笑道“她们不知道,我这头一次拿,这不是之前为了买房盖房,加上换咱们的吃食,把裤兜里的都花了了,这才动老本的。”

    一听裤兜里,乐冬立即想起原主藏钱的地方,这裤兜可不是裤子旁边儿的兜儿,而是在裤衩上缝块儿布做兜,然后把钱放进去贴身保管,这样比较放心的地方,被称为裤兜。

    有时候人们到百货大楼,或者在供销社买了大件儿的,花费在一元以上的,通常就会在付钱的时候去裤兜里取。

    这讲究些的人,会匆忙跑到背人儿的地方,有的不讲究的,直接就把手伸进去了。

    乐冬摸摸鼻子,你说这时候的人都不太讲究卫生,汉子们也就下田之后,为了不让身上的汗渍和地里的虫子什么的使得身上痒痒儿,所以进院子就用井里的水,直接兜头一浇,这就算是洗澡了。

    妇人们也就是阴湿了抹布,顺手擦一下就算是完事儿,至于冬天,更是可能一两个月不洗澡不擦身子。

    所以,这时代的人,很多身上都有虱子,有的老太太还会坐在柳树底下聊天儿的时候,顺手把衣服一翻,直接开始找,然后掐死,嘎呗嘎呗的,听着就渗人。

    想到这儿,乐冬突然明白为什么这年代的售货员那么横了,这换了谁,总是接到特殊地方拿出的钱,还要冒着招惹那种能让人痒疯了的小虫子的风险,这谁的态度也好不了啊。

    然后,乐冬就开始想自己一会儿摸得钱,会不会也是特殊处来的会不会也招来虱子,越想越觉得这全身都痒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