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第19章
作者:听雨问雪   带着商场重活一世最新章节     
    大约是还记得上次乐冬过来的时候,偷偷地给它们扔到窝里两块儿肉吧黑子和黑妞竟然冲着她低声叫着打了打招呼,尾巴还摇了摇。

    乐冬走过去摸了摸它们的脑袋,黑子警惕地看了看乐冬,又对黑妞低声叫了叫,黑妞有些不舍地又舔了一遍自己的崽子们,然后它们竟然慢慢的起身,托着废腿让到了一边,互相舔着对方的伤处。

    负责人深吸一口气,红着眼圈儿道“你们两个走运了,要收养你们,连着你们的崽子。”

    黑子和黑妞明显有些发愣,这和早上跟它们说的好像不太一样

    乐冬看着它们的状态,这才长出一口气,至少这是能救的,看来这只是因为救治它们需要钱,还浪费药物,再加上养殖场这回死去的猪,不能按照肥猪价交任务,要找补产生的亏空。

    因为吃不饱,这年代的人虽然朴实,但对猫狗之类的,就没有什么同情心了,在他们眼里,能看家护院,家里又有些盈余,那就养着。

    但受伤了,可没有人去给它们看病,都会趁着没彻底咽气儿的时候,直接宰了,或是卖些钱,或是吃肉补身子。

    这个倒也不奇怪,大家都穷的快要累裤腰带了,人都是小病靠挺,大病等死的情况,哪会舍得给畜生看病

    乐冬问了村长之后,给了五块钱把黑子一家买了过来,然后又求着村长去帮着叫来兽医帮着给黑子和黑妞治腿。

    兽医站是在旁边的平顶山村,兽医站的兽医管着这附近十来个村子,只要哪个村子的牲口出了问题,打过去电话,兽医站就会派兽医过来帮忙。

    半个小时之后,两个带着前进帽,骑着自行车,后面年轻的还背着个医药箱,村长赶紧带着人过去跟这两个兽医友好握手,表示感谢和欢迎。

    两位兽医只是稍微寒暄一下,就来到了黑子和黑妞处,看到陌生人,黑子和黑妞都发出警告的呜叫声,脖子上的毛都立了起来。

    乐冬走过去,摸着它们的头道“这两位是帮你们治腿的大夫,你们难道不想治好腿,然后四处跑跳”

    也不知道是听懂了乐冬的话,还是知道乐冬是自己的新主人,它们看了看乐冬,就直接趴在了地上,只是仍然警惕的看着那两个兽医。

    年长的兽医,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赞道“真是两条好狗,早就听说你们一拉溪有两条通人气儿的狼狗,果然名不虚传”

    稍微客套两句,兽医拿出麻药给两只狗分别注射之后,开始给它们复位打夹板,争取了乐冬的同意之后,又分别给它们打了两针消炎止痛的药。

    付钱送走两位兽医之后,村长让养殖场的人帮着用板车把黑子一家送到乐冬家里,因为大狗还受着伤,乐冬就找出了一条旧褥子铺在地上,把它们一家六口放在上面。

    给帮忙的人,一家两个咸鸭蛋送走之后,就跟村长又去了分猪肉的地方,会计看到村长赶紧迎了过来道“村长,大家该买的都买了,还剩下半拉猪,还有不少骨头。”

    村长问道“你们干活的还有帮忙的,都给添头没有”

    会计笑的两眼眯缝着说道“都按照之前算好的给了,那剩下这些送收购站去”说到后面,会计有些心疼。

    送收购站给的钱实在是太少了,还不给肉票,要不是今年看着收成怕不是太好,大队一准儿帮着垫付之后,都发到自己村民手里。

    乐冬想了一下之后问道“村长,你们送到收购站也得不着票,要不我用平价直接都买去算了,做成腊肉,够我跟红梅吃到过年了。”

    剩下的半头猪其实就是头半大的小猪,整头加在一起估计都不到一百五十斤,半头猪,再去掉头蹄下水,五十斤就算是一大关了。

    村长和会计研究了一下,乐冬要是用平价买,那能勾回不少损失,当然是同意的,于是,好不容易把买来的猪蹄子和肉皮上的猪毛处理好的马红梅还有李中华,不得不继续奋斗。

    不过,这在乐冬看来是苦差事的活,在李中华和马红梅看来,却是一件求都求不来的美事儿。

    又因为乐冬要去跟村长看看给村小学印课本儿,所以又直接逃了。

    之前乐冬和马红梅在找到课本的时候,就按照年纪单独码出了一套,所以,可以直接印刷。

    但是乐冬没想到,现在的油印真的是油印,就是再注意,没一会儿也弄得手上和袖子上都是黑乎乎的油渍,多亏是知道买猪肉,穿的是破旧的深色衣服。

    因为就一台油印机,看明白乐冬是怎么干活之后,又瞅了瞅印出来的字迹都能看清,村长咧着嘴儿笑的满脸褶子。

    尤其是闻到上面的油墨的香味儿,就仿佛这纸张上的知识在跟他们招手一样,那更是打心里开心。

    不过,知道怎么用之后,村长就把乐冬打发回去了,然后让几个十六七的男孩儿还有几个纳鞋底儿不错的妇人过来干活。

    印刷、裁剪、装订,这些人干的一丝不苟,没弄出来一本儿,就赶紧挨页对照着,生怕哪本儿弄错了。

    乐冬回到分猪肉的地方,李中华他们都收拾好了,村民们小声的说着马红梅和乐冬的闲话,语气里因为嫉妒和羡慕,酸的呛鼻子。

    马红梅对此并不在意,乐冬当然更不在意,但是,当听到有人说李中华为了吃的,过来捧她们臭脚的时候,乐冬不乐意了。

    乐冬直接来到这人的面前,啪的一个嘴巴子就扇了过去然后道“你这嘴是不是刚吃完大粪那你男人知不知道你偷摸养汉子的事情”

    这女人是村里有名的碎嘴子,本姓王,叫王大凤,平时东家长、西家短,就没有她不去嘚吧的,所以大家都叫她王大嘴儿。

    不过,就算这人没事儿扯老婆闲,大家背地里都不喜欢她,可是本村人和外边人比起来,自然得向着本村的,再加上乐冬这伸手就打人,所以,村民们竟然过来拉偏架。

    王大嘴儿被打的一愣,回过神儿来就过来抓乐冬的头发,嘴里不干不净地骂道“你个小养、汉的老婆,竟然敢大老娘还诬陷老娘,老娘今儿个跟你拼了”

    乐冬本来就不是常年劳作的王大嘴儿的对手,再加上村民们拉偏架,差点儿就被王大嘴儿挠到了脸上。

    但是李中华和马冬梅,那也都不是吃素的,直接将挂着猪肉的自行车停在一旁,马冬梅对着王大嘴儿的肚子就是一脚,将人踹到地上。

    李中华更是七手八脚将乐冬从人群中挖出来护在身后,手里拎着半块儿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捡到的砖头道“我看他妈的谁敢过来,老子给他开瓢”

    面对身高一米八的黑高汉子,凶神恶煞的拎着砖头,这些平时耀武扬威的村妇们都噤若寒蝉,谁也不敢往前凑,害怕挨揍。

    王大嘴儿也害怕,但是这面子丢大了,干脆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嚎哭起来道“我滴个天啊这些外乡人欺负村里人啦谁给我老婆子做主啊,这是要逼死个人儿啊”

    哭声抑扬顿挫,同时吐字清晰,乐冬双手抱胸地看着热闹,直到有人把村长叫来。

    因为自己村里的娃儿不仅马上就能都读书了,还有书看,心情正好的村长,被听到的消息气的差点儿吐血。

    去找村长的人,不敢撒谎,毕竟四周人都看着呢,所以只能一五一十的说了,村长赶紧往这边跑过来。

    村长到后,气不打一处来的对着哭嚎的王大嘴儿喝道“给我闭嘴再不闭嘴,你们家这个月扣五十公分儿”

    王大嘴儿一听就不干了,一骨碌爬起来冲着村长就过去了道“王大柱,这把你厉害的不知道自己姓啥叫啥了是吧”

    村民们一般不跟王大嘴儿计较,有时还隐隐地捧着两句,就是因为这王大嘴儿跟村长王大凤是亲姐弟。

    不过,这姐弟俩,除了长相以外,无论是性格还是为人处世,那都相差了十万八千里,真怀疑是不是他们老娘偏心眼儿,把脑子都给了儿子王大柱。

    村长冷笑道“别给我说些没用的,我告诉你王大凤,我忍你老长时间了,要不是看在娘死前求我有事儿的时候拉拔你一下,我恨不得早早就把你踹出一拉溪去,省的碍眼”

    眼看着王大嘴儿又要撒泼,村长道“我告诉你王大凤,你要是识相的,就赶紧给乐同志道歉,否则没人能救得了你,你就等着因为侮辱英雄后人被批、斗吧。”

    王大嘴儿不傻,这会儿被嫉妒蒙蔽掉的理智终于回归了,这才想起来,人家乐同志可是英雄后代,是被交代要好好照顾的。

    她想起来了,周围的村妇们自然也想起来了,一个个吓得都跟鹌鹑似的,有些还趁着人们不注意的时候,赶紧溜掉了。

    王大凤想明白利害关系之后,赶紧一边儿扇着自己的嘴巴子一边道“哎呦,乐同志,您宰相肚里能行船,可别跟我这臭嘴一般见识,您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我这人就是嘴贱,要不您再踹我两脚解解气儿”

    乐冬横了两眼王大凤,说了一句以后离我远点儿,再说些没用的,撕了你的臭嘴说完,跟村长点点头就走了。

    其实,她之所以二话不说就扇了王大嘴儿的嘴巴子,就是因为她知道,王大嘴儿是村长的妹子,这事儿肯定最后得不了了之,毕竟县官不如现管,自己还得在这儿生活一段时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