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第22章
作者:听雨问雪   带着商场重活一世最新章节     
    大队长皱眉又问道“你儿子是哪位还有,提醒你一句,乐同志是烈士遗孤,是政府和组织点名照顾的对象,你们若是没有真凭实据攀咬,那是要被送到煤矿上劳动改造的。”

    郑老太太也就是咋呼地厉害,之前是一鼓作气,如今被大队长的几句话,直接戳的如同泄了气儿的皮球,一时间呐呐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有心撒泼耍赖却又忌惮乐冬的身份。

    屁大个村子,说句不好听的,一大队放个屁,他们七队都能听个响,郑志军一脚踏两只船,最后全翻了的事儿,根本就不是秘密,大队长怎么可能不知道,甚至还是他上报大队书记给郑家打的电话。

    原来,之前郑志军跟张旭凤选择了那个馊主意干了蠢事儿之后,根本没骗来任何一个,但是郑志军确实真的发起了高烧。

    郑志军不得不请假旷工去卫生所看病,村里的卫生所只有镇痛片、土霉素这一类的药,至于针剂那就不用想了,不说医药紧缺,就是给卫生站配置,那也保存不了,卫生更是不达标。

    主意是张旭凤出的,还打了包票,如今自己病成这样,是肯定要找张旭凤要钱的,至少也得拿出钱包赔了他的工钱还有能支持他去县城医院住院的钱。

    可是,张旭凤哪来的钱她要是还有钱,哪用得着出这样的馊点子如今看着郑志军烧的满脸通红,咳嗦地都快把肺咳出来的样子,吓得她躲在外边儿,连午饭都没吃。

    午饭不吃饿不死她,就是晚饭,她也能在山里摘两个果子充饥,但她绝对没胆子在山里过夜,所以,挨到半夜的时候,终于回来了。

    只是她刚一摸到知青院儿的大门,就被昏昏沉沉的郑志军给堵个正着,两人丝丝扯扯,一个坚持要钱,一个耍赖不给,直到郑志军晕了过去。

    本就因为淋井水演苦肉计而高烧不退,又为了堵张旭凤苦苦挨了一天,这大晚上的又忍风挨冻,就是好人也受不住啊。

    张旭凤看郑志军晕倒,吓得尖叫,吵醒了知青院儿的其他知青们,这才七手八脚的把人抬回屋,然后去找大队长。

    大队长没办法,只能先把人送到了县城的医院,结果大夫说是得了什么肺心病,说是高烧造成的,以后不能干重活,也不能着凉发烧,否则,很容易复发,还复发一次重一次。

    折腾了一大天,大队长这心情肯定算不上好,又调查知道了发病原因纯粹是自己作的,就更加懒得搭理了。

    好赖是给垫付了两天的住院费用和餐费,但是真没有人有时间来照顾他,于是干脆给郑志军的父亲的厂里挂了电话。

    于是在家闲着的郑母就找来自己已经嫁人的两个女儿陪着自己来到了二道河镇,从郑志军口中知道了前因后果之后。

    娘四个一合计,这柿子还得挑软乎的捏,乐冬不管怎么说都是个没有父母依靠的,要是弄到手是好掌握的。

    就算是掌握不了,到时候也能从她手里讹出来点儿钱,反正她有那老些抚恤金,一个丫头片子凭什么握着那么多好东西。

    只要她漏出点儿,那就不仅够郑志军看病的,以后也能养得起郑志军,要是郑志军能抓牢那丫头,拿住了,郑家所有人都能跟着受益。

    于是,她们过来,先是找张旭凤麻烦,毕竟这主意是她出的,在逼着她认下了这次的误工费和医疗费之后,还答应给十块钱,但是得分着还,一个月给两块钱。

    说好之后还互相签字画押,找知青院的老大姐江秋花给当了证人,然后才让张旭凤将她们送到乐冬这边儿来。

    只可怜已经连轴转了两天,好容易想要喝口酒,再吃炖肉,然后好好休息一下的大队长,太阳穴疼的一蹦一蹦的,嘴里的话自然也就不客气了“你们这无故到我们村闹事,是不是以为我们一拉溪没人了”

    郑老太太吓得直缩脖子,但想着躺在医院的儿子只能又道“可是,可是我儿现在还躺在医院,脸烧得通红,她们也不能一点儿不管吧”

    乐冬冷笑道“我们凭什么管设计我们的人,你要找负责的,谁出的主意你找谁去,但去之前,先把我这儿栅栏的事儿解决了,不然就去革、委会说道说道。”

    年轻的女子气愤的说道“你又不缺钱,干啥不能给我弟弟拿点儿钱看病”

    乐冬有些好笑地说道“我有没有钱跟你有个屁关系告诉你,我就是把钱全拿去喂狗,也不可能在你们郑家人身上花一分,更不可能给郑志军花,而且,也不会放过在你们身上捞任何一分钱。”

    马红梅不嫌事儿大的鼓掌道“好说的好老娘就喜欢这个调调,去他妈的歪理邪说,谁规定家里有钱就得给你花了,还当自己是奴隶主那”

    最后,在大队长的调解下,郑家母女掏出了兜里仅有的五毛钱,乐冬才放过她们,至于她们怎么去县城,再怎么走回市里,这跟大队没有关系,跟乐冬她们就更没有关系了。

    乐冬不差这五毛钱,但是,这会儿却特别高兴,正好看到六嫂子家的虎子,于是招手道“虎子过来,拿着这五毛钱去买江米条,然后跟小伙伴们分着吃去。”

    虎子自然是记得昨天救了他们母子的小阿姨,看乐冬叫他,他就乐颠颠的走了过去,但听说给自己钱买糖就有些迟疑了,不过想到自己娘告诉自己,以后一定要听乐阿姨的话,就赶紧点头借过钱,然后道谢。

    这一天对于一拉溪村的孩子们,简直比过年还要让人兴奋,不仅吃到了肉,还吃到了只有送礼才会买的江米条。

    乐冬好心情的回去继续炖猪脚,为了给那两个馋鬼解馋,还特意又做了道咸甜可口的红烧肉,没等出锅,马红梅已经趴在灶房的门口,撵都撵不走了。

    为了更好的品尝肉,乐冬直接闷得大米饭,不过,这俩人或许有肉就会吃的喷喷香,乐冬自己却不行。

    乐冬收拾了半天肉,又在灶台旁熏了半天,实在没心情再炒个菜或者炖菜了,干脆切了点儿葱丝、白菜丝和黄瓜丝,加上些大队长家嫂子送的农家酱拌了拌,一道很好的下菜饭就出来了。

    虽然只有两荤一素三道菜,但是量多,绝对足够他们三人吃的饱饱的了。

    等猪脚炖的已经有些软烂了,乐冬又炒了糖上色调味儿,装了一小盆儿,煮猪脚的汤,乐冬也没浪费,直接煮了苞米面儿,又扔进去一些肉,然后端给了黑子和黑妞做晚餐。

    简单收拾了一下灶台,乐冬洗了洗手走了出来,马红梅已经把桌子摆好了,但让她惊喜的是,自己的栅栏已经被李中华修补好了。

    这人的手脚实在麻利,也不知道他是从哪儿找到的工具,修补了栅栏不算,还把原本应该就是狗窝,但早就坍塌的地方给修补好了,等上面的黄泥顶干了,就可以让黑子和黑妞进去了。

    李中华洗着手上的泥,对乐冬说道“乐家妹子,等明天的天气要是好,我再过来帮你给后面盖个新的狗圈,要不你家那四个崽子过几个月大了,就不能跟大狗挤了。”

    乐冬倒也不客气,大方的接受然后笑道“那成啊,正好明天早上过来一块儿吃饭,我明天早上打算做面条,你要是能早点儿来,也好帮我剁些肉馅儿。”

    要说现在做饭,对于乐冬的最大难题,绝对不是烧火问题,毕竟,她又不是大厨,并不是很在乎火候的把握。

    真正让她闹心的是,这时候的人实在太实惠儿了,根本不懂什么是偷工减料,那菜刀做的跟杀猪刀差不多沉,没有点儿腕力儿,做菜的时候,切菜都成问题。

    这也是为什么,来了这么长时间,馋饺子馋的厉害,乐冬却一直没做过。

    当然,乐冬叫李中华过来吃饭,主要还是,本来说好请人家吃饭,表示感谢救命之恩,结果人家不仅给砍了那么多的松枝熏肉,还给了那么大一块儿肉。

    因为郑家人的打断,这肉也没办法再拒绝了,只能从其他的地方再给找补回去了。

    本来李中华是想要推辞的,结果听说要帮着剁肉馅儿,立马就答应了下来。

    而县医院的大夫又给村里打电话,说是郑志军的病情又有些恶化,最不愿意出现的肺炎出现了,要是不及时救治,怕是要发展成肺结核,问村里是打算把人送到市医院去,还是在他们医院续费保守治疗。

    在现代,肺结核根本算不上是重病,但是在这年代,要是得了肺结核,那就是相当于宣判了死刑,而且这病还是会传染的病。

    接电话的村书记一听,哪敢自己做决定赶紧把村长和各大队的大队长叫过来开会,只可怜七队的大队长,看着饭桌上的酒肉,差点儿直接气哭了。

    不过,人命关天的大事儿,大队长也不敢耽误,只能哀叹一声,骂了一句“个祸害怎么不直接替好人死了干净”

    然后抄起个苞米面馍馍掰成两半儿,把几块儿猪头肉塞进去,然后边走边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