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第23章
作者:听雨问雪   带着商场重活一世最新章节     
    大队部里,村上的领导们一研究,这郑志军现在的身体已经不适合留在农村劳动学习了,符合病退的条件,干脆给上面打了报告,直接退回原籍。

    大队书记得了准话之后,就给医院回了信儿,是否继续医治,在哪里医治,这些已经跟一拉溪村没有任何关系了。

    本来以为甩掉了麻烦,哪知道一天之后,医院又来了电话,说是郑志军不离开医院,他的母亲还在医院里撒泼打滚儿的影响工作,让他们赶紧过去处理。

    村长和大队长等人很想不搭理,好容易踹出去个祸害,谁愿意再沾惹麻烦但是,他们得罪不起县医院啊,这要是把医院得罪了,他们村儿的村民要是有了毛病,他们还看不看病了

    没办法,村长等人只能再过去一趟,当然,这回村长多了个心眼儿,去的时候,直接叫上了罪魁祸首张旭凤还有给做双方证人的江秋花。

    村长让张旭凤拿好双方签字画押的纸条,来到医院,村长就淡淡地说了一句,你们影响人医院的同志正常办公,影响病人休息,是损害了人民的利益。

    我现在就给郑志军父亲的单位致电,让你家老郑受到组织上的批评处理,兴许还能让他提前退休。

    郑家本就是主要靠郑志军父亲的工资生活,郑老太太又刁又懒,基本是不会补贴家用的,所以,一听村长的威胁,顿时就瘪茄子了。

    郑家人虽然惧怕村长打电话,但是想到自家的人,以后就算是废了,就这么不声不语地吃下这个大亏,又心有不甘。

    村长等人也明白,一个好好地男丁,以后算是废了,换谁谁也会心有不甘,不过好在之前郑家人跟张旭凤签订了契约。

    于是,村长说道“我刚刚问了大夫,小郑这病,现在就是肺炎,回去以后再打几针注意别着凉发烧,问题不大。”

    “这是村里和医院开的证明,你们可以回市里医院看病,这看病钱会直接算在张知青的头上,暂时由我们村帮着垫付。”

    说着,拿出了两张介绍信之后,又拿出了十块钱道“把小张知青的欠条拿来吧,这是张知青答应赔偿的钱,回头我们会扣下的。”

    张旭凤蠕动了一下嘴唇,但是终归没有说什么,集体的利益是不能损伤的,她想要将死儿化成知青劳动时遇风寒造成的工伤,由大队出这笔钱,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看到十块钱,郑家母女的眼前就是一亮,赶紧从怀里掏出了欠条交给村长,村长又交给跟在身后的会计,等着记账。

    不过,不知道村长是出于什么考虑,并没有把钱交给郑母,而是交给了郑志军,又说道“小郑啊,以后好好生活,自己也长个心眼儿。”

    这长心眼儿也不知道是劝诫他别再跟人干这样的蠢事儿,还是防备些他贪婪的母亲等亲人,端看他自己的领悟吧。

    大约是想通了,也可能是早就知道自家是个什么情况,他自己并不是很吃香,这次倒是诚心诚意地谢过了村长之后,把钱和介绍信牢牢地揣进自己的兜里,对郑母的示意完全忽视。

    村长等人来的时候,就已经把郑志军的东西都收拾好,用牛车拉了过来,就连剩下的不到一斤苞米面儿都给他带来了。

    这会儿直接扶起郑志军,给打了医院的病号饭让郑志军吃好了,帮他换了衣服就送他们到了车站,又给买了车票,至于郑家母女吵嚷着饿什么的,这并不在村长等人的关心范围内。

    送走了郑志军之后,村长回头对低头不语的张旭凤道“张知青,关于这次事情的恶劣性我就不说了,你心里也该有数的。”

    “这郑同志回去之后,肯定是要住一段时间医院,预计没有块钱肯定是下不来,而你下个月的知青补助已经还给了乐同志。”

    “这大队的钱都是有数的,不可能完全可着你来,要是别家有个急用,大队根本借不出来,真要是因此耽误事儿,到时候责任你可能担待得起”

    张旭凤咬着下唇,把脑袋低的更低了,却一声不吭,村长挺失望的,这女孩儿的胆子贼大,什么馊主意都敢出,回头还没有担当。

    叹了一口气,村长皱眉说道“算了,我也不管了,你以后自己主意吧,但是,下个月月底,年中结算前必须把那十块钱给大队补上。”

    “不然,我就得给你家里挂电话了,至于医药费,这个等你八月份的补贴下来,我再扣出来。”

    一听让自己一个月内拿出十块钱,张旭凤急了,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拉着村长地袖子说道“村长,您这不是要逼死我吗我上哪一个月整十块钱去啊”

    村长有些不耐烦地说道“那你当初鼓动人家郑同志干那缺德事儿算计乐同志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后果”

    大队长已经被这破事儿折腾地闹心了,直接说道“村长,咱们赶紧回吧,这村里一屁股的事儿,谁有空跟这儿掰扯”

    又对张旭凤冷着脸道“你要是实在没法儿,就赶紧给你家打电话,听说你家可是大城市的,平时瞅你花钱大手大脚的,估计也不差这十块八块的。”

    张旭凤有苦说不出,他们家虽然是上海的,但条件其实很一般,一大家子住在一起,跟鸽子笼似的房子,除了厕所都住满人了,也是因此她才报知青来到北方的。

    虽然她爸她妈都是挣工资的,但是,他们兄弟姊妹加起来五个,哥嫂虽然有工作,但也只是每月上交五块钱,剩下的都攒起来了,这两个人养一大家子,怎么会有多少盈余

    但是,张旭凤知道,自己现在再说什么也白搭儿,大队是不可能佘借给自己这么多钱的,而自己也不可能让这个电话打到家里去。

    不说家里能不能拿出这笔钱,单说这人父母就丢不起,最大可能是直接跟自己断绝关系,因为她父母都是知识分子,是最看重脸面的。

    当初她出来的时候,父母就说的明白了,我们没办法帮你什么,但我们也不要你的一分钱,拖你后腿,你的钱,自己攒起来,以后做嫁妆嫁个好人吧。

    这话说的婉转好听,其实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我们不要你的钱,你有事儿也别来烦我。

    想到这儿,张旭凤心里一阵悲凉,她不占长、不为末、更不是能传户口本儿的男丁,同样不是如同乐冬她们那样好运的独生女。

    所以,她想要的一切,都必须自己去争取。

    这些乐冬不知道,也没心情知道,明天就得开始上课了,今天是最后一天这么逍遥自在了,于是,她决定今天包饺子

    原因就是,李中华剁的肉馅很和她的心意,干脆就让他多多了一些,而原本说好的请吃面条,也同样又加了一顿饺子。

    李中华憨笑道“外人要是知道乐家妹子的劳动报酬这么高,非得抢的人脑打成猪脑不成。”

    一边说笑,一边把肉馅儿以及大白菜都剁了出来,李中华道“明天我休息,去给你整些菜回来吧,你这儿青菜太少了。”

    乐冬的空间自然是有各种各样的青菜的,地里也种了菜,但是,这么两天儿连芽都没发出来呢,她哪有理由拿出菜来吃

    一听李中华的话,乐冬立马点头道“那感情好了”想了想又说道“李大哥,你看要不你也跟我们插伙得了。”

    李中华倒是挺心动的,不过还是摆手道“偶尔过来蹭一顿还能说得过去,跟你们插伙对你们的名声不好。”

    劝了两句,看李中华很是坚定的拒绝,乐冬也就不再劝了,正好这时,门口传来了六嫂子的声音“乐家妹子在不”

    正在和面的乐冬赶紧把手上的面搓了搓,出了院子道“哎,六嫂子咋过来了院门没锁,您直接推开就行,我这手上都是面,就不去开门了。”

    六嫂子笑道“不用不用,咱们姐俩哪来的那些说道,嫂子就是过来给你送几个缸,上回来的时候,就看你这儿连个酸菜缸都没有,这眼瞅着上秋了,你这冬天是打算啃脚丫子还是咋的”

    乐冬大约知道,这是六嫂子送谢礼来了,嘴里说道“还是嫂子惦记我。”心里琢磨着给什么回礼,给钱肯定是不行了。

    说着话的时候,六嫂子家的小虎子已经推开了门,就见六嫂子用个平板车推了个最少得有一米五高的缸。

    也没等乐冬伸手,已经走出来的李中华赶紧伸手帮着立起了缸,他们这才发现,这大缸里还套着口稍小些的小缸,在里面还有两个咸菜坛子。

    乐冬笑道“嫂子有心了”又赶紧转身进屋去倒糖水,还有给虎子拿些零食糖果。

    六嫂子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然后道“这不是正赶上,家里闲置着也都没用,正好妹子这边儿还没有用的,就给你拿过来了。”

    “妹子,嫂子也不说虚的,之前要不是妹子,嫂子跟虎子,别说毁了,怕是这会儿早就去找虎子他爸了。”

    “今儿嫂子这话就放这儿,以后但凡妹子有什么事儿,你要是找嫂子的时候,嫂子皱皱眉头都是这么大个儿的,你以后就是嫂子的亲妹子,嫂子绝对说到做到”

    乐冬递过来糖水儿道“瞧嫂子说的,咱们往后好好处,可不就跟亲姐妹儿一个样,我这当妹子的,可是少不得要去麻烦嫂子的。”

    两人都有意往好了相处,正乐呵着,就听到马红梅地声音道“大海哥,就这儿,离你家也不远,没有板车儿也不耽误什么,一会儿我帮你拎回去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