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第27章
作者:听雨问雪   带着商场重活一世最新章节     
    乐冬家并没有遭到大的损失,火势还没彻底起来的时候,就被断电之后给熄灭了,只是电表箱子里的大半电表被毁,里面的线路也开始有危险,现在整个楼都没有了电。

    不过,看着黑漆漆,明显有被烧着过的痕迹的大门,乐冬还是狠狠地皱了皱眉,这邻居真是让人厌恶

    黄公安打开一个本子,然后公事公办的对乐冬道“乐同志,麻烦您检查一下自己的损失,我们需要统计一下。”

    乐冬点头道“那麻烦黄公安同志了。”她指着自家的大门道“这门已经这样了,我想,这已经不能用了。”

    黄公安点头,在本子上刷刷地写上了一个大门被烧毁,需要换新的。

    乐冬又指着门对面的残缺的大水缸,估计是被救火的人给砸开的,于是说道“那里有一口新缸,一次没用,是之前搬家的时候,我父亲战友给买的。”

    说完,比划了一下高度,黄公安看了看剩下的缸茬子点头写下了一口一米五高的酸菜缸被砸破。

    乐冬打开房门,里面的东西并没有损失,但乐冬还是说道“屋里没有什么丢失损坏的,但是,电着火不是闹着玩儿的,所以屋内电闸到电表之间的电线需要换新的,以免因为过热老化,引起再一次的火灾。”

    黄公安和王公安有些诧异的看向乐冬,真没想到这不大的女娃儿竟然知道这么多,但想起上面交代的,一点要尽量满足这女孩儿的要求,再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于是,黄公安甩了甩不太出水儿的钢笔又写到电表至室内电闸处的电线,需要更换。

    乐冬看了看黄公安的钢笔,从屋里拿了一瓶英雄的钢笔水递过去后说道“剩下的基本就没有损失了,至于电费,我就点过几晚,加在一起,绝对不超过两个电字儿。”

    沾了墨水,钢笔书写流畅了起来,见已经没什么事儿了,黄公安和王公安也就离开了,连乐冬要去烧水都没让,更不同意请吃饭。

    乐冬家里虽然没有大的损失,但是由于长时间没住人,没通风,再加上外边儿灭火的时候引起的潮气,屋子里的味道挺不好闻的。

    李中华进屋把窗户全都推开之后,敞着大门,把走廊的窗户也推开,利用灌堂风给屋子通风换气儿。

    乐冬也打开通风板,点火烧起了蜂窝煤,让屋里的炕都热乎热乎,晚上好休息,另外也是顺手烧水以便饮用和洗漱。

    李中华是个麻利的,在乐冬烧火的时候,这人已经打了水把屋子给擦了一遍,水泥地面也扫干净了,正问乐冬有没有拖布呢。

    看着挽着袖子干活的李中华,突然觉得自己和李中华这样,颇有些老夫老妻的感觉,这想法让乐冬的脸有些红。

    可惜,没等她去想更多,之前去公安局闹腾的黄家人回来了,看到乐家敞开的门,知道乐冬回来了,黄家的老太太当即窜了过来。

    黑瘦的老太太,伸出长长的带着黑泥的指甲盖儿的手,跟鸡爪子似的,奔着乐冬的头发就抓了过来。

    一边儿伸手,一边骂道“你这克人的丧门星,你还我儿子的命”

    毫无防备的乐冬听到声音傻傻的转头看着老太太,这跟她穿越时的样子重合到了一起,一时间忘记了躲开。

    李中华二话不说,直接抱住乐冬一闪身,然后就这么看着刹不住脚的老太太,直直的被乐冬脚边儿的门槛儿绊倒,摔了个狗啃屎。

    乐冬回神儿之后,对原本打算看戏,现在却傻在后面的黄家人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要是有病就牵回家好好看着,没事儿放出来膈应人,是不是还想再进去几个”

    确定乐冬没事儿之后,心有余悸地李中华也急了,铁青着脸对后面的一个男人道“黄迷糊,你这是皮子紧了,连老子的女人都敢欺负”

    被称为黄迷糊的男人一看是李中华,明显是吓了一跳,呐呐地说道“李,李老四,你怎么在这儿”

    地上传来黄老太太的带着的咒骂声,两个年轻的女孩儿和一个二十六七的妇人过去扶黄老太太。

    李中华皱眉道“黄老叼,你再在这儿撒泼试试,老子不打你,但是老子能废了你家这个窝囊废,不信你再喷粪个试试”

    看着好像被卡住脖子的黄老太太,乐冬有些不可思议,这黄家人她只是短暂的接触了两回,但也知道这家人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尤其是这放刁的老太太,简直是硬不得软不得的。

    老太太被扶起来看到李中华之后,恨声道“李家的小牲口你怎么搁这丧门星这儿我就说这小表字不是好玩意儿,长得就跟楼子里”

    后面的话直接被惨叫声噎进了喉咙里,黄老太太看着蜷缩在墙角疼的出不了声的儿子,哭着扑到儿子处道“老大,老大,你怎么了,你跟娘说句话,你到底怎么了”

    李中华沉着一张脸道“你倒是继续啊,你咋不继续了老子都跟你说了,你再喷粪,老子就废了这废物点心”

    黄老太太吓得直缩脖子,哭道“你个挨千刀的”

    结果,就见李中华眯了眯眼睛,老太太赶紧将儿子护在身后,又哭诉道“都是老邻居,老大跟你三哥还是同学,你咋就这么狠心呢你为了为了个女人就下这样的黑手”

    显然,黄老太太要说什么难听的话,但是被李中华给吓得生生的改了口,这大概就是怂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这一家子就是欺软怕硬不要脸的,遇到厉害的当即就怂了。

    看到跟往常见到的憨傻的黑牛形象截然不同的李中华,乐冬完全没有害怕的心情,反倒是觉得这人真爷们

    害怕自己在外边儿的凶残样子吓到女孩儿的李中华,看到两只眼睛都放着光,好像着迷了的乐冬,虽然不明白,但是也是松了口气。

    这年头没有什么娱乐节目,有个热闹可看,还是所有人都关注后续的黄家的热闹,当即整个楼在家的人都围拢了过来,里三层外三层的。

    人多,是非就多,说什么的都有。

    这首先的自然是指责黄迷糊是个怂蛋,北方人跟南方人不同,北方人除了山东逃荒时迁居的人以外,几乎都是游牧民族的后人,民风稍微有些彪悍,所以,都比较崇拜英雄。

    对于被欺负了却选择隐忍的,是瞧不上的,尤其是爷们,你在家怎么的伏低做小,关上门以后外人不管,但是,你在外边儿必须给妻儿挺起一片天。

    有说黄家的,自然也有小声哔哔乐冬的,说的无非就是这女人可真方人啊,你瞅瞅,先是没了爹妈,转身这刚搬过来,就把黄老二克死了。

    连着黄老二家的还有黄老头,都被公安带走了,听说是要判刑送去劳改的,这一家子也算是散了。

    另外也有同样认出李中华的,赶紧对说乐冬闲话的人竖起手指在嘴边儿道“嘘,知道那男的是谁不”

    也不等人回答,这人就又说道“那就是造纸厂朱大美人嫁的第三家生下的第一个,就是那个李老四,生性着那,打小就能打仗,十五、六岁的时候,就把要去他家折腾的红、小兵给开瓢了,要不是他爸是老红军,他早就完了,这人咱们可别招惹。”

    人的名、树的影,这话一出来一出来,看热闹的全都集体退了得有三四米,怕要不是特别想看热闹,这些人早就钻回家里不出来了。

    李中华冷着脸道“这是我要以结婚为前提,追求的革命伴侣,以后谁要是敢欺负她,那就祈祷别让老子知道,不然,老子就是拼了这条命,也得给她讨个公道,要不老子就他妈的不配称一声爷们”

    “老子说话,吐口吐沫就是个钉,谁要是不信,那就试试看,劝一声,想要罩量的,先掂量掂量家里的爷们抗揍不”

    这人冷着脸说着匪气的话,那股男人味儿,让乐冬越发的着迷,不过,这时候乐冬才反应过来,自己什么时候成他女人了

    倒也不是不能接受,但听说他家好像挺闹心的,这以后要是总得应付这些极品,那不跟前世一样了吗

    但这男人真的是太合自己的口味儿了,全身男人味儿,在外边儿绝对立得起来,平时对自己也挺细心地,就是不知道面对自己和他的家人的时候,这人会怎么选。

    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车到山前必有路,自己还是看看再说吧,到时候把丑话说在前头,看看他的态度再衡量值不值得自己去选择吧。

    缓过劲儿的黄迷糊一看自家老娘还要说什么,立即伸手捂住老娘的嘴道“我的亲娘啊,你这是不是要连我也害死了,以后连个送终的都不留了”

    黄老太太这才闭嘴,不敢再出声,别人对于李老四这小畜生给人开瓢都是道听途说,她可是亲眼看到的。

    而且,她还知道,李老四因为差点儿摊上人命,被他老子吊起来抽一顿,在床上趴了一个礼拜之后,就半夜起来把旁边儿告密的那个邻居家给彻底端了,不仅杯碗瓢盆砸个稀巴烂,整个家里的男丁一个没跑,挨个揍得爬不起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