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第29章
作者:听雨问雪   带着商场重活一世最新章节     
    中国人讲究多子多福,在没有计划生育的年代,也没有电视手机等娱乐活动,这造人运动就成了唯一的消遣活动了,所以,哪家都好几个孩子,像原主这样的独生子女才是少数的。

    虽然不理解,在听到自己母亲连着改嫁也没见她有什么情绪波动,这怎么到了说自家兄弟姊妹众多的时候,倒是这么激动了,这有什么好激动的啊

    但是李中华谨记自己师父对自己说的话,这女人的心思千万别琢磨,要想不引起家庭战争,那以后大不见小不见的,就睁只眼闭只眼,非原则问题,想不明白的就别想。

    挠挠头,李中华继续自己的话道“我是李姓这边儿的老大,感觉点儿挺背的,自己是真不会投胎。”

    说到这儿,李中华心里挺难受的,又抿了一口酒,乐冬赶紧道“李大哥,说话就说话,都是过去的事儿了,咱们说出来以后痛快就好,但你得吃口菜,不能光喝酒啊。”

    李中华听到女孩儿关心自己的话,心里倒是一暖,听话的夹起一筷子粉条吃了下去,然后才说道“这话憋了我这些年,心里可难受了,但一直也不知道跟谁说,今天就都跟妹子说说,让你心里也有个数。”

    乐冬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这个跟自己关系不大吧至少现在没什么关系,说也该是等三年以后,自己真的同意了的时候吧

    一看她的表情,李中华就把她心里想的猜了个七七八八,小丫头实在是想的太简单了,于是说道“今儿,我在这儿说了自己正在追求你,怕是用不到明天,我那个娘就会得着消息赶来,我怕你被哄得分不清南北,然后让人占了便宜。”

    “这么说吧,我娘一个嫁了两次人家,还带着三个孩子的女人,能将作为干部,还是小伙的父亲哄到手,这些年还把她当祖宗供着,把她带来的三个孩子看的比我重多了,你就知道她有多不简单了。”

    “说句不好听的,她这辈子,靠着脸蛋儿和那张嘴,不知道忽悠住多少人了,那真是,不吃饭都能忽悠的你美个二里地去。”

    乐冬夹了一块儿蘑菇送嘴里,野生的榛蘑滑嫩爽口,尤其是晒干之后又用水泡发了炖野鸡,梗纠纠的带着野鸡的香味儿,真的称得上是美味。

    眯了眯眼睛,乐冬又夹了一筷子,这才说道“怎么感觉有些恨她”

    李中华看乐冬并不喜欢吃猪肉炖粉条,便自己夹了一大筷子猪肉,嗯,真香咽下之后又喝了一口酒,这才摇头道“恨谈不上,就是有些寒心。”

    乐冬一愣,让一个做儿子的对自己的母亲寒心,这真不知道这个母亲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毕竟,对母亲的濡目亲近乃是万物的本能。

    李中华叹气道“其实,我也能理解她护着自己前夫的孩子,但是,每次都帮着前边儿的三个哥哥把黑锅加在我身上,有的时候,甚至我爹明明都看着不是我干的,结果因为她哭天抹泪儿的,最后不得不揍我。”

    说到这儿,李中华心中的戾气有些翻涌,有些激动的红着眼睛说道“你知道武装带吧我爹因为人家的儿子揍我,把武装带都抽折了,那年我还不到十岁那。”

    “我知道后爹不容易做,有事儿的时候打不得、骂不得,下面的弟弟妹妹们也小,他就只能揍我,可我也小啊,我都不知道因为什么,就被揍了一顿。”

    “念书的时候,老大说是人家的亲爹给拿了钱,老二老三又死了爹,可怜,所以都紧巴着他们,到我这儿,就让上完了小学,就开始跟着家里拖煤坯子,然后去搬砖推车,说是家里供不起这老些孩子。”

    “我们姓李的几个,全都念完小学就不让念了,倒是人家三个都读完了高中。”

    “这些我都忍了,直到街道那年有十个招兵名额,我师父费劲儿的帮我弄到了手,结果要户口本儿的时候,我娘知道了消息。”

    “那会儿又正赶上上山下乡,二哥正好高中毕业,也就是该下乡的,但是,他哭诉自己不愿意去农村,又哄着我娘说,等我退伍之后有个好工作,就给娘买个大房子,然后接过去给娘养老。”

    “我娘当即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非得让我把名额让出去,我不干,她就让我爹把我抽晕了,然后拿着我的介绍信跟户口本到街道重新改了介绍信。”

    “人家上完高中的,想要找个工作还不简单我他妈的有啥我他妈的啥也没有,就一张小学文凭,剩下的就是跟师父学了点儿拳脚功夫,这当兵的名额,那就是我以后的出路啊。”

    “这是一个当亲妈能干出来的后妈也没这么狠吧”

    “也是打这儿之后,我算是彻底心寒了,也说明白了,以后我就出我那份儿养老的钱,别的别指望我。”

    “我爹也知道,这次是坏了我的前程,所以,第一次没答应我娘的撒泼,点头同意了,以后我就按月给他们养老钱,别的他们也不能伸手,互相也都签字画押了。”

    乐冬伸手拍拍李中华的肩膀安慰道“李大哥,既然已经摆脱了,就别想那些了,以后过好自己的日子,比啥都强,没必要为这些事情烦恼。”

    李中华回神儿,搓了一把脸之后,勉强笑道“就是一群有血缘的人罢了,确实不值得我跟着闹心,我就是害怕,他们要是忽悠你,你再上套了。”

    乐冬浅笑道“我都不认识他们,怎么可能被他们忽悠着”

    李中华摇头道“就是提个醒,让你有个心理准备。”他没说的是,他害怕自家人要是没讨到便宜会编排些什么,让丫头误会,然后远离自己。

    乐冬笑道“行了,知道你跟他们是什么关系了,肯定不会被忽悠了,保管叫他千条妙计也白搭。”

    李中华这才彻底松口气儿,自己这算是先跟丫头跟前把关系撇干净了。

    乐冬夹了一块儿鸡脖子,慢悠悠地啃着,然后问道“没想到这做菜的大师傅,还是武林高手啊”

    李中华有些懵,奇怪地问道“谁说的我怎么不知道大师傅会武”

    乐冬也奇怪了,说道“你不是说大师傅把你当记名弟子,然后教了你功夫吗”

    李中华这才知道,乐冬这是误会了,赶紧解释道“我师父是个少林寺的俗家弟子,是抗日英雄,可惜在战场上被废了一条腿儿,前些年在这边儿养老。”

    说到这儿,李中华显得很难受,打心眼儿里难受,比刚刚回想自己的遭遇还悲伤难受,乐冬意识到那师父可能不在这儿了。

    乐冬正想劝他两句,李中华却自己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借着辛辣的酒液摸了一下眼角,然后说道“师父教导了我五年,好容易我长大了,想要报答他老人家了,结果他却挺不住了。”

    说着话,李中华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他哽咽着继续道“师父一辈子无儿无女,把我当亲儿子疼,到了弥留之际,对组织提出的最后的要求就是去当兵的名额留给我一个。”

    乐冬当即明白,为什么李中华会对自己的母亲那么恨,甚至到了寒心的地步,因为那不仅是前程的问题,更是唯一对他好,把他当做心肝的长辈留给他的最后一样东西,或者说是愿望。

    中国讲究子承父业,意思就是子孙继承父辈的事业,老人当了一辈子兵,到最后不得不离开自己的部队,这最后的请求,大约是真的把李中华当做儿子,希望他能继续完成自己的梦想。

    这大约也是李中华在得知一拉溪村有征兵名额的时候,想尽办法也要得到一个的原因吧,他这是完成老人的心愿的同时,也是给自己找了一条出路。

    这些话题有些太沉重了,李中华开始转移话题道“算了,不提这些事儿了,我这边儿算是定下了,那妹子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乐冬有些发愁地说道“我肯定是不会一直在一拉溪村当教学主任,看现在这情况,国家恢复高考肯定是早晚的事儿,但是我又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要参加高考。”

    她并不知道恢复高考的具体年限时间,反正是在八零年之前就是了,对于高考的题目,乐冬并不担心,她曾在网上看到过有人说,刚恢复的时候,那题目简单的跟白捡分一样。

    但是,这时候最后录取的时候,首先看政审,这个她自然是没有问题的,乐家父母可是纯正的烈士,没有比她这情况更加根正苗红的了。

    而另外一项就是,录取的时候,首先看的是政治成绩,乐冬不觉得自己能答出完全有现在时代特色的语言。

    所以,她不确定自己能在政治上得满分,而如果政治不及格,那么,估计是没有哪所高校会录取你。

    李中华不知道她顾虑的是什么,就事论事的说道“高考肯定会恢复,不是今年就是来年,今年看这样是够呛了,那最大的可能就是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