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章
作者:听雨问雪   带着商场重活一世最新章节     
    乐冬将铁盒子收进挎包之后, 李中华小心的拉着乐冬的手, 见人没拒绝, 更是乐的见牙不见眼的,一直到了前院儿, 李中华要把东西捆在自行车上, 才不得不放手。

    洗漱干净的王春海,端着个大海碗,里面装了满满一碗大碴子,上面铺着腌透的辣椒走了过来问道“老大,你这是要跟嫂子回去啦”

    李中华一边儿把两只乌鸡塞进麻袋里,一边儿道“嗯喃, 回去还得收拾一下。你们最近小心点儿,外边儿不太平,远场的活就别接了, 安全为主。”

    王春海点头道“知道了,最近劫道的真不少, 你跟嫂子也注意点儿。”

    李中华摆手道“没事儿,这条道咱们都趟平了, 倒是不要紧, 就是西关那边儿,现在换了人儿, 怕是要先躲着点儿,听说是个手黑的。”

    王春海扒拉一口饭之后说道“嗯,明白, 反正咱们现在也不指着这个吃饭了,有意搭无意撞的事儿,孤儿院那头也让政府接过去了,咱们哪用得着冒险了”

    看乐冬有些奇怪王春海的话,李中华解释道“当初我师父为了救助几个要饭的孩子,就跟战友们找上面划了块儿地方,盖了几间屋子收留他们。”

    说着指了指王春海道“他们几个就是第一批捡的孩子,稍微大一些之后,我们几个就跟管孤儿院那头的刘大叔学修车等手艺。”

    “再后来,我心疼我师父他们天天跟要饭的似的,堵着人家领导要钱要粮,整的自己跟鬼见愁似的,多老远,人家看着我师父他们,认可跳楼也得躲开。”

    “我们几个一合计,单独找了领导,说是自己整点儿东西挣钱给孤儿院的孩子找吃的,领导们是二话不说就同意了。”

    “打这儿开始,我们先是让我师父给找了些工具给人修车,渐渐地摸出门道了,开始收集东西自己做,然后卖出去,上面也知道我们挣得钱,大部分都给了孤儿院,不仅没找我们毛病,后来还给拉了一台机床,就你刚才看到的那个。”

    只能说,这好人什么时候都有。但既然他们把钱都给了孤儿院,那李中华刚刚给她的那一沓子钱又是哪来的

    李中华仿佛会读心术一般又一眼看穿了她的想法,上手胡噜了一把乐冬的脑袋道“修车做车的钱给了孤儿院,谁也没说不能再顺手干点儿别的糊口啊。”

    “县城国营饭店供应的东西差不多是被胡家包了,但市里的国营饭店,因着大师傅,给我们送来的东西的价钱都很实惠,所以,给人送货的时候,顺道就收了山货啥的回来了。”

    乐冬一翘大拇指道“行,服了”

    李中华跟王春海说道“明后天,你们收够了榛蘑之后就送去一拉溪,顺道把这自行车也骑回来。”

    王春海嘴里塞着饭实在倒不出来空,只能胡乱的点头表示明白。

    李中华骂了一句“什么时候能改了这毛病,一吃东西就跟谁要跟你抢似的,出息”

    王春海好不容易咽下嘴里的东西,傻笑道“这辈子估计是够呛,小时候实在是饿怕了,看着吃的就想往嘴里塞,总觉得进嘴了才是自己的。”

    这话听着就让人心酸。

    乐冬拉着李中华的袖子小声道“李大哥,要不咱们直接坐车走吧,这些东西咱们也能拿得动,就别折腾了,那些榛蘑直接卖了算了。”

    王春海道“嫂子你别想那么多,我们明天去你那边儿,也不光是给你送东西,还要去干别的,再说,收榛蘑的钱,是老大单独花的,我们就是顺手帮忙,你别想那么多。”

    乐冬不知道这话是真是假,但是,也真没必要再推辞了,不然就有些不识好歹了,于是大大方方的道谢道“那可就麻烦你们了。”

    王春海笑得更欢了,直摆手道“不麻烦,不麻烦,这有什么好麻烦的以后大哥不在家,嫂子想吃啥了,就捎个信儿过来,天上飞的,草里爬的,一准儿都能给你划拉着。”

    已经把麻袋结结实实地搭在横梁上的李中华,向后一踹脚蹬子,然后长腿一迈,一脚蹬地,示意乐冬上车。

    然后回头道“行了,吃你的饭吧,吃也堵不住你的嘴我们走了,过来关好门。”说完一踩脚蹬子,车子就出了院子。

    看到乐冬跟自己摆手,王春海说一句慢点儿骑,看车子走远了,便把大门关上了。

    坐在后座,乐冬看着对方劲瘦的腰,有些吞口水,出了市区后,她试探着把手搭过去环住,李中华当即僵硬了。

    此时的李中华那是耳鸣眼花,脑子里也不知道都是什么了,根本就是一片空白,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前边儿倒着一个人。

    李中华赶紧捏刹车,又仗着自己的大长腿,紧贴着人把车停了下来,差点儿把两人都摔了出去。

    乐冬也吓了一跳,暗道,不会这么早就有碰瓷儿的了吧不过,很快就发现这人还真是中暑又饥饿导致的昏迷。

    乐冬跳下车,站在一边儿扶着车,李中华走了过去道“哎,哥们,醒醒。”

    用手探了一下这人的鼻息,李中华一边儿让乐冬给水瓶子拿过去,一边用指甲按住人中,同时还喊着昏迷的人。

    过了一会儿,这人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呆滞地看看李中华又看了看乐冬,然后虚弱的问道“这是哪儿你们是谁啊”

    乐冬刚放下去的心又提了起来,自己不会这么倒霉,遇到中的失意情节吧自己可没想要管一个日后恢复记忆的什么背景深厚的牛逼人物,自己怕麻烦啊

    当然,这些都是她想多了,就是她看的、电视剧什么的太多了,以至于思维太扩散了,这人并没有失忆,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只不过是被晒迷糊了罢了。

    李中华递给这人水壶,让他喝了水之后才知道,其实这人现在这样,也算是咎由自取,活该。

    这人叫赵宝刚,本是六六年的老知青,其实他那时候,真不是国家非得逼着你下乡做知青,反倒是很多人哭着求着支援国家建设,因为他们以为自己是去做民兵。

    等到了地方之后,才知道错了,那是什么当兵啊,不过是跟着老农一起种地罢了,知道上当了,想要后悔也晚了。

    这农村有对知青和善的,也有很多抱团排外欺负知青的,都还是十五、六不超过十八岁的大孩子,日子自然是不好过的。

    一拉溪村是为了照顾这些知青,怕他们临时买个洗漱的东西什么的手里的钱不凑手,所以让会计辛苦点儿,把知青的下乡补助一年六十块,按月发给个人。

    但更多的地方则是年底分粮的时候一起给,这样的地方,知青手里一分钱没有,全靠那点儿口粮,别说大小伙子吃不饱,就是女知青也是没事儿就猛灌井水。

    这时候有句话就是专门形容这样生活的,叫做饱不饱,水上找。

    但是,喝水喝的涨肚,当时有了顶脖的感觉,可转身两泡尿就没了,还会造成双腿浮肿,浑身无力。

    这样的情况下,有的人坚持下来了,他们咬着牙挺着,但是有很多人,实在受不了了,他们趁着每年给的探亲假的时候回去,就不肯再来了。

    他们的户口仍然挂在做知青的大队上,市里没有他们的户口,所以,他们是市里人,却没有供应口粮,说他们是知青,在大队上他们是逃兵,没有参加劳动,自然没有粮食和补助。

    这样的人,被称为黑户,就是哪里都不承认他们,想要吃粮,只能高价买议价粮,或者找野菜之类的填肚子,当然,你要是有胆子做投机倒把的买卖,那自然是另当别论了。

    找野菜,家家户户都缺吃的,能吃饱的人家只是少数的,所以,几乎家家没事儿就都回去寻找野菜,他们能找到的实在有限,更何况,野菜也吃不饱人。

    至于议价粮,这个其实并不限量,只要你有钱,粮店儿今天还有粮,那么你就可以随便买,只是这价钱可就翻翻儿的长了,一般人是真的吃不起,更勿论这些不能找工作的黑户。

    前一两个月,父母心疼自己的孩子,认为家里咬咬牙,一人少吃点儿,再填补些议价粮,怎么也养的起这么一个人了。

    但是,哪家也没有多少盈余,一两个月还好,时间长了,家里就受不了了,这会儿再想把人送走也晚了,介绍信的时间过了,这人已经算是逃兵了,这会儿要是暴露了,弄不好还要关起来的。

    所以,这些人很可怜,当然,这也是自己作的。

    不过,这时候的知青为了回城,其实是什么招都能使出来的,比如像郑志军那样自残的,有的直接故意摔断腿,然后因伤回城,只是,一个弄不好,这辈子也就毁了。

    但不管怎么说,人家那好歹是走了正规渠道,回城之后能吃供应粮,而像眼前这人这样的黑户,却是好好个人,活的却跟老鼠似的,街道普查的时候,还得躲出去,尽管其实所有人都知道这人就在家里。

    作者有话要说  真没想到我写的女主文也有入v的可能,可喜可贺啊,今日留言领红包了

    谢谢杂货铺投喂地雷一颗,爱你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