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章
作者:听雨问雪   带着商场重活一世最新章节     
    想着晚上回去吃海带炖排骨, 剩下的还能再做一盘儿糖醋排骨, 乐冬中午都不想吃饭了, 乐冬难得的孩子气却直接被李中华镇压了。

    咕哝了一句直男癌,活该做大龄单身狗的乐冬, 又一次后悔自己没坚持独身主义。

    李中华挑挑眉, 他没听清乐冬说的全部,但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不会是什么好话,好像还把自己比作狗

    眯了眯眼睛,小混蛋你就嚣张着吧,等以后有的是时间收拾你想到这儿,李中华觉得身子有些燥热啊。

    正说着话的乐冬, 推了一下推车的李中华道“李大哥,你看那边儿晃晃悠悠的是不是张旭凤”

    李中华顺着乐冬的手指看去,并没有看到人, 乐冬道“她往胡同走去了,我看她好像晕晕乎乎的, 咱们过去看看吧,别再出事儿了。”

    说实话, 李中华不太想过去, 他本来就不怎么待见这女人,再加上她一次次的针对乐冬干的事儿, 但让他明知道却又眼睁睁地看人出事儿,他倒也不忍心,便点点头同意了。

    只是这么一耽误, 两人到的时候,这边儿已经找不到人家的影子了。

    找不到就找不到呗,两人谁也没在意,李中华也只是顺嘴说了一句“那边儿是县医院的方向,估计是哪里不舒服看病去了吧”

    又指了指胡同方向道“从这边儿穿出去能直接到供销社后门,应该是买东西去了,看来是没啥事儿,咱们去吃饭吧。”

    乐冬一想也是,就张旭凤那贪吃爱占便宜的德行,能有什么大事儿就算刚刚看到的人是她,估计也就是饿极了,有些脱水中暑。

    正要跟李中华去吃饭,就看到地上有个手绢包着的小包,乐冬过去捡了起来,打开后发现里面有三四块钱,分分毛毛的,还有一张纸。

    乐冬想着看看纸条上是不是有姓名什么的,好能还给失主,不曾想竟然是一张卖血的收据,显示的是一个叫徐凤的女人卖血的收据,地点就是县城医院。

    这些钱在普通人面前可是不少的,更何况已经到了卖血的地步,肯定是家里有急用,但凡有一点儿办法,也不会有人愿意去卖血。

    这时候跟后世不一样,后世那是无偿献血,但现在这时候是可以卖血换钱的,只是,中国人讲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轻易不敢损毁。

    就在乐冬和李中华商量,到底该送到县城医院还是公安局,然后让失主去认领的时候,一个身影急匆匆地跑了过来,还一把抢走了乐冬手里的包,厉声道“这是我的,谁叫你动的”

    妈蛋,简直是无妄之灾,乐冬暗自翻了个白眼儿,这两天这到底是怎么了,净遇到这些魑魅魍魉了。

    刚要说是自己捡的,打算送到公安局的时候,乐冬愣住了,奇怪地道“张旭凤这是你的你去卖血了”

    张旭凤有些蜡黄却因为疾跑而泛着潮红的脸色,刷的一下彻底失去了血色,接着狠狠地瞪了乐冬一眼骂道“关你屁事儿”说完,转身就走了。

    这把乐冬气得,自己这就是闲的蛋疼,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儿

    李中华冷着张脸对乐冬说“狗咬吕洞宾的玩意儿,犯不上跟她生气,就这德行,早晚有她吃亏的那天。”

    乐冬耸耸肩,也怪自己多管闲事儿,人家卖不卖血,就算是卖肾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于是,她直接将这事儿抛到了脑后。

    下午回村儿之后,乐冬就开始泡海带,煮排骨等,黑子和黑妞见到乐冬很是兴奋。

    接下来的日子里,乐冬每天都换着花样的做好吃的,胡大海也接了马红梅的光过来蹭了几顿好的,但是,他并不是喜欢占便宜的人,回头就给送过来不少好东西填补上来。

    转眼间到了李中华和胡大海当兵走的日子,乐冬和马红梅还有六嫂子等人一直将他们送到县城等着拉新兵的卡车上。

    离别的滋味儿不好受,但是又为了以后的前程不得不分离,好在两人已经商量好了,等李中华过了新兵训练的时期,分到连队的时候,两人就开始通信。

    他们两个黏黏糊糊的,那边儿马红梅跟胡大海的对话却极具时代特色

    胡大海请马红梅通知放心,我以主席名义起誓,绝对会经得起考验,对其他女同志都会保持一定距离,等我回来的时候,就会向组织打申请,与你结为革命伴侣。

    马红梅则是红着脸却站的笔直地说道我会监督你的行动,并且与你共同进步,希望胡大海同志能说到做到,同时预祝你一路平安。

    乐冬觉得一阵牙疼,这以后成为夫妻了还这么说话,别扭不别扭啊

    正这么想着,就听李中华整了整衣襟立正站好之后说道“乐冬同志,期待你的进步,我也会努力追上你的脚步,然后做你志同道合的革命伴侣。”

    乐冬这回可不仅觉得牙疼了,是整个脑袋都疼啊看人家夫妻这样,她是当做看热闹,这轮到自己,那就是痛苦了。

    但是,这里所有人都这么说话,自己要是不回话,不仅会显得奇怪,弄不好还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可她也说不出来太多这么具有这个时代特色的话,只能干巴巴地说道“期待你的进步,我们共同学习、努力。”

    突然,一声“老大,我们来了。”随着声音,几个男人死劲儿扒拉着人群往他们这边儿挤,惹得众人很是抱怨。

    乐冬听着声音耳熟,就看到之前见过的王春海,还有第二天跟着一起给她送蘑菇的,其他两个乐冬没见过,但也大约是知道名字。

    四人好容易挤过来,尤其是被当做肉盾开路的,身上的扣子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给扯掉了,形容很是狼狈。

    这是个典型的喝口水都长膘的人,一米八的身高在这时候绝对是高个,加上200斤的体重,所以,被伙伴们给推到前边儿顶伤害开路。

    几人看到乐冬赶紧打招呼“嫂子好。”

    乐冬嘴角抽了抽,这几个这要是换身行头都能直接上演黑帮出行了,又回头看看有些匪气的李中华和站在火车边上维持秩序的兵哥哥。

    心里补充道上演的是黑帮兄弟给老大送行。

    面上却带着羞意的点头道“你们都过来给李大哥践行,那好好说说话吧。”

    李中华拉住要站到一边儿让地方的乐冬,指着个戴着眼镜的细高挑道“那俩你都见过就不说了,这个是赵兵,机械活从来难不倒他,只要东西齐全,他能自己给你装上一台汽车都没问题。”

    又指了指长得挺斯文的中等身高男人道“这个就是我们的财会白羽,是我们这边儿最有学问的了,算账从来都不用算盘儿,掰着手指头就能算出来,又快又准”

    乐冬感觉自己能看到本来笑的风轻云淡的白羽,脸色随着李中华的话越来越黑,这会儿已经快要滴出墨了。

    以前觉得胡大海的情商低,还偷笑了好几回,现在一看,这货根本没比人家好到哪儿啊,老话怎么说来着笑话人,不如人啊

    乐冬赶紧打圆场道“早就听说白二哥是你们当中的军师,看来白二哥不仅有诸葛军事风采,这心算能力也当真不错。”

    这几个人少年时,也不知道是中二病发,还是真的感情处到了,是真的磕头拜了把子的,李中华老大,白羽老二,赵兵老三,王春海老四,而坨最大的却是年龄最小的,也是唯一比乐冬还小的,今年才18岁。

    据说,是白羽的亲表弟,俩人不是本地人,当初年仅十二岁的白羽,亲手把害死自己母亲的奶奶送进去吃了枪子后,就带着父母双亡的表弟,爬火车到了这边。

    具体的怎么回事儿,除了白羽本人,谁也不知道,白羽的嘴特别严,谁也别想从他嘴里知道他不想说的事儿。

    而,他倒是没有那么多的心眼儿,嘴上也没有个把门的,熟悉之后就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但兄弟俩差了六岁,那会儿只有六岁的他,知道的东西实在有限。

    白羽这人特别聪明,李中华跟乐冬说过,他们这边儿有什么事儿,一般都是白羽出主意他拍板。

    但是也不知道是因为慧极必伤的原因,还是之前的遭遇让他心里压力大影响了身体健康,这些年基本上是大病没有,小病不断,有个风吹草动就会病一场。

    反倒是人高马大,没什么心眼儿的,不仅吃嘛嘛香,甚至连个感冒发烧那都是稀罕事儿,这也能看得出来,这兄弟俩,是把智商和身体健康都分别放在了一边儿。

    白羽听了乐冬的话之后,脸色这才好看了些,笑道“嫂子抬举了,我以前跟我父家里学过袖囤金,所以在算术上略有心得。”

    一听这话,乐冬就明白了,这人的家族,要么是资本家或大商人,要么就是这样人家的大管家,但是看他说话办事进退有度,怕是前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