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7 章
作者:听雨问雪   带着商场重活一世最新章节     
    程家兄弟一听这话, 下意识地看向了自己的母亲, 见母亲并没有介意才松了一口气, 这让乐冬有些奇怪,倒是马红梅看到程嫂子在的时候, 小脸一红, 吐了吐舌头不说话了。

    反倒是程家嫂子笑着解释道“老冯家是老冯家,我们两家是早就断了亲的,马家妹子很不必这般小心的。”

    又看了看乐冬,然后解释道“乐家妹子不长在村里走动不知道,我家那个死鬼跟冯家兄弟是两姨亲,但是两家早就不来往了。”

    程家弟弟撇撇嘴道“什么亲戚, 不照着他家,能害了我爹的命能让我奶他们说我娘是个扫把星,差点儿逼死我娘”

    显然程家哥哥对冯家也是有怨言的, 只是碍于家丑不得外扬的规矩轻声呵斥道“小二儿,别胡说, 咱们娘仨这些年不也活的挺好”

    乐冬见气氛有些尴尬,忙岔开话题道“有啥事儿吃饱了再说, 过会儿还得去学校呢。”

    程家母子吃好了之后, 就让程家兄弟收拾了桌子后,母子三人就告辞离开了, 马红梅这才打开话匣子八卦起来。

    其实就是尿裆裤听说张旭凤晕倒了,还是卖血造成的贫血,以为她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儿, 急需用钱。

    杨家家庭条件不错,但也只是土里刨食地老农,哪有什么积蓄,再加上家里还供着两个小弟弟念书,更没有什么积蓄了。

    不过,杨家兄弟都是能干的,家里埋汰是不假,却也没错过一点儿地方的种上了菜蔬,就连尿裆裤的傻姐姐也是在家养着鸡鸭鹅。

    所以尿裆裤就打算拿上几个鸡蛋还有半斤红糖过来给张旭凤补血,谁知道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在这儿背人的地方,冯小三儿跟张旭凤吵架。

    之前说的什么尿不知道,就听冯小三儿说道“你好乐意,我逼着你卖血给我买吃的啦没有那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

    “早就让你离我远点,收购站的林宝凤可是一直等着我呢,要不是你一直寻死觅活、横拦竖挡的不干,还说家里是上海的有钱。”

    “这会儿来找我负责,你跟我说得上吗我怎么可能娶个病秧子回去,还是兜比脸都干净的,我娶回去当祖宗啊那是你照顾我家还是我家照顾你啊”

    这别管是不是张旭凤犯贱,单就说这冯小三儿,那就是个标准的渣。

    别人就算是听着了,也不会多说什么,顶多就是背地里骂一句渣男贱女,毕竟这事儿说出来,那就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儿。

    但是,这尿裆裤是真的稀罕了张旭凤,就连被带了绿帽子,在知道张旭凤有事儿的时候,还拿着这时候算是金贵的东西过来看张旭凤,就能知道。

    所以,向来水裆尿裤的窝囊废,就这么破天荒的男人了一回,放下手里的鸡蛋和红糖,直接拎着块儿石头就去砸冯小三儿的脑袋了。

    哪成想,张旭凤非但不感激尿裆裤替她出头,还一口一个“你精神病啊怎么随便打人啊还有没有王法了”

    冯小三儿躲得快,并没有伤到脑袋,就是肩膀挨了一下,一边儿揉着肩膀,一边儿架火道“你个王八寿头还舔脸过来管闲事儿这表字就是老子玩儿够的破鞋,愿意咋的咋地,该你鸡毛事儿”

    要说这尿裆裤也是个贱的,明知道人家自己愿意,用不着他多管闲事儿,也不领情,竟然还伸手跟人家打在了一起。

    乐冬问道“那最后咋处理的”

    马红梅很不负责人的耸耸肩道“我哪知道,忽然想起来到了饭点儿,哪有心情看后续不过,有人见他们打得凶,已经去找村长了,估计最后也就是不了了之。”

    乐冬道“不了了之张旭凤那个白眼狼,还不得帮着颠倒黑白”

    马红梅不在意地说道“再颠倒又能怎么样尿裆裤是我们内部兄弟,祖上八辈儿贫农,杨小三儿一个地主家的狗崽子,还能让他反了天儿,欺负到咱们头上”

    这是这个时代人们的认知,乐冬没有能力去争辩,干脆转移话题道“真没想到程家嫂子跟冯家还是亲戚啊,不过看来两家也是有龌蹉的。”

    马红梅摆摆手道“别提了,要不是因为这个,我还不这么厌恶这冯家,这冯家人天生自私自利,不是个东西”

    冯小三儿的母亲和程家嫂子是嫡亲的姐妹儿,上面变了的消息还是程家嫂子的男人程军带过来的消息,让冯家有了应对的时间。

    按理说,两家的关系应该是很亲密的,刚开始也确实是这样的,直到五年前的一个冬天,程军跟姐夫冯吉还有冯吉的二儿子一起进山,打算套兔子改善一下。

    没成想程军一不小心掉到了山坳子里,冯吉因为是批、斗对象,是坏分子,要是被知道私自进山准备挖社会主义墙角,那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再加上那山坳子可不矮,掉下去估计没有活路,所以,冯吉拦下冯小二儿,让他跟着自己下山,然后再去程家找人过来抬程军,这样就能把他也进山的事儿瞒下来。

    程家嫂子知道自己男人出事儿了,就赶紧找来程军的兄弟一起抬着门板,跟着冯小二去救程军。

    这一来一回就是将近三个小时,程军摔下来之后,因为山里雪大,山坳子里积了厚厚的雪,程军其实只摔断了腿,可这晕倒后的人被冻了三个多小时还能好了

    程军的腿算是彻底保不住了,送到医院直接给截肢了,伤痛加上抑郁,程家嫂子就算是倾家荡产,最后也没留下程军的命。

    丈夫因为自己姐夫的小心眼儿而死,婆家恨她是个扫把星,家里能变卖的都变卖了,真的是家破人亡,而冯家为了不被牵扯,更是紧闭门户不敢再往来。

    万念俱灰之下,程家嫂子其实已经有了轻生的念头,只是到底舍不得这两个年幼的孩子,而两家至此,算是老死不相往来了。

    乐冬和马红梅不知道的是,就在程家嫂子眼瞅着儿子能活下来了,自己现在就是个累赘,终于可以解脱的时候,她看到了两个孩子满眼兴奋,带着希望地跑到自己跟前献宝。

    原来,儿子们遇到了好人,愿意帮着自己母子渡过难关,本来,程家嫂子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放心的闭上眼睛,去找自家死鬼,到那边儿伺候他的时候。

    她听到可累了睡着的老大说着梦话“娘,娘,我们有钱了,能买药买粮食了,您千万别扔下我们,娘,娘”

    突然,大儿子猛地坐了起来,声音凄厉的喊道“娘,您别走啊”然后惊醒过来的程家老大捂着胸口,浑身冷汗的跑到程家嫂子床前,满脸泪水地说道“娘,您要好好活着,我们兄弟俩肯定能挣钱让您过上好日子的。”

    看着两个原本虎头虎脑的儿子,变成现在这样,还要跟惊弓之鸟一样,时刻担心自己扔下他们,当娘的就算是铁石心肠也受不了了。

    虚弱的程家嫂子突然抱住自己的儿子泪如雨下,大哭一场之后,心境反倒放开了,没有了求死的心思,程家嫂子自然也就快速的好了起来。

    程家嫂子是感谢乐冬雪中送炭,所以,总是时不时的给带着自己摘得野菜野果,或者家里园子种的菜蔬过来。

    至于程家兄弟,那就直接认为乐冬是上天派来的贵人,就差一天三炷香的供奉了,真真是把乐冬当做大恩人看待。

    乐冬虽然不知道这后面的事儿,但是程家母子三人的感激她却能感受得到,所以,她一般是不会推据他们送来的东西的,只是会找机会再送回一些其他他们用得着的东西。

    听到马红梅总结的骂着“所以,这上梁不正下梁歪,冯家那是祖辈儿的根子早就烂了,全家就没有好玩意儿小冬,你以后看着这冯家人,可得绕道走”

    乐冬知道,冯家人的骨子里固然有着凉薄的一面,但是造成这一切的,其实还是这个操蛋的时代,不过乐冬也没去解释,只是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正巧黑子一家回来了,从后院留的狗洞钻进来的,黑子和黑妞的伤已经好彻底了,黑妞因为胯骨伤的严重,好了以后,跑起来的时候稍微有些跛,倒也不严重,黑子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现在四个崽子也长起来了,黑子和黑妞就每天天亮之后,带着崽子们进山锻炼捕食,只是因为乐冬不许它们走远,所以通常是没有太大的收获的。

    只是今天,这一家子显然是收货颇丰,不仅黑子和黑妞各叼着一只大兔子,几个小的嘴里也叼着小兔子崽儿。

    乐冬哭笑不得地拍着黑妞的脑袋道“你们这是直接把人家窝给撅了,大小一窝端啊。”性格温顺地黑妞放下嘴里已经奄奄一息的肥兔子,用湿润的鼻尖拱了拱乐冬表示亲近。

    比较有个性的黑子,根本没搭理一旁咋咋呼呼表示赞赏的马红梅,扔下兔子转身去自己的窝里喝水去了。

    倒是被乐冬起名小安地狗崽屁颠屁颠的跑到马红梅身边,求抚摸之后把嘴里的崽子吐给了马红梅,兔崽子竟然还活的好好地

    看到小安被表扬,其余三个小幸、小福、小康也都挤到乐冬身前,然后分别把自己嘴里的活兔崽子吐给了乐冬,至此,乐冬的院子里,又多了一窝小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