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 章
作者:听雨问雪   带着商场重活一世最新章节     
    乐冬和马红梅刚走到半道, 就看到急匆匆赶过来的大队长, 俩人赶紧跟大队长打招呼问好。

    大队长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道“乐同志, 我这儿正找你呢。”

    乐冬和马红梅对视一眼,有些纳闷, 大队长平时可都是尽量绕道走的, 倒不是厌恶她们,而是为了和女同志保持距离,省的村里七大姑、八大姨的嚼舌根儿。

    大队长没等乐冬问就直接说道“你们啥时候给学生放假啊后天就得开始双抢了,你们到现在不放假,村里的都过来找我了,这可是耽误工分儿啊。”

    乐冬这才想起来, 现在是没有寒暑假,但开春还有秋收的时候,必须给放假, 因为现在的学生最少算是半个劳动力,关系着家里半年内是不是需要勒紧裤腰带的问题。

    想明白了, 乐冬有些歉意地对大队长说道“实在不好意思啊大队长,我今天就通知下去, 明天开始就放农假。”

    大队长点点头, 然后又道“乐同志,你看这秋收没你的事儿, 你能不能帮着暂时照顾些四岁往下的孩子,村里还能多些劳动力。”

    说实话,乐冬不愿意, 她并不太喜欢孩子,尤其是哭闹的小孩子,毕竟,前世今生她都是被娇惯的独生女,并没有照顾别人的心理准备。

    不过,想到现在插秧种田,全都是人力搞定,自己因为户口抽回去算是过来工作,所以不用下田干活,但是马红梅却是下乡知青,平时教书,农忙时学生放假,他们就得跟着干活。

    于是说道“能为农忙添把劲儿,自然是义不容辞,不过,我一个人肯定是照顾不了那么多的孩子。”

    “小孩子还得找两个村里能利索的大娘来帮忙,另外,孩子们既然过来了,就不能让他们憨玩儿,我们俩干脆就顺便教孩子们些知识吧。”

    大队长看了一眼乐冬,又看了看马红梅,想了想并没有揭穿乐冬的小心思,只是说道“中,我回头再给你找来两个婆子帮忙,不过,这马知青的工分可就只能按照放牛的公分算了。”

    马红梅一听赶紧表态道“没问题,没问题。”心里更加感激乐冬,她本就是个娇小姐,又不指着那点儿工分儿吃饭,这能不吃那份儿苦,自然是不愿意吃的。

    大队长找来的两个婆子,都是干净利索的,为人也都很和善,但是,乐冬还是差点儿被每天孩童们的哭闹声吵得快要崩溃了。

    短短地二十几天,乐冬留下了心理阴影,以后都不想生孩子了,至少,等国家恢复了秩序之后,死活都不会去当老师。

    地里的农活不仅累人,最主要的是在地里弯腰耕作的时候,腰酸背痛还得忍受太阳的炙烤,为了不损失粮食,每天除了正午的时候给两个小时的午休吃饭时间,其余的时候都得干活。

    所以,乐冬暗自抱怨地魔音穿耳,在其他人看来,那就是天堂一样的生活。

    而人们通常都是不患寡而患不均,你乐冬户口不在大队了,也不占大队的工分儿,大家说不出来什么。

    两位大娘是人家村里选拔出来的,也没有别人质疑地地方,再说,人家平时也只是给生产队割猪草什么的,挣得工分和这个都是一样的。

    可你马红梅凭什么在别人累死累活的才能挣十个工分时候,只要悠哉儿的领着二十来个孩子做游戏,教几个简单的字,唱两首儿歌就能得六个工分

    这天中午,乐冬用各家送来的孩子的口粮给孩子们熬煮吃食,她现在是认可大热天儿的围着炉灶,也不想面对那些小恶魔。

    一边儿抹着汗,一边儿将家里的红糖撒进去一些,现在的孩子什么也吃不着,一个个面黄肌瘦的,估计钙铁锌硒等等微量元素就没有不缺的,这也是现在的孩子哭闹不休的原因。

    乐冬不是圣人,但也不介意能伸把手的时候伸把手,红糖在别人眼中是稀罕物,在有着整个超市的乐冬眼里却不算什么。

    又擦了一把汗,乐冬正要给盛出来的时候,听到外边儿吵闹的声音,乐冬赶紧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走了出来。

    就听外边儿一熟悉的女声道“大队长,这事儿您得给个说法吧她马红梅不缺胳膊不少腿儿的,凭什么这么照顾她就因为她扒上了乐冬,就什么好事儿都能找上她了”

    “当老师,她教高年级,就带那么五个学生,拿的钱跟人家一样多,这到了双抢的时候,谁不知道最后分粮的时候是人七工三,工分差了能差多少粮食”

    人七工三,是这时代特有的产物,是上面为了表示全国人民大团结,实现设想,不会饿死任何一个人,照顾家里劳动力少的人家。

    所以,分粮食的时候,要把粮食分成两部分分发,其中大头是按人头给粮食,剩下小部分才是按照累计工分多少来计算你该得多少。

    这么分,有利有弊,对于能干的人自然是有些亏的,所以,除了真正实在的人,大家一般的时候都是在磨洋工。

    不过,绝对不包括这双抢的时候,这会儿,大家谁也不敢偷懒的,因为这涉及到,未来冬天是否挨饿,粮食是否能挺到来年春天。

    这样的时候,村里照顾老弱病残,众人就算是心里发酸,但哪家没有老人也就睁只眼闭只眼的认了。

    可像马红梅这样利手利脚的人,干着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的活,最后分粮的时候却少不了多少,甚至因为平时老师的工分是满工分,最后怕是跟下地的人领的粮食没有差别,这就让人很难接受了。

    马红梅也知道这点,为了不给别人抓住乐冬的话头,马红梅真的是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每天尽心尽力的照顾着村里的孩子们。

    村里的家长们,谁心里又没个数所以,也就没人去挑刺儿。

    但知青们却并非是得利者,不仅如此,还因为往年这时候,马红梅为了能有力气干活,还会特意去县城割肉回来,每天添些油腥。

    而今年马红梅搬出来之后,自然是不会再当这个冤大头了,这升米恩、斗米仇,知青们早就开始抱怨了。

    再加上,哪个女孩儿不爱俏这天头下地用不上两天,整张脸就从鼻尖为分界线,上下两半变成了阴阳脸,对比涂了雪花膏,在屋子里的乐冬和马红梅,心里的酸水哪还压得下去

    于是,这些知青们,干脆趁着午休的时候闹了过来。

    乐冬看着说话的江秋花,又看着那些符合的女知青们,看着看热闹的男知青和村里的人,挑挑眉对江秋花道“呦,这回真身上阵,没找人替你放枪啊”

    江秋花道“乐同志什么意思,你这是污蔑我拿别人当枪使吗”

    乐冬又恍然大悟道“也对,那傻子这回活计轻松,也用不着替人出头了,别人可没那傻子好忽悠。”

    在场的人都知道乐冬说的傻子是张旭凤,那货的脑子都长在美色和吃上了,只要涉及这两点,谁都能忽悠她去打前阵。

    江秋花恨极道“乐同志,虽然你是烈士后人,但你要是这么空口诬陷人,咱们可就得好好说道说道了”

    乐冬可不惧她,平时都是马红梅替她找场子,那也只是乐冬懒得说话,今天这场合却不适合马红梅知声。

    啪啪啪,乐冬拍了拍巴掌,然后说道“既然你知道诬陷的后果那就好办了,咱们现在就掰扯掰扯,什么叫扒上了我,就什么好事儿都轮得上她,这要是说不清楚,咱们可就必须找个地方掰扯明白了”

    江秋花也不是省油的灯,直接摊手道“难道不是吗这大家伙,说也不是瞎子,难道看不出来”

    所有人都点着头看向乐冬,乐冬笑着问大队长道“大队长,成立这个临时托儿所是您的意思吧”

    见大队长点头,江秋花插话道“大队长让照顾这些小孩儿,是为了解放劳动力,多些人手干活,可没指名道姓让马红梅一个好手好脚的壮劳力过来吧”

    其他人对这话是赞同的。

    乐冬也不反对,点头道“提议留下马红梅的是我。”

    江秋花两手抱胸,歪着脑袋,显然是说那不就完了,这不就是扒上你,什么好事儿都轮上了。

    乐冬冷笑着掏出个本子道“你们这把孩子送这儿来的人家,不管大孩子还是婴儿,每个孩子送来的都是每天一两苞米面,还是参了糠的。”

    说着,她让马红梅和一个照顾孩子的妇人去把孩子们家里送来的粮食,还有刚才做好的苞米糊涂粥等拿过来。

    乐冬指着东西道“这样的粮食,小孩子,尤其是几个月的孩子能吃就算是能吃,孩子能吃饱”

    “加上糠,那也吃不饱这些粮食都是从我们自己的口粮里节省出来的,更何况,每天给孩子们吃食里的红糖还有肉沫,这些可都是马知青自掏腰包。”

    “这一个礼拜,孩子们是否长肉,面色怎么样,想来各家心里都有数吧”

    周围看热闹的,自然也有家里孩子就在这儿的,闻言,当即感到羞愧。

    乐冬道“说扒上我有好处的,只要谁能做到马知青的份儿上,那我很欢迎她过来接替这活,谁来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