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2 章
作者:听雨问雪   带着商场重活一世最新章节     
    乐冬摆手道“别,我可用不着谁记得我的好, 更不会五十块钱卖掉铁饭碗儿, 谁也不傻, 这份工作名额,我就是卖三千、五千的,也有都是人要,你们哪里来的脸面,五十就想拿走”

    见周围的人不相信, 乐冬冷笑道“其他的工作岗位,可能也就值个百,但我这个名额是父母用生命换来的。”

    “父母因公牺牲, 子女能继承父母的工作, 但我总不能继承两份工作吧再加上父母生前的职位,除了换了现在的房子以外,就是这份工作岗位。”

    “我母亲生前是主任,但因为我并不懂医术,所以,给留的岗位就是后勤处的一名负责针具的副主任, 工资也是按照母亲的工资档开,你们说这岗位值多少钱”

    “别说我这次学医就是为了能够担负起这个工作, 就是真要卖,也不可能就跟白送似的卖给人家,就为了换一句忘不了我的好,这是拿谁不识数咋的”

    一听乐冬的话, 周围倒吸一口冷气,这样的工作岗位,真不是一般人敢去觊觎的,这朱大美人果然是好算计

    送奶奶接过来宋彩莲拿出来的一小盆儿粘豆包之类的大黄米面做的吃食递给乐冬,顺便说道“朱芳,都多大岁数了,还是这般会算计啊幸亏小乐同志不傻,要不就这么让你不疼不痒地把工作忽悠走了,她爹妈非得气得从坟里爬出来不可。”

    李母之前光想着怎么把乐冬的工作给自己姑娘弄到手了,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炖酸菜的老太太,等宋奶奶出声的时候,李母才看清,当即震惊道“姑姑你怎么在这儿”

    乐冬有些奇怪地看向宋奶奶,她们之间竟然是亲戚

    宋奶奶摆手道“可别乱认亲戚,不说张青山那小畜生我都不认了,你个被休弃的哪有资格叫我姑姑”

    李母显然是非常忌惮宋奶奶,就算是被这么说,李母也是不敢反驳的,不仅如此,还小心翼翼地贴着墙边儿站着,态度极为恭敬,就跟过去立规矩的小媳妇儿一样。

    宋奶奶看李母没了嚣张气焰之后,才说道“你们之间那些狗屁倒灶的事儿,跟我没关系,我也懒得管,但是别上我跟前儿作,搅了我的清净。”

    李母赶紧答应了一声是,宋奶奶这才不咸不淡的道“嗯,那就好,去吧”

    老太太穿着干净朴素的衣衫,却让乐冬有种想要膜拜女王的冲动,那股子雍容华贵,仿佛是刻在骨子里的,并不被外在的情况限制遮挡其风采。

    看到答应一声就拉着李云仙夹着尾巴跑走的李母,乐冬对着老太太一竖大拇指道“宋奶奶威武”

    宋彩莲趴在门槛漏了半边儿脸说道“乐姐姐,那老妖婆要是再来作妖,你就叫我奶奶,保证收拾的牢蚌的”

    宋奶奶哭笑不得地用手里的大葱砸了一下宋彩莲的脑袋道“你这混球丫头,你奶奶是个老巫婆还是怎么的也不怕你乐家姐姐以后不敢跟咱家来往”

    乐冬笑着看宋彩莲扑到宋奶奶怀里撒娇讨饶着说“我奶奶是最好的,只有对坏人的时候才那么厉害。”

    宋奶奶对自己孙女也是没辙,只能小骂了一句“你个小疯丫头,还不赶紧让开,不打算吃早饭了”

    宋彩莲这才吐着舌头跳开,然后跟乐冬说道“乐姐姐,那大黄米做的饽饽和豆包,热了之后撒上白糖可好吃了”

    乐冬笑道“那正好,我现在就馏上一些,你早上饭就跟我吃吧,我这边儿还能有点儿意思。”

    宋彩莲赶紧摇头还蹭的一下回了屋,宋奶奶笑道“那丫头这是害羞了,等熟悉熟悉的,这丫头就跟粘糕似的,扒都扒不下来,到时候有你烦的。”

    乐冬笑了一下就赶紧进屋去做自己的早饭了。

    其实刚刚乐冬是真心实意地叫小丫头过来吃饭的,之前天天有马红梅那丫头陪着,如今自己一个人的时候,真就懒得弄什么。

    以前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倒也习惯了,但是当热闹之后又面临冷情的时候,乐冬这才感觉到孤寂是那么难捱。

    这一刻,乐冬有点儿希望李中华赶紧回来,俩人成亲后,家有个家的样子了。

    苦笑一下,乐冬又暗自庆幸,自己这不是要做军嫂,李中华也很快就会复原,她想,自己是不会有做军嫂的觉悟的,因为她没有那么坚强。

    不过,这真是说曹操、曹操到,乐冬这边儿刚把豆包什么的下锅,马红梅就到了,得了,再加上一些吧,这姑娘可是有个填不饱的肚子,自己可不想挨饿。

    乐冬和马红梅两人本来是想轮班儿骑着三轮车往部队赶去,只是车里加上有乐冬拜托赵兵等人帮着踅摸来的送给陈政委家的野鸡和麦乳精之类的营养品,整整堆满了一三轮车。

    赵兵几人实在是不放心她们俩个姑娘拉着一车食物走这么远的路,忒不安全了,又想到也很长时间没看到老大,干脆全体出动去看看李中华吧。

    也是乐冬她们运气不好,年底陈政委到省里开会去了,乐冬跟陈家人并不熟悉,所以只是把东西送到就离开了。

    本想着见见李中华和胡大海,可是很扫兴地是,他们有任务出去了,也打听不出来去向,一群人只好乘兴而来败兴而归,让他们的战友把东西转交回去也就算了。

    只是人要是倒霉的时候,就是喝口凉水都塞牙,回去的途中,路过一公共厕所,几人都憋了两个多小时了,所以都要上厕所。

    结果跑得最快的乐冬,差点儿直接吓得尿了裤子,她没想到女厕所里面竟然倒着一衣衫不整的女尸。

    这必须得去报警啊,警察很快就来了,乐冬几人做为最先发现尸体的证人,自然需要跟着去公安局做笔录。

    被吓得腿软的乐冬和马红梅,做了笔录之后到底是求着户籍科的一个女公安同志陪着,这才到公安局的厕所解决了人生大事,解放了快要憋炸了的膀胱。

    松快了的马红梅叹气道“完了,我可能是要被吓着,这以后估计上厕所都得是问题。”

    乐冬也苦笑着说道“这还真是得留下来心理阴影了。”

    旁边的女公安也理解她们,毕竟谁要去厕所却冷不丁跟一具满身是血的女尸脸对脸儿,没吓死已经算是胆大了。

    为了开解她们,女公安调侃道“就一具尸体,你们至于吗你们未来可是要上医大的,到时候天天跟尸体打招呼,这样胆小可不中啊。”

    乐冬二人愣了一下才想起来,之前自己二人是登记了身份的,也说了自己等人之前为什么来这边儿,乐冬笑道“我就是晕血,这才报了个冷门的影像医疗啊。”

    正说着,乐冬就听到一尖锐地妇人哭骂道“公安同志,你们快抓起来这小畜生,肯定是他杀害了我闺女,就是这小畜生没跑了”

    接着又听到一项不善言辞的王春海道“滚别冤枉人,我特妈的要知道死的是王春玲,根本不带管的,就让她在厕所里臭着,反正你们母女也没一个是好人”

    一中年男人呵斥道“住嘴谁让你这么跟你小妈说话的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父亲吗我抽死你个小畜生”接着是一声闷哼。

    又听到白羽说道“说话就说话,你们之间早就断了关系,你可没有资格动手的老五,放开他。”

    有些不情不愿地哼了一声道“再欺负四哥,我一屁股压死你”

    乐冬嘴角抽搐了一下,扒了开跟个门板似的挡住视线的,走到前边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不是说老四是个孤儿吗都死绝了的父母,怎么又蹦出来人了”

    王春海说道“我妈被你们害死了,当初的证据也被你们毁了,我跟你们可都是彻底断绝来往的了。”

    男人揉着自己红肿的胳膊色厉内荏地说道“别胡说,你那短命的娘是自己喝药死的,她自己想不开怨谁”

    又冲着乐冬道“这是我们家事,你是谁有什么资格在这儿巴巴”

    乐冬道“你们的家事儿老四承认跟你是一家人他们五个是磕头的兄弟,才是一家人,很不巧,我就是他们的大嫂。”

    “这长兄如父,长嫂如母,我男人没在这儿,我这当嫂子的,自然不能让自家兄弟被人给欺负了。”

    王春海几人都有些感动,这些年他们私下投机倒把,在外边儿也都是混出了些脸面的人,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几个都是缺少爱,缺少家人维护的孩子。

    这一刻,他们都体会到了那股被家人无条件袒护的感觉,好像一直缺失的那一道也填补圆满了。

    也是这一刻,他们是打心眼里承认,乐冬就是他们这个家里的女主人,是他们应该敬重的大嫂,而不是大哥喜欢的女人。

    几人不约而同的对着这个比自己等人都小的女人叫了一声“大嫂。”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杂货铺投喂三颗地雷

    谢谢读者“ii i李红梅”,灌溉营养液220190818 17:48:57

    爱你们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