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4 章
作者:听雨问雪   带着商场重活一世最新章节     
    乐冬强打着精神想要跟李中华说说话,毕竟是刚定下关系,就分开了两年,中间只能靠着书信来维持感情。

    周围的人也都是理解的,就是神经粗的跟电线杆子似的马红梅和,也直接被捂着嘴拉出去了。

    但是,让乐冬欲哭无泪的是,李中华拉着乐冬的手,说了一句“我老想你了,真的”然后就是呼噜声传了过来。

    这货就这么握着乐冬的手,胳膊拄在床上支着下巴,坐在小凳上睡着了乐冬张了张嘴,又看到对方跟熊猫似的黑眼圈,再加上铁青的脸色,支楞巴翘的胡须,终究还是没出声。

    她慢慢的起身,把放在一旁的自己的大衣盖在李中华的身上,乐冬发现这人怎么越看越顺眼那结果,就这么看着人家睡了过去。

    再睁眼的时候,天色已经黑透了,坐在乐冬床边地是马红梅,乐冬发现自己的嗓子竟然好了不少,虽然嘶哑,但能发出声音了。

    见她醒了,马红梅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真服了你俩了,还心思你们能互相诉诉衷情啥的,结果老娘蹲的腿都麻了,就听到你家李大哥的呼噜声了”

    乐冬就着马红梅地手喝了点儿水之后,眯着眼睛道“这么说,你们都去听我们墙根儿来着”

    门外传来碰撞地声音,隐隐的好像是赵兵说道“快撤,那虎妞把咱们都卖了,赶紧先避避风头去吧。”

    乐冬冷笑一声道“跑吧,赶紧跑吧,反正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门外传来几声哀叹,然后有些埋怨地说道“你们非得让我当苦力,我就说让我守着吧,那虎妞一看就不是个靠谱的。”

    赵兵道“你都胖的跟猪似的了,成天懒得骨头带不动肉,是真打算出栏还是咋的”

    王春海道“出栏他现在就够刀了,保证都得是三指以上的肥膘”

    白羽有些无奈地说道“咱们是不是得先过去眼前这道坎儿”

    马红梅早就气得脸色通红地拉开病房门,恶狠狠地问道“你们最好给我解释清楚了,谁是虎妞,不然咱们今天没完”

    白羽一举手道“没我的事儿啊。”

    说完,很不仗义地跑进了病房,将趁着目瞪口呆的时候抢过来的饭盒摆在桌子上,一本正经的说道“嫂子好点儿没我特意跑了一趟让国营饭店给炖的鸡汤,一会儿泡在粥里,趁着热乎肯定好吃,快尝尝。”

    王春海摸摸鼻子,有样学样地说道“妹子,你作证,这个也没我的事儿啊”说完,一矮身子,从马红梅撑着门框的腋下钻进了病房。

    想了想说道“嫂子,大哥回连队销假去了,他让告诉一声,今年他休年假,一共能休五天,到时候咱们一起去大院儿过年。”

    乐冬想到自己跟李中华短暂的见面,除了一起睡了一觉之外,竟然连几句贴心话都没说,这心里真的挺不是滋味的。

    王春海有些歉意地继续说道“大哥好容易出个任务有了三天的假期,结果就因为我,害得大哥的假期全砸在医院了。”

    一听说自己昏迷了三天,乐冬吃惊,难怪自己清醒的时候,会听到马红梅那么说,李中华会嗓子干巴的那样。

    想到这儿,心里就更不痛快,乐冬自然得找个出气筒,但马红梅那是早就借着收拾赵兵和的借口跑路了。

    至于病房里的这两个,乐冬面对满身愧疚的王春海,实在没办法继续欺负他,让他更难过。

    而白羽,那性格真不是乐冬愿意招惹的。

    外边儿的三人互相都长出一口气,道“果然还是红梅姐靠谱,我哥那个不仗义的,跟着他太不保准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是被他卖了还得帮他数钱呢。”

    赵兵喘气道“都不是好鸟这王春海,平时鸟悄的也不说啥,关键的时候才发现也是满肚子坏水”

    马红梅各踢了俩人屁股一脚之后说道“先想想,咱们一会儿怎么过关吧。”

    挠着脑袋道“我这脑袋就是个摆设,要是我哥在这儿就好了,他可是一肚子坏水。”

    赵兵撇撇嘴道“就你哥那一肚子坏水的家伙,还指着他帮咱们出招他不把咱们送出去顶岗脱罪,我都跟他姓。”

    马红梅翻着白眼儿道“你们几个就没一个好东西,关键的时候就狗咬狗”

    赵兵一龇牙道“哎,这饭能乱吃,这话可不能乱说啊,我一祖国未来好青年中的桥梁人物,可是绝对根正苗红,思想进步的大好人跟他们几个歪瓜裂枣的,绝对不是一个级别的”

    不乐意了“谁是歪瓜裂枣了老院长都说我是个有福气的”

    正在这时,医院大门口来了两个公安同志,正是三天前接手那个厕所凶杀案的公安同志,其中一个年纪大些的,来到跟前道“张同志你好。”

    有些惊喜地说道“您好您好,公安同志竟然认识我了,干你们这行的,果然都是好眼力咱们就见了一面,您就能记得我姓啥。”

    那公安同志有点儿尴尬地说道“不是,主要是您这长得实在是有福气,谁见了都会印象深刻。”

    赵兵和马红梅当即乐了,异口同声地说道“果然是老院长说的有福气啊”

    说实话,就这粗略估计,起码二百斤往上的一米八大胖子,在这年代实在是少见。

    公安同志更尴尬了,旁边戴眼镜的公安同志解围地咳嗽一声道“我们听说乐同志已经醒了”

    赵兵点头道“中午就醒了,但是没一会儿又睡了过去,刚刚才醒,大夫说没有什么大事儿,劳各位惦记了,我们还寻思着明天过去说一声呢。”

    “说来还得感谢各位,要不我们大嫂也住不着干部间,等我们嫂子出院了,肯定给你们送锦旗去。”

    赵兵跟他们熟悉的几个人间,或许有些不着调,但是,对外的时候,其实还是很靠谱的。

    戴眼镜的公安这会儿听到赵兵的客气话也尴尬了“咳咳,这是应该的,应该的,为人民服务吗,真要说起来,这还是我们工作上的失误,这才让乐同志遭受这样的无妄之灾。”

    马红梅突然一拍大腿道“公安同志,你们这是来看望小冬的”

    两位公安同志被她一惊一乍的给吓了一跳,赵兵皱眉道“你咋呼啥啊,满走廊就听你咋呼了”

    马红梅可不怕他,仍然很是兴奋地说道“咱们可以借着公安同志的光进去不用挨冻,也不用被收拾了”

    一听,这眼睛也刷的亮了,对两个公安同志那是空前的热情,立即招呼着两个公安同志跟着进去,还主动帮着挪了挪旁边的自行车,给两个公安同志的自行车空出位置。

    两位公安同志面对这俩人的热情,实在是有些手忙脚乱,他们办案这么长时间,真是头一次受到这样的爱戴,当即差点儿走路都同手同脚了。

    几人进了病房,正赶上乐冬看完李中华给她留的纸条,白羽劝道“嫂子还是先吃点儿米粥吧,里面的鸡汤肯定没有大师傅做的好吃,你先将就着吃些。”

    乐冬笑着接过饭盒道谢,她本来也没有真的因为那点儿事儿生他们几个的气,只是因为心中憋闷才想要欺负他们,这会儿看了字条,当即心情顺畅了。

    刚吃了几口,门就随着马红梅的叽叽喳喳地声音打开了,乐冬皱眉道“红梅,这都几点了,还有病人要休息呢,你这样多影响人啊”

    正说着,一抬头看到了两位公安同志,当即觉得有些尴尬。

    马红梅吐了一下舌头道“这不是干部区就你一个,我才忘了收声了。”

    乐冬哪有心情搭理这个二货,她放下手里的饭盒,正要起身招待两位公安同志,被二人拦下来了。

    年长的公安同志问道“乐同志现在觉得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乐冬笑道“感谢你们的关心,我这儿现在应该是没有什么事儿了,估计明天就可以出院了,没想到还麻烦你们跑一趟。”

    白羽看乐冬说了这么长的话,赶紧递过来半杯水让她晕晕嗓子,乐冬也觉得嗓子有些干疼了,便接了过来一点点儿抿着往下咽。

    年长的公安同志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乐同志,我们今天过来,除了看看你的身体恢复地怎么样了,还有就是想要跟您确定一点事情。”

    乐冬一听,皱眉问道“案子上有问题”这会儿乐冬才想起来,她醒了之后,还一直没问案子怎么样了,她以为已经没有他们的事儿了呢。

    年长公安道“我们现在基本已经排除王春海同志的嫌疑,只是有人曾经在早上看到过疑似王春海身形的陌生男人,出现在案发地附近。”

    “所以我们希望你们能更加准确的,王春海同志不在场的证据。”

    乐冬看了一眼王春海,这身材实在是没有什么特色啊,加上那张脸,说实话,不熟悉的就算是走个对头碰,也不会去注意吧对方是怎么形容出,跟王春海疑似的

    不过,乐冬还是仔细回想着能够证明王春海不在现场的证据,半晌,乐冬道“我只能确定当天王春海在早上七点以后不在这边,而是在我家三角线那边。”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