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章
作者:听雨问雪   带着商场重活一世最新章节     
    陈从军听到外甥这话,有些满意地说道“还好,不是蠢透了,今后你要是再敢给他一分钱,老子抽死你”

    马黑子深吸一口气对气的跳脚地老婆子道“赶紧带着老二离开这里,少丢人现眼,否则以后就别出现在老子面前。”

    说完又对着马溪凡说道“老大,我对不起你娘,也对不起你,这些年寻思着家和万事兴,再加上你没有后人,我就寻思着等把老二家的小儿子满月了,抱给你当孙子养老,这才一直睁只眼闭只眼的,没成想却害了你。”

    跟在老婆子身后的老二这时急了,直接说道“爹,外边可说了,我要是不还钱,就剁了我的手。”

    “那啥,我的小孙子也别等满月了,咱们不是明天开始就得搬家,直接就给大哥抱过来,也省的孩子遭罪,大哥就给我二百块钱,我保证以后绝对不看孩子,也不再去赌了。”

    马黑子有些意动,主要是他也舍不得重孙子才生出来十几天就开始折腾,而马溪凡这边儿两口子都是铁饭碗,挣得多,也不差这孩子一口饭。

    更何况,老大家确实缺个能养老的,这月科里就抱过来,一准能养熟,还是有血缘关系的。

    另外,老二再不争气,那也是亲儿子,哪里就舍得眼睁睁地看着他出事儿即便是对老二的发誓并不很相信,但万一呢万一能改好呢

    左右老大若是,咋也得给人家三头五百的,这少花钱,还能教育住老二,在马黑子眼里算是一举多得的好事,所以他犹豫了。

    肖潇可不干了,直接道“停我跟老马就是最后死了没人埋,那也不会养狼崽子,你们家的崽子能养就养,不能养就自己找人卖去,我这儿别说花钱,就是倒找我钱我也不要”

    马黑子有些不满地皱眉看向马溪凡道“老大,那是你兄弟。”

    马溪凡有些失望地说道“兄弟那是你背叛我娘,害死我娘的证据,也是我这些年犯蠢,认贼作母的证据”

    马黑子愣了愣,最后摆摆手道“算了,终归是我做错了,你们既然不能来往,那就不要来往了。”

    顿了顿,又继续先前没说完的话道“我这辈子亏欠你们娘俩颇多,现在也没什么能做的,只能不给你继续留下罗烂。”

    “我这儿自己有组织按月给的补贴和工资,自己活是足够的,以后你也用不着给我养老钱,我生老病死也不来瓜葛你,他们也没有理由再打着我的旗号过来找你要钱。”

    “这里这老些人给做个证,我马明山吐口吐沫是个钉,以后谁打着我旗号过来跟他们家要钱,被打出来也是活该。”

    说完,头也不回地往外走,陈从军嗤笑一声道“我还寻思你马黑子早就被下边儿的二两肉影响的脑子糊涂了呢,没成想这会儿倒是难得干了件人事儿”

    马黑子对于陈从军的奚落听而不闻,只是步伐加快,颇有些狼狈逃离的感觉。

    老婆子看着苍白着脸,傻在原地的儿子,有些不知所措,正好听到肖潇说“各位都散了吧,没啥热闹可看了,让个地方让我家亲戚上来。”

    想到之前老爷子都已经有些动摇了,就是这女人坚持不要自己的孙子,这才让自己的小重孙子要跟自己遭罪不说,儿子还要面对那些人的逼迫。

    想到儿子将面临的危险,老婆子把自己的棉毡鞋脱了下来,嘴里喊着我打死你个小骚、逼,奔着肖潇就砸了过去。

    乐冬这辈子算是耳聪目明,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顺手抢过来马红梅手里的笤帚挡在马妈妈前边儿,又借力往回一挡,竟然让那鞋子原路返回,直接扣在了老婆子的脸上。

    马红梅见自己妈妈没事儿,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很是泼辣地叉腰道“你还是自己留着你的破鞋吧”

    马溪凡呵斥道“小梅闭嘴,去下面把你舅老爷扶上来。”

    马妈妈也知道,自己女儿这样会让人诟病,如此泼辣的女孩儿,谁家敢让自家的儿郎娶回去那不是娶个搅家精吗

    所以少有的站在丈夫这边儿道“去,听你爸的,咱们赶紧下去把你舅老爷扶上来,别跟不相干的人计较。”

    乐冬拉了一下马红梅的袖子,马红梅这才嘟着嘴应了一声,然后跟着马家爸妈往楼下去。

    没有人搭理那对母子,在知道老婆子年轻时候是楼子里的姑娘,那男人不仅是窑姐生下的妓生子,更是个赌徒的时候,就再也没有一丝的同情。

    陈从军摆手让警卫员离开之后,就让马红梅扶着自己往马家走去,乐冬见此,赶紧表示天色不早了,自己得回家了。

    马家人苦留不住,只能有些歉意地看着乐冬离开。

    马红梅将乐冬送出大院门口,跟乐冬约好初一见面儿,看着乐冬骑车走远了,这才回家。

    只是两人都没想到,马家老二马战生发现了乐冬的自行车,猜测出了乐冬的家里应该是很有钱的,所以偷偷地跟踪了过去。

    乐冬的骑车技术一般,再加上冰天雪地的,走路都打滑,乐冬这骑车的更是不敢快骑,免得压在冰溜子上摔跟头,倒是让马战生一直跟住了。

    在到了住宅区附近,虽然马战生因为害怕暴露没法知道乐冬家到底是哪栋楼哪个门,但这附近的人家又有几家不认识乐冬的

    家家都恨不得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乐冬一个人却占了这么大的屋子,怎么不让人嫉妒只是碍于乐冬不是个能忍气吞声的,所以大家只能私下里当做谈资。

    乐冬骑车回来,再加上身上穿的崭新的军大衣,以及火红狐狸皮的围脖,这更是让人嫉妒的不得了。

    那些没事儿出来唠嗑省柴禾的妇人们,见乐冬将自行车锁进棚子之后进了楼门之后,立即就开始议论了起来。

    中心思想就是乐冬不是个会过日子的,这样的媳妇儿娶进门也养护不住,其实,只是他们羡慕乐冬家里的生活条件。

    你看看,要是乐冬点头嫁给他们谁家的儿子,那立马就得乐得屁颠屁颠的,这可不仅是娶了乐冬就有住的地方,而且,乐冬家里有钱,本身挂着个铁饭碗,毕业还能再包分配。

    乐冬那就是个行走的金娃娃,只是可惜这个金娃娃不好控制,那就是能看却吃不到嘴儿,只能干眼馋的存在。

    所以,马战生也没费劲儿,甚至他只是说自己走累了想歇歇脚,就轻易地知道了乐冬的全部信息。

    马战生吧嗒一下嘴儿,有些可惜,这丫头跟马红梅那丫崽子是好朋友,肯定是听了自己的不少坏话。

    要不,自己就让自己的大儿子去把这丫头哄着娶了,虽然自己的大儿子是鳏夫,但这丫头一个没爹没娘的,还想要什么条件的

    到时候自家就直接住到这边儿,再让这丫头把钱都拿出来,自己要是有三千块钱,还了财哥的钱之后,还能让自己好好耍一阵。

    现在这样,马战生眯了眯眼睛,转身往自家走去。

    马战生到家的时候,正赶上自己母亲在院子里撒泼打把的抱着父亲的大腿不同意搬家,而自己的父亲是铁了心的让老三赶紧收拾东西,说是租好了房子。

    院内鸡飞狗跳加上孩子们的哭嚎,院外站了不少老邻居搁那看热闹,马战生恨得直咬牙也没办法。

    老婆子眼看着马黑子这是铁了心的要走,直接抱着马黑子的大腿道“这还有没有王法了我们一家住了好几十年,凭什么他陈从军说要回去就要回去”

    “不说陈从军在外边儿打仗那十多年,就是后来他蹲大牢这些年,就算是没有咱们住,也得有其他人住。”

    “你看看那头老徐家进去之后,好几家占得他家院子,他回来不也掐着房屋地契,照样不也是干瞪眼儿,凭什么他陈从军就这么牛逼,说让搬就得搬”

    “好歹他现在是个军人,我就不信他还真敢把咱们扔出去,否则吐沫星子也得淹死他”

    马黑子有些不耐烦地冷笑道“要是别人,从军兴许不会动真格的,但是你你觉得他会给你留手”

    “老子告诉你,你爱搬不搬,但是这会儿不搬,明天下午从军过来的时候,直接把你扔出去你也别找我。”

    “也不怕告诉你,那会儿要不是从军去参加保卫鸭绿江战役,老子也不会猪油蒙了心,最后害得老大他娘去了。”

    “倒也不是老子对老大他娘感情多深,毕竟老子总共就没跟他娘呆过多长时间,但是老子打一开始就害怕从军这个小舅子。”

    “他要是在我跟前,老子别说跟你勾搭一起,他妈的老子想要放屁都得想着时机对不对。”

    “老子他妈的在从军跟前就是这么怂,以前是,现在更是,你有本事你就赖着,老子是绝对不敢”

    老婆子有些震惊,她并不了解陈从军,当初陈从军在鬼子手里救下她之后,就顺手把她扔在了附近的野战医院,让她等待转移。

    却不想临时赶上战事,伤者过多,所有人都被征集过去紧急培训,然后给受伤的战士包扎。

    老婆子开始打听哪个是干部,只是其他人都守着纪律,只有当时的连长马鸣山熏心被她勾搭的,打着抵制包办婚姻的幌子做着缺德事儿。

    后来陈从军知道姐姐出事儿之后,找了组织对马鸣山进行警告,后来她也只是在陈从军养伤的时候接触过几个月,本身并不知道陈从军的性子,只以为当初陈从军揍马鸣山,马鸣山一声不吭是因为愧疚。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