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9 章
作者:听雨问雪   带着商场重活一世最新章节     
    马红梅的大堂哥马胜利看到站在门外的马战生,晃悠着走了过来道“爹,你说我爷是不是老糊涂了好好的宅子凭啥让人跟我奶说得那样,就占着了还能咋的”

    马战生可是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的,一想起老大那个舅舅冷冷的目光和周身气势,马战生打了个激灵。

    晃了晃脑袋,马战生一巴掌拍在马胜利的后脑勺上,然后交代道“赶紧告诉你你妈,别跟你奶奶瞎参合,就在一边儿看着,有好处再说,没事儿别往前边儿凑,咱们可惹不起人家。”

    马胜利一听,点头道“我妈你还不知道,早就跟我们说了,不叫我们往前凑,还让老三媳妇儿把孩子整哭了,都进屋哄孩子去了。”

    马战生吐了口黄痰道“那老娘们就会见风使舵,有好处的时候削尖了脑袋往前挤,遇到事儿的时候就躲得人影都逮不着。”

    说是这么说,马战生对此还是很满意的,但接着又撇嘴抱怨道“这老娘们长得五大三粗的,不招人待见,成天还抠搜的,那俩钱儿看得比啥都重要,等老子有钱了,非得休了她不可”

    马胜利嗤笑一声道“拉倒吧,就你还有钱的,你外边儿欠了一屁、眼子饥荒,天天就看人家过来管你要钱了。”

    没等马战生急眼,后面来了两个壮汉拍了拍马战生的肩膀,马战生刚要回头骂一声谁这么不长眼睛,这会儿往上凑。

    结果看到两个壮汉旁边儿那个从左边耳根到嘴丫一道疤痕的男人,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的时候,马战生的两条腿有些发软,但还努力扯出个笑容道“财哥,您怎么来了”

    刚刚拍他的壮汉一歪嘴儿,马战生虽然吓得直哆嗦,但还是硬挤着笑容跟着他们来到没人儿的拐角处。

    马胜利看了看,虽然有点儿担心他老子,但还是没敢跟过去,怕把自己搭进去,然后直接进了院子拉住他奶道“奶,你先别跟我爷闹了,要债的把我爹弄旮旯去了。”

    到了背人的地方,财哥才冷笑道“我怎么来了你不知道咱们可是说好了,你今天得还我钱,连本带利三百块,要是不还,要么一天一只手,要么就把这宅子抵给我。”

    马战生颤巍巍地说道“财哥,咱们说好的二分利,应该是二百啊。”

    财哥吐掉嘴里的草棍子道“就是二分利,所以今天三百,老子这可是高利贷,不是善堂,看在你小子没躲没藏的,哥就跟你费点口舌,要不老子直接先剁了你一只手再说”

    说着冲旁边儿一个壮汉努努嘴儿道“把账本和他签字画押的欠条给他看看,白纸黑字的,老子可没坑骗你一毛钱”

    因为之前的混乱动荡造成的百姓惊恐,所以,这时候的政策一时间很是松散,害怕百姓的神经又一次绷紧造成不可挽回的结果。

    以至于不过两个月,这些牛鬼蛇神就如雨后春笋一般,迅速冒了出来,以至于现在的治安很是混乱。

    马战生看着放到他跟前儿的账本,有心想说这根本是坑人的,但是,在财哥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咋地,你有意见”的时候,直接很怂地摇头道“没有,财哥怎么能坑骗我”

    财哥这才满意地让人收起账本然后问道“那你是给钱、给房子还是给手”

    刚刚拍马战生肩膀的壮汉道“财哥,这房子他就是给也不能要,我上午看着他家的时候才知道这压根儿不是他家,人正主已经回来了,院里的老头和老婆子就因为房子打仗的。”

    财哥皱眉道“什么人跟咱们抢房子”

    那壮汉道“我打听了一下跟前儿的老人,说是老陈家的户主拿着房屋地契回来要房子的,不过,那老陈家的户主好像来头不小,是个有专车的部队首长。”

    财哥一听,道了一句晦气,他知道自己这是不能打这房子的主意了,他在这儿能张狂张狂,但要是跟部队的首长相冲,那就是找死了。

    深谙用人之道的财哥对两个手下道“你们这回辛苦了,回头一家拿二十块钱喝酒去,不够再跟我说,跟着我,财哥一准儿不能亏了你们。”

    两人赶紧一边道谢一边儿拍着马屁。

    马战生虽然不满财哥的黑心肠,但是想到之前的打算,那丫头片子手里可是有好几千块钱的。

    于是,马战生道“财哥,您看您再宽限我两天呗,最迟后天一准儿给您”

    财哥看了马战生一眼,然后说道“不行,不过,财哥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就宽限你到明天早上八点,但钱可就是360块了。”

    马战生压下心里的不满咬牙道“中明天一早,我就把钱给财哥送过来。”

    财哥拍了拍马战生的脸然后道“别想跑啊,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到时候没准儿两条腿儿不够的话,财哥还能帮你砸掉第三条腿儿”

    马战生被吓得直哆嗦,他觉得自己快要尿裤子了,但却不敢表露丝毫不满,只能带着哭腔道“小的哪敢赖了财哥的账吃了熊心豹子胆,小的也不敢有这想法啊”

    财哥舔舔嘴唇儿笑的温和道“那就好,去吧,你娘老子正好也过来了,自己去答对吧。”说完,带着那俩壮汉就走了。

    恭送财哥离开之后,马战生也顾不得他娘喊着生儿往这边跑,赶紧冲着墙尿了一泼尿,这吓得他差点儿尿裤子。

    打了个尿颤,马战生提了裤子,这才转身对他娘道“娘啊,儿子好不容易求着财哥宽限到明天早上,要是再不拿钱,那就真的要剁了儿子的手了。”

    之前那三人凶神恶煞的,马老婆子自然也是看到的,要不是看着那三人转身离开,马老婆子也不敢往前冲啊。

    这会儿听了马战生的话,又气又怕地拍了马战生两巴掌道“你这不争气的东西,不让你赌你非得去,你说我上哪儿去给你整200块钱去”

    马战生哭丧着脸说道“娘啊,现在不是200了,明早上得360块了。”

    马老婆子一听,吓得差点儿抽过去,赶紧问是怎么回事儿,等知道马战生借的是高利贷的时候,马老婆子差点儿背过气儿去。

    这马老婆子是年少的时候被拐子卖进楼子里的,之后被专门训练怎么伺候男人,勾着男人把兜里的钱往外掏。

    为了迎合男人,那些吃喝嫖赌抽的玩意儿就没有不精通的,也因此,那些下九流里的东西,她也是清楚的。

    高利贷,九进十三出,并且利滚利,只要借了,那你轻易就别想挣脱,除非有了中间人说和,并且你能一炮拿出一笔钱去添这个大坑,否则你这辈子都别想摆脱。

    缩在一旁不敢出声的马胜利赶紧按马老婆子的人中喊着“奶,奶,你没事儿吧”

    好半晌,马老婆子才喘上来这口气儿,当即一屁股坐在地上拉着马胜利的手道“你这个不争气的老子,这是往死路上敢啊这是要让我老婆子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马老婆子连哭带骂的将这高利贷的情况跟马胜利说了出来,然后说道“那马溪凡那个畜生,已经不可能出钱了,咱们家满打满算也不到一百块钱,还被你爹今天花了不少去买了个院子。”

    “这会儿想退都退不了了,但是这没钱,那些高利贷的人,可是什么粑粑都能拉出来,咱们家没权没势的,人家就是剁了你爹的手都是白剁啊”

    马老婆子一想到自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就不由得悲从中来,也不在乎地上的雪水浸湿了棉裤,就坐在地上开始嚎哭。

    马战生赶紧道“娘,您先别哭,儿子这儿倒是有个办法能过去这关,而且,只要成了,胜利还能捞着个漂亮、有钱又有房的媳妇儿。”

    一听这话,马老婆子的嗓子就跟被掐住脖子的鸭子似的,噶的一下停止了哭声。

    马胜利一听自己要有个漂亮的媳妇儿,也赶紧问道“爹啊,这您不是蒙我吧这么好的娘们能跟我个鳏夫就这个条件,嫁什么样的人家嫁不出去”

    马战生看着四周跳脚看热闹的人,直接开始轰人道“都散开散开,有什么好看的”

    四周人看着这会儿马黑子都已经收拾收拾自己的东西,打着行礼卷走了,那马家老三马庆功也带着三房一大家子跟着去了新家,目前看来,暂时是不会再有啥热闹可看了,也就干脆都散了。

    马战生带着马老婆子和马胜利回了家,到了马老婆子那屋,然后把门关上,这才说道“那女的,妈,你也看着过。”

    马老婆子气道“都他妈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卖关子,赶紧说吧,老娘咋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丫头,要是早知道早就整回来了。”

    马战生赶紧说道“娘,就是今天上午跟马红梅那丫头一起的那个丫头。”

    马老婆子愣了一下,然后不满地说道“就是那个拿笤帚挡着我的鞋砸我那个”

    马胜利一听,也翻了个白眼儿不削道“那丫头的朋友,就是整出花来也不可能跟我,你说那个有啥用”网,网,,